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九八章 奢华如梦
    苏元白不得不提醒一句,“大都督,你一旦屠城,怕是要引来蒙山鸣在宋国境内的大肆报复啊!”

    罗照一把抓了他的手腕,用力道:“战场上畏缩退让是占不到便宜的!苏长老,退一万步说,就算不屠城,只要拿下了燕京,有了一城的人质,宋国也就有了和燕国谈判的筹码!一旦朝堂让我等回撤,我等还要过东域江,倘若蒙山鸣封锁大江,把我等耗在这边,粮草告罄如何是好?不管最后的局势如何,我等都要为朝廷争取到足够的谈判筹码!可朝廷未必会这样想,怕是只会一味催促,诸位长老,还请助我一臂之力!”

    此话言真意切,还有他那口角挂血的期待模样。

    他现在太需要三大派的支持了,而他容易获得三大派的支持和他是凌霄阁的女婿也有关。

    苏、东、常三人相视一眼,也都觉得罗照的话言之有理。

    ……

    “哈哈,哈哈……”

    站在山坡上眺望远处宋军的商朝宗仰天大笑,笑的好不痛快,手中拿着的是蒙山鸣那边传回的捷报。

    宋国两百万江防精锐,这么短的时间内被蒙山鸣一举给扫平了,大燕面临的这场灭国之危终于让人看到了希望,商氏基业可保全,让他如何能不高兴?

    他指着远处的宋军人马道:“罗照如今陷入进退两难之地也,就算能活着回去,只怕也要面临落井下石之困境,真乃报应,实在是痛快!”

    一旁的大禅山掌门皇烈亦兴奋抚掌,“蒙帅就是蒙帅,亲自出马果然是非同凡响,两百万精锐摧枯拉朽般扫平,有六十万俘虏在手,燕京之危应该可以解了。”

    仗打到了这个地步,逆势之下将局势给翻转了,他终于松了口气。

    战事可以早日结束,大禅山的南州利益可以保住,如何能不松口气?

    说到六十万俘虏,商朝宗低头看了看手中捷报,冷笑:“罗照猖狂,竟以白马送孝为礼,如今蒙帅回馈的重礼已经上路,不知罗照收到后作何感想。”

    说到这回馈的重礼,皇烈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实在是蒙山鸣回馈的重礼太霸气,太具有震慑力了!

    也有些残忍,礼回的毫不客气,甚至是血腥,也是大手笔!

    蒙山鸣一声令下,六十万俘虏的耳朵全部割下了一只,成箱装集,命人送给罗照,已在途中!

    可想而知,此事一旦传开,蒙山鸣回馈六十万只耳朵为重礼的事也会大涨燕国国威!

    只是两人有所不知的是,无论是宋国朝廷还是罗照,目前都还不知道蒙山鸣手上捏着六十万的俘虏。

    ……

    燕京皇宫,后宫内的女人们到处在叽叽喳喳,乱糟糟一片。

    有些消息瞒不住,宋军即将攻到燕京,陛下即将撤离,就在今天会带大家离去,各房的贵人们纷纷收拾行李,免得出发时还没收拾妥当影响行程惹怒陛下。

    “贵妃娘娘,各院都在收拾行李呢,我们要收拾点什么吗?”

    侍女小红回到了冷冷清清的院子里,将打探到的情况告知正在修建花花草草的周清。

    周清手上略停,哀戚戚回了句,“我们还有什么好收拾的吗?”

    两位侍女相视一眼,黯然低头,这里仅有的财物该打点的都打点光了,除了几件衣裳的确没什么好收拾的,接到消息随时可打包带走,一点都不费事。

    正这时,外面响起不少脚步动静,似乎在奔向四处,整齐的步伐声,还有战甲摩擦的声响。

    周清侧耳倾听,小红立刻转身而去,准备看看是什么动静。

    谁知刚走到门口,便被几名太监堵了回来,为首太监手捧的托盘里装的东西吓的小红连连后退。

    托盘里摆放着一条折好的白绫,还有一壶酒水,身为长居宫中的人,太清楚端出这东西意味着什么了。

    小红惊恐后退之余,呵斥道:“你们想干什么?”

    为首太监不理会她,端着东西直奔周清而去,院门有两名太监把守住了。

    “见过贵妃娘娘。”为首太监站在周清面前恭恭敬敬行礼。

    看到对方手里的东西,周清惊呆了,手中剪刀啪嗒落地。

    为首太监叹了声,“贵妃娘娘,多话杂家就不说了,杂家也是不得已,两样东西,贵妃娘娘自己选一样吧。”

    周清绷了绷嘴唇,“谁的意思?是皇后娘娘吗?”

    为首太监道:“大总管的意思,杂家也是奉命行事。娘娘大人大量,以前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杂家在此赔罪了,还望娘娘极乐后不要怨杂家。”

    周清笑了,惨笑,她太清楚了,大总管田雨在这宫中再怎么权势滔天也不敢对她这样,她毕竟是皇帝的女人,给田雨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杀她。

    点出大总管,她已经猜到了是谁的意思,惨笑道:“本宫要上路了,只有一个要求,再见陛下最后一面,容本宫向陛下辞行。”

    为首太监摇头道:“不行!外面各条通道已被禁军封锁,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出,贵妃娘娘也不行。”

    周清眼中含泪,“本宫想知道为什么要杀我也不行吗?让本宫死个明白也不行吗?”

