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六九九章 应该是不用逃离了
    若把国都都给丢了,这是大燕有史以来前所未有之事,乃奇耻大辱,商建雄需要一块遮羞布,选来选去,只有商永忠最合适,即是皇室亲王,又是燕国负责军事的大司马。

    让商永忠留守抗战,无论是遮羞还是对内对外都可以交代,还有比他更合适的人吗?

    童陌和高见成知道皇帝的心意,背着商永忠联袂举荐的,商永忠知情后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也差点当面去问候童陌和高见成的祖宗。可他也知道,那两位不过顺水推舟而已,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皇帝的手中。

    他哪敢留下抗战,那是找死,他找到皇帝推辞,可是推辞不掉,商建雄不答应。

    商建雄说了,会保全他的家小,会把他的家小给一起带走,让他不要有后顾之忧,安心守住京城。可商永忠怎么听都像是在拿自己家小做人质。

    商建雄还说了,只要他留下镇守京城,就算是有功,就算是将功赎罪,以前的过错就不追究了。

    皇帝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商永忠明白了,自己没了退路,这个时候的皇帝犹如野兽,很容易激怒吃人。

    逼不得已,他只好答应了下来,还硬着头皮稳定留守人马的军心,对留守人马说,我都在这呢,没什么好怕的,援军很快就会到之类的。

    这也是皇帝陛下留下他镇守的作用之一。

    没办法,商建雄第一时间将他的家小给控制了,敢不答应试试看,之前的作战失误以致于误国就是最好的屠戮借口!

    此时的他也真的是高兴哭了,眼中泛着高兴的泪光,终于可以躲过一劫了,双手捧着捷报,请商建雄御览。

    商建雄没有接看的意思,冷眼瞅着他,“你觉得这是寡人需要的捷报?能让宋军退兵吗?这是商朝宗的捷报吧!”

    提到商朝宗,可谓咬牙切齿。

    之前他一直抱有最后一丝希望,可等到最后,他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商朝宗的十万铁骑一直在与宋军伴行。

    一直让他坚持到最后也没有见商朝宗有一丝对宋军进攻的意思,逼得他不得不逃离燕京,这摆明了是要坐视他这个大燕皇帝扔下国都仓皇而逃啊!

    商朝宗给了他希望,又让那希望在他眼前破灭,对他来说何其残忍,他此时已将商朝宗恨之入骨!

    啪!商永忠抬手一拍额头,知道自己没把话说清楚,让皇帝误会了,忙解释道:“陛下,不仅仅是宋军两百万江防精锐全军覆没,还抓了六十万俘虏啊!蒙山鸣抓了宋军六十万精锐做俘虏,有这六十万精锐做俘虏,便是谈判的筹码啊!陛下,哪国能坐视本国六十万精锐不顾?有这六十万俘虏在手,宋军焉敢再攻打我京城?”

    闻听此言,商建雄冷冰冰的脸融化开了,和田雨一样,皆一脸惊讶。

    商建雄似乎有些不信,“两军交战,又是宋军精锐,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抓到六十万俘虏?”说着一把夺了对方手中的捷报翻看。

    商永忠啧啧有声道:“谁说不是呢,不过不得不承认,蒙山鸣这老残废打仗确实有一套,攻破江防后,把宋军绕来绕去给绕糊涂了,给绕进了他的陷阱,他掘了江堤,借来一江之水,在群罗山不费一兵一卒就将宋军给扫平了,之后捡豆子似的捡了六十万俘虏,还夺了宋军的粮草当补给。陛下,如今看来,蒙山鸣之前坚持攻宋也不是没原因的,敢情后面藏了如此毒手,实在是厉害,如今有这六十万俘虏…”

    “给我闭嘴!”商建雄略抬眼,沉声斥责道:“你站哪边的?”

    一旁的田雨亦一脸古怪地瞅着商永忠,发现这位似乎有点高兴过头了,连嘴巴都未能管住。

    不过也能理解,有机会躲过一劫嘛。

    “呃…”商永忠愣住,反应过来后,小汗一把,差点没抽自己一嘴巴,发现自己高兴糊涂了,怎么帮商朝宗那边讲起好话来了,赶紧低头闭嘴了。

    不过他心里依然是兴奋高兴,毕竟能保住性命,否则他还真是要为国捐躯了。

    没了啰嗦,商建雄终于仔细认真看完了捷报,这次的大捷的确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竟然真的抓了六十万俘虏。

    “和宋国谈判?”合上捷报的商建雄貌似自言自语地问了声。

    商永忠连连点头,“陛下,立刻召见宋使,勒令宋军立刻撤兵!有这六十万俘虏在手,再加上宋国西边防线被我攻破,宋国国内空虚,面临蒙山鸣的威胁,必然会答应!”

    宋使依然在燕京,不管两国打的如何,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毕竟有些事还要通过使臣与相关国家沟通,所以也不会轻易妄动使臣,因此随时能召见。

    商建雄迟疑道:“蒙山鸣能把那六十万俘虏交出来吗?”

