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三九章 你是散修,没有进入的资格
    留就留吧!

    管芳仪主动凑上去与闻墨儿搭手探察了一下她的修为后,确认不会有什么威胁,牛有道答应了闻墨儿留下。

    其实这次就算是紫金洞不找上门,他也在考虑如何交好三大派的事情。

    如他所言,已经遇到了瓶颈,有些事情迟早要面对,无法回避,他压根没有对抗三大派的实力!

    想脚踏几条船不好弄,首先考虑的是逍遥宫,因和逍遥宫接触的比较多,了解多一些。

    当初逍遥宫主动释放出了这方面的意图时,他之所以不答应,喜不喜欢易舒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觉得太被动了。

    自身方面的条件不够,到了逍遥宫那边没什么话语权,太被动的情况下,他一个外人面对逍遥宫的人,和一只羔羊进了狼群没什么区别,只能是任由摆布。

    如今国战,商朝宗和蒙山鸣他们打的漂亮,他掌握的南州展现出了力挽狂澜的能力,南州势力彰显出了燕国中流砥柱的实力,也大大提升了他牛有道的影响力,让他具备了和逍遥宫谈谈的条件。

    可是商朝宗把事情做的太绝了,杀了逍遥宫长老施升,这件事会在逍遥宫内部产生多大的影响,他不好估量。

    恰好这个时候紫金洞主动找上门了,条件是如此之优渥,诚意满满,竟答应授予长老之位。

    三大派其他人很难再给出更好的条件不说,就算能给予更好的条件,他也不想在几家之间三心二意待价而沽,他也不想再讨价还价。合作要让大家都高兴才好,不想惹人心里不痛快,多那么一点少那么一点好处不重要,让宫临策高兴也是他的好处,也是他商谈的余地,至少能让宫临策愿意倾听他的意见。

    有时候自己退一步所产生的距离,也等于是对方退了一步!

    宫临策还是挺有魄力的,给他牛有道的算是一次性给到位了,他牛有道也要表现出痛快来!

    闻墨儿是可以留下,不过留下之前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这边的传讯渠道暂借给了闻墨儿使用,让闻墨儿将谈判的情况回禀。

    接到闻墨儿消息后,宫临策意外,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搞定了。

    其中的谈判细节是怎么回事不太清楚,纸面上一时也表达不清,不知闻墨儿在这当中发挥了多大的作用,不过派闻墨儿过去显然不是什么错误,宫临策很高兴,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拿下了牛有道,牛有道一旦加入紫金洞,就意味着紫金洞掌握住了南州。

    如今的南州所展现出的实力左右着整个燕国的国运,掌握住了南州就意味着在燕国更大的话语权,同样意味着三大派在燕国利益划分中的话语权,试问宫临策如何能不高兴?

    可话又说回来,这是大局,是紫金洞掌握了南州,在这大局之下,他更希望这局势是由他来掌控,确切的说,他更希望在紫金洞内部是由他来直接掌握南州。

    所以说,他还是希望牛有道能娶闻墨儿,娶他的义女!

    双方已经达成了合作意向,剩下的就是事情什么时候落实,宫临策自然是巴不得事情越快落实下来越好。

    迅速回复了消息。

    烟尘滚滚,大军浩浩荡荡前行,行进途中,蒙山鸣不时看看车窗外的宫临策,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发现宫临策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好了不少,对自己笑脸多了。

    不是他的错觉,马上就要成为自己人了,宫临策对他的态度自然有所改变,何况经过接触本就对蒙山鸣有了好感。

    ……

    湖泊倒映漫天繁星,木筏自由飘荡,筏上三人仍在。

    宫临策的回复消息有了,希望事情尽快落实,可牛有道却不想太着急,要求再等等。

    闻墨儿初次肩负掌门给予的重任,不可能跟他含糊,否则无法对上交代,遂直面问题:“现在不把事情敲定,莫非牛兄还想拖以待变?”

    “你想多了。”牛有道盘膝坐在了木筏上,一手扶剑,一手轻拨倒映夜空繁星的宁静湖水,入手凉凉柔顺,“天都秘境即将开启,你难道没听说过?”

    闻墨儿蹙眉,“你想进入天都秘境?”想想又不对,“你是散修,没有进入的资格,要进也要等你加入紫金洞。”

    牛有道听的直翻白眼,抬头问道:“闻姑娘,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明知道是死路,我还往里闯,我活得不耐烦了吗?”

    “……”闻墨儿哑了哑,问:“那你的意思是?”

