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七九章 攻不破也得攻
    见他态度如此坚决,且已经做出了最后决断,几人相视一眼,也不好再说什么。

    也没办法说什么,这种决定,不管是回撤还是继续进攻,都不是一般人能下的决定,其他人也不太敢下这决定,哪怕苏元白等人是宋国三大派的长老,也不敢代罗照做这个主,一旦出事担不起那个责任

    大军作战,战场上能指挥千军万马下这个战略性决定的人,只有大都督罗照这个主帅。

    然而文悠身为罗照身边的第一心腹谋士,也必然是要为罗照着想的。

    文悠悄悄瞥了眼苏、东、常三人的反应,目光微闪,适时出声道:“大都督,我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几人目光立刻看向他,罗照道:“文悠,这里没有外人。”

    苏、东、常三人亦微微颔首,不知他文悠有何高见。

    文悠迟疑道:“我担心的是朝廷那边,一旦蒙山鸣对我大宋发动进攻,大都督却不予理会,任由其攻打,我怕朝中会有人质疑大都督的企图。”

    他这里话才刚落,外面传来一声“报”,有人进来送上一份来自朝廷的信。

    文悠先接手看了看,之后递给罗照,“大都督,朝廷已经注意到了此事。”

    罗照接信看后,道:“如实回复吧。”

    苏、东、常三人之后也陆续接手看了信,信中,朝廷也察觉到了蒙山鸣要攻打宋国,朝廷也有担忧,提及蒙山鸣并非庸辈,问罗照这边如何应对。

    很显然,蒙山鸣当年遗留给宋国的阴影还在,如今蒙山鸣再次出山,又有可能是针对宋国,已经让有些人心里没底。

    文悠又悄悄观察了一下三位长老的反应,出声道:“大都督,如实回复是自然,恐怕还得好好解释一下才行,不然人言可畏,朝中一些扯后腿的人怕是会不太安分。谣言多了,大家怕是不能理解大都督在这边的呕心沥血,还当大都督藏了私心。”

    罗照领会到了他的意思,这话是说给三位长老听的。

    有些事情也是没办法的,不管哪国的朝堂,没有铁板一块的事,都不乏扯后腿的人。

    略作斟酌状后,罗照道:“解释自然是要解释,我这边是要回信的,不知三位长老能否也一起上信解释一下,免得有人不知情以为罗某自说自话。”

    他希望三人同时向三大派那边解释一下,帮他稳定后方。

    苏、东、常三人相视一眼,最终都点了点头,苏元白道:“大都督放心,大都督在前线呕心沥血我们都看到了,绝无私心,我等也不会坐视大都督轻易受委屈,自会帮忙上信解释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正是。”东应来和常飞点头附和。

    罗照当即拱手谢过。

    ……

    长州人马浩浩荡荡,兵分两路迤逦前行,两路大军的中间还有一支大军,是被执法督军压迫前行的朝廷人马。

    马车外,战马来回奔跑,不断有情报送到,有人汇报着先行人马于东域江边砍伐树木编造木排的进度。

    一匹神骏白马也牵随在马车旁,正是宋国大都督罗照送给蒙山鸣的礼物。

    长州刺史张虎获悉蒙山鸣身边的罗大安是罗安的儿子后,唏嘘感慨不已。罗安的死他听说了,只是现在才知道蒙帅将罗安的儿子带在了身边调教,小儿子跟在了蓝若亭身边做弟子,成了洛少夫的徒孙。

    子嗣有了如此周到的安排,是许多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可谓前途无量,若有将来,成就怕是要远超过罗安。张虎感慨,想必为救蒙帅和王爷而战死的罗安地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他和罗安也是熟人,罗安当年的级别虽然没他高,却是宁王身边的心腹亲卫,两人来往也是称兄道弟很熟悉的。故人已去除了感慨也无他法,不过也送了匹不错的战马给罗安。

    这一路上,对罗安也颇为照顾。

    马车后面,公孙布领着十几名五梁山弟子随行,一个个背着装有金翅蒙着黑布的笼子。

    接到牛有道的传讯后,公孙布立刻带人赶来了与蒙山鸣会合,牛有道要随时掌握这边的情况。

    马车内,蒙山鸣摇晃在其中,跟前摆着地图,如今作战地图对他来说几乎是不离身边。

    各路消息和情报传来看阅后,他经常要参照地图思索。

    身边还摆着一本有关节气的书卷,他偶尔还会探头出窗外看看天上的云彩。

    大军暂歇后,蒙山鸣也被抬下了马车透气。

    附近接了封信查看的张虎大步走来,双手将信奉给了蒙山鸣:“大帅,朝廷又来旨意,命我等立刻回头追击宋军。”

    蒙山鸣摆了摆手,没接信,表示不想看,看来看去也就那些东西。

    张虎只好作罢,不过却试着问道:“大帅真的想攻打宋国?”

