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四五章 玉妃
    “一场大捷!”收到消息的牛有道长呼出一口气来。

    他只从结果上看出了攻守易位,战事开始变得对这边有利了,也知道商朝宗是冒险取胜,却不知交战实况的惨烈。

    确切的说,看过不少史书的他能想象到战争有多残酷,只是不想去亲眼目睹那种惨烈,回避那种惨烈。

    对他来说,有多惨烈并不重要,更看重的是结果。

    结果是,他费尽心血扶持起来的商朝宗等人没有烂泥扶不上墙,自身比较争气,没有让他失望。

    某种程度上,他和其他修士并无区别。

    随着蒙山鸣等人的推进,牛有道已经回到了南州,不过并没有回茅庐山庄。

    “道爷,玉苍要见你。”袁罡来到,递出一份密信。

    “见我?”牛有道狐疑,接了密信到手查看,那位玉苍先生的确是要见他,说是有要事与他面谈。

    还非要面谈?牛有道琢磨了一阵,不知玉苍这个时候要见他是什么意思,他现在可不想轻易在能威胁到他的人面前露面,玉苍绝对算一个。

    自从那个假苏照出现后,他就对晓月阁提高了警惕。

    原因很简单,清楚袁罡和苏照关系的人,除了他也就只有晓月阁了,袁罡突然碰上个假苏照,他想不怀疑都难。

    “让他们针对赵国搞破坏,迟迟不见动静,既然不愿帮这个忙,还有什么好见的。就说战事紧急,没空,不见!”牛有道毫不客气地拒绝了。

    ……

    “先生此去有把握吗?”

    贾无群要走了,丞相府内,送别的紫平休拉着贾无群的手关切着,眼神里满是期待。

    宋国的处境艰难,一个不测就有可能亡国。

    罗照前番战事虽然失利,但面对蒙山鸣是在大战略上的失利,不得不承认罗照在战场上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可说到底还是要看他面对的对手是谁。

    罗照的确能打,可惜对手不是一般人,是韩国大司马金爵!

    罗照想凭借弱势为宋国在战场上翻盘很困难。

    而稳扎稳打正是金爵的风格,金爵在占据实力优势的情况下,稳扎稳打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无论罗照怎么智计百出,面对金爵的作战部署他真的是满怀无力,堵的难受。

    而这正是金爵一贯以来给对手的感觉。

    罗照想尽办法也只能是减缓宋军败亡的速度而已,可见的结果在一天天的逼近。

    外人是无法想象罗照的心情的,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绝望,还不敢宣泄出来,怕影响军心,他的内心极为压抑。

    宋国这次挑起的战事,罗照先是在蒙山鸣手上惨败,现在又对上了金爵,又被金爵给渐渐逼入绝境。

    遥想战前的意气风发,年少得志,一路青云,豪情壮志可吞天地,陡然间接连受挫,而且是如此的无力,外人难以想象给他的打击有多大。

    曾经的一些人对他的不满,曾经的一些嘲讽之言,说他自以为是的那些话似乎成真。

    他的自信动摇了,接连对上蒙山鸣和金爵,自信几乎要被打垮!

    正是在这局势下,正是在宋国可见的下场下,有些人想挽回宋国颓势,贾无群决定出去走一趟,想去一趟缥缈阁。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大势到了这个地步,贾无群个人的聪明才智难以挽回什么,如同邵平波,如同牛有道,面对大势皆有些束手无策。

    指望其他诸国已经不现实,也只能是寄希望更高的层面出手化解,希望能游说缥缈阁出面化解宋国的危局。

    有把握吗?面对紫平休的关切,贾无群苦笑:“还有得选择吗?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只能是试试看了。丞相也不要对我抱什么指望,我等在缥缈阁的眼里就是蝼蚁,人微言轻,人家真不会把我放在眼里。”

    “有劳先生了。”紫平休拱手,对他深鞠一躬。

    贾无群没有客气什么,转身走了……

    “虎父无犬子,小王爷这仗打的漂亮!”

