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零三章 连陛下都得陪着你守城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这事不可能隐瞒,难以启齿还是得说出来。

    只是这说出来的后果对在场诸位来说,比较吓人。

    商建雄瞪大了双眼,商永忠愣怔,田雨愕然。

    高见成面无表情,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不过他算是稍有心理准备的一个,毕竟牛有道之前已经提了杀不杀的问题,知道牛有道考虑过杀俘,可现在的心中仍不免哀叹,看来牛有道还是决心要杀那些俘虏,这是闹哪样啊!

    他并不知杀俘虏纯粹是蒙山鸣的个人决定,还当是牛有道的意思。

    童陌则明显有些傻眼,旋即惊呼道:“孟掌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孟宣道:“这事出了点波折,蒙山鸣那边坚持杀俘。”

    童陌愤怒道:“三大派为何不阻止,难道还阻止不了不成?”

    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这次的谈判费了他不少的心血,宋国那边狮子大开口,退兵条件之一就是让把商朝宗和蒙山鸣交给宋国,或者杀掉也行。

    他童陌自然是巴不得除掉这两个祸害,可是这个时候,想做也无能为力,商朝宗和蒙山鸣由不得朝廷摆布,更何况这个时候也惹不起那两位,自然是严辞拒绝力保二人。

    他这辈子还是头回为了保商朝宗和蒙山鸣费那么的心血和口舌,结果到头来却换来对方把他们往死里坑!

    然而这话让孟宣怎么回答?不是阻止不了,三大派若要强行阻止的话,哪有阻止不了的道理,而是听了蒙山鸣的分析后,觉得不能阻止,可这道理还不能跟这些人说。

    宋军已经围城了,让这些人为了大局着想做出牺牲?让这些人搭上身家做出牺牲可能吗?

    向来是他们拟定大战略牺牲别人,这回让他们做蒙山鸣大战略下的牺牲品,怕是很难接受这个现实。

    问题的关键是,这些人之前怕出局面难以控制的乱子,为了稳定人心装模作样做出了表率,家小之类的都没有撤离京城。

    之前不撤离,是因为这些人知道,最后再撤退的话,谁的家小都有可能走不了,唯独他们的家小不可能被朝廷放弃,因为他们代表的就是朝廷。

    坚持到最后时本要撤离,结果没有撤离,是因为局势出现了翻转,十拿九稳的事情,已经没必要撤离了。

    谁能想到蒙山鸣会来这一出,现在好了,之前能走没走,现在宋军把燕京给围了,他们的家小现在想走也走不了。

    大军围城,一群修士最多护着朝堂的高层杀出去,没办法把所有朝堂高层的家小全部带上,这些人都属于京城家小儿孙忒多之人,一家上百口都不算多,让京城修士每人都带上个把拖累的话,还怎么杀出去?真要那样做了,只怕连修士自己也别想逃出去。

    一旦城破,后果可想而知。

    孟宣也不想跟他们斗嘴,知道这些长期在朝堂练嘴皮子的人不好拿嘴来对付,没提什么蒙山鸣的大战略,三大派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来牺牲这些人的利益,也确实不好意思说出口,只简简单单说道:“蒙山鸣颇得军心,坚持己见,目前的形势下不好强迫。”

    童陌道:“孟掌门,事关两国休兵,既是为大燕好,更是为三大派好,三大派决不可坐视蒙山鸣妄为!”

    孟宣:“坐视?一旦把前线人马给逼反了,无法再威胁到宋国,围城之宋军便没了顾忌,必然要攻城,这京城之危也照样解不了。蒙山鸣手上牢牢控制着兵权,非要如此,三大派又如何去逼迫?”

    商建雄气得瑟瑟发抖道:“这定是商朝宗那逆贼的主意,意图谋害寡人!”

    他非要这样认为,孟宣也懒得解释,而商建雄也的的确确认定了就是商朝宗想害他。

    童陌再次苦劝:“孟掌门,你不妨告诫他们,和谈也是为他们好,把燕国弄垮了对他们也没有任何好处,他们若有什么想法,可以摆出来商议。念在他们作战有功,我想陛下也会不吝重赏。”

    说罢朝商建雄拱手道:“陛下,商朝宗指挥大军作战,的确有大功,臣请陛下论功行赏,可将定州也划为庸亲王的治下之地!”

    商永忠立马拱手道:“臣附议!”

    高见成瞅了瞅形势,见童陌在一个劲地朝自己使眼色,当即也拱手道:“臣附议!”

    商建雄略作矜持后,沉重点头道:“好!寡人准了!”

    见这伙人突然变得如此大方,孟宣心中冷笑,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没经过蒙山鸣的指点江山还好,已经被蒙山鸣详细指点出了利弊,已经知道了与宋国妥协的巨大危害,什么定州不定州的都不如三大派的利益重要。

    这几个人同意没用,三大派现在不会同意了!

