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五一章 玉苍急了
    他当时口中便血流如注,痛昏厥了过去,人也被扔出了缥缈阁,得亏护送前往的修士抢救才保下一条命。

    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丞相府,也发现自己再也无法说话了。

    口中之伤给他造成的痛苦是外人无法想象的,如今他连喝水进食都麻烦,很容易触及伤处,需要修士施法帮忙。

    之前也不知自己的说服有没有作用,因为他根本没见到缥缈阁主事的人,抬出紫平休宋国丞相的身份也仅仅是见到了下面一个管事而已,便把自己给弄成了这样,缥缈阁俯视天下的霸道他这回算是亲身领教了。

    现在听到了好消息,方感慨一条舌头没白丢。

    除了宋国少部分人外,天下人都没想到也没察觉到他贾无群去了这趟缥缈阁对天下格局意味着什么。

    开始缥缈阁对各国上报名单其实没太在意,也不认为各国敢敷衍,直到贾无群的出现,贾无群的话的确引起了缥缈阁对名单的注意和排查,于是才有了后面召集各派掌门去缥缈阁的事。

    就因贾无群借着这么一个小小的点撬动了一下,诸国上报的名单重拟不说,缥缈阁搂草打兔子,趁这机会顺手把天下散修也给撸了一把。

    紫平休提袖拭泪,是真的心疼,贾无群说是自己的心腹谋士,其实从小在紫府长大,真正是亦亲亦友的关系,他能走上今天这样的高位,贾无群功不可没,如今却被折腾成了这样。

    家里先是女婿战死,接着又是女儿自尽,外孙和外孙女天天哭闹着要见父母,如今这位亦亲亦友的家人又这样了,种种不幸接连而至,如何能不难过?

    他放下衣袖道:“陛下感念先生功劳,欲亲自来这看望先生,先生稍微准备下。”这也是他匆匆赶来的原因之一。

    贾无群略显愣怔,旋即苦笑,知道紫平休肯定在皇帝面前为自己表功了,旋即又提笔写下:丞相莫非想害我?我此举不知得罪了天下多少修士,不可扬名!

    紫平休愕然,旋即明白了什么意思。

    ……

    “什么?”

    齐京扶芳园内,陡闻缥缈阁传令天下冻结战事,玉苍一脸懵憨,一时难以回过神来。

    他这里已经在收拾东西,已经准备赶往赵国田正央和马长安那边去了,晓月阁已经准备正式起事登台了,院子里的马车已经在装载东西了。

    缥缈阁对这种事向来冷眼旁观,好好的冻结战事,开什么玩笑?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追问了一句。

    独孤静叹道:“据传,是因为天都秘境开启在即,而诸国因为战事保留了精锐修士,没有上报上进入秘境的名单,惹得缥缈阁不高兴了。缥缈阁遂下令战事冻结,让诸国重拟名单,待天都秘境之事后再解冻战事……”

    听明详细情况后,玉苍下意识摸了把额头,差点没把他吓出一身冷汗来,心肝现在还发颤着,心有余悸。

    这消息若是再晚来些日子,待赵国那边一起事,晓月阁也浮出水面了,若那时缥缈阁再突然来个冻结战事的话,晓月阁浮出来了,既不能作为,又缩不回去,怕是要死的很惨。

    这事真正是吓死个人!玉苍手摁胸口,连连庆幸道:“还好,还好,事情还算来得及时,若是再来晚些,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冻结问题倒也不大,只要维持原样就好,这意味着天都秘境之事后,目前的局势注定让战事还要继续,我们的事情也可以继续推进,也只是暂时冻结而已,影响倒也不大。我们等了那么多年,不在乎再等一阵!”

    回头又问:“你刚才说什么?这次连散修也要进天都秘境?”

    独孤静双手奉上一份名单,“这是缥缈阁张榜贴出的名单抄录。据可靠消息,也是因为诸国战事的原因,折损诸国不少的精锐修士,缥缈阁考虑到这个原因,为了补可能存在的不足,这次破例召集一千名精锐散修进入天都秘境,散修进入的名单是由列席缥缈阁的三十名成员共同推荐的。位列丹榜的散修大多都榜上有名。”

    “难不成我也在上面?”玉苍见他脸色不好,感到不妙,怔怔问了声,同时一把夺了名单来看。

    独孤静摇头,“师尊的名字没有上榜,可见各派掌门还是给师尊面子的。何况就算师尊进去了,凭师尊这些年的经营,各方势力多少要给师尊几分面子,天都秘境内不至于为难师尊。”

