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二一章 女扮男装
    牛有道倒是被她说的有点无语,没想到这女人对自己如此有信心。

    管芳仪回头,“我的天剑符呢,你不会拿去做了什么交换吧?”

    牛有道将符篆递还给了她,“我哪敢呐,真要做了交换,你还不得跟我拼命。”

    管芳仪一把抢了回来收起,嘴上也不客气,“得了吧,装什么乖孙子,真要用的上,你能在乎老娘的想法才怪了。”

    牛有道苦笑:“看来你对我误会颇深。”

    管芳仪呵呵冷笑,“误会?说这样的话昧心不昧心,不害臊,不脸红?也是,就你那厚脸皮,压根不知害臊两字怎么写,整个就一臭不要脸。”

    “得了,别没完没了。”牛有道袖子里掏出破布,塞她手里。

    “什么东西?”管芳仪抖开一看,“血书?晁敬对你写的保证书?不对,好像是药方。”

    牛有道:“燕军人马众多,药量所需不小,采购这些东西不宜张扬。尽快联系晓月阁,把秘方给他们,让他们帮忙。”

    管芳仪点了点头,又闻了闻破布,发现的确是人血,明眸眨了眨,道:“晁敬的血?你没把他怎么样吧?”

    牛有道:“我能把他怎么样?”

    管芳仪脑海中闪过了茅庐山庄外的那座坟包,试着问道:“你就这样轻易放过他了?”

    牛有道目光远投,没吭声。

    管芳仪做出一连串口型,还撇了撇嘴,不知骂了牛有道什么东西,之后又问道:“万兽门怎会打破常规卷入诸国纷争帮宋国?”

    “宋国丞相紫平休派了人来威胁,其次是万兽门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想趁机拿下万兽门一带地域的自治权。更重要的是,诸国之争的态势让万兽门感到不安,万兽门没有自己的势力,想借此机会彰显一下自己的实力,不管将来谁胜谁负,不管宋国将来归了谁,都不至于招惹他万兽门……”牛有道把从晁敬那打探来的情况大致讲了一下。

    管芳仪听后叹了声,“原来如此,就因为这个,几十万条人命就没了。”

    牛有道:“他们介不介入都要死人,他们也不会在乎这个,死的又不是他们的人。”

    ……

    峡谷内的尸体已经消失了,晁敬亲自处理干净了。

    他独自在峡谷内静默了一阵,一声叹息后闪身出了峡谷。

    途中,大弟子徐火现身迎了他,有点惊疑不定道:“师傅…”

    晁敬知道他要说什么,想问为什么不发出动手的信号,抬手打住道:“没事了,安排大家回撤,尽量不要有什么动静。”

    “呃…”徐火到嘴的话也只好咽下了,拱手道:“是!”

    晁敬闪身先行离去了,心情极度抑郁。

    他很想找到晁胜怀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显然无法如愿,不但无法如愿,还得想办法帮晁胜怀圆谎,为晁胜怀找个突然消失的理由。

    他很清楚,事情做的越多,留下的查证线索就越多,自己就越难以自拔。

    以前只是听闻这个牛有道,今天他算是领教了,一见面便明摆着铺好了一条不归路给他。

    甚至还当他面说出那般话来:我让你做人,你才能是个人,我让你做狗,你就是条狗!

    他从未想过,他堂堂万兽门的长老,居然会被这么个东西给捏的死死的。

    偏偏他还无路可走,只能顺着这条不归路走下去。

    最主要的是,牛有道不是一般的散修,已经握有相当的势力,不是那种能直接采取强硬手段打压的人。

    晁胜怀那个龟孙子居然会招惹上这种人,想也能想到,那畜生怎么可能是牛有道的对手,他想想都火大,惹谁不好?

    越想越憋火,居然把他也给连累了,希望牛有道能守信放人,回头他非打断那孙子的腿不可。

    ……

    官道旁,残垣断壁,荒废的农庄,有战火焚烧过的痕迹,燕军干下的好事。

    两个衣衫褴褛的人影在战火肆虐过的农田里刨食,并非所有人都被驱离,总有漏网之鱼。

    找不到吃的,田野里有战乱之前播下的种子,此时长出了秧苗,只要是能吃的,不会错过。

    一个人从远处走来,蹲在荒废农田里的两个人看着,待对方走近,看到对方那魁梧的体格后面背着一柄大刀,两个农夫顿时惊惶而逃,撒腿飞奔,逃往了那残垣断壁的农庄。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袁罡。

    袁罡并未追两人,只是目送了一阵,之后目光在田野里搜寻,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遂朝那残垣断壁的地方走去。

