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二九章 恭喜道爷和王爷要做连襟了
    诸将此时方隐隐明白了他之前为何会毁诺不与宋国联手攻燕,怕是早有图谋。

    不过事到如今可以确定,宋国与韩国约好了出兵的,结果被韩国的按兵不动给搞成了这样,绝对与这位稳当司马有关,也不知这位暗地里在吴公岭身上下了多少工夫,不知吴公岭折腾的令宋国先出手是不是与这位有关。

    一将提出疑虑:“大司马,蒙山鸣若铁了心要解决吴公岭,人马回撤时,一路不过江,一路过江,兵分两路包抄进军滨州,吴公岭怕是危矣。”

    金爵嘴角泛起笑意,神秘而谦虚,“诸位皆着急我为何事到如今依然集结重兵于燕国边境不动,着急既已决定攻宋为何还不调动兵马先做准备?”

    目光回转向地图,手指敲了敲滨州位置,“正是为了稳住吴公岭,蒙山鸣暂时不动他则罢,若要动,我大军立刻对燕国发动全面佯攻,届时蒙山鸣是解决吴公岭这个隐患重要,还是挡住我韩国大军入侵重要?”

    诸将再次恍然大悟,有人击掌赞道:“不错,届时蒙山鸣必然顾不上吴公岭,人马必然要紧急渡江北上支援北州。”

    金爵颔首:“将吴公岭引去了滨州,他的生死便握在了我的手上!听话,我则助他渡过此劫!敢不听,我则立刻从边境撤兵缓解燕国压力,没了后顾之忧,蒙山鸣必然要先扫除他这个后患。吴公岭还想好好活下去,就必须得听我韩国的,我让他攻宋,他就得攻宋,没得选择!”

    众人细细一想,还真是如此,不禁面面相觑,开始自我反省,之前是不是误会了这位。

    金爵转身面对众人,正色提醒道:“我知诸位皆怀建功立业之心,然国力再强,也经不起战争的反复折腾,消耗的是自己的国力。两国交锋,不一定要在战场上分个胜负,如非不得已,不宜妄起战端,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

    诸将默然,金爵见状暗叹一声,也不知这些人能不能听进去。

    ……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长途奔袭燕京的罗照人马终于抵达了东域江边。

    一路遭受南州铁骑的跟随骚扰,罗照人马的损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竟损失近十万之众,军心士气被折腾的疲惫不堪。

    南州铁骑也同样遭遇了损失,一路消耗下来不可能没有损失,战死的,战马受伤、发病之类的,减员亦超万人!

    然而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因他们的折腾,宋国人马无法放开手脚回撤,陆陆续续至少将宋国回撤人马在路上多拖了差不多十天时间。对两三百万人马来说,粮草多了十天的消耗可不是个小数目。

    某种程度来说,甚至是致命的关键!

    而东域江宋国那边,蒙山鸣率领的燕国人马已经先期抵达,先一步枕戈待旦做好了扼守江防的准备,令宋军无法轻易逾越。

    罗照心急如焚,面临粮草断绝的危机,加之知道对方早已在宋国那边大范围清场,宋国的补给无法及时输送,若不能及时渡江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这两三百万人马届时就算不战死也得饿死。

    罗照整日在江边来回视察,意图寻找渡江的良机。

    燕军以同样的办法来对付他,他又不可能再复制滚龙峡的奇迹,蒙山鸣也不可能让滚龙峡的奇迹再在宋军身上发生。

    一边是家中的如花美眷音讯全无,一边是大军面临如此危机,还有即将面临的朝堂压力,罗照心中的那份焦虑感是外人所无法想象的。

    尽管有修士帮忙调理身体,可心病难医,意气风发的罗大都督、玉树临风的玉面郎君真正是日渐憔悴,人变得黑瘦,眺望江面或凝视地图的双眸中一直充斥着血丝,整个人陷入了极度的焦虑不安中。

    他根本就是寝食难安,若不是有修士帮忙,面对巨大压力吃不下、睡不着早就把身体给熬垮了。

    之前渡江攻入燕国境内的壮志满怀早已荡然无存。

    后悔吗?若说对之前的战略决策一点都不后悔,那是假的。

    罗照真的后悔了,悔不该轻视蒙山鸣,这次的教训足以让他生生死死难忘!

