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零六章 攻城
    他就在刚刚之前接到了宋国朝廷的消息,获悉了燕军坑杀六十万宋国儿郎的消息,发现自己被燕国给耍了,狗屁的谈判,还有那六十万儿郎,满腔悲愤无处发泄,立刻赶来找商建雄要说法,谁知商建雄竟然不见他。

    前面还拉他谈判,现在居然连见都不见了,负责谈判的童陌也是如此,燕国上下官员皆对他避而不见。

    既如此,他也连礼义廉耻都不要了,就在宫门外破口大骂。

    这般作为也是没办法,他身为宋使谈判之下未能保住宋国六十万儿郎,多少是有牵连的,如今能做的只能是把事情闹得轰轰烈烈一些,能让自己在燕国皇宫外辱骂的行径传遍天下才好。

    既是悲愤于六十万儿郎的死,有失仪态如此做作也是为了他自己能给国内一个交代,不是他没尽力。

    开始宫门守卫不予理会,负责相关事务的人也躲在后面不肯露面,谁知钱连胜骂个没完没了,而且越骂越难听,宫内终于派了一队守卫出来将其驱赶。

    然而钱连胜锲而不舍,被赶走了又反复跑回来,犹如泼妇骂街。

    见他这个样子,没了办法,宫中守卫只好将他抓了起来,不过倒也没有将他给怎么样,两国交战不杀来使是默守的规矩,其次这个时候许多臣子也劝阻不让杀宋使。

    臣子劝阻有私心,杀了宋国使臣,担心城破后遭来更强烈的报复,都不想把事情给做绝了,还想给自己留一线生机。

    而就在抓扣钱连胜的同时,城外鼓声、号角声开始此起彼伏,宋军开始攻城了!

    其动静之大,连身在宫中的人隐隐都能听到,后宫嫔妃们陷入了惶恐不安中。

    站在高高台阶上的商建雄双手亦捏了把冷汗,内心同样在惶恐不安中,不知这城能不能守住。

    坐镇皇宫的孟宣站在高阁上远眺,数只大型飞禽从天而降,落入了宫中,三大派也在做一旦城破撤退的准备,以便重要人员能及时撤离。

    城外,宋军围城期间并未吃闲饭,为了给燕京施压,早已在京城周围一带的山林中砍伐树木制作攻城器械,本是做做样子,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大军如潮水般扛着云梯向城门发动进攻,杀声震天,攻城器械同时向城墙推近。

    很快,双方弓箭手以箭雨互射,瞬间双方惨叫声不断。

    在这方面,守城人马比较吃亏,城上没有足够宽敞的面积设置足够规模的弓箭手箭阵。

    宋国修士趁势飞掠而出,欲飞上城头为宋军开路,城头上一群燕国修士飞出拦截,双方在如潮水般冲来的人马中厮杀,而如蚁群般冲来的人马压根不管那些修士厮杀带来的威胁,该倒下的倒下,仍站着的只顾冲击自己的。

    云梯靠上城墙,宋军将士拼了命的往城头上爬,城墙上的将士则不断以叉子推开搭上墙的云梯,云梯翻倒便是一串人翻倒砸入下面的人群。

    攻城弩咣咣插入城墙的钢弩成了攻城军士攀爬的好东西。

    烧的滚烫的热油也在往城下泼,浇出一阵阵惨叫。

    抛石车靠近城下后,一块块石头呼呼抛射向城头,越过城墙的石头和箭矢令城内帮衬作战的民夫发出一阵阵惨叫,吓的人惊慌四逃,被守将下令杀了一些人后才稳住阵脚。

    城头上的火箭点燃,开始对准攻城器械攻击。

    城门下一群宋军推着一根巨木冲来,准备撞开城门,却被火油喷中,巨木燃烧,烧的推动的宋军纷纷避让。

    攻防厮杀的如火如荼之际,一群宋国修士冲来,欲破城门!

    唰!站在城头的尕淼水抽出了腰间明晃晃的软剑在手,厉声道:“小的们,随我杀!”

    他第一个纵身跳了下去,身后披风翻飞,犹如一只扑地的苍鹰。

    一群太监提剑跟着他跳下了城头,守在城门前,与冲来的一群燕国修士怒战在一起!

    别看都是一群太监,其果决程度不容小觑,尤其是战力,这群太监修士的实力很是不凡,在尕淼水的率领下硬是挡住了一波波的修士冲击,令敌军难以靠近城门。

    随着攻城将领一声令下,一群修士退下,一群弓箭手协同攻城弩上前,欲对护在城门前的尕淼水等人展开覆盖的毁灭性攻击。

    此举令尕淼水等人高度紧张了起来。

    尕淼水披风挥甩,一掌拍入烈焰之中,那根推来撞门且被燃烧的巨木横转,一群太监趴在了巨木之后。

    正这时,远处蹄声如雷,一支浩浩荡荡的骑兵如雷霆之势冲来。

    “英扬武烈卫!”

    “是英扬武烈卫!”

