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二七章 愤怒的晁敬
    陈少通全军覆没,带给宋国的影响是巨大的。

    更确切地说,蒙山鸣曾经带给宋国的、已经让宋国淡忘的阴影又再次盘踞在了宋国的上空。

    宋国上下谈之色变,百姓议论时免不了谈及蒙山鸣当年带给宋国的屈辱,只是这次越发惨痛而已!

    战争输赢不会怪罪敌人太强大,何况敌人也并不强大,更何况是宋国自己先挑起的战争,而且是宋国率先入侵燕国,只能说是宋国自己的战略上出了问题,身为大都督的罗照罪责难逃。

    一时间,朝堂上对罗照的抨击浪潮轰轰烈烈,怪罗照轻敌冒进,说什么早说过蒙山鸣不可小视。甚至有人说蒙山鸣大开杀戒就是被罗照给激怒的,指责罗照白马送孝如同三岁小孩似的不负责任的挑衅行为。

    宋皇压力巨大,罗照的战略推进是他力排众议支持的,如今的反噬力量他是最有感受的。

    虽说都察觉出了蒙山鸣的战略意图,不一定会让宋国灭国,可谁敢保证不会出意外?

    宋国三大派亦陷入了巨大的不安之中……

    “这件事大家怎么看?”西海堂站在殿内居中的上位环顾左右。

    岳渊刚从这里出去,燕国三大派讨说法来了,手里捏着人证物证,万兽门再难抵赖,刚才被岳渊狠狠羞辱了一番。

    宋国朝廷那边也传来了消息,也在向万兽门讨要说法,问万兽门究竟是怎么回事。

    殿内一片安静,晁敬忽出声了,“掌门,会不会是咱们内部有人泄露了规避兽潮的秘法?”

    此话一出,殿内众人略有骚动,掌握那种秘法的人在万兽门内部其实并不多。

    各种秘术在万兽门内部并非人人精通,划分职责的类别弟子皆各精钻一门,主要是避免杂七杂八的涉猎不能学有所长,那种秘法除了一些专司此事的弟子,也就在场的长老够级别有资格涉猎各种秘术。

    晁敬的说法把诸位长老都牵扯了进来。

    西海堂冷眼道:“晁长老,没有证据的话不能乱说!外界未必就没人会类似的法门。现在这个也不重要,回头再查也不迟,现在要面对的是两边的交代,该如何交代?”

    万兽门之所以选择中立,不参与诸国纷争,这在万兽门创立之初就有过争论。

    争论的结果是,怕万兽门成为修行界的公敌,一些御兽的法门对付那些凡夫俗子还可以,对修士的影响其实并不大,真要惹来修行界的围剿,万兽门是扛不住的。因此万兽门选择中立给各门各派吃个定心丸,不发展自己的势力,专心赚取资源壮大自己,才有了万兽门的今天。

    这次的出手也是逼不得已,万兽门没有自己的势力,无法左右国战的结果,加之受到宋国朝廷的威胁,只是适时彰显了一下实力而已,说白了就是震慑!

    众人议论纷纷,燕国三大派虽是来兴师问罪的,却有和解的意思,可以说万兽门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因此很快议论出了结果,答应燕国的条件,不再参战!

    如此一来给宋国朝廷的回复是,万兽门一向恪守中立的原则,不参与诸国纷争!

    岳渊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满意而归!

    事后晁敬还是怀疑内部有人泄密,找到掌门西海堂,主动揽下了秘查内部是否有人泄密的事。

    西海堂答应了他后,又招了长老仇山会面,同样下达了秘查内部是否有人泄密的法旨。

    不仅仅是仇山,好几个长老都接到了西海堂同样的秘密法旨。

    西海堂瞒了这些参与秘查的长老还有其他人介入……

    离万兽门百里外的深山老林中,两只大型飞禽扑落在密林深处。

    牛有道守诺,将晁胜怀送回来了,同样送回的还有辰平、高蓝、刘定安这几个当初参与晁胜怀制造瘟疫盗取飞禽的同门,至于当中的丘问贤已经被晁敬给宰了。

    “晁兄慢走。”段虎解开了晁胜怀身上的禁制后,笑眯眯拱手相送。

    恢复法力的晁胜怀活动了下双臂,一脸阴狠道:“告诉牛有道,再有下次,他不仁就休怪我不义!别以为…”话音戛然而止。

    没吐出的话被几声惨叫吓回去了。

    辰平、高蓝、刘定安已倒在了血泊中,雷宗康和吴三两抖掉剑上鲜血,宝剑归鞘。

    “你们想干什么?”晁胜怀一脸惊恐。

    段虎道:“道爷不是食言之人,说话算话,说了帮你解决他们,就一定会做到,只是稍晚了些而已。至于钱的事,既然是晁兄自己不想要了,道爷也不好勉强。总之事情彻底做个了结,这个交代晁兄还满意否?”

