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三二章 谁打的谁来治
    见他忽然变了脸色,一将问道:“怎么了?”

    金爵抖了抖手中情报,沉声道:“蒙山鸣不应该放过罗照人马才对,燕军还没撤完,吴公岭就冒然出击,我怎么感觉吴公岭要帮蒙山鸣做完没做的事情?”

    一将道:“大司马的意思是,吴公岭又归顺了燕国?这不太可能吧!吴公岭在燕国境内烧杀抢掠,影响实在是太过恶劣,他应该知道一旦让燕国缓了过来,他若还留在燕国境内,燕国迟早要找他算账。”

    金爵:“蒙山鸣眼前就能威胁到他,这不妨碍他为蒙山鸣办事。”

    另一将狐疑道:“大司马自己也说了,我方可牵制住蒙山鸣,只有我们能救他。再说了,他身边如今尽是我们韩国三大派的人,他不敢对抗大司马的意图,除非活得不耐烦了还差不多。”

    说来也是,金爵自己也觉得矛盾,可吴公岭的突兀之举实在是令他觉得蹊跷,琢磨一阵后,果断道:“立刻传讯给三大派,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若敢坏我大事,可立刻将其诛杀!”

    等到这边消息传达到位,吴公岭人马已经渡江抵达了对岸的宋国境内。

    当然,压力也随之而来,苍州叛军继续急行军赶路,吴公岭被单独拦下了,被带到了一旁。

    以百川谷长老曹勇、无上宫长老向天光、天女教长老齐碧桑三人为首的一群修士半围在了吴公岭的面前,身为天女教前长老的惠清萍也在。

    坐在马背的吴公岭看了看众人,目光瞟向惠清萍,戏谑道:“夫人,莫非想谋杀亲夫么?”

    此话一出,在场诸人一个神情古怪,别说惠清萍了,就连他们也没适应惠清萍的身份转换,总觉得有些荒唐。

    当然,惠清萍做出如此牺牲,百川谷和无上宫也都对天女教做了打下宋国后的利益让步。

    没办法,吴公岭就是咬住惠清萍不放,可对天女教来说,不能只有天女教一家做出牺牲让另两家捡便宜。

    惠清萍脸一沉,“闭上你的臭嘴!”

    “夫人就是脸皮薄,没办法,以后就习惯了。”吴公岭呵呵一声,还俏皮地朝惠清萍眨了眨眼睛。

    语气中的似有所指,惠清萍最明白是什么意思,也不知别人有没有听懂,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有些事情实在是说不出口,反正吴公岭最近就没让她哪天自在过,来了兴趣就找她。

    她不答应,他就嚷嚷,大喊大叫地去找三大派要说法,问是不是要过河拆桥之类的。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碰上如此无耻之人,惠清萍真不是他对手,屡屡雌伏!

    吴公岭脸皮厚着呢,无所谓,跳下马来,晃动着手上马鞭,问道:“诸位什么事?”

    “你说什么事?”曹勇冷冷一声,当场兴师问罪,转达了金爵的质疑,要他给个交代。

    听明白这些人的来意后,吴公岭指着自己鼻子,“什么意思?是金爵让我等罗照人马渡江后立刻追杀的,这事你们也知道,否则你们跟着我跑过江作甚?你们早不吭声,现在问我,我问谁去?”

    向天光:“可如今是罗照人马全员渡江,燕军并未全部撤退,你就冒然出击…”

    话未说完,吴公岭立刻瞪眼打断道:“我说你们还讲不讲理了?金爵之前有说罗照若是全员渡江则不得追杀吗?燕军未撤完,我便冒险出击,反倒成我的错了是不是?诸位,根据消息,宋国已经在安排粮草接应罗照人马了,要追击,现在不追,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马鞭砸了砸自己胸膛,“咱们是不是还要等传了消息给金爵,然后等金爵回复了再决定是否追击?我们本就与罗照人马隔着老远的距离,追晚了,等到罗照人马与粮草碰头,两百多万宋军吃饱喝足了,我们再撞上去送死不成?我说你们能不能懂点行军打仗?我只是按照金爵的吩咐去做,若我不遵吩咐去做,是不是就显得拖延了,你们是不是又要找我问罪,是不是又要质问我为何拖延?”

    这话倒是说的众人面面相觑无语,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

    旁观的单东星心中一乐,发现这位还真是能扯。

    吴公岭已偏头看向惠清萍,“夫人,你能不能出来讲句公道话?”

