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零五章 杀神
    “大都督,借一步说话。”

    行军途中,文悠纵马上前,到了罗照身边提了一句。

    罗照回头看向他,看到了他手中的一封信,文悠向其微点头示意。

    罗照拨转坐骑跟了他去,苏元白等人相视一眼,也跟了过去,大军继续前行。

    离开官道十几丈外后,见文悠拿着信欲言又止的样子,罗照道:“局势已经如此,不管什么坏消息我都有心理准备,文悠不必顾虑。”

    跟来的苏元白等人皱眉盯着文悠手中的信,看文悠的样子便知不是什么好消息。

    文悠终于将信递给了罗照,叹了声,“大都督上次赠礼,蒙山鸣念念不忘,出手狠毒,回了一份礼给大都督,六十万俘虏的耳朵被他各割下一只,装了一百多只大箱子,已经给了后方的巡查人员,场面实在不雅,不便送过来,这是蒙山鸣给大都督的信!”

    六十万俘虏的耳朵被割了?苏元白等人吃惊不小,很是动容。

    罗照神情抽搐,脸上浮现怒容,蒙山鸣来这一手,就算那六十万精锐还给了宋国,这些缺了耳朵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宋国视之难忘的耻辱。

    他一把夺了信,从信封中抽出信抖开一看,只见上面聊聊几行字:前番礼送白马,未及时答谢,今割耳六十万只相赠,可还满意?若不满,宋国臣民尽在眼前,生死尽在吾手,予取予夺,必不让大都督失望——蒙山鸣!

    信里的意思似乎在说,后面还要大开杀戒,罗照看的双目欲裂,不禁环顾四周,欲屠燕人出恶气。

    然而燕国早经战乱骚扰,百姓犹如惊弓之鸟,宋军前行路上的百姓早已逃之一空。

    而他现在也不宜再横生枝节,不可能再花时间在燕国境内四处征战不休,燕京一破就要尽快赶回去,不能让蒙山鸣在宋国境内无限制大肆破坏下去。

    此信中内容令他意识到了,同样是想激怒他,想把他久耗在燕国境内,一旦拖到他粮草不济,后果不堪设想。

    明知是激将法,罗照依然气得够呛,这不是别的,而是他麾下六十万将士的耳朵,忍不住恨恨道:“蒙山鸣老贼,不要落在我手中,否则定让你生不如死!”

    苏元白等人将信要到手中轮流看过后,一个个脸色阴沉。

    正这时,一将骑马飞奔而来,“报,陛下旨意到!”

    莫非又催撤兵?罗照心里如是想,接了旨意看后大惊失色,悲声怒吼,“老贼,我与你誓不两立!”

    又怎么了?苏元白等人再次要了旨意来看,看后亦震惊,蒙山鸣割了六十万俘虏的耳朵还不算,居然还将那六十万俘虏给残忍坑杀了!

    旨意中,宋皇牧卓真震怒,明着告诉罗照,攻破燕京后鸡犬不留,屠城雪恨!

    不过旨意最后还是顾全了大局,给了罗照一定的期限,若期限到后仍不能攻破燕京,则立刻折返回援,在此期间朝廷会倾尽全力组织人马阻击蒙山鸣,尽量拖延时间,为他率军回援争取时间!

    东应来抖着旨意道:“蒙山鸣这条老狗疯了吗?就不怕遭天谴吗?”

    常飞沉声道:“竟敢将六十万活人给活埋!此贼如此狠辣,必损阳寿,命不久矣!”

    就在这时,又有凌霄阁弟子纵马过来,一份密信递给了苏元白。

    苏元白看后,默默将信给了其他人传看,诸人看后一个个皱眉。

    来自宋京那边的消息,朝廷旨意上没有提及的消息,说的是蒙山鸣杀俘后倒打一耙的理由,说宋军依然进军燕京根本没有谈判撤兵的诚意,还说朝廷不肯拿粮换俘虏是宋国不顾那六十万儿郎的死活,是宋国和宋军逼蒙山鸣杀了那六十万俘虏。

    “好一张利嘴!”罗照看后哼哼冷笑不止,可谓怒急反笑,一张脸气得忽红忽白。

    文悠目光从密信内容上挪开,沉声提醒道:“大都督,此乃蒙山鸣离间之计,这盆脏水是朝大都督来的,同时欲动摇我大宋军心!蒙山鸣那边怕是要在我大宋境内大肆散播谣言!唉,朝堂上也有人对大都督落井下石,怕是对大都督不利!”

    他的判断没错,蒙山鸣已经让三大派安排人手在宋国境内大肆散播这些谣言,欲动摇宋国军心、民心。

    罗照咬牙切齿道:“先不管这些,传我军令,前锋人马立刻攻城,城破立屠!”

    随着他一声令下,行进人马也加快了行军速度,大军离燕京也只剩下了半天的路程!