    “英扬武烈卫来了!”

    城头上的守成将士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紧接着攻城宋军的后方彻底乱了套。

    尕淼水从燃烧的火焰后面爬了起来抬头望,仍看不清,一甩披风,飞身上了城墙,横剑在手眺望前方,只见一杆“商”字大旗下引领的大规模骑兵冲入了宋军后方,迅如疾风般横扫,立刻将宋军进攻阵势给冲的一塌糊涂。

    宋军攻势立破,指挥将领立刻调动攻城人马抵御后方冲击的骑兵,冲到城墙脚下来不及撤退的人员送了死。

    骑兵一阵横扫后,并未与此地大军纠缠,来去如风,迅速脱离而去。

    待离远了,骑兵再次列阵,虎视眈眈地盯着宋军,“商”字大旗下,商朝宗驱马上前,横刀立马,战马嘶鸣!

    按照蒙山鸣的布置,是不让商朝宗参与守护京城之战的,只待罗照大军回撤时才在途中袭扰,拖延消耗宋军的回撤力量,拖其时间,耗其粮草,为后续解决宋军做准备。

    可是接到消息后的商朝宗没办法坐视,没办法坐视宋军攻打燕国京城而不顾,对于他这个燕国皇族来说,尤其是宁王的儿子,实在是无法坐视敌军在燕国境内如此嚣张,定要给予些教训!

    他的战术也很简单,不与宋军死磕,就是骚扰,不让宋军轻易攻打下燕京!

    之后也的确是如此,宋军一攻城,他骑兵来去迅速,挑选宋军薄弱方位发动袭击,令宋军无法集结力量攻城。

    此时,攻城动静停歇了下来,加之听到城头的欢呼声。

    “宁王的英扬武烈卫来了!”

    城内的百姓亦爆发出了逐渐席卷全城的欢呼,商朝宗的这一次攻击,给京城上下守住京城带来了莫大的信心。

    听到城内的动静,一袭披风染血的尕淼水回头望,倾听了一阵欢呼动静,又回头看向了远处与宋军对峙的南州人马,神情异常复杂。

    “商朝宗的南州人马对宋军发动了进攻?”

    皇宫内,屋檐下,闻讯的商建雄站在台阶上疑惑着问了声。

    禀报的田雨颔首道:“是的,宋军的第一波进攻已经被商朝宗所率人马压制了下来,面对南州人马的袭击,宋军已不敢轻举妄动!”

    听得此言,商建雄脸颊蠕动,亦神情复杂。

    旁站的童陌、商永忠和高见成面面相觑。

    站在高阁上的孟宣闻听此讯后“哦”了声,似乎颇感意外,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神色……

    宋军五十万人马,面对商朝宗的十万铁骑,的确不敢分散力量轻举妄动。

    然而这样拖耗下去后,该来的巨大威胁还是来了,次日天明,罗照率领的宋军大部人马终于赶到了。

    浩浩荡荡三百万大军云集,其声势和阵容,一声齐声高喊,便令城头守军胆寒!

    罗照银甲白马,一袭白披,亲临城外查看态势,听取先锋攻城人马的汇报。

    之后辗转到了与宋军对峙的南州十万铁骑对面查看,看后不得不赞叹:“南州军容果然不一般,面对我三百万大军竟一点都不怯阵,果然非燕国那些乌合之众能比!”

    话虽如此,十万人马面对三百万大军,其规模弱小的可怜。

    先锋将领道:“商朝宗十万铁骑背后骚扰,进退迅捷,实在是让人头疼!”

    罗照回头吩咐道:“命大军轮番休整,命各部派出人马去附近山中砍伐树木,打造攻城器械,等到半夜,立刻从燕京四周同时发动进攻!”他手上有充足人马这样做。

    那将领疑惑道:“摸黑攻城?”

    罗照:“攻城时,后方人马熄灭灯火,商朝宗看不清我大军调动,怕有陷阱,必不敢轻举妄动。”

    那将领恍然大悟。

    此后,此计果然奏效,商朝宗见到城池脚下打的轰轰烈烈,战场后方的宋军人马什么情况却不知道,的确不敢再发动冲击,实在是对方的人马规模太庞大了。

    傍晚时分,童陌离宫回了趟大司空府,管家童明在门口迎了他入内,并在旁低声道:“颜先生来了,在书房内等老爷。”

    童陌眼睛一亮,立刻加快了步伐。

    一到书房,只见一明媚动人的女子半倚在椅子上,捧了本书纤指翻看,一旁檀香袅袅,一袭华丽衣裳衬托出妖娆妩媚,眉眼中又带有几分冷厉。

    所谓的‘颜先生’正是指这个女人,此女不是别人,正是丹榜排名仅次于天薇府西门晴空的颜宝如,丹榜排名第二!

    童陌一见,立刻快步上前拱手见礼道:“颜先生,总算把您给盼来了。”

    颜宝如抬眼瞅了瞅,放下了书卷,微微一笑站起,颔首道:“童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