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八七章 白马渡江
    江东战报送来,中军帐内的宫临策等人闻讯大喜,固若金汤的宋军防线竟被这边如此短的时间内一举攻破,这在之前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免不了的是,宫临策等修士对蒙山鸣连连夸赞,夸他蒙帅不愧是蒙帅之类的。

    此一战,见识了蒙山鸣的能耐,令宫临策等人对后续的战事有了信心。

    然而看到战报的蒙山鸣却高兴不起来,宫临策等人不懂,也许死的人在这些修士的眼里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可是他蒙山鸣却是明白的,知道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打下来的。

    他一看战报就知道哪个地方哪个队伍打的有多惨烈,不偏向张虎那边,仅朝廷那边的人马,仅这次强攻就失踪了近二十万人马。若再加上张虎那边的损失,累计下来的损失其实是大过壶口防线宋军的。

    而这一切,皆是因他一声令下而造成的,他一声令下让大燕多少将士家破人亡?

    这让他如何高兴的起来,面对一片赞誉之声,他自愧当不起,缓缓闭上了双眼,在帐内的兴奋气氛中徐徐说道:“将捷报传给安显召、苏启同、史辛茂,命三部做好随时渡江准备!同时命徐景月部向我进军。另命张虎派人将渡江木筏尽快回送。”

    “是!”传令官领命而去。

    捷报消息传到徐、安、苏、史四部,四部将领震惊了。

    不是四部对蒙山鸣没信心,而是没想到蒙山鸣这么快就攻破了宋国江防防线,这叫一个神速。

    凭四位主将的经验,当然知道罗照严密布置的江防有多难攻破,甚至可以说是不太可能,也当然知道宋国防线被攻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宋国面对燕国的整个江防的松动。

    “从咱们接到佯攻消息到现在,也就三个时辰的样子吧?”紫金洞长老岳渊问了声。

    “是啊,三个时辰的样子就攻破了三十万宋军防守的壶口防区,蒙帅就是蒙帅,宝刀未老啊!”徐景月无比感慨地摇头叹了声,他目前对战况知道的不多,实在是难以想象是怎么攻破的。

    岳渊又问:“如今又让咱们这边过去,是要让咱们从那边渡江吗?”

    徐景月略颔首,“应该是吧,咱们离那边最近,壶口防区又被蒙帅控制住了,除了让我们从壶口防区渡江,应该也没其他原因。现在说这个没意义,见了蒙帅自然知晓。”

    说罢回头喝了声,“传令,大军集结,沿江南下!”

    一声令下,宫州挟朝廷一部人马立刻拔营,大军沿江而去……

    “什么?”

    江防总督府内,彻夜难眠的乌群烈接到壶口失守战报大惊失色,整个人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有点摇摇欲坠。

    “大人!”堂内将领们惊呼,迅速上前扶住了他。

    晃了晃脑袋,稳了稳心神的乌群烈左右挥臂,怒推开了搀扶,脸色异常难看,一副恨之入骨的模样痛声道:“三个时辰不到就丢了壶口防线,连半天都没守住,只需坚持半天,我清渠援兵便能赶到啊!徐来平呐徐来平,你有负大都督信赖,你罪该万死啊!你让我如何向大都督交代啊!你又让大都督如何向朝廷交代啊!”

    唰!他突然拔剑出鞘,一剑劈下,直接将一旁的桌案一角给劈了下来,整个人气的瑟瑟发抖。

    一将道:“大人,事已至此,生气也没用。幸好徐来平也不算愚钝,保存下了差不多十三万人马的实力,张虎部亦损失惨重,徐来平预估张虎人马损失不下二十万,屯粮也被徐来平一把火给烧了,不至于落入燕贼手中,燕贼手中粮草短缺,快扛不住了,局势仍可挽回!”

    乌群烈拄剑站稳,长呼出一口气来,沉声道:“也就是说,张虎手上只剩三十来万人马…立刻让徐来平残部与廖南青的清渠人马会合,集结双方人马,不惜代价也要给我把壶口防区夺回来!”

    这里命令刚下达不久,外面又传来急报,“报,对岸徐景月部有动静,徐景月人马正在火速向壶口防区方向移动。”

    一群将领立刻走到地图前查看,一将道:“这显然是准备让徐景月的人马从壶口防区渡江,增兵扩大对壶口防区的控制,为燕国后续大军渡江做准备。”

    乌群烈回头问了声,“对岸安显召、苏启同和史辛茂的人马可有动静?”

