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五四章 只能乖乖认命
    尽管他知道缥缈阁就算想收拾他也犯不着绕这么大的弯子,可还是想把事情确认清楚。

    真要是缥缈阁看他不顺眼了,那麻烦可就大了,他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抗。

    获悉和缥缈阁无关,纯粹是被其他人借机给阴了,他反倒是松了口气。

    至于想趁机弄死他的人是谁,基本大概也就是宫临策说的那些出言反对划去他名字的人当中的人,他与这些人并无私人恩怨,但就他卷入的事情来说,故意坑他也不算意外。

    听到本有赵雄歌,却被莎如来给划了,牛有道好奇,“为什么?”

    宫临策:“我知道赵雄歌可能成为你进去后的助力,我也想知道是为什么,但莎如来没有给出答案,我估计是与魔教有关,魔教如今是被谁掐着的,应该不用我提醒你。”

    牛有道微微颔首,知道对方不挑明的人是谁,又问:“鬼母和云姬有多少人提名?”

    知道了事情真相,他现在想确认一下鬼母和云姬是不是被自己给连累的。

    原因很简单,鬼母那边的陷阴山向来低调,齐国那边是支持燕国自卫的,甚至提供了不少的资源,所以对鬼母来这边助力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而云姬的渡云山同样低调,但这次站在他这边,真正是把赵国给惹怒了。

    两个平常低调的人,手下多少都有些报复势力,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得罪。

    通过提名数的多少,大概便能推测出是不是因为卷入了他的事情而被连累了。

    这个事情没有答案,宫临策摇头:“没关注,一千个散修的名字,我不会每个人都关注,她们两个被多少人提名,我没有印象。不过这对你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她们是站在你这边的,进了天都秘境你至少多了两个帮手。”

    牛有道暗叹,还是那句话,鬼母和云姬平常都低调,这次被推出来,怕是或多或少都受了他的牵连。

    “宫掌门,既然已经冻结了战事,你当时完全可以说我已经是紫金洞弟子,只要我没进去,面对的问题就还可以想办法。”牛有道苦笑着叹了声。

    宫临策:“现在做这念想,当初拖延的是谁?你当缥缈阁是那么好糊弄的吗?缥缈阁的作风我比你清楚,我甚至能预料到争执的后果,当大多人都坚持让你参加,一时间又拿不出确实证据的事,让你参加就是缥缈阁一句话的事情,同样可以让你列入紫金洞参加人员的名单!一旦你无法摆脱进入天都秘境的名单,而我这里又暴露了意图,你想过逍遥宫和灵剑山的反应没有?”

    “现在我紫金洞想在天都秘境保你已是困难,必须要借助逍遥宫和灵剑山的力量,进而借助整个燕国完整的进入力量对你提供保护。一旦让逍遥宫和灵剑山察觉出了什么,到时候就不仅仅是那十二家提名的人要弄死你,逍遥宫和灵剑山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届时我紫金洞一家是无论如何也护不了你的,甚至会因为你而给紫金洞进入的弟子招来巨大损失,你是聪明人,当知道我说的轻重,我当时不争也是为了你好!”

    他都这样说了,牛有道还能说什么,不过还是问及了另一个人,“西门晴空,得到了多少人提名你应该有关注吧?”

    宫临策有点意外,“莫非你和西门晴空有关系,他能帮你?”

    牛有道摇头:“没关系,我与他素不相识,连面都没见过。”

    没关系好好的问他干嘛?宫临策不信,旋即又若有所思道:“是了,你那个前妻好像成了玄薇身边的人,倒是可以通过你前妻看看能不能在西门晴空身上想想办法,若是能得他相助,你的确能多些安全保障。”