    商永忠诧异,“不交?留在手上能吃吗?蒙山鸣粮草本就不足,还要养那六十万俘虏不成?他总不能把六十万俘虏全部屠杀了吧?再说了,还有三大派在,三大派难道不想两国休兵,难道真要拼个你死我活让韩国捡便宜不成?陛下可找孟宣,让三大派施压商朝宗和蒙山鸣,三大派必然会答应!”

    商建雄想想也是,又看向田雨,田雨微微颔首,显然也认可商永忠的话。

    商建雄转身快步而去,同时下令,“让大司空和大司徒来御书房议事。”

    田雨立刻招了一名太监过来吩咐下去。

    而商建雄本人现在要去见孟宣,怕生意外,要让孟宣通知三大派拿捏住那六十万俘虏。

    刚走出朝堂建筑不远,只见后宫方向出来了一群女人,由皇后率领的一群仍然心有余悸的女人。

    见到这些人,商建雄不由止步,目光从一群女人身上挪开,投向了后宫方向,呼吸有些急促,脸颊变得乌青。

    商永忠还不知后宫发生了什么事,那种事事前也不会宣扬,顶多事后才会走漏风声,所以只是觉得皇帝的脸色有点难看。

    见到皇后等人,田雨的脸色也难看,捷报消息来晚了,若是不用再抛弃京城,后宫内的佳丽却已经处决完毕了,让陛下情何以堪?

    所以,他最能理解商建雄此时的心情。

    商建雄脸颊紧绷了绷,继而无视了后宫出来的皇后等人,前行而去。

    田雨则快步走到了皇后跟前,见礼后小声提醒道:“娘娘,请诸位贵人稍等吧。”

    皇后略有紧张道:“有什么变故吗?”

    田雨摇了摇头,他也不好说,还得看三大派那边答不答应才能决定是否留下。

    刚目睹后宫一场残酷处决的皇后,见他不说,也不敢再多问什么。

    田雨行礼后告退,追商建雄去了……

    与孟宣的沟通很顺利,孟宣几乎也同时接到了大捷的战报,知道六十万俘虏的事属实,能保燕京自然是要保的,两国能罢兵能保住燕国事关三大派的利益,自然要同意,孟宣痛快答应了。

    搞定了三大派那边,商建雄随后见了童陌和高见成,商议之后立刻召见宋使钱连胜。

    起初钱连胜还趾高气昂,宋国兵锋强盛压了燕国一头嘛。

    燕国这边的战报是从战场上直接传来的,而宋国战败的战报是直接传给了宋国朝廷,并未第一时间传给宋使钱连胜,因此钱连胜从燕国获悉宋军大败并被燕军擒获六十万俘虏之事,可谓大吃一惊!

    对于燕国提出的条件,他无法做主,请求容他上报,他也要搞清事情真相,匆匆离去。

    ……

    “老爷,您怎么回来了?家里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了。”

    高府门口,高见成下了马车,刚从宫中回来,管家范专立刻相迎。高见成本说好了要随驾的,突然回来,范专还以为高见成担心家里,所以交代了一声。

    “没事了,应该是不用逃离了,让大家各自恢复正常吧。”高见成扔下话去了内宅。

    “呃…”范专愣住,之后照办,回头去吩咐了一下,让大家把收拾好的东西复位。

    高见成回到自己的书房,一进门还以为走错了地方,空荡荡的,之后才反应过来应该是被收拾空了。

    桌椅倒是还在,不至于连这个也收拾带走,他走到案后刚坐下,范专也进来了,询问:“老爷,怎么了?”

    边问边从袖子里抽出一张纸来。

    高见成靠在椅背摇头苦笑,“那个蒙山鸣呐,的确是厉害,居然能把仗打成这样,一战便砍去了宋国的一条腿,几乎要了宋国半条命,如今蒙山鸣手里捏着宋国的六十万精锐做俘虏,有了这个筹码,宋国想不撤兵都不行了,所以燕京无忧了,不用再逃难了。”

    说话间抬手捋须,目光中闪现着异样神采,经过此战,他已经意识到了,他无奈之下暗中押的宝怕是刚好押了个正着,值得期待。

    范专愣了一下,手上纸奉上,并低声道:“道爷刚刚来了消息,提的正是那六十万俘虏的事,杀还是不杀,想问问老爷的意见。”

    “杀?”高见成吓了一跳,心说道爷呀道爷,你可别吓我,这里可是打消了撤离燕京的准备,你把那六十万俘虏一杀,两国还谈个屁啊,回头这里老神在在的不走了,那边宋国却攻来了,到时候跑都跑不掉,燕京这边的一帮人还不得被你给坑死。

    他知道牛有道对蒙山鸣绝对有那影响力,牛有道倘若真下了大开杀戒的决心的话,京城一帮人的麻烦就大了。

    他赶紧接了密信查看,细看牛有道究竟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