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一八章 三封信
    这种场合,这种身份,说出这种话来,颇有点色厉内荏的味道。

    除了这样,岳渊也没别的办法,没想到万兽门会死活不承认,让他拿出证据来,他到哪拿出证据来?

    人家来这一套,你没证据还真不好说什么。

    走出大殿,目送了岳渊的背影离去,西海堂稍微松了口气,偏头低声道:“对方怕是要去找证据,那边稳妥吗?”

    晁敬低声回道:“掌门放心,都安排好了,那边应该知道后果,一旦让我们的人暴露了,搞的我们下不了台的话,我们很有可能撤回支援,对他们没好处,三大派会全力保护我们的人,不会让我们的人落到对方的手上。”

    西海堂微微颔首。

    然而蒙山鸣战败的消息在诸国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前来询问的不止燕国三大派的人,诸国大势力都表示了关注,都询问是不是万兽门插手了战事。

    尤其是齐国和卫国的三大派,甚至直接向万兽门发出了警告,警告万兽门摆正自己的立场,否则别怪他们不客气!

    情况已经很明显,燕国要将宋国打服了好一起抵抗韩国,如此一来也能稳住天下局势,事关齐卫两国的利益,两国的势力自然是要出面警告。

    可万兽门还是那句话,不是我们干的,死不承认!

    万兽门有万兽门的考量,他们毕竟不是一般的小门派,一个没有地盘却能在缥缈阁争得一席之地的门派自然有其独到之处,譬如这次能让燕军吃亏,自然也能让其他国家的人马吃亏。只要这次的风头过去了,等输的输、赢的赢局势稳定了下来,哪个门派吃饱了撑的还有必要跟万兽门死磕?

    “败了么?”

    燕京御书房内的小间,商建雄在榻上翻了个身,问了声。

    好久都没有睡这么香过,却被田雨给唤醒了,田雨将蒙山鸣吃了败仗的消息告知。

    田雨颔首:“据说是万兽门出手了,一战便折损了五十万人马。”

    商建雄慢慢坐了起来,盘腿坐在榻上久久不语。

    之前他是巴不得蒙山鸣败的,此时真听到败讯后,他反而惴惴不安起来。

    他不禁想到一个结果,一旦蒙山鸣彻底败在了宋国境内,宋国内部没了威胁,罗照还有必要再回撤吗?就算不会即刻杀回来再次威胁到燕京,重整旗鼓后会不会卷土重来?燕国国内的情况,到时候还有谁能挡?

    “招童陌他们过来。”商建雄沉声道。

    “是!”田雨应下,瞅了眼床榻,又试着问了声,“陛下,今晚回后宫休息吗?”

    说到后宫,商建雄心里的阴影还在,仿佛还能听到那些女人的哭泣声,怒道:“做你的事!”

    “是!”田雨躬了躬身,赶紧离去,不敢再多言,试出了这位还是有点不敢回后宫。

    等到童陌等人来到,君臣一阵商议后,决定一起去找孟宣,劝三大派逼蒙山鸣率领大军回撤。

    燕国国内防御空虚,没了再四处出击的主力人马,他们心里实在是没底,蒙山鸣真要把那些燕国精锐折在了宋国境内,到时候让他们怎么办?趁着蒙山鸣碰了壁,正好将人马给调回来。

    孟宣也接到了蒙山鸣吃败仗的消息,对君臣几人的劝说也有些没底,没答应也没拒绝,只说和宫临策那边商量一下。

    宫临策接到孟宣的传讯后,也有些犹豫,只因暂时拿万兽门那边无可奈何,陈少通又率领大军追在燕军后面,燕军一直在采取避战的方式躲避交战。

    这样下去,要折腾到什么时候,似乎也难挡罗照人马回撤。

    宫临策也动了回撤保存实力的心思,遂找蒙山鸣商量。

    谁知蒙山鸣一口拒绝了,理由是一旦让宋国保存了相当的主力人马,到时候韩国就必然要攻打实力更弱的燕国,到时候只怕不仅仅是韩国,很有可能赵国和宋国都要卷进来分一杯羹,面对三国一起出手,燕国必死无疑!

    对于未知的事情是不是会发生,宫临策不知道,眼前被陈少通撵着跑算怎么回事,问蒙山鸣准备怎么办?

    蒙山鸣没说牛有道密信通知的事,只说在寻找战机。

    他坚持不撤,宫临策也被架的进退两难。

    ……

    还真是老熟人!