    但他不会吐露是三大派在牺牲这些人的利益,这黑锅自然是别人来背,他摇头道:“陛下既知商朝宗的想法,又何必如此,还是全力守城吧!诸位放心,一旦局势不可挽回,三大派一定不会坐视几位遇险,一定倾尽全力护送几位脱险。”

    说罢转身,无视几人的想法,就此从容而去,不愿也不需要再啰嗦。

    剩下御书房内的几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几人的商议还得继续,只是商议的话题由落实谈判结果变成了该如何拼命守城……

    御书房内空荡后,商建雄瘫坐在椅子上,目光中的悲愤和哀伤之情难以形容。

    他不明白,大燕为何会走到这一步,朝廷为何连个能战的将领都没有,哪怕有一个,又岂能被商朝宗等人给逼成这样?

    其实原因他心里清楚,能战的将领不是朝堂上勾心斗角斗出来的,都是战场上实战磨炼出来的,而那些人要么被他清洗掉了,要么被他逼到了对立面,只是他自己心里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而已。

    田雨低头沉默着,身为大内总管,他在盘算后宫内的事情,若是之前撤离的话,杀剩下的那些人自然是可以安然撤走,如今宋军已将燕京给围了,要带走的人似乎还是太多了点,难道还要再杀一次不成?

    再杀,影响可就大了,要么是权臣的亲戚,要么就是为皇帝生下过子女的,难道还要杀儿女的生母不成?

    “王爷,终于如你所愿了。”

    三位重臣出了御书房走远了点后,童陌目光忽瞥向商永忠冒出一句。

    商永忠愕然道:“大司空此话何意?本王又岂会愿意看到事情到这一步?”

    童陌冷笑:“若非王爷想尽办法将朝廷给拖住,朝廷又岂会落得被敌军困住的下场,现在连陛下都得陪着你守城,岂不是如你所愿了?”

    商永忠正色道:“大司空,你这话本王可不敢苟同,如今本王的家眷也被困城中,难道这是本王乐见的不成?再说了,当初是谁向陛下进言留下本王的,真当本王不知情么?”

    童陌:“你贵为燕国大司马,国都蒙难,敌军来袭,负责兵马事宜的大司马不坐镇,难道还要让文官统御兵马杀敌不成,你不留谁留?”

    高见成哀叹道:“别吵了二位,都什么时候了,现在推责任还有意义吗?还是想想该如何守城吧!”

    是童陌老贼先提的,能怪本王?商永忠腹诽不已,不到最后也不敢过分得罪童陌,怕回头被童陌给搞死,嘴上赶紧连连称是:“是是是,大司徒言之有理。相爷,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大家的家眷可都在城里,一旦城破,大家都得倒霉,三大派的鬼话不可信,最多只能把我们带走,各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的三大派很难同时带那么多人突围,到了那个地步,三大派也不会管我们家眷的死活,想办法守城才是道理。别说我们…”

    他手往后指了指,“真要到了那一步,后宫那些人仍嫌多,怕是还得杀上一批,咱们各家难道也要走到这一步不成?”

    此话说的两位朝中大佬唏嘘摇头。

    田雨是下了禁令不准妄议此事是不错,但也得看是什么人妄议,这几位谈论自然是算不上妄议的,田雨知道了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高见成边走边拱手请教童陌,“相爷,事到如今,该如何应对?”

    童陌叹道:“还能如何应对?通知朝臣各回各家吧!”

    “啊!”商永忠吃惊不小道:“相爷的意思是各家自扫门前雪么?这…这就放弃了?”

    童陌白他一眼,“王爷想哪去了?是让各家回去把各家能派上用场的下人、手脚利落的看家护院全部拉出来,送上城头帮忙守城。还有宫中的太监,能用的好手都别闲着,回头我会通知田雨。还有,让大家动用各自能动用的所有关系,全力召集修行界的关系前来相助!”

    “另外,让各家及各家的关系把囤积的粮食全部拿出来,首先是保证军粮供给,其次是稳定城中人心。这个时候大敌当前,京城内部出不得乱子。告诉大家,城破了囤积再多的粮食也没用,都是别人的。告诉他们,谁手上有多少东西,我心里有本账,现在谁还敢藏私的话,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面,到时候别怪本相六亲不认!”

    高见成颔首赞同,商永忠亦连连点头认可。

    被蒙山鸣硬来逼到了这一步,被蒙山鸣一下子给逼得没了退路,如同蒙山鸣要杀俘催发士气一般,朝中上下人员的私心皆被逼得无处可藏,都被逼的不得不齐心协力、孤注一掷守城。

    这些人统一了意见后,燕京所爆发出的防卫力量是不可低估的,这里毕竟是天下七大都城之一,底蕴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