    ……

    “唉!”管芳仪唉声叹气。

    一开始,她真的被蒙山鸣的大手笔给吓到了,现在也只剩下叹气了。

    牛有道慢慢在一棵大树下坐下了,手中拿着公孙布传来的消息久久不语。

    杀俘竟是将六十万人给活埋!这个消息带给了他巨大震撼,他无法想象那活埋时的惨绝人寰的情形。

    前世的时候他听说过类似的历史典故,只是做梦也没想到类似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他的身边,而且他还参与了,甚至是间接和他有关。

    他手上拿的是公孙布的再次回信,他传了消息追问蒙山鸣为什么要这样干,这其实是蒙山鸣的回复。

    蒙山鸣没提那些什么大战略,只送了一番肺腑之言给他。

    说燕国落得如此地步,无数燕国百姓家破人亡,国家虚弱,四面强敌虎视眈眈,燕国将士空有一腔赴死热血亦无力回天?缘由不在外敌入侵,而在燕国内部的根子上烂了,想要再避免这样的惨剧发生,就必须要将烂根给连根拔起!

    他不会因为一个燕京而打乱挽救燕国于危难的作战节奏,将燕京逼入死地,朝廷那帮人守的住就守,守不住就让宋军来帮忙清理掉,让宋军帮忙把大燕的烂根给连根拔起,也许三大派才会考虑王爷。

    牛有道反复看着手中消息,最终也只能是一声轻叹,他不知道这是蒙山鸣的意思还是商朝宗的授意,此时手握重兵的蒙山鸣连三大派也难奈何,蒙山鸣执意如此,他目前也拿蒙山鸣没办法。

    若是南州人马,他牛有道还有影响力,蒙山鸣手上此时掌握的不是南州人马,而是以蒙山鸣旧部为首的两百多万大军,以蒙山鸣马首是瞻!

    他现在算是体会到了那些文官对这些武官的畏惧,这些手握兵权的人一旦失控,顷刻间便是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

    山坡上,皇烈拿着前线战报,神情抽搐着,心里送了蒙山鸣两个字——杀神!

    一旁的商朝宗亦站在风中久久不语,他也没想到蒙山鸣居然会采取如此残酷的手段!

    尽管他早就知道蒙山鸣在战场上一贯冷血无情,可如此凶狠的事情还是第一回见识到。

    ……

    “陛下,前方来报,蒙山鸣将宋军六十万俘虏悉数坑杀!”

    御书房内,商建雄正在听童陌陈述守城的动员情况,极为关心生怕有失。

    出去了一下的田雨接到外面太监送来的奏报,打开看了下后,脸色大变,走回到地图前禀报了一声。

    商建雄、童陌、高见成、商永忠皆慢慢回头看来,慢慢转过了身。

    “六十万人全部坑杀了?”童陌追问一句。

    田雨面色凝重点头。

    童陌倒吸一口凉气,他自认再狠毒也不敢担负这样的名声,这可是将六十万人给活埋啊!

    商永忠有些傻眼,想过蒙山鸣会杀那六十万俘虏,可是做梦也没想到居然是活埋!

    高见成的脸色也很难看,活埋六十万人,这是什么概念?

    商建雄已经拿了田雨呈上的奏报,查看后又慢慢合上了,喃喃自语道:“这是在把宋军往死里得罪,恨不得让宋军屠城才好,为了一己私怨,竟浑然不顾这京城百姓的死活!他们是巴不得寡人早死,他们是巴不得寡人早死啊!这是想借刀杀人,杀的是寡人!”

    “陛下,宋使钱连胜求见!”门口一名太监通报一声。

    商建雄回过神来,果断砸出两个字:“不见!”

    燕军干出了如此令人发指的残暴之事,连他都不敢见钱连胜,否则必会被骂的狗血喷头。

    回头又对田雨道:“宫中身手不错的太监都准备好了吗?”

    田雨欠身:“精挑细选了五百儿郎,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谍报司亦抽调了五百好手,共一千人,由尕淼水亲自率领。”

    商建雄颔首:“按大司徒说的去办,全部上城配合大军守城,城在人在,城亡人亡,不惜代价也要守住!”

    “是!”田雨领命而去,出了御书房,来到了宫中正殿外的广场上,只见千名太监手扶腰间宝剑列队的整整齐齐。

    走到尕淼水身边,田雨亲手为他拉了拉披风,“小尕子,陛下说了,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尽忠的时候到了,去吧!”

    尕淼水退后三步,拱手鞠躬,起身后转身,大手一挥,率领千名宦官出宫而去。

    宫城正门外,宋使钱连胜受阻,死活进不去。

    最后急了,钱连胜摘下了发簪,扯掉了发髻,脱掉了鞋袜,扯掉了上身衣裳。

    披头散发,赤足而立,光着上身,慷慨赴死模样,指着宫门内怒斥:“商建雄,不仁不义,无德无信之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