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二二章 苏照!
    废弃的农庄明显摆在那,想不吸引几人多看一眼都难,那垮塌的残垣断壁引起了几人的注意。

    然而也仅仅是注意了一下,战火肆虐的地方这种情况很正常,几人并未留步,继续疾驰赶路。

    “确认这一带只有这条路吗?”疾驰而过的马背上有人问了声。

    “至少这条路是最近的路,夫人急于见大都督,应该会走这边。”

    “一个女人,竟敢离家往战乱之地偷跑,简直是胡闹,净添乱!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没办法向师门交代,更没办法向大都督交代!”

    “唉,她的心情也能理解,江防两百万人马覆没,宋军又被坑杀六十万,大都督在燕国无功而返,又获悉蒙山鸣很有可能让大都督无法顺利回来,她也担心着急,生怕大都督出事。”

    “这女人呐,真是没办法讲道理,她跑来有什么用?你们就不该让她知道战事不利的消息,否则她焉能出逃?”

    “师叔,这没办法对她封锁消息,我们总不能将她软禁吧?她来往的那些人非富即贵,都是消息灵通之人,她若有心打听的话,怎么可能不知道战事不利的消息?丈夫在外征战,她本就有心关注此事,瞒不住的。再说了,真要封锁的话,她恐怕越发以为出了什么事。师兄,说句不当说的,她之所以会偷跑,就是因为我们拦着不让她来,所以她才会想办法甩开我们偷跑。”

    “你跟我讲这些道理没用,你们最好祈祷她别出事,否则我看你们如何交代!”

    ……

    “猴子,这个能吃吗?”

    山林中,见到袁罡胳膊下夹持了一个人来,银儿眨了眨眼,狐疑着问了声。

    袁罡愣住。

    一旁的陈伯等人亦惊住了,真正是对银儿刮目相看,有点惊为天人的感觉。

    这么一个大活人,你认不出来?

    偏偏这吃货不像是说着玩的样子,大家也知道这吃货是个不会开玩笑的人。

    别人说这话,大家肯定当开玩笑,银儿说出这话来,众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若说能吃,这吃货不会真的大吃活人吧?这什么毛病?

    说实话,袁罡也有点被银儿的话给吓到了,隐隐感觉这妖王对吃人并不排斥。

    认识这么久,袁罡还是头回意识到这妖王有吃人的潜质。

    袁罡没多说什么,胳膊一松,将挟持来的女人扔在了地上。

    银儿俯身盯着那女人查看,袁罡突然出手,狠狠一记掌刀砍在了银儿的后脖子上。

    银儿白眼一翻,昏厥了过去,趴在了那女人的身上。

    “你这是…”陈伯疑惑着问袁罡。

    “你们记住,发现她醒了,立刻再将她打晕,等道爷回来了再说。”袁罡对众人交代一声。

    他也没办法,没找到做食物的调料,牛有道和商淑清都不在,这里没人能安抚住这妖王,又不知牛有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只能先将银儿给打晕了,否则一旦惹得银儿现出妖王原形六亲不认了,估计谁都别想跑。

    偏偏这里人又不知道银儿的底细,他也没办法解释。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袁罡这样对待银儿是什么意思,一个吃货而已,至于这样吗?

    “咦!”陈伯忽指着地上的女人,“这女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几人凑上来一看,朱老八惊讶道:“白云间的老板娘苏照?”

    “不是,是像,只是长的像,姿色胜过苏照,不是苏照。”许老六摇了摇头。

    这些扶芳园的老人在齐京厮混多年,都见过白云间的苏照。

    “听说白云间的老板娘换人了,苏照去向不明,也不知去哪了。”

    几人在那议论起了苏照,知道苏照去向的袁罡却沉默了,默默盯着地上昏厥中的女人。

    一番议论后,陈伯问道:“猴子,这女人是谁呀?”

    袁罡:“不知道。”

    “……”众人哑口相视,不知道你把人给弄来,你想干什么?

    若说袁罡是因为垂涎美色而干出强抢的事,他们也不信,然而袁罡不想多说,他们也问不出什么。

    幸好没等多久,一只大型飞禽落入山林,牛有道和管芳仪回来了。

    一来见到地上躺了两个女人,两人也愣了愣。

    银儿脸上隐隐若现的银纹令牛有道皱了皱眉,至于另一个女人,他只是觉得眼熟,好像在哪见过,可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倒是管芳仪惊讶一声,“苏照?她怎么在这?咦,不是她,比苏照更漂亮!”她抬头看向众人,问:“这女人哪来的?”

