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三三章 各领风骚
    身在高空,能清晰看到下面的流域。

    同在大型飞禽上的苏照俯视下方,能确定下面就是东域江,也能确定挟持她的人已经带她撤回了燕国境内。

    “宋燕之战结束了吗?”她回头问一旁的袁罡。

    袁罡凝视她,“你很关心这场战事。”

    苏照反问:“你难道不关心吗?胜负如何?”

    袁罡看向前方,没有回答。

    苏照咬了咬唇,知道对方的意思,不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历休想知道什么,可她有她的顾虑,尽管极为忧心战事,却依旧不敢吐露身份。

    ……

    宋国回撤人马一过东域江,立刻全面向纵深地带推进。

    燕宋两国谈判结盟,东域江防线无须再留人马防守,面临粮绝的地步,相关区域已经被蒙山鸣清场,宋军也没能力再守。而这正是燕国需要的,打到对方妥协结盟后,燕国同样不需要在东域江一带陈滞重兵消耗大量资源。

    而蒙山鸣的战略战术是高明的,始终留有后手以防万一,滞留在后方撤退还没撤退回来的史辛茂部不但巩固了清场的效果,还随时可以应变,有必要的话也可以留在东域江边防守。

    如此一来,没了后顾之忧,蒙山鸣可安心率领大部人马应付其他方面可能出现的危机,现在最重要的便是等卫国的粮草支援。

    渡江后的蒙山鸣与商朝宗顺利会师,两人相见的场景自是激动不已,东征归来的人马山呼海啸一般欢呼,对他们来说,宋国那边的威胁被他们打消了,是胜利归来。

    为了挽救大燕倾尽心血的两人见面后长谈,牛有道依然不见踪迹……

    撤过东域江的宋军则是另一番光景,士气极度低迷,实在是连吃都吃不饱了。

    波折连连,几经消耗,粮食快要耗尽,干饭变成了稀饭,三顿稀饭变成了两顿,可想而知后面还得变成一顿,维持的是不让人饿死。大军整天处于饥肠辘辘的状态,有气无力,行进速度缓慢。

    获悉吴公岭渡江而来,引起了罗照的高度警惕,迅速招人来问,“确认那个吴公岭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摇晃在马背的文悠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朝廷传来的消息,蒙山鸣放我等全部撤离正是寄希望于吴公岭对我们下杀手,蒙山鸣却不知吴公岭早被我宋国朝廷暗中收买了。”

    苏元白颔首:“代价是两州的地盘!”

    罗照冷笑:“趁火打劫,此贼野心勃勃,不惜杀害自己的兄长,留之迟早成后患!”

    文悠叹道:“大都督,朝廷也是不得已做此妥协,目前的情况只能先安抚住他,等缓过来了,再收拾他也不迟!”

    几方势力,金爵意图利用吴公岭进入宋国捣乱,以打破宋燕结盟对抗的平衡,颠覆削弱一方便于韩国以最小的代价拿下宋国,却被吴公岭出卖。

    蒙山鸣知晓了金爵的意图,为了稳住金爵避免其对燕国乱来,毕竟燕国的情况很危险,还有一个赵国虎视眈眈,为了减轻压力并未破局,继续祸水东引,顺水推舟利用吴公岭对罗照人马下手,却又被吴公岭给出卖。

    宋国知晓了蒙山鸣的意图,值此捉襟见肘虚弱之际,只能是极力给好处安抚吴公岭,直接划出了两块地盘,让吴公岭进入宋国后直接去占。

    金爵的意图被吴公岭卖给了蒙山鸣知晓,蒙山鸣的意图又被吴公岭卖给了宋国知晓。

    三家联系一家卖一家表明诚意,却又始终瞒一家,狡诈的背后也是逼不得已,吴公岭自身也是处境艰难为了求自保,先稳住三方保障自身的安全,再看情况做抉择。

    可此时的罗照看看四周有气无力行进的人马,心中还是不安,“三位长老,还请速派人手前往吴公岭那边,确认是否无忧,否则一旦吴公岭有变,我部不堪一击,后果不堪设想,另外监督史辛茂人马的人员不可松懈!”

    他的担忧不是没道理的,目前能威胁到这边的就是吴公岭和史辛茂,苏元白等人立刻派人去执行。

    可是之后传来的消息令人很不安,确切地说是没有消息传回,派去吴公岭那边的人再无音讯,如石沉大海一般,连派两拨过去皆是如此。

    而根据探子的观察,吴公岭的人马正朝这边急行军赶来。

    宋国朝廷那边获知消息后还在惊疑不定,身在前线敏锐意识到危机的罗照已当机立断,果断传令宋国输送粮草的运粮官,将粮草以化整为零的方式分散运输。

    同时,亦将手上的两百多万人马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回撤,以千人为一组的方式,分赴粮草疏散运输的方向对接。

    主要目的是,一旦遇上意外,他要最大可能的保存宋国的实力,避免人马集中在一块被人给一锅端。

    粮草的分散,人马的分散,必然增加双方接头的距离,拉长人马与粮草相遇的时间,如此困境下能有多少人能活着见到粮草救命罗照已经顾不得了。

    至少,人员分散后,吃草吃树皮无论吃什么兴许还能找到吃的,两百多万人集中在一块的话,草和树皮的供需平衡也得打破,所到之地哪有那么多能吃的草和树皮搜刮?