    蒙山鸣反问:“你觉得我是在儿戏?”

    “不是,末将没那意思。”张虎挠头嘿笑了一下,面对这位时,他偶尔也忍不住流露出当年还在蒙山鸣身边当小兵时的样子,惹得不远处瞅见的军士偷笑。“末将只是觉得,宋国在东域江的防线固若金汤,而咱们最大的麻烦又是粮食,手上无粮,这仗不好打啊!”

    蒙山鸣徐徐道:“我还没老糊涂,自有决断。”

    他这样说,张虎又能说什么?

    至于道理,蒙山鸣不是不知道。

    一个国家存在的终极意义便是民生的供需平衡,战事一起供需平衡立马就会被打破,其打破的剧烈程度远超过其他事情的影响。大范围的战乱几乎可以让各行各业的生产全停,没了产出,只有消耗,是件很恐怖的事情,一项物资的紧缺便能引起其他物资连锁反应的紧缺。

    道理很简单,譬如平常家户只存十天半个月的口粮,因为市场上拿钱就能买到,没人会太担心,可一旦遇事哪怕家户都要存上一个月的口粮,全国家家户户累计下来,也不用全部累计,只需相当一部分,立马就能破坏掉整个国家的粮食供应平衡,甚至是让平衡崩溃。

    这就是为什么平常市面上好像很常见的东西,一旦发生战乱后似乎突然间都全部消失了。

    这也是为什么自古以来一个好好的国家,一旦出现战乱,就很容易出现饥荒的原因。

    后方突然传来报警声,张虎猛然回头看去。

    空中几只大型飞禽飞来,这边立刻有大型飞禽起飞迎上去查看。

    紫金洞洞主法驾亲临,宫临策来了,从燕京远道而来,紫金洞弟子立刻上前拜见。

    随便问了同门一些话后,宫临策来到了蒙山鸣身边,发现蒙山鸣面有疲倦神色,眼睛里还有血丝,淡然道:“蒙帅,我们又见面了。看起来很疲倦,没休息好吗?”

    蒙山鸣叹了声,“谢宫掌门关爱,能让你亲自前来,不应该是特意来看我的吧?”

    宫临策:“你不会不知道我为何而来,宋军已经奔京师杀去,你却拒不听命,不但不追击宋军,反而让大军撤退,已让朝堂上下一片惶恐,是何道理?”

    蒙山鸣:“我也是听令行事,宫掌门应该去问庸亲王。”

    宫临策:“战事是由谁在掌控,你我还有必要绕弯子吗?”

    蒙山鸣:“该说的我已经告诉了三大派弟子,罗照就是想牵着我军的鼻子溜,我们追上去根本没用,三大派弟子莫非没有转告?”

    宫临策:“是不是解释的太简单了一点,何以服众?该说的说了,我既然亲自来了,你是不是该对我说点不该说的?”

    蒙山鸣:“宫掌门想知道什么?”

    宫临策:“大军为何对京师见死不救,为何不与宋军交战,为何要往这边撤?”

    蒙山鸣:“大军运行态势如此明显,我想宫掌门不会看不出,我要集结大军攻打宋国,以解京师之围,希望能把宋军给吸引回来,以便速战速决!”

    “希望?”宫临策:“想法不错,若是宋军不肯调头呢?”

    蒙山鸣:“宫掌门,大军手上的粮食连十天都坚持不到了,朝廷若是能给我充足的粮食,那没问题,我一定会追击宋军,想办法将其给歼灭,可是如今的状况怎么追?我若真遂了宋军的愿去追击,宋军只需把我军溜上了数日,大军断粮便不战自败。这般情况下,还要连连下旨逼迫,老夫想问问宫掌门,朝堂上那群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宫临策略有沉默,朝堂上的人怎么想的,为何会惶恐,他多少能猜到。

    蒙山鸣又叹了声,“被逼无奈呀宫掌门,我现在只能是危及宋国,逼宋军回来与我速战速决,还是那句话,粮食坚持不了多久!”

    宫临策:“我也还是那句话,宋军若是不肯调头呢?”

    蒙山鸣:“也不是坏事,宋军主力离我越来越远,仓促间难以回援,我无后顾之忧,可放心攻打宋国,就看他罗照如何选择了。”

    宫临策:“据我所知,宋军防线严固,能轻易攻破吗?若是久攻不破呢,你也说了,手上粮食不足。”

    蒙山鸣声音陡然大了几分,“攻不破也得攻,不攻的话,大军还有活路吗?宫掌门可以去看看,大军后方的百姓都在吃草啃树皮了,想从百姓嘴中抢口吃的都没法抢。宋国境内的条件比燕国好,只有攻入宋国境内,还能想点办法,我身为主帅不能眼睁睁看着手下人马饿死,大军必须拼出一条活路来!”

    宫临策:“坐视燕京失守吗?”

    蒙山鸣反问一句,“三大派是想保京师,还是保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