    为首太监犹豫了一下,最终叹道:“想必娘娘也听说了,宋军即将攻打京城,为了便于撤离不能带走所有人。大总管也是为陛下着想,这后宫佳丽如云,若全部夹杂在暂时撤离的大军中数量太过庞大惹眼,实在是不雅,影响民心士气,若把娘娘等人留下,一旦城破,又怕敌军亵渎娘娘。大总管真的是一片好意,您也不要怨他,您路上也不孤单,还有其他娘娘陪您!”

    原来如此,周清泪眼婆娑,摇头哽咽道:“陛下太无情了,妾身往日的温柔浑然不记得了。”

    眼前她没得选择,能选择的唯有托盘里的两样东西而已,她只恨父亲死的早了,若手握权势的父亲周守贤还在,皇帝必不敢这样对她。

    “娘娘,尽早上路吧。”为首太监催促了一声。

    周清慢慢伸手,从托盘里抓了一条白绫在手,慢慢转身往屋里去,失魂落魄的样子。

    “娘娘!”两个侍女哭着拦截,却被两名太监给摁住了。

    哀哀戚戚的周清动作太慢了,回了屋里看着屋梁迟迟不动,为首太监等的不耐烦了,手一挥,“咱们还要赶下一家,事情耽误不起,帮娘娘一把,送娘娘上路!”

    一名太监抢了周清手中白绫,拉来一张凳子站上去,手中白绫一头抛过梁,两头拉齐了打个结。

    周清身子一轻,发现自己被一名太监抱了起来,与站在凳子上的太监配合着,把她脖子套进了白绫内。

    两名太监手一松,一个退开,一个跳下凳子并一脚踢翻了凳子,只剩周清吊在梁上蹬着双腿挣扎。

    “娘娘!”两名门外被拉住的侍女悲声惊叫。

    谁知几名太监一转身,又摁住了两名侍女,捏开了两人的嘴巴。

    为首太监斟了毒酒在手,在两人面前冷冷道:“怕娘娘一人在路上没人照顾,你们两个去陪娘娘,记得好生伺候娘娘。”

    二女惊恐,为首太监毫不客气,两杯毒酒各倒一杯灌入了二人的口中,另有太监捂住二女的嘴,不让吐出。

    二女很快绷紧了身子抽搐。

    梁上的周清也渐渐不能动弹了,脸上两行清泪,眼中满是绝望,想起了自己风光的时候,皇帝陛下百般宠爱,连皇后娘娘都要让她三分的情形,奢华如梦,往事如烟!

    为首太监回头看了眼梁上的,“留两个人,确认都断气了再来找我,其他人跟我去下一家。”说罢脚步匆匆而去。

    没用很久,整个后宫的许多屋梁上都挂上了晃荡着的尸体,或地上倒着,脸色乌青。

    站在宫中高阁上,听着后宫内一片哀求哭泣声,灵剑山掌门孟宣闭着双目,面无表情,这种事情他知道也不会插手。

    不远处,皇后娘娘领着一群后宫佳丽而出,所有佳丽们脸色难看,包括皇后,都被吓到了。

    连皇后身边的侍女都被突然之下处置了不少,除了皇后能带四名侍女外,其余娘娘每人只能带两个,多于的全部送上了路,就在她们眼前送上了路,试问这群贵人们如何能不害怕,吓都快被吓死了。

    一群奔赴各方下毒手的太监们很快集中在了一起,汇集到了一座庭院中复命。

    谁知人刚到齐,一群禁军便把他们给围了,楼上冒出一群弓箭手,嗖嗖箭雨之下,惨叫的太监们倒了一地,血水咕咕流淌,包括之前对周清动手的几个太监。

    之后禁军又围上去对尸体补刀,一个都不放过……

    朝堂大殿内空空荡荡,只有龙椅上端坐的商建雄。

    大总管田雨快步入内,从侧阶而上,到了商建雄身边,低声道:“贵人们都上路了,对贵人们无礼的奴才都处置干净了。陛下,时候不早了,可以下旨出发了。”

    脸部肌肉略有蠕动的商建雄起身,离开了龙椅,迈步走下台阶,田雨侧后随行。

    两人刚走到大殿门口,便听外面有人大喊,“捷报!捷报!陛下,捷报!”

    只见大司马商永忠挥舞着捷报飞奔而来,连起码的姿态都不顾了,仓皇跑上台阶,喘着粗气行礼报喜,“陛下,我军大捷,宋国江防两百万精锐全军覆没!”

    他都快高兴哭了,妈的,皇帝让他率领十万大军守护京城与敌军死扛到底,他不答应都不行。

    也实在是找不出比他更适合的人了,谁叫他是燕国大司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