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一一章 猴子,别为难我们!
    获悉燕京守住了,获悉宋军被打退了,后宫内的贵人们欣喜不已,不少人相拥而泣,喜极而泣。

    哭泣者几乎都是地位不甚高的妃子们,地位更低下的那一批已经在之前处置掉了,一旦城破可想而知,首先性命难保的便是她们,保住了燕京等于保住了她们的命。

    那份恐惧,那份害怕,终于过去了。

    曾经,她们认为能进入这里,荣耀至极。

    如今她们算是深刻体会到了,一旦外界风云跌宕,依附在高高宫墙内的她们半点不由己,犹如待宰羔羊。

    ……

    “宋军撤了…”

    天高地阔,大军连营,中军帐外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轻轻呢喃一声。

    “是啊,撤了,蒙帅之前的主张是对的,不到七八天便退了。”一旁的宫临策由衷感慨,其中的因果关系他现在都没想通,只能是不得不佩服这位沙场老将的老辣眼光,对战场局势掐的太准了。

    蒙山鸣关心的却是另一个问题,“宋军攻城消耗了多少人马?”

    宫临策看了看手上京城那边来的消息,“尸体清理上的大概数目是十八万左右的样子。”

    “十八万…”蒙山鸣又是一声呢喃,眼中闪过一丝惆怅。

    宋军只损失了十八万人马便退了,还没攻下燕京便退了,这个结果让他很失望,他的预估是只要燕京穷尽力量抵抗,怎么的最少也要消耗宋军五十万人马以上,可从目前的消息来看,远远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暂时看来,是这边占了上风,可是对燕国来说,真的打赢了吗?

    只要燕京那帮人还在,燕军再怎么拼命作战,也只是能让燕国苟延残喘而已。

    打来打去打赢了这一仗又能怎样?只是让更多的燕国子弟白白送死而已,只是让燕国百姓冤枉付出了这么大的血的痛苦代价而已,根本就没有改变什么。

    打赢了这一仗也只能是让燕国死的慢一些而已。

    所以说,打赢了吗?宋军没有攻破燕京,燕国就输了,而且输的很惨!

    偏偏商朝宗之前还率领南州人马骚扰宋军攻城,十万铁骑骚扰宋军攻城的消息传来时,他心中的煎熬外人无法想象。

    如今宋军如此轻易的撤了,那种看不到希望的绝望充斥着他整个身心,他心中的悲伤无法对任何人倾诉。

    他意图借助此战达到的隐晦战略目标失败了,所以他败了!

    可是他能怎么办?他还得率领这支人马拼命打下去,为那看不到的希望打下去,不继续打下去,燕国连苟延残喘都坚持不下去!

    一旁的宫临策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难以言喻的气息,疑惑道:“蒙帅,怎么了?”

    蒙山鸣轻叹道:“罗照的反应挺快,还没消耗到他足够的力量,他便撤了,小瞧了他。”

    原来如此!宫临策也叹了声,“这么年轻便能做上宋国大都督,能力应该还是有一点的。不过有蒙帅在,罗照小儿想必不足为虑!”

    蒙山鸣目光黯然,斑白须发在风中飘摇,干瘦在轮椅中的身形显得异常萧瑟。

    ……

    一只大型飞禽从天而降,落入苍莽深林之中。

    袁罡领着段虎和吴三两来了,背着三吼刀的袁罡领着两人到了牛有道跟前。

    站在树下杵剑而立的牛有道与袁罡对视着,段虎和吴三两一起见礼,“道爷!”

    牛有道略颔首,目光盯着袁罡,徐徐道:“你怎么来了?”

    袁罡:“我早该过来!”

    牛有道眉头皱起,他懂袁罡话里的意思,因为他太了解袁罡了。

    之前不把袁罡带在身边就是不想他离战场太近,怕这家伙热血沸腾忍不住提刀上阵参战。

    如今不经他同意就先斩后奏跑来了,估计是接收到的战场资讯越来越多,终于忍不住了。

    牛有道就两个字,“回去!”

    袁罡:“我只是想见识一下这种大场面,让我去蒙山鸣身边,在他身边不会有事。”

    牛有道:“不行!”

    袁罡:“道爷,你这样做,让别人怎么看?”

    牛有道毫不留情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开什么玩笑,如此规模的战场,如此庞大战事,这是两国交战,双方高手和能人尽出,各种稀奇古怪不可预料的可能都会发生,那么多修士高手都倒下了,轮得到你去逞能?

    他压根不信袁罡的话,袁罡这种一旦热血冲头就能豁出去抛头颅洒热血的男人,冷静时做出的承诺根本没用。

    尤其是去蒙山鸣身边,蒙山鸣等人早就盯上了袁罡,早就想把袁罡拉上战场试试是骡子还是马,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一直被他压着不放,现在也依然不会答应!

    这个世界就他们两个了!

