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四六章 缥缈阁传讯
    一声冷哼的商建雄甩袖而去,田雨瞅了三人一眼,快步跟了去。

    靠着柱子的童陌“唉”了声,双肩一塌,一张挺无奈的老脸。

    商永忠凑了过去,低声问道:“相爷对那女人下手了?”

    童陌两眼一翻,瞪来,“王爷,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呵呵,问问,就问问,玩笑话,相爷不要当真。”商永忠双手兜进了袖子里抱在腹前乐呵呵着东张西望。

    面无表情的高见成看向门外叹了声,“红颜祸水啊!”

    童陌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他也好女色,之前是不太认可红颜祸水这说法的,现在却是深有感触。

    商永忠也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因为一个外来的女人,搞的后宫不宁,怕是要让许多人不高兴。”说这话时眯了眯眼,连他都对那玉妃动了杀机。

    另两位自然知道他所谓的许多人是指什么人,后宫那些女人背后的人。

    如今正要靠那些人掌控局势,皇帝在这个时候独宠一人,的确是不太妥当,然而那女人有皇帝保护,皇帝用了心的话,外人也难下手。

    大家都不希望因为一个女人而影响大家的利益。

    “相爷,您最好和大总管田雨好好沟通一下。”高见成暗示了一句。

    商永忠暗暗点头,要在后宫动皇帝保护的女人,没有田雨的帮助,几乎不可能得手。

    童陌本有这想法的,但是被高见成这么一提醒,顿时警觉了起来,担心中圈套,冷冷扫了高见成一眼,转身走了。

    ……

    “看看。”

    同样在御书房桌案后的太叔雄将一份刚传过来的情报扔在了桌上。

    下站的邵平波上前,双手恭恭敬敬取了情报到手查看,一看方知是赵国在燕国手上吃了败仗,燕赵之战的局势翻转了,攻守易位。

    “商建雄还是挺有福气的,自己作死,下面还有人拼命,商朝宗那伙人的确是能征善战,真正是力挽狂澜呐!”太叔雄乐语带嘲讽,不过能看出,心情还是不错的。

    东四国都打起来了,都在那消耗了起来,连卫国和齐国都投入了不少的资源,他在一旁看热闹,看诸国咬个鸡飞狗跳遍体鳞伤,惬意。

    邵平波合上情报放回案上,“若不是卫国和齐国的鼎力支持,燕国根本无力打这一仗,战事一开始燕国就亡了。”

    太叔雄颔首,这个道理他自然是知道的,若无外部力量支持,仅粮草一项就能拖垮虚弱的燕国。

    “反过来说,也是好事,卫、齐也被拖着消耗了。”邵平波又补了一句。

    太叔雄脸含笑,拍了拍椅子扶手,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乐呵之余,又啧啧一声,“那个吴公岭还真是个妙人!”

    邵平波懂他的意思,吴公岭的搅局坏了韩国的好事,令韩国的企图不能顺利推进,无异于加大了韩国力量的消耗,也造成了东四国的力量越发分裂,对这边是有利的。神情略肃道:“陛下,此人不可小觑,以前被其兄吴公山遮挡住了,我父亲对他评价也不好,没注意到,如今看来,倒是小看了此人。”

    “乱世出英雄,的确是个人物。”太叔雄点点头,忽又好奇问了声,“听说牧卓真把自己最宠爱的女儿送给了商建雄,这女人如今又极得商建雄宠爱。据可靠消息,因为这女人,令燕京不少人不满。孤王以前倒是没关注过这个女人,孤王很好奇,能令牧卓真如此宠爱,又能把商建雄给迷的五迷三道的女人究竟是何等绝色,你对这个女人知道多少?”

    邵平波观他样子,似乎对那女人也有了兴趣,念头稍微那么一转就明白了。

    仅仅是牧卓真宠幸倒没什么,连商建雄也拜倒在了那女人的石榴裙下,接连折服两位看惯了后宫佳丽的帝王,那女人怕是已经引起了诸国帝王的关注,也可以说是因为商建雄引起了各方势力的高度关注。

    “微臣以前也没关注过,想来无非女色而已,迷倒了商建雄,对有些人来说,恐怕就成了祸水!红颜薄命,这女人再漂亮,恐怕也没什么好下场,迟早要成别人刀下鬼。”邵平波平静回了句。

    太叔雄哈哈大笑道:“区区一个弱女子,怎么就成了祸水,说到底,还是商建雄的自制力太差了些。孤王倒是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若有机会,孤王定要抢到手一观,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绝色能令牧卓真和商建雄倾心。”他毫不遮掩地暴露了自己的野心。

    雄性称王称霸的终极占有欲之一,邵平波能理解,没吭声,对此不做评价。

    不过太叔雄话锋一转,“局势如此,卫国和齐国那边,你的安排要加快了。”

