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九六章 好重的杀性
    看着眼前无情景象,宫临策向蒙山鸣道喜:“蒙帅,宋国江防后患已除!”

    蒙山鸣淡定无声,面无表情,谁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

    罗大安看了眼蒙山鸣的反应,他一直在蒙山鸣的身边,对事情经过是最清楚的。

    原本宋军放弃江防欲集结重兵攻打这边先期渡江人马时,这边就做了水攻的准备,准备等宋军集结人马到了某个区域就动手,谁知罗照改变了策略,这边只好也随机应变改变了策略,另选了合适的地方,以身做饵将宋军引诱到了这群罗山。

    过程多了波折,庆幸的是最终的结果并无意外,依然达到了需要的战略目的。

    山上观战者,谈笑间不费一兵一卒,便令敌军百万人马溃不成军。

    山野之地,转眼成了一片泽国,在那泽国飞掠者皆是狼狈不堪的宋国修士,抢救宋军要员。

    至于那上百万人马,现在就算九大至尊来了也救不了,宋国修士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只能是救一些要员,携带一些将领脱离洪灾。

    洪水中,有人在泥泞中挣扎,有人在浑水中游找生机,有人没了生机在浑水中浮浮沉沉随水流飘去,不会水性的人面对此劫大多难逃一死。

    有的一棵大树上爬了太多人以致于树杈垮塌压出一片惨叫,有地势较高点地方挤的人都站不下半泡在水中。

    山野上的一棵大树上落了不少人,环顾洪水中的惨像,坐在树杈上的乌群烈以拳捶打树干,嚎啕大哭。

    他可以想象,肯定不止这里,被诱来群罗山的人马应该都难逃此劫,百万人马啊,身为主帅还没正式交战就已让全军覆没,从未败得这么惨过,不知该如何面对上上下下,他那情绪已经崩溃!

    同在一棵树上的廖南青懵了,双眼迷离的看着眼前惨像,接连遭遇两场惨败,令他迷茫了。

    树冠上一群修士随风在树枝上起伏,树下还有不少惊慌失措的士兵意图往树上爬……

    群罗山其他方位因为地势原因,略有厮杀,但仓皇逃上山的人数有限,难挡燕军聚集在山上的大量人马冲杀。

    而站在山上的燕军以弓箭射杀水中求生者的场景更是处处皆是。

    一波洪峰冲击之后,水势渐缓,没了大量水源的补充,水渗大地,泽国干涸的也快,地面坑坑洼洼,犹如沼泽地。

    燕军大量人马开始下山,深一脚浅一脚的,成群结队的追杀宋军人马,并有修士配合。

    宋军人马本就被冲散了,不死的也没办法组成有效的队伍抵抗,之前面对洪水冲击仓促保命手中武器早就撒手不知冲哪去了,赤手空拳的又被折腾的筋疲力尽,如何抵挡燕军成群结队人马的击杀?如同待宰羔羊一般。

    泥泞中跑又跑不快,面对燕军拉网绞杀,场景甚是凄惨。

    坐在树上的乌群烈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却无能为力,对一军主帅来说,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事情,双目欲裂,“啊!”仰天发出悲嚎。

    “乌大人,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一名修士拉着乌群烈反复相劝。

    树下抱着树干的几名军士听说要走,抬头看着上面,哀嚎道:“大人,救救我们!”

    乌群烈手抱树干不肯走,也在哀求那些修士,“求求你们,求诸位法师出手相救,能救多少算多少,我求你们了,哪怕你们挡一挡燕军给弟兄们争取些许脱身的时间也行啊,求求你们了,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们……”

    一群修士也很狼狈,也很为难,如此大规模的战争,靠他们跑去跟燕国修士打一架根本没有作用,除了杀一些燕国修士和将士出口气,又能怎样?即无法打败燕军,也无法扭转战局,更守不住地盘,他们不可能救的下眼前上百万人马。

    救人也许能救一些,可这种情况下又能救多少?根本没办法救多少,带着人脱身影响逃离速度,面对燕国修士的追杀,到时候谁都跑不掉。

    同在此地,许多事情感同身受,他们能理解乌群烈的心情,可乌群烈的祈求真的很让他们为难。

    眼见燕军人马以及搜寻的修士越来越逼近这边,为首的一名宋国修士最终把心一横,一指将乌群烈点晕了过去,直接抄起乌群烈飞掠而去。

    其他修士也携带上了一些重要将领,在宛若沼泽地的地面一路飞掠而去。

    虽然他们抛弃乌群烈等人可以逃离的更快,可是那样回去了没办法交代。

    人马不管战胜还是战败,你们就这样扔下主将逃了?哪个参战门派的弟子回去能交差?

