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三一章 反复出卖
    宋京,深深宫闱内,明镜梳妆台前,一宫装女子静坐,如一朵静雅白莲。

    宫女群侍,为她绾发,她摇头。为她画眉,她摇头。为她佩戴首饰,她摇头。

    什么都不要,长发披肩,素面朝天,静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哪怕是素面朝天,依然难掩绝代风华,依然美的惊心动魄,只是明眸中的幽弱之意令人怜惜。

    她名叫阿雀,宋皇牧卓真最宠爱的妃子,传言中宋国皇宫内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就是她。

    她什么都不要,令一群侍女惶恐不安,一个个偷偷看向一旁垂帘后面的男子。

    垂帘后半露面的牧卓真挥了挥手,一群侍女静悄悄退下了。

    阿雀也起身了,款款离去,从牧卓真身边经过时似乎没看到他一般。

    牧卓真突然出手拉住了她胳膊,一脸痛苦道:“雀儿,最难过的是朕,两百多万将士的生死,朕若不答应,宫城内外的人便会说你祸国殃民,他们会逼死你的,朕没得选择!”

    面对商建雄的无礼要求,确认蒙山鸣那边会从命后,宋国终究还是妥协了,牧卓真答应交出自己最宠爱的女人,而燕国也在其他条件上做了让步,一亿金币变成了三千万金币,十万车粮食变成了三万车。

    阿雀清喉娇啭:“雀儿明白,陛下没得选择。”

    牧卓真:“你恨朕吗?”

    阿雀没说恨不恨,“七千万金币,七万车粮食,两百万将士的生死,雀儿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大的价值。”说话间欲拨开牧卓真的手。

    牧卓真却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欲激烈亲吻,阿雀推住了他,静静告诉道:“有人说雀儿祸国殃民,七千万金币,七万车粮食,两百万将士的生死,从今天开始,雀儿再也不欠大宋什么。”

    牧卓真呆木住了,被她退身脱离了怀抱,怔怔看着她静静离去。

    “雀儿,朕对天发誓,终于有一天会将你迎回来!”牧卓真忽大声咆哮。

    阿雀没有回头,出了门,大内总管莫高躬身行礼,腰身一弯到底,眼中有泪光。

    素面朝天,阿雀没带走宋国的一件首饰,连给她准备的侍女,她也是一个都没要。

    除了身上衣裳,只接受了大内总管莫高递来的一件纱笠戴在头上遮住了容颜,之后便随了修士乘坐大型飞禽腾空而去,走的干干净净,如同她说的那样,再也不欠宋国什么。

    也走的没什么动静,就这样悄悄地送走了。

    本就不是什么光彩事,就没打算让太多人知道,燕国也答应了对此事保密,可这承诺能兑现才怪了,商建雄不弄得天下皆知才怪了。

    尽管知道瞒不住天下人,可还是得悄悄送走,不可能大张旗鼓送走。

    屋檐下目送空中黑点消逝,牧卓真心如刀绞,闭目喃喃自语:“雀儿飞了……”

    ……

    “大将军,蒙帅军令到。”

    中军帐内,一封军令到,伏州刺史史辛茂看后当场下令道:“大军集结,立刻回撤!”

    “是!”诸将领命而去。

    灵剑山长老祖安德此时方问:“东域江那边的战事结束了?”

    史辛茂道:“压根就没打起来,朝廷和宋国谈判已经有了结果,宋国付出了代价,宋皇牧卓真甚至把自己最爱的妃子送给了陛下当礼物,朝廷也送了太子去宋国做人质,双方结盟抵抗韩国。蒙帅遵朝廷旨意,准备放罗照人马回来了。按照约定,我们这支人马要先撤,容许宋国的粮草过来接应补给给罗照人马。”

    祖安德啊了声,“怎么会这样?不是要将罗照人马给打残吗?一旦让宋国保有了相当实力的话,韩国只能挑软柿子捏了,不好对宋国动手就有可能要动我们燕国了?蒙山鸣搞什么鬼,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好不容易打成了这个局面,他拟定好的战略怎么变了?”

    史辛茂将军令递给了他看,并说道:“蒙帅不是还留了我们吗?蒙帅说了,看吴公岭那边会不会动手,吴公岭若追入宋国境内追杀,我们则按计划撤离,罗照人马既疲惫又缺粮跑不快的。吴公岭若不追杀,我方则借机挑衅,迅速折返,务必将罗照人马消减百万才可罢手!”

    “哦!原来如此。”祖安德看过军令上的指示后连连点头,随后又迟疑道:“已经送了太子过去做人质,以作为双方结盟的基础,真要是我们这边动手了的话,太子怕是有性命之忧!”

    史辛茂冷笑道:“祖长老,对我们来说,重要吗?”

    祖安德眉头略挑,也不吭声了。

    ……

    “卫国援助的粮食怎么样了?”

