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三八章 第二个易舒来了
    请输入正文。请注意: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请勿上传任何色情、低俗、涉政等违法违规内容,我们将会根据法规进行审核处理和上报。加入紫金洞?管芳仪瞥向牛有道的反应。

    “原来如此!”牛有道恍然大悟模样,反问:“加入紫金洞我有什么好处?”

    闻墨儿平静问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表面平静,内心却不平静。

    宫临策突然把她变成义女,并让她来,欺的便是牛有道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只要牛有道中意闻墨儿,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道理简单,加入紫金洞的牛有道自然是巴不得多些庇护,娶掌门的义女就是一层最好的保护。

    而有这层名分在,牛有道一旦加入紫金洞的话,是谁的人自然不言而喻。

    闻墨儿的姿色,还有闻墨儿的身份,宫临策将心比心,觉得应该能引起牛有道那方面的注意。

    宫临策的打算谋划在了前面。

    被那么多人想尽办法追求多年,闻墨儿对自己的姿色自然也有信心。

    只是见到牛有道本人后,信心似乎又有些动摇,这位和同门那些对自己有兴趣的人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同,感觉不到那种觊觎的目光,太淡定了。

    牛有道:“我想知道紫金洞能给我什么好处?”

    闻墨儿:“加入紫金洞,自然能得到紫金洞的庇护。”

    牛有道:“同样也要受到紫金洞门规的约束吧?”

    闻墨儿:“门规都是一些合理的要求,只要你自己不乱来,自然不会触犯门规。当然,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都可以谈。”此话一出,有点心跳,怎么感觉自己在暗示提醒对方一样,紧盯牛有道的神色反应。

    牛有道:“闻姑娘,说的太宽泛没意义,你直接告诉我,紫金洞到底能给我什么,燕国不止一个紫金洞,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闻墨儿明白他的意思,他有的选择,不一定非要加入紫金洞,谁的条件更好,人家便可以选择谁。

    略迟疑后,回道:“会让门中一位宿老收你为徒,届时你的辈分和掌门一辈是齐平的。”

    牛有道皱眉,“不但要受门规约束,莫名其妙还给自己弄了一个师傅管着,你觉得这是好事?”

    闻墨儿:“你不要误会,是一位寿限将近的宿老,不逢大事不会轻易露面,没有闲心管束你,也不会为你浪费时间。为的是给你一个辈分,以便给你一个外事长老的身份!紫金洞长老,这个地位,掌门的诚意整个燕国不可能再有其他条件再逾越。”

    紫金洞长老?牛有道和管芳仪面面相觑,这个宫临策还真舍得下血本呐,整个燕国的确不可能还有比这再优惠的条件,再优惠就要做三大派的掌门了,这怎么可能?

    管芳仪忍不住对牛有道翻了个白眼,貌似在讽刺,没看出来你这么值钱。

    牛有道叹了声:“长老?听着挺风光,我在门内没有一兵一卒,这个长老就是个摆设,还不得任人摆布?”

    闻墨儿:“牛兄手握南州大权,南州大权难道不是你的话语权吗?门内谁能任意摆布你?”

    这倒也是,牛有道眉头动了动,没点底气的话,他也不会跟人谈什么加入紫金洞的事。

    他曾跟大禅山掌门皇烈说起过当年天玉门想招揽他的事,对皇烈开玩笑说,想加入大禅山,大家好同心协力。

    皇烈当场拒绝了,以牛有道如今的身份地位,大禅山的庙小了点,他真要加入大禅山的话,门规很难约束的住,皇烈那个掌门在南州自己家地盘上讲话还不如牛有道管用,皇烈那个掌门还做不做了?自然是一口拒绝了!

    琢磨一阵后,牛有道颔首道:“行吧!我答应了!”

    “……”闻墨儿无语,没费什么口舌,这么轻易就答应了?试着问道:“没什么其他条件吗?”

    牛有道:“有,紫金洞的门规先给我一份看看,顺便帮我问问宫掌门,我得知道我加入紫金洞后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需要承担什么责任。若没什么问题的话,我愿意成为紫金洞弟子。”

    闻墨儿:“你的条件我会拟出上报给掌门,不过要借你这边的传讯金翅一用,我知道你能跟那边联系上。”

    牛有道:“不用那么麻烦,我安排人送你回去,你与宫掌门面禀,消息回复可由公孙布转告我这边。”

    走?闻墨儿暗暗咬了咬牙,“我不走,暂时留在你这边,是掌门的意思。”

    “留在这?”牛有道狐疑,“什么意思?难不成想监视我?”

