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五二章 有点懵
    独孤静颔首:“明白!散修名单上有一些我们的人,我尽快联系。目前各派重拟的名单还没看到,等名单出来再看,看看有没有我们的人参加,若有再另行布置。”

    “这不够,必须要稳妥!”玉苍大手一摆,“各门各派的掌门,与我有交情的都帮我安排联系,我这次要豁出老脸去了。他是公子的老师,这便是我出面的最佳理由!”

    独孤静心中唏嘘,估计就算是师傅自己进天都秘境也不会这样上心,现在反倒要为个牛有道做牛做马了,也不知牛有道如今是不是也会这般着急,别皇帝不急太监急。他点头应下,“好,我立刻安排。”

    玉苍:“等等,先不急着联系,先传讯联系牛有道,告诉他,我要和他见面,要与他面谈!”

    才见面分开没几天,就又急着见面,也实在是无奈。

    这种事情书信里是扯不清楚的,必须当面谈,他得问清牛有道有什么准备之类的,双方要如何配合之类的,这些都要谈个清楚明白,弄岔了很容易出事。

    ……

    “冻结战事?”

    吴公岭拿着惠清萍递来的消息,天女教转来的消息,看后愣愣抬头,这事明显出乎他的意料。

    不是一般的出乎意料,而是非常出乎意料,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突然冒出,实在是连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惠清萍嗯了声,“原因上面写的清清楚楚,我知道的不比你多。”

    “哈哈……”吴公岭轻笑着,渐渐变成仰天狂笑,直至拍案叫绝道:“天助我也!真乃天助我也!哈哈哈哈……”笑的那叫一个恣意张狂。

    有些事情惠清萍虽然不懂,不过这突如而来的事情她却是明白的,只要不傻的都能看明白。

    缥缈阁突然下令冻结战事,勒令各方维持现状不得妄动干戈,简直是让吴公岭这边捡了个天大的便宜,简直太适合吴公岭目前的所作所为了,简直是神配合。

    缥缈阁一声令下,谁都不敢再打了,宋国不敢打这边,燕国也不敢打这边,韩国同样不敢。

    当然,韩国就算想打也打不着,除非韩国先攻破宋国或燕国的阻碍才能打到这边,缥缈阁冻结战事后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这等于是白白给了吴公岭趁机发展拓实手上地盘势力的大好良机。

    天都秘境开启到关闭,需要一年的时间!

    这么大一块地盘,吴公岭又坑蒙拐骗了大量的人口过来,给他一整年放开手脚经营的机会,局面可以想象,必然是令吴公岭越发牢牢掌控住了这块地盘。

    局势变成了这样,韩国那边再吵再闹也拿吴公岭没办法,不让吴公岭经营这块地盘也说不过去。

    天女教那边怎么看这边?发往这边的消息言语中已经透着热切!

    待他大笑终于停下了,惠清萍冷冰冰道:“宗门的意思是,怕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想派我几个师姐妹来帮衬我。”

    吴公岭呵呵道:“战事已经冻结了,有什么忙不过来的?”

    惠清萍把话说明白了一些,“估计是宗门内有人眼红,想来分一杯羹,你怎么看?”冷眼斜睨观察他反应的样子。

    吴公岭愣了一下,明白了,这位不满了,不愿有人来分她一杯羹,当即站了起来,伸手就去揽她腰肢,“她们想的美,有本事她们也嫁给我呀!”

    “狗爪子别碰我!”惠清萍一把拨开他的手,“那好啊,不怕死,我就帮你问问看。”

    吴公岭忙改口道:“玩笑,玩笑,咱们是夫妻,肥水不流外人田,岂能随便便宜外人。这事我听夫人的,夫人说行就行,说不行就不行,夫人想怎么样都行,我全力配合!夫人,你看这样怎么样?”胳膊又向她腰肢搂去。

    这话听的舒服,令惠清萍眉眼舒展开了几分,也就让他搂了,没再反抗,近距离面对面地淡淡问道:“那就这样说定了?”

    “我还能不信夫人么,定了,就这么说定了,夫人说的算,行不行?”吴公岭觍着脸问道。

    “就这样吧。”惠清萍拉开他胳膊,转身就走。

    吴公岭却拽住了她胳膊,“夫人,天大的好事啊,值得好好庆贺一下!”

    惠清萍一把甩开他,“你怎么安排庆贺是你的事,我不管。”

    “不需要安排,就这样庆贺!”吴公岭突然抢步上前,竟将惠清萍给拦腰横抱在了臂弯,嘿嘿道:“夫人平常盯的紧,不让我碰其他女人,快把人给憋坏了,今天遇上这好事,夫人焉能不好好伺候伺候我?”