    惠清萍扭头一旁,压根不理。

    “寒心呐!”吴公岭仰天长叹一声,复又对众人道:“反正老子这条命捏在你们的手中,说多了废话没意思,不如看我实际行动,不管他罗照手上还有多少人马,我照样解决掉他,照样达到金爵的目的,若做不到你们随时可以取老子性命,这般你们满意了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前看来,似乎也只能是这样了。

    齐碧桑沉声道:“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

    “嗤!”吴公岭不屑挥手,走向了惠清萍,顺手就搭手在了她后腰,“萍萍,生气了?”

    惠清萍如同被蛇咬了一般,猛回头,猛挥手拨开他手,严重警告道:“离我远点!”

    她受不了这厮当众这般,丢不起那人。

    谁知吴公岭下一刻就猛抱了她,“天天亲热还怕这个?”凑上去就亲。

    不堪入目啊!众人无语偏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怕令惠清萍尴尬,都想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啪!一声脆响,接着有重物倒地的声音。

    众人回头一看,转眼的工夫,吴公岭已经趴地上了,口鼻淌血,趴地上不动了。

    “……”众人目瞪口呆了一会儿,再看看一脸寒霜的惠清萍,皆大惊失色,抢了过去。

    “惠清萍,你疯了吗?”百川谷长老曹勇闪身站在了惠清萍面前厉声质问,这个时候要是把吴公岭给打死了,大家怎么交差?

    看看众人抢救吴公岭的样子,再看看众人怒眼看向自己的样子,好像倒成了自己的不是,惠清萍胸脯急促起伏,脸色忽红忽白,气得够呛。

    幸好,经检查,发现惠清萍下手还算有点分寸,吴公岭只是被当场打晕了过去。

    施法梳理气息后,吴公岭“嗯”了声,睁开双眼,醒了。

    人一醒,吴公岭怒了,挥臂推开帮自己处理的人,踉跄着爬了起来,半张脸以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松了口气的单东星看的直摇头,心道,这已经是第三次被打成这样了吧?

    吴公岭摇摇摆摆晃动着转了身,指着惠清萍对众人道:“就这态度,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只是在利用我,利用完了就要弄死我是不是?”

    “大将军,别意气用事,先处理一下吧。”向天光伸手就要施法帮他消肿治疗。

    “不要你做好人。”吴公岭一把拨开他的手,指着惠清萍道:“谁打的谁来治,这个要求不过分吧?什么嫁给我,糊弄我玩吧?你们见过这样的妻子吗?现在就这个样子,一旦你们目的达到了,她不杀我才怪了,我还有活路吗?”

    “唉!”向天光哭笑不得道:“大将军,你想多了,实在是众目睽睽之下的,你举动太过冒失了,惠长老…唉,夫人受不了而已,人都已经是你的了,不存在你说的问题。”

    “好,希望是我想多了。这么多弟兄看着呢,我就这样被自己夫人给当众打趴下了,让我这张脸往哪放?还让我怎么统军,我威信何在?这个面子我得找回来,我的夫人,随行伺候我,不为过吧?”吴公岭指了指自己脸,又指着惠清萍道:“不要别人,你打的你来治。还有,从今天开始,做妻子就得有个做妻子的样子,不准躲我,老老实实在老子身边伺候老子!”

    居然还得寸进尺了,惠清萍怒道:“当我不敢杀你不成?”

    “师妹!”齐碧桑立刻拦住了几欲冲动的她。

    吴公岭也不含糊,转身扯开嗓子怒吼了一声,“传我军令,停止前进!”

    随着他一声令下,疾行的人马果真停下了。

    “我的妻子,我的要求很过分吗?她什么态度你们都看到了,若真要过河拆桥的话,反正老子左右都是一死,早死晚死无所谓,也没什么好怕的。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你们自己看着办,不行的话,老子不玩了,大军立刻回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吴公岭扔下话,丢了个眼色给单东星,便捂着脸走了,摸了摸倒也不痛,麻木了。

    单东星看了众人一眼,也跟着走了。

    众人无语,陆续看向惠清萍,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都在向齐碧桑使眼色,暗示劝劝。

    “师妹!”齐碧桑伸手抓了惠清萍的手。

    惠清萍一把甩开,愤声道:“我已经这样了,还想我怎样?那就是一个无耻的无赖,我丢人丢的还不够吗?”

    “唉!”齐碧桑叹道:“谁也不想这样,可已经这样了,又能怎样?我知道你委屈,可你想想你当初为什么会答应,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那些弟子想想吧,一个个都是你看着长大的,她们就和你的女儿一样,你一时冲动丢了长老的话语权已经是让她们处境尴尬,你现在若再把事情搞砸了,你想过她们的处境吗?只有你在外面站住了,才能继续成为她们的靠山。既然当初已经做出了决定,已经这样了,又何苦白白委屈了自己?听师姐的,路虽不好,却未必不是一条出路,我不信他一凡夫俗子你就降服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