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二五章 噩耗
    几个满身是伤,狼狈不堪,一身是血,还活着的宋军修士被人拖来了,拖到了蒙山鸣的面前。

    “掌门,果然是万兽门在背后作乱,这家伙我认识。”同样负了伤的岳渊一脚将一万兽门弟子踹翻在地,“人证物证俱全,我倒要看看万兽门如今还如何狡辩?”

    宫临策冷笑一声,“通知万兽门那边来领人!”

    端坐马背的蒙山鸣出声了,“宫掌门,依你对万兽门的了解,万兽门还会出手介入后续的作战吗?”

    宫临策一听此话,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问道:“蒙帅的意思是,拿这些万兽门的弟子做人质,或者说是做交换条件?”

    蒙山鸣:“听说万兽门的花样很多,有许多能载人的大型飞禽,一旦逼得万兽门狗急跳墙全面介入战事,对我们不利。只要能达到我们的战略目的,可不揭穿此事,万兽门不是遮遮掩掩吗?不妨让万兽门继续保持中立,前提是万兽门不许再出手了。”

    宫临策懂了,颔首道:“只要万兽门答应,我们甚至可以帮万兽门证明万兽门并未参战。”

    蒙山鸣:“正是如此,我们的声明比谁都有说服力,可避免万兽门被宋国朝廷裹挟。”

    “蒙帅言之有理!”宫临策点头,万兽门出手了就等于已经被宋国朝廷抓住了把柄,如今只有这边能帮万兽门撇清。

    ……

    “陈少通所率人马,被蒙帅围歼,全军覆没!”

    商朝宗笑了,看着远处迤逦前行的宋军笑了,手中战报顺手递给了一旁的大禅山掌门。

    皇烈迅速接了战报到手,看后啧啧有声摇头,“好!漂亮!身在宋国境内的人马总算安全了,宋国朝廷怕是要惶恐,看来牛有道给蒙帅准备的东西果然能克制万兽门的秘术,咦…”看到后面,忍不住抬头,指着战报后面的内容问道:“王爷,牛有道的功劳给三大派是什么意思?”

    这边一直和蒙山鸣那边保持着联系,互相关注着彼此的状况,之前那边说过收到了牛有道解决问题的东西,如今果然奏效一举败敌,可结果是把功劳给三大派,皇烈有些想不通了。

    商朝宗道:“上面说了是道爷的意思。”

    皇烈怀疑道:“是不是三大派逼迫的?”

    商朝宗摇头:“应该不是,道爷本就是这种人,只解决问题达到目的,对这种功劳不会感兴趣。道爷一贯低调,不喜欢张扬!”

    是嘛?皇烈心中表示怀疑,立下如此大功,换了大禅山定要闹得人尽皆知,以提升方方面面的影响力,牛有道竟然放弃了?他迟疑了一阵道:“若不是三大派逼迫的,看来牛有道是有长远打算,也是,风头盖过了三大派不是好事,会惹得三大派不痛快。”

    间接点明了牛有道的目的,否掉了牛有道低调的说法。

    商朝宗瞥了对方一眼,他又不傻,岂能听不出皇烈在趁机给牛有道上眼药,心里不屑一声,你以为道爷是你们?

    ……

    宋军回撤人马暂歇,罗照刚进一座废弃的驿站落脚,凌霄阁的苏元白拿了份消息入内,通知道:“暂时还没有夫人的消息,不过已经加派了人手前往途中的各大小路径寻找,希望能撞上。”

    陈少通大败蒙山鸣,好不容易听到个好消息,随后又来个坏消息,自己家老婆不见了!

    来回踱步,徘徊了一阵,罗照叹了声,“途中不见,这是去了哪呢?”

    他与夫人冯官儿恩爱,心中实在是忧虑冯官儿的安全,国事家事堆在一起,令其心情极度沉重。

    一路十万火急追寻来的在京城那边看家护院的凌霄阁弟子已经赶到了这边,已经与这边碰头了,获悉冯官儿未到这边,又折返去寻找,三大派同时加派了人手折返寻找。

    凌霄阁搜寻的弟子不与这边碰头还好,冯官儿还有可能在路上,这一碰头不见人,反而让人揪心了。

    东应来道:“大都督不用担心,夫人没来过这边,想必是路途不熟走岔了路。夫人虽不是修士,身手却不凡,寻常匪徒和乱民也奈何不了她,应该不会有事。”这纯粹是宽慰话。

    罗照忧心摇头,“官儿糊涂,她一介女流往战乱之地跑,这不是添乱吗?”

