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四三章 大战正酣
    不管吴公岭怎么搞,宋国面对的真正压力依然是金爵统率入侵的韩军。

    大厦将倾,宋京人心惶惶,宋皇牧卓真寝食难安,早前将自己最宠爱的妃子送给商建雄的羞辱感已荡然无存,只要能挽回局势,别说一个雀儿,就算是十个雀儿,牧卓真也会给。

    如今的宋国对燕国哪有什么尊严可言,对燕国近乎是跪在地上哀求,求燕国看在盟友的份上出兵化解威胁。

    如今能救宋国的只有燕国,其他诸国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只有燕国从北部向韩国发动进攻,才能逼迫韩国撤兵回援。然而这事商建雄根本做不了主,求也没用,这边也有理由拒绝。

    不是咱抛弃盟友的情谊不顾,而是赵国开始入侵燕国了,我燕国得应付赵国的入侵,实在是有心无力。

    宋国也派了人去求商朝宗和蒙山鸣,甚至是求燕国三大派。

    也依然是没用,燕国的国力无法双线作战,无力与两个国家同时交战,好不容易转移了韩国的主攻方向,岂会再引回来找死?一旦韩国和赵国联手夹击,燕国找谁救援?找宋国吗?

    眼前最大的威胁是赵国,面对赵国的大势进攻,事关燕国生死存亡,燕国必须全力应对,哪有心情管你宋国的死活。

    所以不管宋国怎么哀求,无论是商建雄、商朝宗、蒙山鸣还是燕国三大派都不会答应。

    庆幸的是,宋国没有临阵换帅,没有将罗照给换掉,不是不想换,而是现在没人愿意接手罗照弄出的烂摊子。

    率领宋国人马作战的依然是罗照,战场上正面交锋时调兵遣将的罗照还是颇具作战能力的。

    从燕国撤回的宋军又被吴公岭折腾了一阵后,只剩下了百来万人。

    罗照扔下零头,扔下差不多二十万人马与吴公岭周旋,能不能打赢吴公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拖住吴公岭为北部战事争取时间。

    率领整百万宋国主力紧急赶赴北疆,统御两百万主力对抗金爵集结来袭的四百万大军,打的有声有色,死死陷住了韩军的攻势。

    这不是金爵想要的结果,他要的是吴公岭将罗照从燕国回撤的人马全面击溃,他要的是吴公岭率军从南部配合韩军的攻势,这也是他挑宋国下手的原因。

    可吴公岭却在这个时候撂挑子,不配合!

    金爵对吴公岭退而求其次的要求是,你消灭不了罗照从燕国撤回的人马,也得尽力给我拖住吧?

    拖个屁!吴公岭随便搞搞弄的韩国和宋国干起来后就缩了,就率领苍州叛军过自己的小日子去了。

    金爵顿时尴尬了,原以为解决宋国北部百万人马容易,现在变成了两百万抱团抵抗。

    好吧!事已至此,金爵的要求再次降低了点,希望吴公岭从后方发动进攻。

    吴公岭答应了,却不卖力,跟宋军演双簧似的,打打退退,说难打。

    金爵被气得够呛,可吴公岭获得了天女教的支持,天女教明显倚仗着手上掌握的吴公岭的作用,趁机让百川谷和无上宫让利,三大派扯起皮来了,令他金爵无可奈何。

    不就是要好处吗?在金爵的说服下,百川谷和无上宫那边松口了,答应平分的基础上再给吴公岭五个州的地盘。

    可吴公岭不干,老子手上现在掌握着十五个州的地盘!

    十五个州?那差不多是半个宋国,我们拼死拼活,你一下拿走一半?试问百川谷和无上宫如何能答应,不肯吃这亏,大不了慢一点把宋国打下来!

    这么一大块肥肉,吴公岭已经帮天女教咬在了嘴上,让天女教轻易放弃也难,双方在那扯皮。

    吴公岭也在背后唆使天女教继续扯皮,天女教懂他的意思,为他争取时间弄成既成事实,到时候这十五个州就全都是天女教的了。

    而宋国也乐见吴公岭这也搞,既然吴公岭不卖力帮韩国,宋国也不好逼的太过,虽然对吴公岭在宋国领地上招兵买马的行为牙痒痒,目前却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眼见吴公岭把事情办的风风火火,手段虽下流,掌控十五州的效率却奇高,天女教切实感受到了吞下这块肥肉的可能性,越发不肯对百川谷和无上宫松口了。

    天女教甚至觉得牺牲一个惠清萍笼络住了吴公岭很划算,吴公岭给了她们一个相当意外的天大的惊喜。

    惠清萍似乎也没想到吴公岭竟然能给天女教带来这么大的利益,对自己的牺牲值不值不说,那口怨气似乎倒是淡了不少,对吴公岭的态度开始渐渐趋向于配合。

    天女教为了安抚惠清萍,已经给予了回报,对吴公岭这边的主导权,从齐碧桑手上交还给了惠清萍。

    而惠清萍那一系的弟子全部得到重用,几乎都派往了吴公岭这一边。这意味着一旦吴公岭坐实了这一块地盘,惠清萍将会在天女教内部掌握很大的话语权,十五个州啊,比她曾经的长老的话语权只强不弱。

    这也是惠清萍没想到的结果,本以为已经没落了,未曾想又从吴公岭这边再现东山再起之势。

    从天女教长老变成了吴夫人,这再起之势的身份转换,跟吴公岭绕了这么一圈的关系,她自己都无语了。

    倒是她那一系的弟子欢喜的很,似乎比她更认同吴公岭的身份,师尊的丈夫!