    罗照做出这个决定是艰难的,可也是逼不得已。

    而对吴公岭来说,如今摆平了韩国,又顺利渡过了蒙山鸣这个最大的威胁,已得以喘息。

    一直这样兜圈,他也兜不下去了,必须要做出抉择,终于撕破了和善,露出了獠牙,朝软柿子下手了,奔袭追杀罗照人马!

    罗照大军化整为零的举动的确给吴公岭人马造成了巨大的麻烦,吴公岭的兵力毕竟有限。

    不过吴公岭也不是吃素的,派人紧盯粮草分散后的动向,分兵劫粮,同时分兵追杀罗照分散后的人马,这也是在以假动作掩护自己劫粮的举动。

    双方人马大规模分散,很难侦测到具体意图,吴公岭还是具备相当作战经验的。

    吴公岭的努力的确不是闹着玩的,韩国那边的金爵看在了眼里,大为欣慰,以为自己之前的确是误会了吴公岭。

    蒙山鸣也看在了眼里,却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吴公岭的性命已经握在了韩国三大派的手里,他知道吴公岭不得不从,再加上他的威胁。

    他为何要放罗照人马悉数回去?乃因时应变之举,首先是大面上维持结盟的局势,能稳住宋国尽量稳住宋国,同时既要稳住金爵的战略避免金爵将主攻方向对准燕国,也是在给吴公岭制造麻烦。

    他若按原计划直接将罗照的人马消灭一半,剩下的一半吴公岭收拾起来未免也太轻松了一些,如今两百多万人马就算再虚弱,吴公岭也不可能全部消灭干净。

    他既要消减宋国的实力,又要保存宋国一定的实力与敌周旋,还要留吴公岭在宋国境内为祸策应韩国的进攻,目的就是让韩国坚定打宋国比打燕国更容易的决心,将祸水东引之策进行到底。

    所谓联手宋国结盟对抗韩国,那只是稳住各方的幌子,但也的的确确是蒙山鸣必须要执行的大战略,否则对手握兵权的商朝宗来说,谈判权根本落不到燕国朝廷的手上。

    可这个结盟抗韩战略的前提是先保证燕国的安全,韩国一直在燕国北部重兵压境,又有赵国虎视眈眈,局面太危险了,他必须先解决韩国重兵的威胁,要把韩国人马给调走,只能是坑宋国来做诱饵。

    蒙山鸣不是第一次跟金爵交手,深知金爵的风格,此人求稳,不能牵制住赵国的话,金爵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蒙山鸣已经可以预料,韩国必定已在暗中与赵国勾结,赵国对燕国出兵已迫在眉睫,他只能把吴公岭放入宋国境内坑宋国这个盟友来化解燕国北面的威胁,集中力量来对付赵国。

    盟友的安危他不会不管,也不能轻易让韩国坐大,可此时只能让宋国先吃亏拖延住韩国,他必须要为燕国争取掌握到战略的主动权,不能落下个危急局面下的被动应付。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也只能是让韩国吞并宋国,至少先为燕国争取到战略上的喘息时间,回头再来应对韩国的威胁。

    吴公岭的举动激怒了宋国,被宋国怒斥背信弃义。

    吴公岭压根不当回事,你骂你的,我做我的,得到了韩国修行势力的支持,他压根不怕,宋国拿他无可奈何。

    随着宋国把事情的捅破,金爵也怒了,之前果然被他猜中,这孙子居然背着他与蒙山鸣勾结,而且还同时勾结上了宋国,两只脚居然想踩三条船,你踩的过来吗?

    吴公岭不需要解释什么,解释的理由也很简单,你们都在利用我,还不许我自保吗?看我后面的表现好了。

    局势到了这个地步,一切以阴谋都成了阳谋,一切都水到渠成了,只能顺势而为,金爵也只能先忍了吴公岭。

    蒙山鸣对吴公岭出卖自己的行为无所谓,他现在也拿吴公岭没办法。

    总之金爵的目的达到了,蒙山鸣的目的达到了,吴公岭也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能左右局势的关键话语权。

    从头到尾,金爵顶住压力为韩国掌握住了进可攻退可守、稳当当的不败之局,令韩国立于不败之地。蒙山鸣则是力挽狂澜为燕国逆势翻盘,暂且稳住了阵脚。吴公岭先是顺势,后又陷入绝境,之后再次甩脱危机。

    大势力你来我往交锋,小势力苟且求存,大小人物各领风骚,知情者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