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零四章 坑杀
    当然,朝堂也没有放弃最后一丝希望,既然三大派不给力,他们则直接联系商朝宗和蒙山鸣。

    此时的朝廷几乎是有求必应,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让商朝宗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什么都可以谈。

    理由很简单,不管有什么账要算,都要先过了这一关、先稳住商朝宗再说,若是眼前都过不去,还谈什么将来算账。

    ……

    大军终于走出了泥泞地带,张虎坐骑四肢彻底变成了泥腿子,勒马回首看去,等后面载着蒙山鸣的马车从泥泞中上岸。

    陆续上岸的将士们亦一身泥,大多卷着裤腿,臭鞋子挂在肩头,都累的够呛。

    那些带着辎重的俘虏更是不堪,燕军最少还吃了个饱,他们只喝了点汤汤水水,又被割了耳朵受了点伤,如今又扛拉重物,已被耗的筋疲力尽,有人一上岸便瘫在了地上不想动弹。

    这正是蒙山鸣暂留他们不杀的原因,水淹过的地方行军不便,拿这些俘虏当劳役!

    见有俘虏躺下了,押送的燕军立刻上去拳打脚踢,逼的他们爬起。

    对这一幕,张虎视若无睹,只等马车上来后过去相迎。

    陪着马车到了一旁看后续人马上岸,张虎对车窗内的蒙山鸣试探了一句,“这些俘虏真要交给朝廷当谈判筹码吗?”

    蒙山鸣面无表情道:“通知各部,上岸后,就地坑杀!”

    “坑杀?”张虎吃了一惊。

    蒙山鸣缓缓闭上了双眼,不再吭声,张虎明白了,自己没有听错,遂去执行。

    何谓坑杀?就是活埋!

    对张虎来说,要杀还不如直接屠掉自在,不明白蒙山鸣为何非要用如此骇人的手段,但蒙山鸣的话就是军令!

    从群罗山出来的各部接到了蒙山鸣的军令后,立刻集中各部抓到的俘虏,逼这些俘虏去挖坑,挖出了不计其数的大坑,之后又逼这些俘虏进入坑内。

    最后的场景惨不忍睹,数不清的坑内,数不清的俘虏在哀嚎求饶。

    可一切都在蒙山鸣的掌控中,受了伤,不给吃饱,泥泞地的负重消耗,再逼他们自己挖坑,体力早已不支,虽说有六十万人,但这六十万精锐早已被蒙山鸣给整垮了,哪怕聚集在一起也没了任何反抗的力量。

    燕军军士一脚,或轻轻一推,轻易就能将他们送入坑中,下去了就再难有力气爬上来。

    一群燕军围在大坑周围铲土泼下,坑内哭天喊地的动静惨绝人寰,稍有力气上爬的人被周围的弓箭手给射翻。

    朗朗晴空,高照的艳阳视众生如蝼蚁,对大地上的惨剧无动于衷。

    当所有大坑全部填平后,天地间一片安静,埋在地下的人发不出声,地面上的燕军目睹过这一幕似乎也不想说话。

    对这群凶手来说,这一幕终身难忘!

    当然,也没有全部杀光,蒙山鸣留了一点活口,还让他们吃了顿饱的,让他们将所见所闻带回去通风报信,并让他们带了话回去!

    这些大难不死的俘虏,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了,受到的惊吓亦永世难忘!

    ……

    宋京朝堂上在争吵,有中立的,有吵的脸红脖子粗的,因蒙山鸣提出的大批粮草要求,情形不出高见成所料。

    面对燕军攻入国内的威胁,宋国本要提出和谈,结果见燕京主动提出了谈判,知道罗照大军威胁燕京产生了效果,立刻坐地起价,撤兵附加了要处置商朝宗和蒙山鸣的条件。

    宋国知道燕国不会答应,因为知道如今的燕国朝廷难以将商朝宗和蒙山鸣给怎么样,可正因为如此才会加码。

    谈判本就如此,狮子开口坐等还价,为后面双方的罢手争取有利条件。

    毕竟谁先撤怎么撤,先撤出多远,俘虏怎么放,先放多少都是个问题,谁对对方都不放心。

    谁知这边提出了附加条件后,蒙山鸣那边也附加了苛刻条件,以俘虏换大批粮草。

    蒙山鸣率领的人马本就威胁到了宋国,若再给予充足粮草的话,一旦蒙山鸣撕破和谈的虚假面纱,后果不堪设想。

    试问宋国朝廷如何能轻易答应,可若是不答应的话,又担心蒙山鸣借机乱来。

    左右两难之下,试问宋京朝堂上如何能不争吵?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吵个没完没了,接连两天都在吵这事。

    正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报!”

    一名太监如丧考妣般匆匆而来,殿内安静了下来,只见那太监众目睽睽之下噗通跪下了,双手捧着奏报,痛哭流涕道:“陛下,前方紧急奏报,蒙山鸣老贼狠下毒手,我大宋六十万儿郎,除放回百名传话者,余者悉数被老贼坑杀!”