    邵平波躬身道:“陛下放心,人手已经安插到位,已初见效果,只是现在还不宜强行推进速度,否则物极必反,需循序渐进。”

    这事不用提醒他也不会放松,一直在紧抓。

    他深知此事对他的重要性,能不能做出成绩来,关系到他在晋国能不能彻底打开局面。

    太叔雄虽然给予了他支持,可还是需要他自己凭本事拿出东西来,否则满朝文武大臣都不是摆设,牵涉到朝堂众多人利益的事情,太叔雄没个说法和交代也无法凭空力挺。

    他如今拿不到相应的权力,无法放开手脚,正是因为这个。

    ……

    燕赵之战,攻守易位,赵兴延之败,令赵国朝廷也紧张了起来,力排众议、一意孤行的赵皇海无极压力极大,连连发令催促前线用功。

    就算没有朝廷的压力,大都督庞腾也不得不分出大批兵力去拦截阻击。

    事情明摆着的,燕国无力吞并赵国,面对赵国的入侵,一旦攻入赵国境内,为了破坏赵国的入侵之势,杀入赵国境内的商朝宗必然不会客气,必然是要大肆破坏拖赵军的后腿,蒙山鸣攻入宋国的所作所为就是前车之鉴。

    商朝宗一得手,蒙山鸣知道庞腾必然要分兵去阻击,迅速加快人马调动频率,看得人眼花缭乱,不知搞什么鬼,给庞腾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分出百万兵力阻击商朝宗之际,庞腾已是极为小心谨慎,生怕露出什么破绽。

    然蒙山鸣等的就是这个!

    蒙山鸣视此为战机,没有机会创造机会,突然正面发动狂猛一击,令赵军震荡。

    值此分兵之际的赵军立刻出现了薄弱环节,率领宫州人马的徐景月突袭,如一把尖刀,迅猛插入了薄弱点,将赵军分出的兵力与主力一切为二。

    蒙山鸣继续狂攻,正面钳制庞腾主力。

    商朝宗率军回击,与徐景月联手夹击庞腾分出的阻击人马。

    庞腾立刻派出人马攻击徐景月,为那支人马解围。

    蒙山鸣一声令下,徐景月部弃战,直奔赵国腹地而去,商朝宗也不打了,也往赵国腹地而去。

    庞腾不救,徐景月和商朝宗就要联手消灭那支人马,庞腾若救,两人就跑。

    霎时,往赵国腹地杀去的一支人马变成了两支,庞腾一个脑袋两个大,头疼了,再分兵去追吗?

    随着人马分散出去一支,庞腾人马已无法对正面的蒙山鸣形成绝对的优势兵力压制,若再分兵去阻击徐景月,徐景月乃燕国悍将,派出的人马少了够呛,又得分兵百万!

    四百万大军,一百万被商朝宗给打垮了,又分了一百万去阻击商朝宗,若再分出一百万去阻击徐景月的话,手上就只剩一百万人马。蒙山鸣手上分出徐景月五十万后,可还捏有一百五十万人马。

    蒙山鸣虎视眈眈,一直在伺机对他发动致命一击。

    可是不阻击又不行,这便是守方最痛苦的地方。

    庞腾被逼无奈,不得不率领大军进行战略上的后撤,准备借助地利天险,重整有利于己方的局势。

    已攻入南州的赵军全面后撤,局势翻转,燕军全面攻入了赵国境内。

    随军推进之际,紫金洞长老岳渊纵马追到了蒙山鸣乘坐的马车旁,探手拨开窗帘招呼了一声,“掌门。”

    宫临策从马车内闪身而出,落在了行军的路旁,岳渊近前跳下马,递出一张纸,“掌门,缥缈阁传讯,召集各派掌门前往缥缈阁议事。”

    宫临策接信到手,疑惑道:“什么事?”

    “不知道。”岳渊摇头。

    宫临策把信看了看,的确没说是什么事,只是指定了议事日期,时间就在三天后!

    琢磨一阵,宫临策不敢耽误,转身追上了蒙山鸣辞行……

    连绵山峦间,两个老熟人见面了,牛有道终究还是与玉苍先生见面了。

    牛有道拒绝见面,玉苍来劲了,不见不行。

    最终,时间地点统统由牛有道安排,玉苍表示全全配合,只要答应见面,你觉得怎么安全就怎么安排。

    到达某地后,又是牛有道派飞禽把玉苍给接来的。

    玉苍随行几乎没带人,只带了弟子独孤静。

    牛有道身边只有管芳仪,山谷中双方碰面在一起时,玉苍目光忍不住往不远处多瞟了两下,那边树下站了个花衣男子,傲然负手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