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八二章 滚龙峡
    所为‘稳当司马’是背后暗中对金爵的称呼。

    有此称呼并非无缘无故,而是金爵有句口头禅,正是“稳当点,还是再稳当点的好”。

    尽管因此而被人嘲笑,可金爵依然是凡事求稳,很少冒进,行军打仗亦是如此。

    外人嘲笑归外人嘲笑,然而金爵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靠的便是一个“稳”字。

    早年虽数次败于蒙山鸣之手,可在他的手上韩国却是受损最小的,不像赵国大都督在蒙山鸣手上战死,宋国在蒙山鸣手上连连惨败。

    对蒙山鸣来说,交手过的将领中,金爵是最让他头疼的,金爵信奉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不冒进,不冒险,信奉靠实力取胜。

    金爵对蒙山鸣来说,就像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蒙山鸣一双腿残废了,正是与韩国交手时落下的,而那次韩军的指挥者正是金爵,某种程度来说,蒙山鸣双腿落下的残疾是拜金爵所赐。

    当然,那一战也是因为急于为燕皇解围,否则蒙山鸣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稳当到让人嘲笑,却是累积战功逐渐上爬到了今天,又打残了蒙山鸣,所以这位大司马在其位倒是坐的稳当的很。

    ……

    天黑了,雨越下越大。

    雨夜中,一群身穿战甲外罩蓑衣斗笠的将领外出巡视而来,抵达庭院屋檐下,士兵快步而来,帮诸将解下蓑衣斗篷。

    “这鬼天气。”有人咒骂老天一句。

    众人砰砰跺脚不停,跺掉脚上沾染的泥巴后,也没有穿靴子入内。

    江防总督乌群烈都带头脱了靴子,其他人只好也跟着脱了靴子入内。

    屋檐下摇摆的灯笼灯火照耀着门楣匾额上的三个大字:镇江堂!

    堂内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地图,此乃江防军机重地,一般人没资格进入。

    一群脱了鞋的大老粗入内,咸鱼气味顿时在堂内翻腾,有人捂了捂鼻子咒骂:“老陈,你多久没洗脚了?坐你边上倒了八辈子霉。”

    那个老陈立刻骂了回去,“你以为你脚好闻?燕军一到江边,大都督便如同催命一般,一天不知来回巡视多少遍,连觉都睡不自在,哪来的时间洗脚?军中又不让带伺候的娘们儿。”

    “看来老陈是没娘们伺候就不洗脚啊!”江防总督乌群烈在上座坐下后也抱着自己脚闻了一下才说道。

    众人哈哈大笑,都是开玩笑罢了,军伍出身,对这种味道早就习惯了,没谁会真的在意。

    放下脚的乌群烈指着那个老陈道:“好好用命,待大都督打下了燕国,我赏你十个八个的燕国美人,天天伺候你洗脚。”

    “诶!”老陈摆手,“十个八个的美人免了,听说燕国皇宫内的美貌妃子不少,赏我一个商建雄的妃子,让我尝尝滋味就足矣。”

    “滚你的,商建雄的妃子轮得到你?”

    一群人立刻起哄咒骂。

    砰!乌群烈拍案制止了众人的喧哗,“都听好了,只要大家能挡住蒙山鸣的进攻,我为大家做主了,上面能不能答应我不知道,但是要求我肯定要提上去的,为在场的诸位请功,为诸位各求一个商建雄的妃子,反正商建雄的妃子多,也不在乎大家这几个,上面挑完吃剩的赏给我们总行吧?当然,前提是必须守住江防,不能让燕军攻入我大宋!真要是江防有失,别说商建雄的妃子,大家先掂量一下自己的脑袋、还能不能保住自家的妻妾不被别人占了再说!”

    那个老陈道:“大都督多虑了,我军攻入燕国后,对面江边的船只不是被毁,就是被拖来了这边,对方那么多人马,没有船怎么渡江?临时凑点船划过来还不够咱们杀的。靠木排渡江简直是开玩笑,活生生的箭靶子!”

    众人亦连连保证,豪言绝不会让燕军攻破江防之类。

    乌群烈示意大家不要大意,又召集众人起身围着江防地图商议了一遍,集思广益,让大家考虑一下哪里还有可能存在的漏洞。

    商议完毕,诸将退下之际,乌群烈再次正色警告,“不怕对方明攻,大都督怕的就是蒙山鸣偷袭,尤其是夜间更要谨慎,大家回去后,各区域必须严密巡视,不可给敌可趁之机。”

    一将领苦笑道:“大人,真的是多虑了,这大风大雨的,江水湍急暴涨,根本不适合大军渡江,选在这个时候偷袭,蒙山鸣脑袋有问题还差不多。”

    “是啊,这疾风骤雨的雨夜,伸手不见五指,打着灯笼都照不远,巡视也是白巡视。”

    听到众人议论,乌群烈心中也认可,但却依然正色警告,“越是不可能偷袭的时候越有可能,军士巡视不便,可让修士定时在江面踏波巡视。”

    “大人此言甚是!”