    若是男儿身也就罢了,可却是女儿身,偏偏又长的貌美动人,这要是落入歹人之手,他实在是不敢想那后果。

    苏元白抚慰道:“夫人听闻战事不利,忧心大都督,可能是怕我等凌霄阁弟子不肯尽力,也是想以自己的身份来帮大都督,故而偷跑,对大都督的一片情义可鉴,夫人也是一片好意。”

    罗照叹息道:“我知她是好意,可是,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她若是落入敌军之手,如何是好?”

    苏元白摆手,“大都督多虑了,落入敌军之手反倒安全,只要知道是大都督的夫人,敌军必不会过分对待,蒙山鸣再大开杀戒,也不至于拿大都督夫人怎样,那就显得无耻了,蒙山鸣不至于如此,最多将夫人关押。至于什么其他歹人,也不应该,首先大军交战的区域,一般修士没人敢卷入,早已清场回避。而规模较大的乱民也不敢触及两军锋芒,同样四散逃离,剩下的零散乱民,如东兄所言,夫人的身手足以应付,所以不会有事的。”

    罗照:“落入敌军之手的话,敌军若拿来要挟,国与家,让我如何抉择?”

    常飞出声道:“这一点大都督尽管放心,蒙山鸣应该知道,两国之争,想拿一个女人来做要挟,什么都得不到,这种事已非大都督能做主,他不至于做那不讨好还惹一身骚的事。再说了,夫人不仅仅是大都督的夫人,还是凌霄阁上任掌门的孙女,三大派可以找燕国三大派要人,燕国三大派不至于把两国利益之争搞成不要脸的私仇,绝对会放人的。”

    罗照叹道:“诸位说的有理,然知妻莫若夫,官儿她…她不懂这个道理的,我担心的是她怕影响我,我担心她怕敌军拿她来要挟我,因此隐瞒自己的身份不肯吐露,如此一来,很有可能把她给逼上绝路!”

    此话一出,几人相视一眼,心头都跟着沉了下来。

    冯官儿若是落入敌手,却不肯以自己的身份背景来做护身符的话,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娇娘落入了一群如狼似虎的男人手中,会是什么下场想也能想到,一旦敌军逼之过甚,还真有可能会想不开。

    面对整个国家之忧,罗照也没办法,他不可能扔下手上的事不管,回头道:“诸位,希望她只是走错了路,此事还是尽量不要声张的好,继续秘密寻找吧。”

    苏元白道:“大都督放心,此事一开始就没有声张,一开始就是在秘密寻找,不敢走漏任何消息,就是怕有心人介入而生事端。”

    正这时,文悠突然闯入,“大都督!”

    几人回头看去,只见他定定站那,欲言又止的样子,脸色很难看。

    任谁一看就知没好事,一个不妙的念头涌上众人心头,难道真是冯官儿出事了?

    罗照喉结耸动,异常艰难地出声道:“何事?”

    文悠亮出手中情报,闭目摇头道:“陈少通战败!全军覆没,四十万人马连同十万民夫,尽屠于敌手!陈少通战败不肯逃离,挥剑自刎谢罪!”

    “什么?”罗照失声惊呼,如遭雷击。

    “怎么会这样?不是有万兽门出手相助吗?前番还重挫蒙山鸣,如今怎会…”苏元白难以置信,抢步过去,夺了情报来看,常飞和东应来也快步围了过去查看。

    罗照踉跄着,扶着桌子,慢慢坐下了,身上的战甲似乎变得异常沉重,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脸色很难看。

    家中出了乱子,本就极为忧心妻子的安危,如今又闻这般噩耗,对他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现在妻子的事已经可以扔到一边,现在需要忧心的是整个国家该怎么办,这两三百万人马该如何顺利撤回。

    蒙山鸣如今的战略已经是路人皆知,再也清晰不过了,必定要阻拦他回撤。

    一旦蒙山鸣没了后顾之忧扼守东域江的话,当初的蒙山鸣难渡,他也同样难渡。

    东应来抢了战报到手,抖在手中回头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燕军怎会也不惧万兽门的秘法?大都督,你看看!”走上前送于。

    罗照伸手推辞掉,不看,“现在追究这个还有意义吗?”

    ……

    宋国丞相府内,沉着一张脸的紫平休端坐在上,贾无群站在一旁,后者下巴上长出了新的胡茬。

    下站的是三名修士,三名从战场逃脱的修士,其中一人少了条胳膊,正在给紫平休一个交代。

    尽管战况事先已经报知了朝廷,可这边还是要将详细情况报知紫平休,要证明不是他们没有尽力保紫平休的女婿,免的得罪紫平休。

    将陈少通自刎前的遗言告知后,那居中的断臂修士道:“丞相,我等真的尽力了,本可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带大将军突围,是大将军自己去意已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