    下面回:“目前暂无动静。”

    咚!乌群烈一拳砸在墙上,蒙山鸣的策略明摆着的,不调动沿江所有集结人马从壶口防线渡江,就是要钳制这边,就是要拖住这边的大部分人马,令这边不敢全力去援,逼得这边只敢采取添油方式去援。

    他这边江防大军敢大举离开试试,只要人一走,一旦防守空虚,对面的安显召、苏启同、史辛茂立刻会渡江攻打,那丢的可就不是一个壶口防线了。

    这就是防线一点被击破后不得不面对的无奈局面。

    “再传令给廖南青,命清渠援兵全速进军,务必尽快与徐来平残部会合,务必赶在徐景月部渡江前将壶口防线夺回来。”乌群烈又一拳砸在了墙上。

    ……

    天亮了,雨停了,可空气中湿润的气息很明显,似乎抓一把空气就能捏出水来。

    江上木排往来,散落在沿江岸边的木排正被收集,尽管许多已经随流而去,但还是把岸边能收集的尽量收集起来,从壶口防区往对岸燕国这边运送。

    一座很大的木筏在一群修士的操控下渡江。

    木筏上一张轮椅,满眼血丝的蒙山鸣端坐,偶尔咳嗽一声,只因最近实在是太过操劳了,压根没好好休息。

    罗大安站在轮椅后面扶着轮椅,宫临策等人站在两旁。

    木排上还有一只白马,神骏,正是罗照送给蒙山鸣的那只白马,也跟着渡江了,但似乎有些不安,陆地上的生物,更习惯脚踏实地,似乎有些不习惯在这浑浊而滚滚的大江上漂浮。

    木排靠岸时,岸上的张虎率一群将领迎接,蒙山鸣连同轮椅一起被两名修士抬上了岸。

    整个适宜登陆的壶口防线犹如一个大工地,大量人马正在拆除防线上所有的设施,摧毁所有具备抵御作用的设施,连房屋也是一间都不留,至于那些抛射用的远程攻击器械之类的正在拆下运走。

    推行在轮椅上的蒙山鸣一路查看着,问道:“清点的怎么样了?”

    张虎道:“幸好我军以雷霆之势攻破,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对方败退的太过突然,许多物资还来不及销毁,便宜了我们。此地囤积的粮食够我几十万人马吃用六七天的样子。粮仓那边…郭献福率人赶到时,发现已经被徐来平一把火给烧成了焦炭,未能得手。”

    蒙山鸣眉头略皱,那么多粮食,正是这边急需的东西,居然被毁了,不免有些心疼。

    可是他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战争就是这般无情,别指望敌方心疼那些带不走的粮食留给你,人家得不到的进而毁掉很正常。

    “孙高天呢,带我去看看。”蒙山鸣提了句。

    张虎立即引领一行去了一座帐篷内,没房子住,房子都被这边给拆了。

    一群人进入帐篷时,疲惫之极的孙高天并未休息,躺在床上,两眼一眨不眨地愣愣盯着帐篷顶。

    “蒙帅看你来了。”张虎走到床前推了孙高天一下。

    孙高天回过神来,看到蒙山鸣,瞬间泪流,挣扎着爬起,“末将无能…”

    蒙山鸣伸手将他摁躺了回去,“你们做的很好,出色完成了所有的任务,此战你们当记首功!紫金洞的宫掌门在这里,他对你们是怎么渡江的很好奇,就由你本人详细告诉他吧,把你们作战的经过都说说。”

    提到伤心事,孙高天眼泪失控,哽咽着把事情经过说了边,说完已经是把自己给哭成了一个泪人。

    能让这种杀人如麻的汉子痛哭,怕也只有在战场上能见到。

    获悉五万人马强渡滚龙江顷刻间折损两万之众,又四千人马强行阻挡十万大军半个时辰,这哪一桩不是去送死啊,宫临策等人亦动容不已,方知这些人这一仗打的有多惨,方知这些人为这一仗发挥了多大的关键性作用。

    “宫掌门,郭献福和孙高天为此战立下的功劳,老夫为他们两个向朝廷请功封侯,要两个侯爵的虚名不为过吧?”蒙山鸣盯着宫临策问了声。

    宫临策颔首,“有功当赏,应该的。”

    蒙山鸣:“只是老夫人微言轻,向朝廷进言,朝廷怕是会有疑惑。”

    宫临策懂他的意思,对方开口,商建雄能答应才怪了,当即允诺道:“这事我来办,即刻就办,三天内必有答复。”

    蒙山鸣:“五万壮士用命!我还有一请求,希望战后朝廷能在滚龙峡以巨石立碑,将五万壮士的大名铭刻在上,我要他们千秋不朽,为我大燕男儿千秋楷模,为我大燕后世子孙之骄傲,铸我大燕军魂!”

    宫临策:“若大燕能侥幸无恙,此事包在我身上,决不食言!”

    这种事对他来说,压根不损失什么,遂当众做了保证,自然也没了反悔的余地。

    PS:江湖有你,相遇荣幸!谢新盟主“老实人的大老二”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