    “放开!”惠清萍挣扎着急了,脸都红了,发现这疯子高兴时折腾她,不高兴时也折腾她,实在是令人无语,一旁还有弟子看着呢,让她情何以堪。

    守在门外的两名女弟子回头看了眼屋内的情形,羞的赶紧扭过头去,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也不是头回见了。

    吴公岭死活不放,直接抱了人往屋里去。

    而惠清萍也习惯了这浑人,情何以堪的事也是经常的事,见怪不怪了,随便挣扎了一下也就由他抱了去折腾。

    ……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有些事已经不是秘密,吴公岭娶了天女教长老惠清萍的事已经在修行界传开了,一时之笑话。

    牛有道知道后也很无语,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发现这吴公岭还真不忌口,也服了那个惠清萍。

    “感慨什么呢?”管芳仪手里拿了几张纸走来,见他站在树下唏嘘摇头的样子,问了声。

    牛有道叹道:“多了个便宜姐夫,嫁娶这么大的事也不请我去喝杯喜酒,想不通啊!呵呵。”

    管芳仪看了看手上的东西,也叹了声,“还在想这事呢?”

    牛有道:“世事如棋局局新,这个吴公岭,我还真是小看了他,一走投无路的丧家之犬居然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谁能想到?坐大的速度超乎意料,此人可谓枭雄!”

    管芳仪无心跟他扯这个,“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天都秘境,诸国上报的参加人员的名单被缥缈阁否了。诸国为了战事,派出的精锐修士有所保留,缥缈阁很不高兴,让诸国重新再拟一份名单。”

    牛有道不以为然,“重拟就重拟,狗咬狗一嘴毛,不关我们的事,咱们在一旁看热闹就行了。”

    他是无所谓的,诸国把精锐修士派去了天都秘境更好,商朝宗和蒙山鸣那边少点掣肘反而更能放开手脚去打。

    东征西战的打到现在,商朝宗和蒙山鸣调兵遣将的作战能力已经得到了检验,南州势力不负他厚望,已经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好处,这些年呕心沥血的经营算是有了回报。

    管芳仪哼哼两声,“狗咬狗?你还真看的开,你自己变成了其中一条狗,还高兴的起来吗?”扬了扬手中东西。

    牛有道皱眉,“什么意思?你拿的什么东西?”一般的消息传递没这么多纸张。

    管芳仪:“进入天都秘境的名单,这上面有你。”

    牛有道嗤了声,显然不信,“有什么事就说,别拿这个糊弄我,刚拿了两千万到手,又不高兴了?”

    管芳仪美目睁大了几分,“你不信?”

    牛有道呵呵道:“信什么信?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天都秘境只有门派中人能进,我一散修就不凑这热闹了。”

    管芳仪很是无语地左右看了看,最终唉声叹气道:“我说道爷,我没跟你闹,这次出事了,真出事了,缥缈阁不但让诸国重拟名单,这次还增加了一千名进入天都秘境的散修名额。这事已经在各修士聚集地传开了,传的沸沸扬扬。据说是也是因为战事的原因,说诸国折损的精锐修士太多,怕影响这次的天都秘境之行,缥缈阁让诸国又推荐了一千名精锐散修,推荐的散修名单就有你,已经张榜落实了!”

    牛有道愣愣的,有些傻眼的模样,最终又狐疑道:“真的假的?”

    他明显还是不信,管芳仪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也能理解,从未变过的规矩,从未有散修参与的情况,突然变了,一时不信也很正常。

    她把名单一亮,指着一堆名字中的牛有道三字,东西递给,“这是名单,你自己看吧,这是不是你?”

    牛有道赶紧拿了名单查看,自己名字看到了,又上下看了看其他人的名字,有听说过的名字,有没听说的名字,应该不会有假。他有点懵,太意外了,干咽了咽口水,“怎么会这样?”

    管芳仪:“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反正原因就是我刚才听说的原因,你想知道详情,怕是还需要去找宫临策打听,他是位列缥缈阁的人员之一,名单推荐的时候他应该在场,他肯定清楚。名单我看过了,丹榜上挂名的散修大多都在上面。”

    “丹榜?”牛有道迅速翻看名单,嘴上快速问道:“赵雄歌有吗?”

    管芳仪:“知道这事就特意留心过,赵雄歌不在其中。”

    一千个名字,无法一下看完,牛有道继续追问:“玉苍呢?那老家伙在不在名单上?”

    管芳仪:“也看过了,没有他!”

    牛有道愕然抬头,“凭什么呀?怎么可能没有他,他也在丹榜上!”

    管芳仪:“这不很早正常吗?凭玉苍的人脉关系,谁没事会得罪他?那些推荐的人,又不知道他是晓月阁的人。”

    把名单给翻了遍,的确没看到玉苍,牛有道怒了,抖着手上的名单,“宫临策干什么吃的?他人在现场不知道阻止吗?他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