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二八章 那是我暗中联系给他指的路
    “变成自己人?”管芳仪一脸狐疑,“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没什么意思。猴子这人一根筋,有他拦着我也拿他没脾气,可他又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做事一向问心无愧,对苏照他有愧,这女人突然出现,你我皆不知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我怕她成为猴子的劫难。你想想办法,若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干脆利落点,把人给放了。”

    管芳仪讶异,“你不是说不好放…”话到一半,无语。

    她明白了牛有道的意思,放只是当着袁罡的面放,却不代表人能活着离开,这是要放离之后再下手。

    不由叹了声,“你不是这么斤斤计较的人,你是不是太在乎红脸猴子的感受了?”

    “那女人真有什么问题的话,也不是冲猴子来的,而是冲我来的,我岂能让人得逞…”牛有道话未说完,身子下滑,连脑袋一起浸没在了水中。

    管芳仪蹲那若有所思……

    晋国皇宫,空荡荡的大殿内,太叔雄独自一人,静静站在地图前。

    殿外一人入内,邵平波进来了,到了地图前行礼,“拜见陛下。”

    太叔雄徐徐道:“燕军歼灭宋军四十万人马的事听说了吧?”

    邵平波:“微臣已看到情报。”

    太叔雄慢慢回头看向他,问:“牛有道干的?”

    邵平波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也知道他为何有此判断,因为他早就告诉过太叔雄,牛有道很有可能和万兽门内部的人有勾结,拱手道:“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不排除其他人,但十有八九是他。经由此事,越发印证了微臣的猜测而已!”

    太叔雄:“万兽门的情况孤王比你熟悉,有些东西一般弟子接触不到,此事晁敬的孙子恐怕还不够份量,若真是牛有道,那个与牛有道勾结的人很可能是晁敬本人!”

    邵平波思索了一下,微微颔首,“陛下明鉴!”

    太叔雄:“可惜没有证据,都是我们的猜测,否则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邵平波:“有些事情不需要证据,做了贼,难免心虚,还是有利用机会的。”

    太叔雄略琢磨,嘿嘿笑了,“外贼好防,家贼难防,若真是出了家贼,万兽门有的看了。”

    回头看向地图,又叹了声,“这个蒙山鸣确实厉害,硬是凭一人之力将燕国从危机边缘给慢慢拽了回来。最可恨的是金爵那缩头乌龟,肥肉放在了他的嘴边居然都不咬,他稳当当坐那,害得赵国也不敢轻举妄动,坏了孤王的好事。”

    邵平波也深有同感,千算万算熬不过金爵,这边也探知了韩国那边的消息,不管韩国那边怎么施压,金爵就是扛着压力不为所动,搞的这边没脾气,若不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他真想针对金爵搞一场暗杀!

    局面太大,局势已不是那么容易左右,想介入都困难,不过他还是安慰道:“战事的帷幕并未落下,一切皆有可能!”

    太叔雄叹了声,“目前也只能是等等看了。”

    ……

    攻入宋国境内的燕军终于开始撤军了,却未全部回撤,留下了五十万人马继续骚扰。

    回撤途中,摇晃的马车内,宫临策也坐了进来。

    看着窗外风景,回头见蒙山鸣将地图拉到了韩国方向查看,不由问道:“蒙帅对韩国关注颇多,蒙帅不是说能祸水东引吗?难不成有变?”

    蒙山鸣抬头:“韩军统帅金爵,不得不防!”

    宫临策下意识看了眼他的腿,一些事情他也听说过,嘴上却道:“金爵此人我也关注过,战场上并无出彩之处,一平庸之辈值得蒙帅如此关注吗?莫不是因为当年双腿落残,而耿耿于怀?”

    蒙山鸣摇头:“切莫小看他,战场上的常胜将军不可怕,总有失手的时候,可怕的是在战场上从不吃大亏的人。道爷那句话,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同样可以用在他的身上!”

    宫临策试探道:“莫非蒙帅觉得自己不如他?”

    蒙山鸣手抚残腿,笑而不答,微笑着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

    站在地图前的金爵看着文书在地图上根据情报标示燕军的回撤路线。

    外面有人进来通报:“大司马,宋国京城那边的消息来了。”

    金爵盯着地图道:“说!”

    来人道:“宋国朝廷一边催促我国向燕国出兵,一边命人找燕国朝廷秘密求和!”

    “无耻!”帐内的将领们立刻骂声一片。

    金爵:“燕国朝堂上不是有人呼吁撤换罗照吗?情况如何?”

    来人道:“暂时没有了这方面的消息,好像是因为不宜临阵换将给压了下来。”

    金爵面有讥讽神色,摇了摇头,他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指责或往罗照头上推责任的虽多,但这个时候的宋国估计也没哪个将领敢去接罗照的手,接了就是端了屎盆子找死!