    众人纷纷点头认可,只要有修士在江面巡视,若有敌军来袭,自然瞒不过这边,毕竟敌军不可能派零零散散一些人来偷袭,要攻打也是大规模的人马,有修士巡江就能发现。

    ……

    隔江对岸的某处军营内,一座帐篷内月蝶生辉,宫临策负手站在帐篷门口,凝视着倾盆大雨的雨夜,目中思绪良多。

    燕国到了如今的地步,危及到了紫金洞的存亡,一旦燕国灭亡,紫金洞就将成为丧家之犬,堂堂位列缥缈阁的大派居然在他手上走到了翻船的边缘,让他如何能不感慨良多。

    帐篷外,绕帐篷挖的一圈排水沟渠里的浑水哗哗流淌。

    宫临策的目光看向了斜对面的中军帐,里面有灯光渗出。

    燕国生死存亡之际,三大派也别无他法,他亲自坐镇这里,也是将希望寄托在了帐篷里的那位老帅身上。

    “唉!”宫临策仰天叹了声,希望那位老帅不会让三大派失望吧。

    三大派的掌门已经分别坐镇各地,他在此地坐镇,龙休去了北州坐镇,孟宣依然坐镇京城。

    外面风大雨大,风雨飘摇来袭,面有惆怅的宫临策有法力护体,雨水难近他身。

    中军帐突然显出亮光,吸引了他的目光注意,帐帘开了下,他看到有人进了中军帐。

    是张虎,脚踩泥泞冒雨而来的张虎进入了中军帐内,斗笠蓑衣解下给了军士。

    帐篷内几盏油灯昏黄,面有倦色、眼中有血丝的蒙山鸣仍未歇下,仍在对着地图琢磨什么。

    张虎近前禀报,“大帅,那边来消息了,江水确已暴涨,不过目标地点水位离岸仍然有一丈半高。”

    靠在椅子上打盹的罗大安闻声立刻晃了晃脑袋醒来。

    蒙山鸣目光没有从地图上挪开,只淡淡一句,“半个时辰一报!”

    “是。”张虎应下。

    半个时辰后,传令兵来到,对张虎耳语。

    张虎复上前再报:“十尺!”

    蒙山鸣点了点头,没有吭声。

    又半个时辰后,张虎再报:“七尺!”

    又半个时辰后,张虎再报:“五尺!”

    直到张虎报出了“三尺”后,已在闭目养神中的蒙山鸣骤然睁开了一双带着血丝的双眼,沉声道:“按计划行事!”

    张虎脸颊紧绷,低着个头,迟迟没有领命。

    蒙山鸣略偏头看向他,问:“你想抗命?”

    “末将不敢抗命,只是…”张虎一脸痛苦地摇头,“这个时候强渡滚龙峡,真的是…太难了,那都是跟随我多年的弟兄,许多人根本就不通水性。大帅,难道就没别的办法吗?”

    “难?”蒙山鸣质问一声,又微微颔首道:“的确是难,活着的人可以说难,死了的人找谁说去?仇麻子你还记得吧?为驰援你而战死!还有魏大宏,还有你熟悉的许许多多人,你要不要跟他们那些为守卫大燕而战死的人说难去?大燕到了今天,必须有敢死之人站出来!正因为难,所以我才动用你的近卫人马,我相信他们能做到,你也要对他们有信心,去吧,执行吧!”

    “遵命!”张虎脸颊哆嗦着艰难拱手领命,后退几步,迅速扭头而去,连蓑衣斗笠都没用,冒雨出了大帐。

    滚龙峡!

    东域江流域最为险峻地带,平时两岸崖高离水面有两丈。

    由于江水流域在这个地方骤然收窄,平常水流在此就异常湍急,像翻腾的巨龙,因而得滚龙峡之名。

    此时江水暴涨,上游冲刷下来的雨水在这一带被收窄后暴涨的更加厉害,水流也越发湍急,可谓咆哮。

    平常时,人就难渡此地,现在暴雨倾盆,水流疯狂,就更难了。

    因此地域大军无法横渡,是天然的屏障,故而在离此三十里的地方是宋军的一处屯粮之地。

    某种程度上,此地也是大军防守最薄弱的地方,两国边境漫长,也不可能在沿江所有地域布满重兵,那样再多的兵也不够用。

    暴雨声中,宋国那边隐约传来一阵打斗声,动静平息后,十几名修士从对岸飞跃而来,与这边两名冒头的将领碰头了。

    “怎么样?”一将领急问。

    一修士回道:“大雨相助,对面防守懈怠,几个修士居然聚在一起躲雨喝酒,被我们一窝端了,雨大,动手的声音应该被掩盖了,说来还是动手的时机选的好。”

    将领又问:“其他人呢?”

    那修士回:“正在为大军摸排探路,据抓的人说,沿江还有修士不定期游巡,故而不得不小心。只是这…”他回头看了眼身后咆哮的怒流,“能过的去吗?”

    “我等已立下军令状,管不了那么多了。”另一将领扔下话便摸黑往回跑了。

    不多久,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隐藏的大批人马冒雨跑来,每个人肩头都扛着一截圆木。

    不需多言,一声令下,“跳!”

    首批抱着圆木的军士便奋不顾身跳了下去,一下去便被咆哮翻滚的江水给吞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