    东域江两岸可谓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局面,燕国人马在宋国这边为宋国扼守江防,宋国人马在燕国这边欲攻破宋国江防,本末颠倒。

    ……

    山林中,牛有道正捧着一份情报查看,有关宋国秘密与燕国和谈的内幕消息。

    国与国之间,战场上的失利休想在谈判桌上找回,任你再怎么会谈也没用,

    曾经在燕国皇宫外赤身辱骂商建雄的宋使钱连胜低下了高贵的头颅,连吃几次闭门羹之后终于见到了童陌。

    之前燕京危急时,是钱连胜狮子大开口,如今却是童陌稳当当狮子大开口,且爱理不理的样子。

    燕国有底气了,现在是宋国求燕国。

    放宋国大军回去可以,燕国索要一亿金币、十万车粮食。

    还有一个要求似乎很过分,是商建雄提出来的,是商建雄非要加入谈判条件中,而且商建雄咬死了这是必须的条件,其他的可以谈,唯独这条没有谈判的余地!

    这个要求说实话,连童陌等人都觉得过分了,可商建雄非要如此坚持,童陌也只好执行。

    宋皇牧卓真有一位极受其宠爱的妃子,能集宋皇万千宠爱于一身,其美貌可想而知,自是不用多说。

    商建雄坚持的谈判条件就是这个妃子,向宋国索要这个妃子!

    试问钱连胜如何能答应这个条件,真要答应了,让宋皇受如此奇耻大辱的话,他不想活了还差不多,何况他也做不了这个主,自然是拒绝,不过也做了让步,可以送一位宋国公主做商建雄的女人。

    商建雄立马拒绝了,开什么玩笑,要了牧卓真的女儿岂不比牧卓真低了一辈?

    当然,钱连胜也不是一点谈判的底气都没有,知道燕国还是要联合宋国抗韩的,以此讨价还价。

    可商建雄非要得到那个妃子不可,宋国喜欢讨价还价,那就慢慢讨价还价好了,不怕耗到宋国那两三百万精锐人马饿死在东域江边,你们尽管慢慢耗,看谁着急。

    管芳仪手上拿着一份消息来到,见到牛有道手里的东西,瞥了眼旁站的袁罡,知道肯定是袁罡那个渠道来的消息,有所不满地面露嘲讽道:“先恭喜道爷了。”

    牛有道回头看来,“何喜之有?”

    管芳仪戏谑道:“恭喜道爷和王爷要做连襟了。”

    “……”一旁的袁罡愕然,以为自己听错了,还瞅了眼牛有道,似乎在琢磨,难道道爷看上了哪个女人不成?没听说王妃还有什么姐妹啊!

    “呃…”牛有道也愣了下,不知何来此言,目光落在了她手上纸张上,伸手去要。

    管芳仪顺手将消息藏在了身后,朝他手上的消息抬了抬下巴。

    牛有道又看了看手上消息,也没什么涉密的,遂递给她做了交换。

    消息到手方知,是商朝宗那边来的消息。

    宋国显然知道了商朝宗对这场战事的决定性作用,更知道他牛有道对商朝宗的影响力,与燕国朝廷谈判的同时也在派人找他们两个谈判,两边同时下手。

    目前想找到他牛有道,怕是时间上来不及,联系上了商朝宗,希望这边高抬贵手放罗照大军回去,给予的条件是,愿将一位宋国公主嫁给商朝宗。也不亏待他牛有道,同时也愿将一位公主嫁给牛有道。

    商朝宗给这边的消息是,如果牛有道没意见的话,他就要直接拒绝了。

    对商朝宗来说,再多的礼物也不可能对宋军高抬贵手,必须要达到这边的战略目的,他也不会给宋国在他和朝廷之间两边挑拨的机会。

    这消息看的牛有道哭笑不得,他若想娶的话,公主不公主的对他来说有意义吗?

    当即苦笑摇头道:“回消息给王爷,就说我没兴趣。”

    一旁的袁罡伸手,抽了牛有道手上的消息来看。

    边上看完消息的管芳仪抬头了,一脸不快道:“真是可笑,我们女人居然成了国与国之间的谈判物品,商建雄这个皇帝还要不要脸?竟公然索要别人的女人,还美其名曰和亲,这是一国之君干的事吗?女人招谁惹谁了,竟要被当做物品般送来送去,荒唐可笑,无耻!”

    牛有道叹道:“诸国之间,和亲来和亲去的事情还少吗?赵国太后商幼兰是怎么嫁到赵国去的?因宋军攻打,商建雄后宫杀了那么多,有了机会,商建雄还不得雪耻、将这耻辱转嫁出去?”

    管芳仪讥讽道:“占了牧卓真的女人就能雪耻了?”

    牛有道:“锦衣玉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享用的是一国之力,国难当头轮到头上了,责任怕是也难逃,欲戴王冠者,必承其重!”

    管芳仪:“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呃…干嘛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关我什么事?我可是清白的。”

    “那你还讲什么理所当然的道理?”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你心里就是这样想的,让你当了皇帝也会这样做是不是?无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