    地图标示明确了后,他抬手指向宋国,“蒙山鸣的目的达到了,大军应该是要返回东域江阻击罗照了,那留下的五十万人马是要继续在后方骚扰,这是要阻拦宋国往蒙山鸣清场过的地方输送粮草。一边在东域江阻击,一边断绝罗照的粮草,罗照就算渡江成功也将面临巨大的麻烦,蒙山鸣这是不给罗照活路啊!”

    有将领啧啧摇头道:“蒙山鸣这老家伙还真是狠,没有后勤补给在要粮绝的情况下硬是杀入宋国杀出了一条活路,将宋国给搅了个天翻地覆不说,如今反过来又要掐罗照的脖子。就宋国朝堂上的那些反应,罗照要是能在东域江打个漂亮的翻身仗还好说,否则麻烦大了。”

    另有人点头认同,“罗照冒进虽是宋国皇帝支持的,可宋国皇帝不可能担这个责任,又不能推给宋国三大派,搞来搞去,也只能是让罗照来背这个黑锅了,方方面面也只有罗照最适合背,一不小心可能要永不翻身呐。”

    又有人呵呵道:“这罗照少年得志,一路意气风发,从未吃过大亏,无视天下英雄,这回对上蒙山鸣算是栽了个狠的。不过大家也不要忘了他的背景,他可是凌霄阁的女婿,有凌霄阁帮衬,未必不能翻身。”

    一将道:“依大司马的见解,蒙山鸣不会将罗照人马悉数尽灭,还要为宋国保存一定的抵御我军的力量,难道我们还要这样等下去吗?”

    金爵淡笑:“急什么?稳当点,还是稳当点的好。”

    那将领却是急了,摊手道:“大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宋燕和谈之后两国联手与我国形成对峙的态势吧?”

    “是啊!明知结果还眼巴巴看着,岂不要贻误战机?”

    诸将也纷纷相劝。

    看了看众人着急的势头,金爵转身,挥手在地图上指向了燕国某处。

    众人顺势看向燕国东南一角,在东域江出海口与宋国相望的滨州!

    “吴公岭?”有人疑惑着问了声。

    吴公岭在苍州叛乱,被燕军撵的逃窜后,本想过东域江到宋国境内去,谁想罗照就是不让他过江,想逼他与燕军决一死战。吴公岭除了大骂宋国背信弃义也没别的办法,与燕军拼个血本无归,他才不干那傻事。

    吴公岭也不是吃素的,竟率领人马沿着东域江南下,杀入滨州落了脚,扼守住了入海口,集结力量造船,准备渡海到隔壁的宋国去。反正距离不远,坐木排都能划过去,海岸线又漫长,他就不信面临蒙山鸣起兵的攻势,宋国江防人马还能分散重兵固守海防?

    杀入滨州的吴公岭反过来威胁宋军,索要粮草,不给就渡海杀过去配合蒙山鸣的攻势。

    没想到这家伙会来这一手,罗照为了稳住他,只好拨了一批粮草给他,准备等收拾了燕国后再来收拾这家伙。

    获得了粮草的吴公岭得以喘息,之后做起了美梦,他又岂会不知得罪了罗照,但是他不怕,不是还有韩国吗?只要手上握有实力,回头燕国覆灭了,韩宋瓜分利益的时候,他投靠韩国不怕韩国不接收,到时可以稳当当的做自己的一方诸侯,只是蒙山鸣出手后的战事变化让他心虚了,发现美梦有破灭的迹象。

    金爵颔首,“我们不动,不代表朝廷暗中不能有所动作,吴公岭当知自己所作所为的后果,蒙山鸣回头就有可能收拾他。可由朝廷暗中派人去联系,许以重利,必投靠我韩国。待蒙山鸣将罗照人马打残了后放水,罗照人马手中粮草耗尽,又是疲惫之师渡江,可命吴公岭趁势渡江追击!只要诱得吴公岭出手了,他就把燕宋都给得罪惨了,他便没了退路!”

    诸将恍然大悟,顿时喜形于色,就算吴公岭不能击溃罗照残部,有吴公岭在防御空虚的宋国内部捣乱,配合这边的攻势,宋军根本挡不住这边的大军进攻,宋国这块肥肉唾手可得。

    一将欢喜道:“这吴公岭还挺有眼光,扼守之地在宋燕两国间可进退自如,只怕蒙山鸣事后也难奈何他。”

    “那是我暗中联系给他指的路,没我韩国修士的配合,你们以为他当时在身边有宋国修士挟持的情况下,能那么顺利逃到滨州去?”金爵淡淡砸出一句。

    什么?诸将悚然一惊!

    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金爵又挥手指向赵国,“同时上书朝廷暗通赵国结盟,我等可以战事促使赵国攻燕。还有宋国境内的万兽门,朝廷同样要派人去安抚,承诺保证万兽门的利益,燕军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不可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