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四八章 晓月阁阁主
    玉苍脸色一沉,“昧良心的事你还干少了吗?”

    牛有道诧异:“有吗?”

    玉苍才不信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没干过黑良心的事,不过纠缠这种问题没意义,“老弟,商建雄要杀你,我晓月阁牺牲大量人手帮你挡了两次;你要做掉宋使,我们也帮你干了;还有落你手上的飞禽,我们也没追究过。事帮你做了,好处也让你拿了,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晓月阁与你交好,等的就是今天,莫非你一点报答一二的意思都没有?”

    牛有道:“扯这个没意思,真要算这账的话,你们追杀我的账怎么算?还有商镜,价值如何估量?又是谁送给你们的?以前的事情,不管是不是形势所迫,都是你情我愿,算不清楚的,还是一码归一码的好。”

    玉苍:“这事对你并无任何坏处,既是帮我们,也是为你解决掉赵国这个威胁,大家互惠互利,对大家都有好处,你还有什么好矫情的?莫非你还想讨价还价捞点什么?好,若是如此,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摆出来谈。”

    牛有道:“我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吗?当然,我想要的东西太多了,小东西没必要开这口,我真正想要的你们也无能为力。说到底,答不答应要看我愿不愿意!”

    玉苍:“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了我晓月阁的面前,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晓月阁等了太多年了,一代又一代的人都没能等到这一天,如今这一天终于来了,为此我晓月阁可以不惜代价!这次,谁要敢挡我晓月阁的路,就是我晓月阁的死敌,老弟真想断了我晓月阁的希望吗?老弟真想承受我晓月阁的全面报复吗?”

    此话说的牛有道心头一沉,脸色也寒了起来,“玉苍先生在威胁我吗?”

    玉苍:“不是威胁你!为了帮你,我晓月阁死了不少弟兄,上上下下的人都认了,因为这是前进路途上必须付出的代价,为了换取你的支持,我们愿意献上这份代价,但绝不接受付出代价后的戏弄!这世上没有白拿的好处,我今天既然来了,你就没得选择!”

    牛有道手指在剑柄上弹动着,“我现在要拿下你,易如反掌,这个时候威胁我合适吗?”

    玉苍点了点自己受制的身躯,“我愿意接受这样的摆布,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你要么杀了我和晓月阁全面开战,要么就答应,没有第三条路,晓月阁积蓄多年的底气摆在这!”

    牛有道挑眉道:“摘星城的邀月客栈,或者冰雪阁的彩虹客栈之类的,我躲进去的话,晓月阁能拿我怎样?”

    “笑话!”玉苍反问:“那是给人避难的地方吗?你去了又能躲多久?你在南州的心血不要了?”

    躲的事,牛有道也就说说,邀月客栈那种地方的确不是给人避难的地方,有一些规矩。

    当然,也可以给人避难,但是这背后的花销却没人承受的起。

    短期住要不了多少钱,一天十枚金币的房费不少修士都能掏出,可若是长住,头一个月十枚金币一天,下一个月就变成一百金币一天,一个月一个月的往上翻,再有钱的人最后也得被吸干。

    这就是代价,想借九大至尊的势来保平安,不是不行,但不便宜!

    但还是有走投无路的人会进去,能拖一天算一天。

    牛有道话锋一转,“如果我是缥缈阁的人,晓月阁也有这底气吗?”

    “……”玉苍凝噎无语,好一会儿方神情抽搐道:“你是缥缈阁的人?不对,不可能!”

    牛有道:“一惊一乍的,有意思吗?我是不是缥缈阁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想让你知道,晓月阁不是无所不能的存在,真要较起劲来,你们能豁出去,我也能豁出去,最终未必能奈何我!说到底,想要我帮忙就不要吓唬我,最便捷的办法还是要拿出诚意来。”

    玉苍:“你想要什么诚意?”

    牛有道:“我再问第二次,晓月阁阁主是谁?”

    玉苍:“一旦事成,谁站出来自然就是谁,到时候自知。”意思是事还没成,没必要问那么多。

    牛有道:“我不可能糊里糊涂帮一个连是谁都不知道的人办这么大的事,你若非要这样糊弄我,行,威胁我没用,晓月阁想怎么玩我奉陪到底!”

    玉苍:“就这个条件吗?告诉你是谁,你就能答应?”

    牛有道:“让燕军继续打下去,是要死人的,要死很多人的,抚恤等各方面的军费开销谁出?”

    玉苍很想说,你们这样硬磕下去不要军费吗?我那边早点起事,给你们这边减轻了压力不是节省了大笔军费吗?

    然而现在说这个没意义,人家就是找借口要好处,遂问:“你想要多少?”

    牛有道五根手指一亮,“不多要,五千万!”

