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二六章 一见郎君误终身
    可紫平休只是静静听着,从头到尾一声不吭,静静坐那,脸色阴沉。

    事情说完了没反应,三名修士面面相觑。

    最终还是贾无群干咳一声,走了过来,朝三人拱手道:“三位法师辛苦了,丞相心中悲痛,略有失态,还望见谅。”

    三人自然是客套一番,贾无群对管家颔首,示意亲自去送一下,并伸手做了个掏袖子的手势。

    管家会意,这是让他给予一定钱财答谢,当即上前请了三人离去,亲自相送。

    没了外人,贾无群转身盯着静坐的紫平休看了阵,最终叹了声,“丞相,事情突然,逝者已逝,不可挽回,还请节哀!”

    “唉!”紫平休幽幽噎出一口气来,呵呵惨笑道:“不愿落下个靠女人的名声?呵呵,他难道不知道纯儿多在乎他吗?当我愿意在这个时候让他出兵吗?是纯儿一直觉得委屈了他,一直求我想办法给他机会,他竟如此回报!竟为这个拔剑自刎,好,真好啊,为了那点骨气连自己妻儿也不顾了,好汉!成全了自己的气节,不顾家小,是好汉吗?”

    砰!他猛一拍茶几站了起来,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突如其来的动静吓贾无群一跳,贾无群安抚道:“丞相,大将军本是沙场悍将,颇有血性,难耐那些流言蜚语,这些年了,心情也能理解!”

    紫平休仰天长叹:“家中不宁,朝堂上老夫该如何面对大家的指责?”

    贾无群:“丞相此言差矣,大将军此举也可谓保全了丞相。之前大将军与蒙山鸣交手是胜了的,而且是大胜!其中固然有万兽门相助的因素,可之前战报传回时,朝中将领可是议论过的,皆赞大将军赢的漂亮,若无大将军一手高明的诱敌之计,如何能获得那么大的战果?有一场大胜,就足以证明不是丞相用人不当,大将军的确是能征善战!”

    “之所以败,是败在寡不敌众!之所以败,是败在事情太过出人意料,谁能想到燕军突然间就能破了万兽门的秘法?连万兽门的秘法都挡不住,就凭大将军率领的朝廷给的那些乌合之众,朝中谁敢站出来说还能打败燕军?再者,大将军乃拼死血战,并无任何自私苟且,有逃生的机会不逃,而与大军共存亡,战败后不惜拔剑自刎,有此气节,谁还敢说丞相用人不当?凭丞相在朝堂上的势力,有这些理在,谁也奈何不了丞相!”

    句句在理,点醒了浑噩中的紫平休,令其捋须颔首,表示赞同,但多少也有些疑虑,朝外面抬了抬下巴,“战后逃生的人就那么几个,有所见证的人不多,他们若是在有心人唆使下改口就麻烦了。”

    贾无群知他指的是刚走的那些修士,“丞相多虑了,他们也不想担扔下主帅逃跑、护法不利的责难,不会再栽赃大将军,只会咬定是大将军自己求死!没那么容易被人利用。这个时候也不是争论这些内斗的时候,国难当头,陛下也不会允许朝中再出乱子。”

    安抚下,紫平休的思路也渐清晰了起来,沉声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万兽门的秘法为何会突然失去对燕军的作用?”

    贾无群:“情况我仔细了解过,燕军并未以别的办法破解万兽门的秘法,那些蛇虫鼠蚁对待燕军和对待宋军别无二致,恐怕是…解铃还是系铃人。”

    紫平休霍然回头,眯眼冷目道:“你是说万兽门出尔反尔?”

    贾无群摇头:“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万兽门若想燕军胜,大可以撤离自己的人手不帮宋军便可,这样至少还能让宋军有个心理准备,否则岂不是把朝廷和丞相往死里得罪?结果有矛盾的地方,很有可能是万兽门内部出了什么问题,不知是不是万兽门内部起了什么纷争,对于万兽门内部的情况,我等外人也不清楚,无法做出合理判断。”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万兽门出手帮助宋军是取得了共识的门派决定,若有人偷偷私自联系燕军,那便是背叛师门,等于送了个天大的把柄给外人捏着。所以更大的可能是,若真是万兽门内部有人出手,应该是受到了外面的力量影响。燕军战败,那边必然有人会想尽办法,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

    紫平休:“燕国三大派?”

    “如果我的假设成立,那么按理来说,应该就是燕国三大派可能性最大!可是…”

    “可是什么?”

    “我怀疑是另有其人。”贾无群琢磨着一声后,反问:“丞相还记得我之前提的那个牛有道吗?”

    紫平休:“自然是记得,你说此人很危险,莫非你怀疑和他有关?”

    贾无群没有直接回答,“我一直在关注战况,燕军战败后没有回撤的意思,避战之余一直在那绕,似乎在寻找战机。”

    紫平休不解,“想挽回战事,想寻找获胜的战机难道不正常吗?”