    众人都看向了一旁沉默不语的袁罡,许老六道:“他离开了一下,从外面带来的,我们也不知什么来路。”

    苏照?听到管芳仪的称呼后,牛有道已是吃了一惊,终于想起了在哪见过。

    确切地说,不是见过,而是画过。

    他没见过苏照,仅仅是管芳仪当初在扶芳园口述,他动笔画过苏照,虽在齐京呆了不少时间,但确实是从未见过苏照本人。

    也正因为画像和本人有差别,所以在牛有道看来更觉得像。

    一个像苏照的女人,而且是袁罡弄来的,牛有道目光缓缓投向了袁罡,别人不清楚袁罡和苏照的事,他却是清楚的,那是袁罡心中的疼。

    他更知道苏照已经死了,知道苏照被袁罡亲手葬身在了沙漠中,袁罡跟他说过。

    “怎么回事?不会是因为长的像,你就把人给抓了吧?”牛有道犹豫着问了声。

    这事他都不敢为袁罡打包票了,别的事情好说,感情这种事,他还真不敢轻易为袁罡下论断。

    袁罡:“你想多了。”

    两人的对话令管芳仪狐疑,其他人目中也闪过疑色,怎么感觉这个袁罡和白云间老板娘之间有什么似的。

    牛有道:“那是怎么回事?”

    袁罡:“这人有点可疑,她竟然代表宋军向两个农夫赔礼道歉,身份来历可能不一般……”目光扫了众人一眼,见大家满脸不解,遂把当时的情况说了遍。

    众人听后颔首,若是这样的话,这女人的来历的确是可疑,女扮男装,还为宋军向百姓道歉。

    牛有道眼睛余光瞥了瞥袁罡的神色,忽道:“不管她什么来历,我们的行踪需尽量保密,带着这么个来历不明的人不合适。老六,拖下去处理掉,处理干净点。”

    许老六点了点头,俯身就要去抓起那女人处理掉。

    一只手摁在了许老六的肩头,许老六回头一看,见是袁罡抓住了他肩膀。

    袁罡道:“道爷,我觉得还是先弄清她的身份比较合适,说不定对我们有用处。”

    管芳仪对此也是赞同的,“的确,能以代表宋军的口气说话,应该不是一般人,若是大有来历的话,的确可能有用处。道爷,猴子说的没错,还是先弄清的好,一个凡夫俗子也翻不起浪来。若没什么,咱们也没必要滥杀无辜。”

    牛有道眼睛余光又扫了下袁罡,道:“也罢!”颔首示意了一下。

    管芳仪立刻蹲下搜那女人的身,也没搜出什么能证明身份的物件来,只从其身上搜出了一些护身袖箭之类的暗器,还有些钱财,最后施法帮那女人梳理气息。

    很快,那女人幽幽缓出一口气醒来,睁眼见到一群人,立刻坐起后爬,撞在了一棵树上,因之前的伤,痛楚闷哼了声,最终还是后扶着大树慢慢站了起来,明眸盯了盯打伤自己的袁罡,咬了咬唇,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牛有道盯着她的神色反应,忽冒出一句,“在下…牛有道!”

    “你就是牛有道?”女子惊讶一声,迅速上下打量杵剑而立的牛有道,又快速扫视众人。

    牛有道笑了,那女子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脸上迅速闪过懊恼神色。

    众人也相视一眼,都知道牛有道一句话就试出了对方的深浅,果然不是一般来历的人。

    道理很简单,一般人不说知不知道牛有道是谁,起码不会这么大的反应。

    牛有道笑答:“正是,你是什么人?”

    女子目光急闪,知道了对方是牛有道,她越发不敢暴露身份,突开口冒出一个名字来,“苏照!”

    此话一出,真正是让袁罡心弦一颤。

    “……”包括牛有道在内的众人却是当场傻眼,说什么名字不好,偏偏说出了和她容貌相似的那个人的名字,令众人反应都有些错乱。

    牛有道迅速厘清了思绪,看向众人问道:“你们在她面前提过这个名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提倒是提过,只是对方之前不是在昏迷中吗?应该听不到才对。

    袁罡出声了,“之前打倒她,揭开她真容时,我错认了,提过苏照的名字。”

    原来如此!牛有道斜眼看向他,“交给你了,撬开她的嘴!”

    袁罡点了点头。

    牛有道挥手示意人将那自称苏照的女子给带下去后,方瞅着银儿问道:“银儿怎么回事?”

    袁罡将银儿发脾气要吃的的事提了下。

    其他人糊涂,牛有道和管芳仪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管芳仪下意识摁了下胸口,她很清楚这妖王生气的后果,万分庆幸,还好这妖王没发作。

    牛有道扶剑蹲下了,单手摁在了银儿的身上,施法化解其体内衍生出的异种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