    他是来找食材调料的。

    因为银儿,那妖王在茅庐山庄把嘴巴养刁了,牛有道在的时候还能压制的住,银儿还能乖乖听话,胃口凑合着。

    牛有道走了,不在了,银儿的脾气上来了,嫌东西难吃,吵着要圆方给她搞好吃的。

    圆方根本不在这边,一时间到哪拉圆方来给她弄吃的。

    袁罡起先懒得理会,后来见情况不对劲,银儿生气了,真的生气了,脸上出现了银纹。

    袁罡知道银儿发作起来会是什么后果,一旦把事情闹大了,让人知道了这妖王的存在,后果不堪设想,道爷也兜不住,只能是想办法解决。

    幸好,圆方的厨艺本就是他教的,只是需要一些调料。

    袁罡想到了附近的村庄,前来找找看,农田里没有,也许那残垣断壁中有,大军搜刮干净了粮食,未必会把那些不起眼的东西也搜刮干净。

    残垣断壁中藏身的地方实在是不多,袁罡来到后在废墟中翻找的情形犹如搜查,一处断壁后面藏身的两名农夫终于躲不住了,再次吓得飞奔而去。

    恰这时,远处一骑飞奔而来,袁罡看了眼,迅速侧身躲在了断壁之后窥视。

    跑上路的两名农夫见有骑士迎面而来,又吓得惊慌回跑。

    那骑士唰一声拔剑在手,喝斥,“站住!”

    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两名农夫吓得跪在了地上,举着手连连求饶。

    马勒停了,瘦小男子居高临下看着跪地的二人,剑指着问道:“你二人什么人?可是燕国奸细?”

    两名农夫连连叩头求饶,“我们不是奸细,不是奸细,只是这里的农夫,未能及时逃离,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连连求饶之下,瘦小男子手中的剑放下了,看二人瘦的皮包骨的惨样,也不像奸细,眼眶也红了。

    宝剑归鞘,瘦小男子跳下了马,摘下了背负的包裹打开,蹲在二人跟前,拿出了包裹里的干粮给二人。

    而且是制作很精美的干粮,还有糕点。

    兴许是真的饿坏了,见到好吃的东西,又见对方没有敌意,两人立刻抢到手狼吞虎咽。

    这种干巴巴的东西狼吞虎咽,后果可想而知,双双被噎住了,还使劲往肚子里咽。

    瘦小男子泪水涟涟,抬袖擦拭一把,竟发出了女人的声音,“慢点吃,不急,慢点吃,都给你们。”竟将包裹里的干粮全部拿了出来给二人。

    断壁后侧目窥视的袁罡心头一动,女人?女扮男装?

    两名农夫听到声音似乎也反应了过来,一人费力咽下后,讶异道:“大人是女人?”

    瘦小男子又恢复了男人的声音,站了起来,道:“宋军不能保家卫国,让你们受苦了,是我们对不起你们。你们不要在这逗留了,燕军随时还会回头,带上干粮往京城方向去,快离开这边。”

    他一说燕军,两名农夫猛回头看向残垣断壁,一人挥手指去道:“大人,燕军,有燕军的探子藏里面。”

    瘦小男子顿生警觉,目光果然瞥到断壁后有人偷窥,顺手一甩,就是两只袖箭嗖嗖射出。

    断壁后的袁罡立刻脑袋一偏,躲过了射来的袖箭,只见两支袖箭哚哚插在了后面的土墙上。

    唰一声,瘦小男子又拔剑在手,快步急冲,一个箭步冲上了断壁,见到了后方的袁罡,扑身而下,一剑狠狠刺出。

    袁罡看出来了,对方不是修士,却会点功夫,身手还算不错。

    他不慌不忙,抬手一把抓住了刺来的宝剑。

    瘦小男子大吃一惊,对方竟不怕宝剑的锋利,如刀枪不入一般,竟就这样赤手抓锋刃。

    更重要的是,对方赤手一抓,他剑便再难动弹。

    他刚想凌空一脚踢向袁罡,袁罡突然松开抓握的宝剑,一拳砸在了他的腹部。

    “噗!”瘦小男子一口鲜血呛出,整个人被一拳砸飞了出去,将那断壁轰然撞倒了,人在烟尘中呻吟挣扎着。

    双方压根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袁罡面无表情地从破墙后走出,两名农夫瞪大了双眼,一脸惊恐,忽二话不说,扔下了瘦小汉子调头就跑。

    瘦小汉子刚想爬起,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胸口,将他踩了回去,踩的他难以动弹。

    刺啦!袁罡俯身撕掉了他脸上的假面,一见其真容,袁罡失声,“苏照!”

    待烟尘散去后,他才发现是自己看错了,不是苏照,却和苏照有七分神似,剩下的三分不同是因为比苏照更美丽。

    “你是什么人?”袁罡蹲在了女子跟前问了声。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女子扭头一旁,又因伤咳了两声,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袁罡神情复杂地盯着她看了一阵,忽一把将她拽起,一掌砍在了她的脖子后面,将其打晕了,挟持在了胳膊下,奔路旁的马匹而去,翻身上马,挟人纵马而去。

    就在二人走后不久,又有数骑来到。

    马背上的人,一路上目光四处搜寻的样子,看那精气神,还有腰上佩戴的装月蝶的东西,便知是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