    玉苍语气果断而沉重,“太多了!那边起事后,晓月阁将要面临大量开销!”

    “好!看在我们交情的份上,我也懒得啰嗦了,都痛快点,减一半,三千万!”

    “五千万的一半是三千万吗?你怎么不说是两千万?”

    “那就听你的,两千万就两千万!说吧,阁主是谁?”

    “夏令沛!”

    “……”牛有道无语一阵,“什么意思?”

    玉苍一字一句道:“晓月阁阁主是夏令沛!”

    牛有道不敢相信,“你开什么玩笑?就那书呆子能是驾驭晓月阁的阁主?”

    玉苍:“他爷爷是,他父亲也是,你很快能看到结果,我没必要糊弄你。”

    这次轮到牛有道傻眼了,一直在琢磨的晓月阁阁主居然就是他那个便宜学生,居然在他茅庐山庄住了那么久,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令人很纳闷的事情,但又若有所悟,根据一些晓月阁重视的迹象来看,还真有可能,所谓的玉苍先生的侄子只是一层掩护而已。

    “庄虹什么身份?实际上的掌控人是她吗?”

    “没什么身份,仅仅就是阁主的母亲,不参与晓月阁的任何事物。”

    “也就是说,晓月阁真正的话事人其实就是你玉苍先生。”

    “我只是其中之一,类似各门派的长老之一,你拿住我也要挟不了晓月阁。”

    “呵呵,晓月阁阁主居然是我的学生,你们一旦起事成功,夏令沛一旦浮了出来,我和晓月阁的关系还真是想撇都撇不清了。”

    “当初是谁非要把人给带走的?你想尽办法在那折腾,我拦都拦不住!再说了,你的担忧是多余的,晓月阁全面浮出来了,撇不撇清关系还重要吗?”

    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事情敲定后,玉苍便走了。

    他也没带那么多钱在身边,约好了派人次日支取的方式。

    玉苍一走,管芳仪又闪了过来,见牛有道坐在石头上一脸纳闷的样子,不由问道:“他找你谈什么了?”

    “夏令沛就是晓月阁阁主,你相信吗?”牛有道叹了声。

    “啊!”管芳仪大吃一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晓月阁蓄谋已久……”不用她多问,牛有道自己把玉苍的来意告知了。

    管芳仪闻听后心惊不已,想到死在晓月阁手中的黑牡丹,她试着问道:“你答应他了?”

    “没有白拿的好处,他们敢给,就能连本带利收回去,不答应不行!”牛有道杵剑站了起来,似笑非笑地冷哼了一声,“这么一张网,躲在暗处才是真正的麻烦,浮出来倒省事了!”

    次日,管芳仪又心花怒放了,两千万金币又装进了她的口袋!

    ……

    缥缈阁,地处七国大陆最高之巅,地名天都峰!

    要开启的天都秘境离此不远。

    天都峰大多地方荒凉苦寒,顶峰上的山谷内却是四季如春,有热泉,栽培有各种奇花异草,各类飞禽走兽悠然自得。

    此地,亭台楼阁屋宇连绵,建筑气势磅礴冲天。

    夜间离天最近,繁星爽目,似乎伸手可摘,仰望上苍犹如置身于浩瀚星空之中。

    近天宫,天下豪强议事之地,能在此有一席座位的,皆是天下最顶级的修行门派。

    外面漫天繁星,近天宫内灯火璀璨,镶嵌在梁壁上的大大小小夜明珠熠熠生辉。

    三十张长案左右分列,正襟危坐在案后的三十人,正是海内外各方势力的执掌人,宫临策等人也在其中,今天汇聚一堂都不知道是什么事。

    众人静默等候之际,门外进来数人,为首的是一名清瘦汉子,面色清冷,给人超然物外的感觉。

    他一进来,殿内列席的三十人立刻都站了起来迎接,目视那汉子不疾不徐从眼前走过。

    能让这些人恭敬的自然不是一般人,九大至尊之一罗秋的弟子,也是罗秋的女婿,摘星城城主莎幻丽的父亲莎如来。

    缥缈阁是九大至尊联合处理天下事物的地方,由九大至尊轮流派人来打理,这一届的执掌人正是莎如来。

    随行分立台阶左右,走上主位台阶的莎如来回头看了众人一眼,淡然道:“都来齐了,坐吧。”

    众人坐下,他也走到案后坐下了,再次审视着众人出声道:“把大家叫来,也没别的事,天都秘境即将开启,还是老规矩,名单由诸位上报,这里不会勉强。诸位上报的名单我看到了,明显有些不对,想问问诸位是怎么回事,希望诸位能给我个解释。”

    ps:春风如贵客,一到便繁华!谢新盟主“茶泽舟自横”捧场支持。因见读者疑问,解释一下,感言相谢的小红花和大红花是指飘红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