    此报一出,大殿内人人色变,皆面露惊骇无比神色,坑杀?蒙山鸣竟将宋国六十万精锐给坑杀了?

    高坐在上的宋皇牧卓真脸色瞬间惨白,颤巍巍站了起来,艰难问道:“你说什么?”

    总管太监莫高匆匆下来从那太监手上取了奏报返回。

    跪在地上的太监抬头泪流道:“陛下,我大宋六十万儿郎被蒙山鸣老贼坑杀了!蒙山鸣老贼说他收到了消息,说咱们朝堂上争论粮草之事,压根没打算给他。老贼还说,宋军依旧逼近燕京,根本没有谈判的诚意,说是在糊弄他,说既然想打,他就奉陪,说宋国既然不顾惜自己子弟的死活,他也没必要客气,遂下令将我六十万儿郎活埋坑杀!”

    这自然都是蒙山鸣的借口,蒙山鸣遵了牛有道的提醒,不过借口宋军逼近燕京之事却是蒙山鸣自己附加的。

    蒙山鸣收到宋军依旧在逼近燕京的消息后,又岂是吃素的,立马想到了加上了这一条,明着指责宋军无信,指责宋国没有谈判诚意,实则是在往罗照头上扣屎盆子。

    蒙山鸣相信宋国朝廷和宋国皇帝是不会担负这个责任的,只能是罗照来担负!

    罗照打的好算盘,想拿燕京做谈判筹码,蒙山鸣与之交手,岂能让他好过。

    都是统军作战的将领,自然知道什么危害最大,就怕军心不稳!

    罗照身为宋军统帅,这不顾六十万宋军子弟死活的帽子给罗照扣上了,后果可想而知!

    两国交战,不择手段,蒙山鸣不会客气,他同样在把罗照往死里整!

    “陛下,罗照误国啊!早就让他撤兵回援,他抗旨不尊,仗着手握兵权,一意孤行,如今害我大宋六十万精锐被坑杀,罗照是为误国之贼啊!”有人悲声大喊,这位是最早建议罗照撤兵回援的,如今终于找到了证明自己正确的机会。

    现场立刻有武官怒斥,“胡说八道!这分明是蒙山鸣的借口,焉能上当!”

    朝堂之上当即又吵成一团。

    站在宝座前的牧卓真双手拿着奏报查看,脸色难看,双手颤抖,忽抬眼怒喝:“都给朕闭嘴!”

    朝堂上瞬间安静了下来,静默一阵后,丞相紫平休拱手道:“陛下,不管是借口也罢还是什么,蒙山鸣此举无疑是无视了两国的谈判,他想干什么已经是明摆着的,当立刻急召罗照撤军回援!”

    牧卓真脸颊抽搐了一阵,厉声道:“攻破燕京,屠城!为我大宋儿郎报仇雪恨!”

    一言既出,拍板做出了最后决断,先屠燕京再撤军!

    到了这个地步,宋国先挑起的战事却吃了大亏,六十万精锐被坑杀,骇人听闻,宋国不捎带点战果回来,让宋国上上下下怎么看他这个皇帝?

    ……

    十来辆马车组成的燕国车队,拉着百多口大箱子在官道上行进,车上插着要求会谈的旗帜。

    行进到穿山而过的路途时,山林中闪出了数名负责巡查的宋国修士。

    此地虽然远离宋军攻燕的主力人马,可宋军不可能不在后方布置探子,防备敌军奇袭。

    见到了约谈旗帜,宋国巡查修士露面了,拦下了马车。

    确认双方身份后,负责押送的燕军头领掏出了一封信给对方,“前番罗大都督送了礼给我们蒙帅,我等奉蒙帅之令回馈重礼给罗大都督!蒙帅亲笔书信,还望代转大都督。”

    双方交接后,几位修士倒没有为难这些押送礼物的人,也没那个必要,两军交战不杀来使,放了这些人走。

    只是这装了十几车箱子的礼物倒是令几名修士好奇,不知送的是什么鬼东西,能闻到恶臭味,当即打开箱子检查。

    解开马车上的绳索,刚把一只箱扣松开,便听“砰”一声,箱盖自己弹开了,把几名修士吓一跳戒备。

    只见箱子里如泉涌出一堆东西,稀里哗啦淌了一地,并有熏人的恶臭。

    箱子里冒出的是如同木耳般的东西,什么玩意?待几人定睛看清是什么后,“呕!”有人忍不住捂嘴,发出干呕。

    耳朵!居然全部是人的耳朵!

    装满箱的耳朵运送过程中已经膨腐发胀,故而一开箱便自己冒了出来。

    那密密麻麻的耳朵,看的瘆人,几人纵是修士,也还是头次见到如此恶心的一幕。

    淌了一地的耳朵装都没办法悉数装回箱去。

    好不容易让自己适应了一会儿,几名修士看看马车上的百多只箱子,又面面相觑,眼神中皆有疑问,难道这百多口箱子里装的全都是人的耳朵?

    细思极恐,几人身上已是一身的鸡皮疙瘩,汗毛都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