    紧接着,惠清萍又再次见识了吴公岭这个大老粗粗鲁外表下的奸诈,利用现在的局势四处谋利。

    吴公岭暗中派同仙阁的人赶赴卫国和齐国,向两国购买粮草和战马。

    那么多大户的捐赠,他手上现在不缺钱,而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物资,他希望得到两国的支持。

    卫国和齐国之所以派人支持之前谴责的宋国就是不想利益格局被打破,不想让韩国坐大,如今宋国将亡,吴公岭却在拖韩国的后退,这让两国很讶异。

    而吴公岭派来的人更是挑明了,他吴公岭想自立!

    令韩国的扩张不利,这是卫国和齐国希望看到的,也希望再给韩国多制造一个掣肘,结果竟让吴公岭积蓄实力的图谋再次得逞,出售了粮草和战马给吴公岭。

    这个过程吴公岭没有瞒惠清萍,而是找了惠清萍商量的,否则弄来了粮食和战马无法对天女教交代,希望惠清萍帮忙说话,帮其对天女教解释其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真正帮天女教掌握住这十五州的地盘,好让天女教帮忙挡住韩国那边的压力。

    惠清萍那颗沉沦的心再次尝到权力的滋味,已经被吴公岭再次激活了。

    建立在互惠互利基础上的二人已经绑在了一起,遇事开始暗中有商量了,惠清萍也等于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吴公岭给拖下了水,心甘情愿地被拖下了水,以前的种种不甘似乎成了矫情,对吴公岭男女方面的兽欲也渐渐不排斥了,反正都那样了,也已经成了名正言顺的夫妻。

    同时,吴公岭也感受到了另一种痛苦,惠清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开始盯他了,扼杀他与其她女人之间的不正当关系,身边随时有惠清萍的弟子盯着,他想尝个鲜都没机会了,一个惠清萍哪能满足他的胃口。

    不过两人看起来倒是越来越像是夫妻了。

    ……

    宋国在煎熬,燕赵之战亦正酣。

    商朝宗和蒙山鸣在南州的一南一北,在战略战术上配合,从两个方向联手对赵作战。

    商朝宗率领南州及金州联合人马从南攻打,蒙山鸣率领朝廷联军从北进攻。

    南部战线,又一场大战在即,双方前沿,南州五十万大军与赵国百万人马对峙。

    南州方向率先敲响了战鼓,身披战甲的商朝宗翻身上马,同样身披战甲的凤若男亦翻身上马。

    “杀!”商朝宗挥舞斩马刀嘶吼,率先冲了出去,凤若男纵马提枪追随在后。

    夫妇二人引领一路骑兵冲锋在前,后方大军跟随冲杀。

    “怎么回事?”有事去了趟后方刚好赶回的皇烈见状大惊,对同样穿着战甲的商淑清惊呼,“王爷和王妃怎么跑去冲锋陷阵了?身为主帅难道不知自己的职责吗?简直是胡闹,郡主为何不拦住?”

    商淑清银牙咬唇,一阵小跑,追上一旁滚动的战车爬了上去,推开了战车上擂鼓的士兵,抢了鼓槌,看着大军冲击的方向挥臂奋力擂鼓助威。

    “快跟我走!”急的跺脚的皇烈挥手招呼上随行的大禅山修士,紧急向商朝宗那边追去。

    赵国那边前沿的小部人马略做阻拦后,商朝宗和凤若男亲自率军冲击的消息传回。

    赵国南部战线的统将赵兴延大喜,“对面绷不住了,天助我也!擒贼先擒王,拿下商朝宗,南州人马必败!”

    为了一举拿下商朝宗,这边迅速在商朝宗的冲击方向集中了大量修士,双方很快冲撞在了一起。

    杀声震天中,商朝宗人仰马翻,战马被敌方修士击中倒毙。

    商朝宗就地翻滚而起,挥舞斩马刀与冲杀而来的敌军厮杀,刀光嚯嚯,砍的一道道鲜血飙射,凤若男纵马挥枪连刺为其解围。

    赵国大量修士朝此聚集围攻,燕国那边的修士拼命护卫抢救,修士剑气如虹,人如草芥般一片片倒下,血肉横飞。

    关键时刻,南州人马后方借助大量冲击人马掩饰的骑兵人员翻身跳上战马,化分出两股洪流,高举两支猎猎飘扬的战旗,引领着两股隆隆蹄声从战场两翼冲杀而去。

    左边一路身穿青色战袍。

    右边一路身穿土灰色战袍。

    “英扬!英扬!英扬……”

    左路骑兵亢声高呼不断,凶猛冲向敌军左翼。

    “武烈!武烈!武烈……”

    右路骑兵亦亢声高呼连连,在前方战旗的指引下悍然冲向敌军右翼。

    “英扬武烈卫!”站在战车上登高望远的赵军统将赵兴延大惊失色,终于意识到了商朝宗的图谋,商朝宗竟以身做饵,引诱了这边的大量修士集中,拍栏惊呼,“不好!”

    PS:春风十里不如你!谢新盟主“莲心名”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