    贾无群:“关键点是,战败后便一直是如此,策略一直没变过,连作梗反击试探一下的意图都没有。而大将军有奇兵相助,罗照大军又一直在回撤途中,一旦两军会合会是什么后果?可燕军的运转态势似乎一点都没受影响,这说明什么?”

    紫平休眯眼道:“说明燕军有翻盘的把握!”

    贾无群声音大了几分,“结果后来,燕军突然变脸,转眼就将大将军给围了,一举击败了大将军!丞相,这难道是偶然吗?”

    紫平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可依然不解,“这和牛有道有什么关系?”

    贾无群:“丞相别忘了,根据万兽门那边的回复,跑到万兽门吵闹要交代的人正是燕国三大派的人!反过来说,一开始就有把握让燕军翻盘的人,很有可能并非燕国三大派的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紫平休恍然大悟。

    “当然,也有可能是燕国三大派的人在故意麻痹万兽门,实际上背后另有动作。可我把事发的时间推算了一下,再结合一些实际情况,譬如人数、药量等种种因素,越想越觉得燕国三大派在掩人耳目的可能性不大。”

    “当然,这也不能说明就是牛有道干的,完全可能是其他人,可我总觉得他的嫌疑最大,总怀疑是他暗中出手了,还是那句话,我不认为他能坐视蒙山鸣失利而不管。”

    “若我猜测有误还罢,若不幸言中,根据时间和事发情况推算,万兽门内部掌握此秘法的人当中很有可能有人被牛有道给收买了。按理说收买的可能性不大,真若是被他收买了,此事非同小可,乃天大的把柄,无异于此人已经被牛有道给控制了。可惜我没办法掌握万兽门内部的人员动态情况,否则我可以试着验证一下我的猜测!”

    “让万兽门交代内部人员的情况不太可能。”紫平休摇了摇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做这念想了,回头看向门外,叹了声,“连尸体都未抢回来,纯儿那边…”

    话未说完,外面已跑来一名下人,大呼小叫道:“丞相,丞相,小姐她,小姐她……”

    紫平休和贾无群同时悚然一惊,两人先后脚跑了出去。

    贾无群稍冷静些,一把扯了那下人的衣襟先问明了情况才跑走。

    获悉陈少通战死,丞相府内已经是一片素白荡着。

    丞相府爱女的院子里,来往下人已是手忙脚乱成一片,紫平休闯入屋内,屋梁上悬挂的一条白绫赫然醒目,可谓触目惊心!

    丞相夫人已经昏厥了过去,正在抢救中。

    而床榻之上,一名身着素缟的妇人静躺,脖子上有勒痕。

    一名修士束手站立在旁,一脸为难地对闯来的紫平休道:“发现的晚了,已经去了。”

    “你…”紫平休指着榻上的女子,瞬间红了双眼,颤微微道:“你这个不孝之女,不思父母养育之恩,竟…竟…”整个人竟摇摇欲坠,幸好旁人及时扶住,修士又迅速帮他梳理气息。

    看着榻上人,贾无群皱着眉头叹了声,复找了人了解事情经过,问,明知小姐情绪不稳,为何不看好?

    负责伺候的丫鬟急哭了,说小姐说累了想歇一下,把她们给打发了出去,谁知小姐就想不开钻了空子,门开看到小姐直直吊在梁上,差点没把她们给吓得魂飞魄散。

    问完后,贾无群又拉住了一旁的管家,问:“小姐的两个小孩呢?”

    管家道:“小姐怕孩子一时接受不了父亲离世,让人送了孩子去城外的山庄游玩。”

    贾无群叹了声,“看来小姐早有去意,小姐对大将军一往情深,是我疏忽了。孩子暂时就不要接回来了,让他们在外面多玩一段时间,派人保护好,不要再让孩子出事了。”

    “好好好!家里上上下下都慌了神,我也乱了分寸,就先生还清醒着,有什么不对先生赶紧提醒老奴一声。”管家觉得提醒的对,连连点头应下之余,抹了把眼泪看着一个个倒下的主子说道。

    贾无群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他先去忙,之后在屋内左顾右盼,细细查看着,看到了桌案上摆放的一封书信,抽到手一看,发现是屋内女主人的遗言,屋里人乱成一团,竟无人注意到。

    遗言的内容大概意思是,觉得自己嫁给陈少通就是个错误,是自己害了陈少通之类的,悔不该当年想尽办法逼陈少通娶她,让父母大人恕自己不孝,让父母看在亲情份上照顾两个孩子,自己追随陈少通去了之类的云云。

    “白白看着你长大了,傻丫头啊,陈少通何德何能让你如此一往情深,你让你父母情何以堪呐!怪我当年回来的晚了,若能早点阻止丞相,你也就不会去找他出气…一见郎君误终身,孽缘呐!”贾无群看着信唏嘘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