    江畔,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问了声。

    宫临策道:“还在海路上,估计再有几天就能到燕国境内了,还是从南州境内登陆。”

    蒙山鸣:“留三分之一给南州。”

    宫临策没什么意见,这是早就说好了的条件,“宋国这次的赔款,朝廷转手全部给了卫国和齐国还账。”

    “宋国愿意给五千万金币,五万车粮食,陛下宁愿少要点,也要那个女人,你们不觉得荒唐吗?”蒙山鸣冷冷问道。

    宫临策苦笑摇头,没说什么。

    蒙山鸣的目光从他脸上挪开,看向了滚滚江流,心情沉重。

    经由此事他看出来了,商建雄在燕国境内的势力在三大派的心中依然占据相当的份量,不是谁能轻易取代的。

    站在三大派的立场也能理解,燕国目前的状况,三大派不希望内部再出乱子,商建雄死活要坚持的事情,三大派妥协了。

    “大帅,都准备好了。”张虎来到禀报了一声。

    蒙山鸣面无表情道:“渡江!”

    随着他一声令下,燕国人马正式渡江返回燕国境内。

    罗照人马也同样是如此,双方你走上游走,我从下游回,互不相扰。

    ……

    亭子里,惠清萍端坐,吴公岭却不怎么老实,在旁晃悠时忍不住伸手去**惠清萍的下巴。

    啪!惠清萍一把将他手给打开了,虽说两人已是夫妻,可这光天化日之下的,吴公岭不要脸,她还要脸。

    下手不轻,疼的吴公岭呲牙咧嘴。

    走入庭院内见状的同香阁代掌门单东星有些哭笑不得,早先只当吴公岭说玩笑话,谁也没想到还真被这混人得逞了,还真把惠清萍给弄到手了。

    婚礼他也是见证人之一,为了保密,的确是简单,就几桌酒席拜了个天地而已。

    婚礼似乎并不重要,他听下面负责保护吴公岭的弟子说,吴公岭在婚礼前就已经先把洞房事给办了,带伤出了洞房找同仙阁的人救治。

    最近更好像是天天洞房,单东星实在是服了吴公岭,也服了惠清萍,怎能忍受吴公岭这种人。

    “大将军,夫人。”单东星露面打了个招呼。

    对于‘夫人’这个称呼,惠清萍一时还真无法适应,寒着一张脸。

    吴公岭却领会到了单东星的眼色,转身拉了单东星一起离去。

    到了偏僻地方后,单东星调侃道:“大将军最近的气色实在不怎么样,需节制啊!”

    吴公岭呵呵一乐,低声问:“什么事?”

    单东星亦低声道:“蒙山鸣来信了,让我们即刻渡江动手,否则史辛茂的人马就要改道朝我们来了,他说他说到做到!”

    “妈的!”吴公岭呸了声,“一个个当老子好欺负,都给我等着!”

    话虽这样说,可他还是有点忌惮蒙山鸣,尤其是蒙山鸣在宋国大开杀戒的情形,令他有些毛骨悚然,如今愿意给他一条活路,让他立刻滚出燕国,他没理由不答应。

    这家伙为了自保,可谓不择手段,金爵那边前脚联系上他,他后脚就联系上了蒙山鸣,把金爵给卖了。

    他一边与金爵讨价还价,一边又与蒙山鸣讨价还价。

    金爵低估了他的无耻程度,确切地说是金爵低估了吴公岭对蒙山鸣的畏惧程度。

    只因他在蒙山鸣麾下呆过不少年,知道蒙山鸣是什么样的人,他这种叛国贼若是没价值的话,蒙山鸣铁定要收拾他。

    事情虽然做的卑鄙,可在两国交战中,他成功保住了自己,不然蒙山鸣消灭宋国江防人马后,肯定就会有一路人马先来解决他。结果他成功地让蒙山鸣暂时忘却了他的存在,蒙山鸣率领人马悉数攻入了宋国境内折腾。

    其实又何止出卖了金爵,他紧接着又把蒙山鸣给卖了,暗中在与宋国朝廷讨价还价。

    他要先把几方稳住,该答应哪边,该听谁的,他要看战况做最后决定。

    尽管卑鄙,可在单东星看来,这货能在几强中间周旋到现在安然无恙,把自己变成了几方交战的关键,的确是能耐不小。

    ……

    “渡江了?还没打就渡江了?”金爵愕然,快速接了情报到手查看。

    传讯将领道:“是的,罗照人马悉数渡江回归宋国境内,蒙山鸣并未阻拦。”

    正这时,外面又传来一声报,一人进来禀报:“吴公岭获悉罗照人马已渡江,正在集结人马渡江,准备追杀罗照人马!”

    “什么?”金爵扔下手中的,又接了新到的情报查看,看后皱眉道:“这家伙疯了吗?罗照那两百多万人马虚弱可以无视,史辛茂的人马可是还没撤回,想撞上去找死吗?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