    一旁的管芳仪吃吃笑着发声,“闻姑娘,你误会了道爷的意思,道爷正因为不想进天都秘境,所以才先拖拖。你想啊,他是散修没资格进入,一旦成了紫金洞弟子的话,那可就由不得他了,搞不好就要弄进去。”

    闻墨儿恍然大悟,忙道:“这不可能!牛兄,天都秘境五十年才开启一次,各国进入的人选名单皆由各国位列缥缈阁的门派遴选上报,你成了紫金洞的人,紫金洞就算要出人了,也不会派你出去,真要这样的话,岂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也没必要邀请你加入紫金洞费这么大的劲,你多虑了。”

    牛有道摇头:“话可不能这样说,许多事情谁也不知会不会出什么变故。诸国,我得罪的人可不少,万一真要被弄进了天都秘境,那乐子可就大了,还不得从头到尾被人追杀到底,你说我敢冒这险吗?我得防范于未然!我明明能置身事外,就没必要让自己站在不确定上!”

    闻墨儿:“牛兄,只要你加入了紫金洞,掌门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进了,紫金洞必然也要号召燕国其他进入的修士保护你,不会让你出事。”

    牛有道摆手,又甩了甩手上的水,“不仅仅是天都秘境的原因!现在战事还没结束,我不能公然站队在紫金洞这边。你想过没有,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逍遥宫和灵剑山能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吗?他们不想看到紫金洞捡这便宜,必然要想尽办法阻止。”

    “如今的战况,燕国的处境很危险,正是一致对外的时候,不能起内讧,真要是因为这个闹得战败,得不偿失。燕国没了,我加不加入紫金洞还重要吗?所以说,目前内部的大局不能出问题,必须稳住局面,现在的确不是加入紫金洞的时候。你放心,我说话算话,一旦战事结束,我会加入紫金洞的,不会食言。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在这里盯着吗?”

    宫临策还是坚持让闻墨儿留在这边,他如此坚持,牛有道斟酌后不好在这种小事上拂逆,只要他守住立场,一个闻墨儿也翻不起浪来,所以答应了。

    闻墨儿沉默了,这个理由怕是真值得掌门三思,不好急于一时。

    牛有道继续说道:“再说说你那个‘退一万步说’吧,我现在真要加入了紫金洞,一旦真进了天都秘境,紫金洞还想号召燕国修士保护我?逍遥宫和灵剑山是摆设吗?只怕到时候不仅仅是诸国修士要置我于死地,就连燕国修士也不会放过我,届时里外不是人,内外夹击,我还有活路吗?现在加入紫金洞,逍遥宫和灵剑山还不得趁机想尽办法把我给弄进天都秘境去?闻姑娘,大家都自在点,不急。”

    说罢,身子后躺,双手横剑在胳膊上后抱,枕在了脑下,看着夜空繁星,在木排上随波飘荡着,躺那悠哉!

    闻墨儿盯着他看了会儿,忽徐徐道:“赵国杀燕使,齐国伤天火教弟子,茅庐山庄对抗朝廷,我当牛兄无所畏惧,今日一见…见面不如闻名。”

    牛有道呵呵一笑,“想说我贪生怕死是吧?”

    闻墨儿没承认也没否认,转身写了密信,要了金翅在月下放飞。

    事后一转身,发现管芳仪笑吟吟看着自己,闻墨儿总感觉对方给自己的笑容中透着古怪。

    管芳仪问道:“你跟他这样说话,不怕他成了紫金洞长老报复你?”

    闻墨儿没吭声。

    管芳仪又近前抓了她的柔荑在手,笑嘻嘻问道:“闻姑娘真不打算走了?”

    闻墨儿:“红娘急着赶我走吗?”

    “那倒没有,只是想提醒你,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色中饿鬼,可见不得你这样的漂亮女子,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敢用,我是怕你不安全。”管芳仪斜指躺那的牛有道善意提醒。

    闻墨儿偏头看向牛有道。

    牛有道闭目着,嘴角泛着微笑。

    事情拖着不落实,固然有他说的原因,也是因为目前局势还不确定,借口先稳住紫金洞再观望一下。

    月光下的涟漪荡漾,木排上的男人横剑躺着,二女牵手而立,夜静谧,如星月梦境……

    收到闻墨儿的回复后,站在帐外的宫临策环顾大军连营,“唉!”轻叹了声,发现自己的确有些操之过急了,不得不承认牛有道说的有道理,天都秘境的事不是问题,而是目前的牛有道的确不适合急着站队,目前战事为重,确实不宜起内讧。

    之后回复了消息给闻墨儿,同意了暂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