    闻墨儿自有理由:“你可以这样认为,既然牛兄已经答应了加入紫金洞,紫金洞自然要对这边的情况有一定掌握,由不得牛兄三心二意,牛兄自己也说了,燕国不止一个紫金洞。我在此,有什么事也可以居中联络。”

    牛有道表示怀疑,“你确定你一个人能监视住我?”

    闻墨儿:“你若是觉得我一个人少了,紫金洞还可以再派些人来。”

    再派人来?我有病还差不多!牛有道心中嘀咕,上下打量着对方,宫临策突然派出这么个人跟他谈判,他本就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不够份量!如今这貌美如花的女子还要留在他身边,说什么监视是扯淡,他手下那么多人,要办什么是这个女人能监视的住吗?对方身上连对外联系的工具都没有,这是来监视的还是送他手上做人质的?

    渐渐的,他大概琢磨出了点其中的意思。

    管芳仪忽出声问了句,“闻姑娘,还没有如意郎君吧?”

    闻墨儿没否认,算是默认了,反问:“大姐就是传闻中的齐京红娘吧?”

    “见笑了,贱名不值一提。噗嗤…”管芳仪忽忍不住掩嘴一笑,一只手摸到牛有道腰间掐了一把,之后转身走到了木筏的一头。

    牛有道会意,也转身跟了过去。

    待他靠近,管芳仪瞥了眼等候着的闻墨儿,身子贴近了牛有道,近乎与牛有道耳鬓厮磨的样子低声细语,“我说怎么弄来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来找你,闹了半天,跟龙休一个德性,这是第二个易舒来了,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牛有道嘀咕回复:“自古以来,对付男人,美人这招便是经久不衰的招数,可以理解。只是弄出个义女来,入门就要跟着喊义父,宫临策还真会占便宜。”

    “的确是个漂漂亮亮的大美人,我见犹怜。道爷,看上没有?心动没有?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不过惹上了可就脱不了身了,人家娘家不是吃素的,惹了可是要负责任的。”

    “所以说呀,哪有你这个天下第一美人好看。”

    “哟,嘴真甜。盛情难却呀,这次你准备怎么应付吧?难不成又摸人家屁股然后被人家打个半死脱身?易舒本就讨厌你,可以那样应付,那招对付这位未必管用。”

    “你莫非有什么好办法?”

    “切,关我什么事,我喜欢看热闹,噗噗。”

    “那只好老办法了。”

    “真又去摸人家屁股啊?”管芳仪正讶异,结果下一个瞬间便发现牛有道胳膊搂上了她的腰。

    闻墨儿也不知道两人嘀嘀咕咕密谋什么,瞅着瞅着,结果发现这一男一女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搂上了,卿卿我我的,简直是不堪入目。

    她看不下去了,扭头看向了一旁。

    这个情况,她在宫临策给她的情报中看到了,知道这个红娘跟牛有道在齐京的时候就厮混上了,只是没想到两人光天化日之下竟如此肆无忌惮。

    尽管有心理准备,可亲眼看到这一幕,想到宫临策让她嫁的是这么个人,心中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殊不知,管芳仪的两根手指已经狠狠掐在了牛有道的腰上,与之咬耳朵,“王八蛋,又推老娘做挡箭牌,又趁机占老娘便宜!”

    牛有道痛的嘴角抽搐,还要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当我愿意受你虐待?没办法,谁让老子天生招人喜欢,都想抢老子做女婿。”

    “多好的事,主动送上门的,我若是你,三大派的女人都要,同时做三大派的女婿,以后在燕国横着走。”

    “这办法不错,就怕三大派不答应,三大派若没意见,我还真没什么意见。”

    “贱人!”管芳仪嘴上骂着,手上也不留情,不过也没当场让牛有道下不了台,没推开他,“真打算做紫金洞的长老?”

    “拿下南州,我已经遇到了瓶颈,接下来的局面,无法回避三大派,我们的实力已无力再支撑,宫临策的确戳中了我的软肋。既然硬对上搞不赢,那就成为他们的一份子,融入三大派是个选择!”

    “南州的局面,皇烈不甘心,你真要突然变成了紫金洞的长老,不知皇烈是什么反应。”

    “他什么反应我不知道,我只知我现在的反应很强烈,我说红娘,肉快被掐熟了,可以放手了。”

    “自找的,怪我?”

    管芳仪松开了拧巴的手指,牛有道也撒手放开了她,转身走回木筏中间,对闻墨儿道:“闻姑娘,你留下不合适,还是回去吧。”

    闻墨儿似乎不知两人已经看穿,若无其事道:“掌门的吩咐我做不了主,你可以联系掌门,如果掌门让我回去,我不会打扰。”

    在旁笑吟吟的管芳仪朝牛有道抛了个眉眼,貌似在说,缠上你了!

    ps:花好,人好!谢“伊瑾”小红花一朵,锦上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