    话说的好听,其实并非帮晁胜怀杀人灭口,而是这几个人在那毒瘴包围的秘地呆过。

    那秘地暂时还藏有秘密,譬如高见成的儿子暂时还在那地方隐居等等,牛有道知道那地方迟早要暴露,但不想太快暴露。万兽门又有别于其他人,能载人的飞禽很多,获悉了地方特征的话,很容易从高空侦查到目标地点。

    晁胜怀不知说什么好,他正头疼这几个该怎么解决,没想到对方突然就当他面帮他解决了。

    “晁兄保重,恕不远送。”段虎微微一笑,转身与雷宗康和吴三两跳上了飞禽,驾驭飞禽腾空而去。

    干咽了咽口水的晁胜怀看了看四周,迅速将尸体给处理了,之后仓惶离去。

    他不知道牛有道为什么要这样做,被抓期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到万兽门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牛有道利用他撬动了他爷爷!

    一间静室内,怒火燃烧的晁敬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打的晁胜怀口鼻冒血,已将晁胜怀给打成了猪头一般,却依然难消心中怒火,依然不罢手。

    晁胜怀开始还想吱吱呜呜隐瞒,获悉牛有道已找到自己爷爷后,真正是吓坏了,当即竹筒倒豆子般把事情全部给交代了出来,包括宋使遇刺之事!

    晁敬差点没被这孙子给气得吐血,敢情宋使遇刺之事真是自己孙子在作祟,敢情这乖孙子之前一直在骗自己,飞禽的事牛有道也是在胡说八道,就是从万兽门偷了五只走!

    更知牛有道在蝶梦幻界就已经将何氏兄弟给宰了,手上根本就没有证人,可笑自己竟被牛有道拉出来的丘问贤及丘问贤交代出来的事情给吓唬住了。

    而辰平那几个人没守诺交给他是因为兑现了给自己孙子的承诺,将辰平等人给宰了,这个不算什么事情,当他孙子面宰的,不会有假。

    可晁敬实在是气得够呛,恨不得将晁胜怀给宰了,可这个风口上他又不敢这样做,杀了晁胜怀容易惹人怀疑,他只能是将晁胜怀暴揍一顿出气。

    打完后还得叮嘱晁胜怀老实呆在这里养伤,养好了伤再滚出去。

    原因当然是怕晁胜怀的伤引人怀疑,可他实在是忍不住这口气,不暴打一顿难泄心头怒火。

    晁敬走后,倒在静室地上苟延残喘的晁敬反倒松了口气,如释重负。

    挨了这顿打,他算是明白了,那个纠缠他的恶魔终于放过他了,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那个恶魔换了人,缠上了他爷爷。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牛有道了,这辈子头回领教到这么恐怖的人……

    山林中,一汪活水温泉中,牛有道赤条条浸泡沐浴着,眯眼半靠在岸边,一块湿布蒙在脸上。

    水雾中,管芳仪走来,禀报道:“段虎那边传来消息,事情已经办妥了。”

    牛有道“嗯”了声,问:“猴子那边有结果了吗?”

    管芳仪:“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他有话又不会对我说。”

    牛有道:“让他过来一下。”

    管芳仪离去,很快又陪着袁罡回来了,她也想知道那女人的身份。

    湿布蒙脸的牛有道让人看不到表情,闷闷发声道:“那女人的嘴撬开了吗?”

    袁罡沉默了一下,回道:“咬死了自己叫苏照,对于来历,嘴很硬!”

    牛有道:“蒙帅大军已经开始撤离,我们也要走了,实在问不出来就算了吧,战事顺利,她的来历能不能发挥作用已经不重要了,我知道你不干滥杀无辜的事,你下不了手就交给红娘处决掉吧。”

    袁罡懂他的意思,不能一直带个不安全的因素在身边,他犹豫了一下,道:“道爷,再给我点时间。”

    牛有道没有说话,袁罡转身走了。

    水雾中,牛有道抬手抹下了脸上的湿布,面无表情道:“没用刑吗?”

    管芳仪捋了下裙子,蹲在了一旁,“那女人浑身上下看着好好的,应该没吃什么苦头,猴子这是怜香惜玉了。实在不行的话,你若是不想勉强猴子,干脆就放了吧。”

    牛有道湿毛巾泼水擦身,“让人知道我一直在大军附近?连她什么身份都不知道,现在怎么放?能放的话,猴子早就瞒着我放了。”

    蹲在岸边的管芳仪忍不住朝水里瞅了瞅,然而水面的氤氲让人看不清水下的情形,伸手掬水往他肩头泼了泼,问:“那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带在身边吧?”

    牛有道洗刷着身子,漫不经心道:“不管是敌是友变成自己人总是没错的,你是女人,比男人更了解女人的软肋,你可以想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