    “大人,大人……”眼看那群修士带走了乌群烈等人,树下被抛弃的军士悲呼,未能换来那些修士回头,反倒惊动了一群燕国修士快速追去追杀。

    一路打的轰轰烈烈,一群宋国修士拼死护送乌群烈等将领突围。

    晚上举着火把,群罗山大范围的清剿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天亮,绞杀宋国人马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搜寻宋国人马的粮食。

    一袋袋浸泡在污水中的粮袋被找了出来,燕军人马在后面拿着刀枪,逼迫宋军俘虏扛回山。

    大量的粮食被运回山后,也不管是不是被水浸泡过,弄到山中瀑布清洗一下。在蒙山鸣的命令下,山上就地砍伐树木,直接将粮食炒干制作成干粮。

    这样做也是没办法,被水浸泡过的粮食不好保存,容易霉烂变质,干粮不好吃也比没的吃好。

    经此一战,清点之后,燕国东征人马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自筹到了大军半个月的粮食。

    有了半个月的粮食在手,再加上接连胜仗,军心大定!

    至此,宋国面对燕国的边境防线彻底崩溃,形同虚设,这一战的后果影响十分重大!

    ……

    天空晴朗,滚龙峡边,牛有道杵剑站在崖上,迎风而立,俯视崖下的滚滚激流。

    听到身后熟悉的脚步声靠近,牛有道叹了声,“就是在这里了,五万人马强渡,如此险地,难怪瞬间折损两万人马。”

    靠近的管芳仪递来一份消息,“公孙布传来的,大捷,宋军江防人马被蒙帅彻底打趴下了。”

    牛有道接到手中一看,看到以水攻令宋军全军覆没的报告,不禁啧啧摇头,“果然是大捷,至此宋国布置在江防的两百万大军已经被全部扫平,真正是赢得漂亮,蒙山鸣不愧是蒙山鸣,老当益壮啊!”

    看到有关俘虏的事情,不由又皱眉嘀咕,“抓了六十万俘虏…”

    管芳仪嗯了声,“一百四十万人马,死伤不计其数,抓到的六十万俘虏,公孙布传来的意思是,大军休整之后,蒙帅利用这些俘虏做完苦力,出了泥泞地带后,准备将六十万人尽屠!”

    牛有道从报来的消息上看到了,正因此而皱眉,这不是六十万只畜生,而是六十万活人啊,如此屠杀行为,他看的都有些不寒而栗,嘀咕了一声,“咱们这位蒙帅,平常看着挺随和,一上战场便好重的杀性!”

    蒙山鸣在战场上大肆屠杀的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上回攻打定州时,容阳城外的那场屠杀就闹的沸沸扬扬的,这次更恐怖,居然要一次屠杀六十万战俘!

    “这不是战死,而是屠杀啊!杀六十万战俘放哪都骇人听闻呐!”管芳仪也有些心悸地提点了一声,试着问道:“道爷,蒙帅会听你的,你要不要利用你的影响力去劝劝他?”

    牛有道犹豫了一下,他是想劝劝的,可他不是不明情况乱开口的人,战场的事他不懂,不懂的事情他就不会胡乱插手,沉吟道:“传消息问问蒙帅的用意再说。”

    “嗯!”管芳仪立刻照办去了。

    而牛有道自己也亲自写了封信给袁罡,让他转发给高见成,想问问高见成的意见,想站在高见成的高度来看看,能不能杀这批人!

    这边离蒙山鸣那边不是太远,信传出去后,蒙山鸣那边也很快有了回复。

    蒙山鸣的意思很简单,完全是站在军人作战的角度,提了一下壶口防线宋军四十余万人马死战不降的情形。借此告诉牛有道,这次宋国的江防人马都是宋国调集来的宋国精锐人马。

    他当年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到宋国在燕国头上撒野了?这是手上有了底气,看这些江防人马的战力就知道!

    蒙山鸣的态度比较坚决,问牛有道有没有别的用途,否则这六十万宋国精锐他必屠,这一战要将宋国精锐人马给打残,让宋国一定时间内不敢再兴风作浪,要借此一举摧毁宋国国内的士气,至少要一战保宋国十年之内不敢再轻易冒犯大燕!

    总之一句话,宋国六十万精锐落在了他的手上,他不可能再让这批精锐回去威胁到大燕!

    这一句“不可能”令牛有道无语,问他有没有别的用途?他要这六十万战俘能有什么用途?吃不得又卖不得。

    他有保这六十万人的念头,准备的劝服理由是让蒙山鸣拿去跟宋国谈判,换点粮草什么的,可看蒙山鸣这战略态度,粮草什么的在蒙山鸣眼里显然没有其要达到的目的重要,蒙山鸣不会拿这批俘虏去做谈判条件,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复,只能是等等高见成的回复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