    袁罡:“道爷,你说过,不会干涉我的自由的。”

    牛有道:“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唯独这事不行!”

    袁罡:“我既然来了,就不会回去。”说罢径直转身而去,就要自己去找蒙山鸣。

    牛有道一字一句道:“你试试看!”扶剑的手抬起一只,打出了一个手势。

    后方林中,扶芳园的陈伯等人闪出,直接将袁罡给围了。

    身上挂了只大口袋的银儿也从林中走了出来,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只鸡腿,边咬边看着这边,好奇地眨着眼睛。

    管芳仪和段虎等人亦面面相觑,头回看到这兄弟两个要翻脸的样子。

    被围的袁罡慢慢转身,看了看四周的人,目光慢慢看向牛有道,“道爷!”

    “把他盯死了,没我的同意,不许他离开,谁敢疏忽,我剑亦嗜血!”牛有道扔下话转身,去了密林深处。

    袁罡腮帮子紧绷,无语。

    吴老二叹了声,“猴子,别为难我们!”

    ……

    在空中便被盘查的两只大型飞禽落在了万兽门。

    万兽门晁长老的孙子晁胜怀回来了,被送回来了,被宋国丞相的心腹谋士贾无群亲自送回来了。

    没办法,有求于人,再囚禁万兽门长老的孙子未免有些说不过去,贾无群亲自把人送来,也算是代表诚意。

    更何况如今的晁胜怀对朝廷来说也没了太大的作用,宋国丞相开口放个人很简单的事情。

    出面迎客的万兽门长老仇山一见晁胜怀,双眼骤然眯了眯,眼缝中乍现的寒光锐利。

    晁胜怀下意识底下了脑袋,弱弱道:“弟子晁胜怀见过长老。”

    有外人在,仇山没说什么,朝身边弟子使了眼色,让人先把晁胜怀给带走了。

    冷眼旁观一阵的贾无群笑了,笑眯眯恭候道:“仇长老,有些年没见了,冒昧来访,希望没有打扰。”

    “哪里的话。贾兄突然驾临,稀客倒是真的。”仇山乐呵呵拱了拱手,试探道:“贾兄驾临,不知有何指教?”

    对眼前这位宋国丞相的心腹谋士,他倒是客气着,不敢怠慢。

    对于贾无群的来历,这边也是清楚的,其父原本是紫府的西席,也就是紫府专聘、长期供养的教书先生,这位自小就是跟着父亲在紫府长大的。也是得了紫府的条件,有机会博览群书,更因紫府的条件添了普通人难以触及的眼界,渐渐展现出了非凡的一面。

    传言,紫平休后来能爬上丞相的位置,并在丞相的位置上一呆就是二十多年不倒,皆因此人。

    外界对这位私下有个称呼,隐相!

    真假未必,但足以证明此人对宋国丞相紫平休的影响力,仇山自然是不敢怠慢。

    贾无群哈哈摆手,“我一凡夫俗子,哪敢对一群神仙般的人物说什么指教。”

    回头看了眼远去的晁胜怀,颇为感慨的样子,“是丞相觉得朝廷扣押万兽门弟子有点过了,扣押了这么久也该放人了,因此说情一二恳请了朝廷放人。说来是朝廷冒犯了万兽门,不过朝廷是要脸面的,当然,万兽门更要脸面,所以丞相特差遣我来当面向贵派掌门陪个不是。”

    这个时候,让这位来陪不是,仇山目光微闪,隐隐猜到了对方此来的目的,对方的话显然也没打算隐瞒来意。

    仇山立刻推辞道:“不巧的很,鄙派掌门正在闭关修炼,区区一点小事也不值得小题大做,说来也是鄙派对弟子管教无方,所以人回来了就行,赔礼道歉谈不上。贾兄难得来一趟,今朝定要与贾兄好好畅饮几杯!”

    贾无群摆手,“畅饮就免了,贾某向来滴酒不沾。唉,不能瞻仰西海掌门的仙颜不免有些遗憾,如今乃多事之秋,想必仇长老也知道,两国交战,丞相诸事繁忙,还有许多杂事要差遣于我,贾某就此告辞,还望仇兄代丞相向西海掌门问好。”

    仇山有些意外,这就走了?

    还当对方要纠缠那让万兽门为难之事,不想对方说走就走,丝毫不提那事,令他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有误。

    不过能不招惹麻烦还是尽量不招惹麻烦的好,遂唏嘘道:“既如此,还是国事为重,就不勉强贾兄了,待以后有机会,与贾兄再聚。丞相问好,仇某一定带到。来人,代万兽门送贾先生三百里!”

    “不用不用,不用那么麻烦,身负机密事宜,要对行踪保密。”贾无群摆手拒绝。

    ps:颜如宋玉,貌比潘安!谢新盟主“姨太多”和“修齐治平之路”捧场支持!另外说说“姨太多”,你分散打赏,损失多少张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