    听说没自己,玉苍又松了口气,着急查看名单的神态缓了下来。

    谁知独孤静接着又冒出一句,“牛有道上榜了,天都秘境,牛有道要进去,躲不掉的,也不敢躲。”

    玉苍猛抬眼看了看他,复又紧急查看名单确认,最终看到了千名散修中的‘牛有道’三个字,当场傻了眼,脸部肌肉抽搐个没完,他终于明白了弟子独孤静为何脸色不好看。

    是,战事冻结了还会解冻,晓月阁的图谋还会随着战事的解冻继续,不会有太大影响。

    可如今的关键是,晓月阁计划中的关键人物牛有道出问题了,牛有道要进天都秘境了,一旦牛有道在天都秘境内出了事的话,晓月阁的计划照样要完蛋。

    晓月阁布置下的田正央和马长安起事的话,必须要有外部环境的配合。

    两人麾下的两百万人马可是赵国的人马,不排除外部影响的话,很难掌控住。

    一旦田正央和马长安起事,赵国不可能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真要到了那种地步,什么入侵燕国,自己都要断手断脚了,哪还能盯着别人的肥肉咬,必然是要攘外先安内的,内部不稳也没能力对付外界。

    到时候赵国会怎么做是可以想象到的,必然会对燕国屈辱妥协,哪怕做出相当程度的让步。

    而燕国也是强弩之末,死磕下去不符合燕国的利益,只要逼得赵国让步了,燕国人马必然要回撤对付韩国。

    人家燕国现在是因为没有办法才扔下宋国不管和赵国开战,但凡有一丝可能也不会坐视韩国吞并宋国坐大,解决了赵国的威胁回头联手宋国对付韩国是必然的。

    到时候他晓月阁怎么求燕国都没用,那不是像对牛有道那样给两千万金币就能解决的事。

    面对燕国的国家利益,关系到燕国上下包括三大派的长久利益,燕国是不可能会配合晓月阁的。

    一旦赵国决定对燕国忍辱让步,赵国付出的代价肯定远不止两千万金币,人家能从赵国手上拿到比你给的更多的东西,又能维护自己的长久利益,岂是你晓月阁给点东西就能收买的?

    能在这关键点上左右局势的只有牛有道,只有牛有道发力才能为晓月阁争取到掌握那两百万人马的时间。

    这边已经和牛有道谈妥了,连钱都给了牛有道,现在突然冒出这一出,这算怎么回事?

    又不是牛有道自己要赖账,这种钱给了是收不回来的,除非大家的合作关系想一拍两散还差不多。

    关键玉苍也不想把这钱收回来,他一万个不想,他只想牛有道好好的帮他创造起事的环境。

    面对晓月阁这么多年苦心积虑的图谋,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地步,两千万金币算个屁啊!

    若不是牛有道痛快,但凡牛有道再坚持一下,别说两千万,五千万他也照样会给!

    缥缈阁这无差别的一棒子打下来,真正是把玉苍给打懵了,一张老脸晦明晦暗,恨得牙痒痒道:“缥缈阁这帮畜生,不就是想趁机削弱一下散修吗?”

    “师尊,现在怎么办?”独孤静问了声。

    玉苍紧紧攥着手上抄录的名单,咬牙切齿道:“牛有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如今燕国的兵权和人马掌握在商朝宗和蒙山鸣的手上,南州人马把持着整个燕国的战事,而牛有道又对他们有着绝对的影响力!这个关口上,这个趁火打劫的混账王八蛋绝对不能出事!”

    之所以骂牛有道趁火打劫,是觉得牛有道很不地道,之前晓月阁任劳任怨帮了牛有道那么多忙,几乎是有求必应,等到有事了指望牛有道讲点良心报答一二,谁知那孙子居然还向他开口要钱!

    而且理由还找的冠冕堂皇,是帮晓月阁打仗,伸手索要军费,你给还是不给?

    独孤静满脸忧虑道:“这事很难办,几乎没办法,缥缈阁已经张榜公布了,就绝无轻易收回的可能,咱们在缥缈阁的眼里不算什么,根本左右不了缥缈阁的态度。牛有道也没办法躲过这一劫,装死也没用,装死估计也要被扔进天都秘境。”

    “当年支持邵平波,后来又帮牛有道,为的是什么?他在南州这些年经营出的势力对我们太重要了,他不能出事!”玉苍甩着胡须在那再三强调了一遍,指点着独孤静说道:“外面没办法,就在天都秘境内想办法,不惜代价也要想办法保住他,必须让他好好的活着回来,总之决不能让他出事,明白吗?”

    PS:书剑路茫茫,谁人策马到?谢“∵梦想∴奋斗”赠大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