    临江眺望对岸韩军驻地,站在江石上的邵登云收到南州那边的战报后,长舒出一口气来,感叹了一声。

    他也极为忧心南州那边的战事,商朝宗一战扭转了局势,令他松了口气,念及旧主,亦甚是欣慰……

    御书房桌案后的商建雄亦看到了南州战报,商朝宗以寡击众,一举扭转战局,燕国变守势为攻势。

    对他这个燕国皇帝来说,这本该是件高兴的事情,可他却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宋国的威胁被蒙山鸣打垮了,韩国那边的威胁被邵登云挡住了,赵国那边的威胁又被商朝宗给遏制住了,说到底全都是宁王的人,而这份荣耀都将加注到宁王的儿子商朝宗头上。

    燕国有难,力挽狂澜的是商朝宗,而他这个燕国皇帝呢?似乎什么都没干,似乎成了吃闲饭的。

    尤其是现在,燕国三大派都在力挺商朝宗那边,这让他如鲠在喉。

    下站的童陌心情也不好,商朝宗越显得有能耐、越得势他就越不安,当年对宁王派系进行清洗就是他主持的,真要被商朝宗掌握了大权的话,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想想都不寒而栗。

    可是他现在拿商朝宗无可奈何,人家身边有大量修士保护,又手握兵权,你无论是来明的还是来暗的都没用,这个时候的商朝宗集强势于一身,任何阴谋诡计都难伤其毫毛。

    下站的商永忠心情也不好,他这个大司马如今真正是成了摆设,商朝宗越能耐,就越显得他无能,太尴尬了。

    下站的高见成面无表情,他早就在商朝宗那边押注了,既在这边位列三公,这边垮了商朝宗得势了,他也照样会安然无恙。他也没想到当初的无奈之举竟会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颇有些人生如戏的感觉。

    当然,获悉捷报,内心还是很感慨的,至少越发认识到了商朝宗那些人的能力,对比之下,这边的朝堂只能是让他暗暗摇头。

    站在他的高度看,燕国内部的局势很明显,商朝宗这次是真的成了气候,威望如日中天,如今的燕国,能将朝廷取而代之的除了商朝宗不会再有别人。

    “诸位,下面各州府都要盯紧了,都要安排妥当了,不能松懈,要加强!”商建雄忽意味深长地冒出一句。

    “是!”三位一起拱手领命。

    三人都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如今的商朝宗气势太盛了,对各州府的掌控成了他们唯一的本钱,要是丢了这份掌控能力,他们对燕国三大派便没了作用。

    包括商建雄自己也意识到了,经由这次的战乱,三大派应该能看明白,拥护谁才能够对三大派更有利,若不能控制住下面,三大派随时会抛弃他们重新另立一个对三大派更有利的朝廷。

    说白了,他们必须要具备随时让燕国内部大乱的能力,只有这样才能让三大派不敢轻易抛弃他们。

    说出了这种话,某种程度上是承认了他主持下的朝廷的无能。

    “玉妃呢?”商建雄又回头问了声田雨。

    玉妃就是宋皇牧卓真送来的那个妃子,童陌、商永忠、高见成下意识相视一眼,商建雄将那女人封为‘玉妃’是令许多人不满的,何为玉?自然是指洁白无瑕,一个二手货,别人家的妃子到了这边,名节上实在是配不上玉妃的封号。

    田雨悄悄看了眼三位大臣的反应,轻声回道:“在御园。”

    商建雄立刻一扫颓废,精神一振,起身便走。

    “陛下!”童陌拦了一声,劝了句,“龙体要紧,不宜太过操劳,节制啊!”

    瞅了眼商建雄的黑眼圈,他实在是没忍住又劝了一次。

    据宫里传出的消息,这位皇帝对那女人太‘用功’了,宠幸不断,雨露均沾的状况严重失衡,搞的后宫一群人意见很大。别小看后宫那群女人,不少人的娘家都是有权有势的人,都有意见了就会出问题。

    连皇后都不高兴了,皇后就是他童陌的女儿,连他女儿都忍不住埋怨他这个爹了。

    说埋怨是好听的,差不多是骂了,问是不是要她把自己皇后的位置给让出来?

    商建雄怒了,两眼一瞪,步步逼近童陌,“节制什么?”

    童陌老脸尴尬,被逼的步步后退,退到了柱子前,无法再退了。

    商建雄盯着他质问,“寡人心情不好,只是找玉妃聊天解闷,也不行吗?”

    “甚好!”童陌苦着脸生硬着蹦出两字来。

    商建雄回头环顾诸人,“前番,送给玉妃的饭食里不太干净,有些事寡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太过追究,但是别当寡人是瞎子,都别做得太过分了,诸位的手不要伸的太长了,谁再敢把手伸到寡人的家里来…不要把寡人的仁慈当软弱,再有下次,定不轻饶!”

    有人下毒?高见成和商永忠交换了个眼色,也不知是谁干的,不过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一个没权势背景的女人进了宫,又太过得宠,女人嫉妒心是天生的,更何况是一群女人,遭人嫉恨、有人下毒手太正常了,哪年不得不明不白死上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