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三七章 义女
    什么叫斩断心魔?闻墨儿当场被问的无言以对。

    以前也见过掌门,还不是一两次,都是远远看见那种,没资格上前说话,掌门身边的护法也不容许随便什么人都能上前打扰,今天真正有了当面说话的机会,算是领教到了这位掌门的厉害,一句话便逼得她没了退路。

    若说不愿斩断这心魔,所谓的一心向道便是推诿虚词。

    若说愿意,她已经猜到了掌门要说什么,要让她——嫁人!

    所嫁目标她也有所猜测,否则不会好好的把自己招来看那纸上收集来的情况,掌门已经把话说破了,较委婉而已!

    只是这让她情何以堪,她连那人高矮胖瘦难看与否都不知道,让她如何能答应?

    她真没想到把自己招来竟是因为这种事。

    不过有些事情对她来说,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来之前就有这方面的担心,这些年因色相而起的困扰反反复复,一有事招呼她,她就会有这方面的警惕,她只是没想到连掌门亦无法免俗。

    见她咬着嘴唇迟迟不语,宫临策又问:“为何不说话?”

    闻墨儿艰难道:“弟子不想嫁人。”

    宫临策没有松口的意思,淡然道:“为何不想嫁人?”

    这话让闻墨儿如何回答,难道说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受你们逼迫?犹豫再三道:“弟子想留在宗门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宫临策:“年轻女儿家的心思我大概知道些,不想辜负了自己的心,也不想辜负了自己的美貌,想找自己喜欢的如意郎君?当然,美貌的确使你拥有更多选择的本钱。不过本座要告诉你的是,如意郎君的想法太天真,人都有七情六欲,人无完人,这世上不存在你想象中的如意郎君,一厢情愿而已!”

    “人其实没有太多选择,皆因时所迫,情欲抉择皆为幻象!身在一个利益体内,从这个利益体内汲取着养分,不论汲取多少,无论你有多不满,你所得到的每一份好处都是建立在前人的牺牲、痛苦和付出之上,无论如何这个利益体都不欠你的,只有你欠这个利益体的,个人的抉择和喜怒哀乐并不重要,享受着利益体为你提供的好处,就要为之而付出!我如此,你也如此,每个紫金洞的弟子皆如此,任何人都不得背叛,违逆者共诛之,这便是利益体!”

    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便没有了回头路,今天闻墨儿不答应,他不会让今天这事到处张扬,闻墨儿是无法活着回到紫金洞的。至于闻墨儿是否漂亮并不重要,人的死活和漂亮与否无关,再漂亮也得死!

    闻墨儿明白的,以前那些所逼迫的人是个人的私心,无法对抗门规,不敢对她太过乱来。

    而今天,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是驾驭门规的人,是执掌紫金洞法则的人,她无法对抗!

    可她似乎仍不甘心,“天都秘境即将开启,弟子似已被提名,弟子愿往,愿以性命为宗门付出!”

    所谓‘天都秘境’是商颂时期遗留封锁的几大秘境之一,入口五十年开启一次,恰逢其会时,各国都要派出千名修士进入,各国修士其实不愿参加,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这是缥缈阁的硬性规矩。

    修行界的规则平常对散修是不利的,对散修有巨大的压制作用,令散修的势力难以发展起来。而当天都秘境开启时却对各国门派势力的修士不利,因为有一场争夺,因为散修不用进入。

    闻墨儿得罪了人,有人拿此威胁,要提名让她进入天都秘境。

    宫临策:“荒唐!天都秘境之事非同小可,岂是谁人一己之私的图谋能随意决定的?紫金洞多少人参加,什么人参加,宗门自会斟酌,不用你考虑!”

    此话等于明白无误的告诉了她,不让她参加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闻墨儿银牙咬了咬唇,问:“是牛有道吗?”

    宫临策没有吭声,默认了。

    闻墨儿:“弟子不明白,弟子身在宗门,离开宗门的次数屈指可数,牛有道怎会知道我,怎会指定娶我?”