    闯入一片山林中的周铁子愣住,怔怔看着从林中走出的牛有道和管芳仪,一个满脸微笑,一个招牌式的笑吟吟模样。

    周铁子真没想到这两位离开万兽门后还会与自己再见,更没想到是这两人要见自己。

    他只是万兽门的一名小弟子,当初灵兽会出现变故的时候自己负责招待过两人而已,牛有道还提出和他结拜来着。

    突然接到一封信,约他出来见面,说是老朋友,他还奇怪是谁,他在外界认识的人不多,也不认为外界有谁会有必要害他,真没想到能是这两人。

    “周兄,怎么不认识了?”牛有道近前笑眯眯问了声。

    周铁子有些拘谨,但还是规矩见礼道:“道爷,红娘。”

    “这么客气干嘛,途径此地,想到与周兄许久不见,又因现在的形势,怕人误会,故而隐瞒身份约见,周兄现在还好吧?”牛有道与他一番东拉西扯。

    听说这位手下的人马正在和宋国交战,周铁子心中有顾虑,说话有所保留。

    牛有道本想打听一下万兽门的情况,见他这个样子,也就没有为难他,只是确认了一下晁胜怀是否在万兽门。

    之前听说晁胜怀被软禁在宋京,他和红娘去了趟宋京,结果找到软禁的地方才发现晁胜怀已经不在了,去了哪里不知道,牵涉到贾无群要办的机密事宜,也不会张扬。

    牛有道立刻有了判断,之前蒙山鸣那边还无法绝对肯定就是万兽门插手了,晁胜怀不在了,让他多了几分确定。

    要万兽门出手相助,再扣押万兽门长老的孙子似乎有些不合适,牛有道怀疑晁胜怀已经回了万兽门。

    如今找周铁子一确认,果然是回来了。

    见他有些畏避,牛有道也就不啰嗦了,又从袖子里抽出一封信来,递予道:“万兽门还有个熟人,本想问候一二,奈何我不宜在此久留,劳烦周兄为我带封问候信。”

    带个信倒没什么,周铁子接了信,正反看了看信封,不见收信人的名字,不由问道:“带给谁?”

    牛有道:“就是刚问的那位,晁胜怀。为了避免给晁胜怀惹麻烦,不要让我其他人知道是我送的,也是免得晁胜怀嫌你张扬找你麻烦。”

    周铁子点头,“好的,若是没其他事情,我先回去了。”

    “不急!”牛有道向旁伸手要了一下,接了管芳仪拿给的面值一万金币的金票,“一点小小心意,周兄不要嫌弃。”

    周铁子这种小弟子还没有收外人钱财的胆量,连连推辞,死活不肯收,牛有道只好作罢。

    ……

    “晁师兄,你的信。”

    晁胜怀也挺悲催的,他爷爷晁敬一怒之下罚他扫地三年,既是为了惩罚他,也是为了做给同门看。

    这正扫地中,一名同门师兄弟过来递给了他一封信。

    接信的晁胜怀愕然:“谁的?”

    那同门道:“不知道,勤杂那边的周铁子捎带过来的,说是从外面回来时遇人捎带的。”

    “周铁子?”晁胜怀愣了一下,万兽门弟子太多了,哪能都记得全,尤其是那些干杂物事的,不过周铁子他却有印象,当初在客院伺候过牛有道的。

    正因为如此,令他心弦一紧,强颜欢笑着谢过同门后继续扫地。

    待到四处无人后,他溜到了偏僻地,迅速从袖子里掏出信来打开查看,不看还好,一看脸色发沉。

    信上写了四个人的名字,正是他让牛有道灭口的那四个同门。

    除了四位同门的名字,还有一句话,约他在某地见面,过时后果自负。

    是谁在找他已经不用说了,晁胜怀脸色很难看,恨的牙痒痒,奈何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回不了头了。

    他不知牛有道找自己又有什么事,但是每回找自己都没好事。

    不去见还不行,只得找了个借口暂时离开了万兽门。

    抵达指定地点的一处山林中后,终于见到了那张犹如恶魔般的可恶笑脸,晁胜怀冲到牛有道跟前怒斥:“你说没事,结果害我被朝廷软禁这么久,你还有脸来找我,你究竟要怎样才肯放过我?我告诉你,我不会再帮你做任何事情,若再敢逼迫,我必将你谋害宋使的事抖出来!”

    牛有道杵剑笑道:“晁兄,稍安勿躁,此来并非让你做什么,只是带钱给你,顺便问句话而已,不用紧张。”

    晁胜怀深表怀疑,“问什么?”

    牛有道:“宋军和燕军交战,宋军那边突然出现了能驾驭飞禽走兽、蛇虫鼠蚁助宋军作战的人,是不是你们万兽门的人?”

    晁胜怀不耐烦道:“我听说燕国的修士来问罪,宗门根本不承认,这种连宗门都不承认的事,就算有,也是机密,怎么可能让我知道?”

    “既如此…”牛有道微笑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摆了摆。

    晁胜怀身子猛然一僵,瞪大着双眼,直挺挺倒在了地上,被人偷袭了。

    站一旁的管芳仪收了戳出的手指,并招了一下手,吴老二闪身而来。

    牛有道将信递给吴老二,盯着趴地上的晁胜怀,淡然道:“第三封信,送给晁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