    宫临策:“他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他也没想过娶你,宗门希望看到的结果未必是他娶你。”

    闻墨儿瞬间明白了自己的作用……

    当岳渊得到招呼再进入帐内时,大吃了一惊,宫临策居然收了闻墨儿做义女,宫临策让他把消息传回宗门。

    仅凭这个身份,紫金洞便不太可能有人会提议闻墨儿进入天都秘境去冒险。

    尽管岳渊已经猜到了点宫临策的用意,可这个结果还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他估摸着这个消息传回宗门的话,某些对闻墨儿心存幻想的人都要受到打击,闻墨儿突然飞上枝头,得罪过的人倒过来变成了得罪了闻墨儿的人,那些人怕是要惴惴不安。

    而那些收集的有关牛有道情况的纸张则落在了闻墨儿的手中,宫临策让她多看看。

    公孙布也很意外,宫临策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宫临策的示意下,公孙布屏退了左右,束手听命模样。

    “牛有道在哪?”宫临策冷眼问道。

    公孙布恭敬回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

    宫临策:“那你更应该明白,他除非彻底斩断与这边的联系,否则我一定能找到他!”

    公孙布道:“宫掌门的意思我懂,道爷那边有防范措施,循着金翅踪迹也未必能找到他。”

    宫临策嗯了声,“目前的情况,的确不易投入大量人手去找,不过他不可能躲一辈子,他有牵绊,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找你没别的意思,帮我代转一些话给他,这不算为难你吧?”

    公孙布略欠身,“宫掌门有什么话尽管吩咐,我一定想办法联系上道爷转告!”

    宫临策:“告诉他,他的影响力超过了他的实力。大战之后,若燕国能保,商朝宗和蒙山鸣此战之后对燕国的影响力太大,三大派不可能放任不可控的人左右这份影响力,他以为自己是谁?想一手遮天吗?三大派别无选择!”

    公孙布神情凝重道:“记下了。”

    宫临策:“提醒他,逍遥宫的长老不是那么好杀的,再得罪我不是好事!他太自由了对他自己也未必是好事,天下也没这样的好事,我希望结果对大家都好!我会派个人去跟他谈,让他放心,不会威胁到他的安全,我是有诚意解决这个问题的,不会追究他的下落,派去谈判的人,让他自己派人来接,怎么碰面全由他安排……”

    宫临策的意思第一时间传达给了牛有道。

    站在山巅大树下的牛有道静静伫立,眺望远方思索了良久,最终轻轻叹了口气,召唤一声,“红娘!”

    管芳仪一脸忧虑地走近,问:“怎么了?”

    她也清楚,宫临策这是跟牛有道摊牌了。

    牛有道:“安排人去接人!”

    会面的地点,安排在了一处大湖上,一时找不到船只,弄了一只木筏飘在水上。

    地点是牛有道选的,管芳仪不知牛有道为何要安排在湖上,随从只有她一人,其他人为了安全起见,都远离了此地。

    碧水蓝天,艳阳高照,一只大型飞禽从上空掠过,一名女子从飞禽上而下,缓缓落在了木排上。

    一阵风来,来者衣袂飘飘,尽显婀娜身段,仿佛仙子欲乘风而去。

    长的丑自然是不会有仙子的感觉,来人很漂亮,不是别人,正是闻墨儿。

    来人姿色令牛有道和管芳仪讶异,二人忍不住相视一眼。

    闻墨儿的目光锁定了牛有道,盯着杵剑而立的牛有道打量,知道牛有道挺年轻,见到本人目光中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了讶异,这就是情报汇总所指并惊动了掌门的牛有道?

    紫金洞类似这个年纪的人不少,人生处于什么状态她知道,这个年轻人能是那个躲在南州背后翻云覆雨的人?

    双方互相审视一阵之后,牛有道试着问了声,“你是宫掌门的女儿闻墨儿?”

    这边已经接到了公孙布的传讯,宫临策会派出义女来与牛有道磋商。

    闻墨儿纠正了一下,“是义女,掌门是我义父。”

    这个解释有点多余,牛有道自然已经知道是义女,狐疑询问:“从未听说宫掌门还有什么义女?”

    闻墨儿:“没听说不代表不存在,既然来了,没有假冒的必要。你就是牛有道?”

    牛有道微笑,“如假包换,似乎也没假冒的必要!”

    这人就是自己要那个的人?闻墨儿思绪有些杂乱,稳了稳情绪后,问道:“牛兄既然能与我见面,想必掌门的意见牛兄已经有了决断。”

    牛有道:“掌门的话说的比较含糊,我还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不知什么样的结果才是对大家都好,闻姑娘不妨明示。”

    闻墨儿:“掌门很欣赏牛兄,希望牛兄能为紫金洞效命。”

    牛有道笑了,“整个燕国的修行界和世俗皆在三大派的掌控之下,一直以来,我难道不是在为紫金洞效命吗?”

    闻墨儿:“三大派是三大派,紫金洞是紫金洞,我想牛兄一定知道其中的差别。绕来绕去没意义,掌门的意思很简单,希望牛兄能加入紫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