    找唐仪?牛有道哭笑不得,知道对方误会了他的意思,但是和玄薇暗中有所牵连的关系没必要拿出来说。

    但他又不免联想到上清宗头上,他和上清宗之间的恩恩怨怨扯不清,他是不是上清宗弟子的身份也扯不清,本来吧,遇上这事如果有必要的话他还可以搬出上清宗弟子的身份挡一挡。

    可谁又能预料到会有今天,上清宗被他弄去了卫国,唐仪也被他逼得公然掰清了他和上清宗的关系,如今谁都知道他不是上清宗的弟子。

    还有加入紫金洞的事,之前为了稳妥,为了以防万一被弄进天都秘境,小心谨慎拖延着,结果弄巧成拙,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宫临策不知道他的想法,继续道:“西门晴空肯定有所关注,他是为数不多的遭到全员提名的人,与赵雄歌一样,满员推荐上了散修进入天都秘境的名单!”

    “满员?”牛有道相当惊讶,“三十个人都提名了他?连卫国三大派也提名了他?”

    宫临策淡然道:“说到散修,当时在场的人,只怕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身为散修,实力太高了,未必是好事。就像我当时提名他一样,他和我非亲非故,大家不提他提谁?卫国三大派提名他很稀奇吗?你以为卫国三大派希望一直有个外部的高手为玄薇护法?他们更希望自己辛苦一点,宁愿亲自派出本派高手为玄薇护法。卫国三大派提名他很正常!”

    牛有道若有所思,明白了他的意思,这里面的猫腻就那么回事,不难理解,如宫临策说的那般,很正常!

    宫临策继续道:“只是卫国三大派当时恐怕连自己也没想到西门晴空会被全员推荐,这事就有点尴尬了,连遮羞布都没有,没办法给玄薇交代不说,也成了笑话。这份推荐名单的出炉,暴露了许多有意思的事情。不过你也不用替西门晴空担心,他的实力摆在那,提名归提名,敢招惹他的人不多,他就算进了天都秘境,也还是有相当自保能力的。”

    事情差不多就这么回事,说到这个地步也就差不多了。

    宫临策的态度没变,代表紫金洞表了态,依然要尽力保牛有道,如他所言,要连同逍遥宫和灵剑山动用燕国进入天都秘境的力量保牛有道。

    前提还是一样的,牛有道要加入紫金洞的事决不能暴露,否则逍遥宫和灵剑山不可能坐视紫金洞的图谋得逞,必然是要让牛有道无法活着离开天都秘境的。

    该弄清的弄清了,该协商的也协商了,牛有道没有久留,就此告辞。

    不过临走前牛有道还是提醒了一句,“一去就是一年,在我回来之前,我不希望看到有什么人对南州乱伸手。”

    离开的时间太久,他担心有人趁他不在忍不住嘴馋,这也是他来的主要目的之一。

    宫临策颔首:“这个你放心,你就算不说,紫金洞也不会让人轻易改变什么。你现在还是把心思用在自己身上吧,天都秘境内的情况,你清楚吗?”

    牛有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多少听说过一些,回去后我再做些详细了解。”

    宫临策:“既然事情已无法避免,那就做足准备去面对,我相信凭你的能力不至于那么轻易被人给弄死。若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进去后可向紫金洞弟子询问,我这里会安排,他们会配合你的。”

    “好!告辞。”牛有道对众人拱手辞行。

    这边也没挽留,目前的情况也不好张扬,没派什么人物送行,牛有道怎么来的就怎么走的……

    风云过耳,人在高空翱翔之际,牛有道思绪万千。

    这次的事说到底,还是缥缈阁砸出的那一千个散修名单惹出的祸,缥缈阁压根没想过对付他,也没把他放在眼里,只是随手丢出一些名额,便把他给一起打击了,还打的他无法招架,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只能乖乖认命。

    面对如此强势的存在,随便一个决定,他就如同诸国战火下的百姓一样,战争不是针对那些百姓发起的,被席卷进来的百姓却是最倒霉的。

    思绪回来,发现管芳仪也很沉默,牛有道调侃道:“红娘,我就奇怪了,散修当中你挺出名的,何况还有我的影响,你跟在我身边,名单上怎么会没你?”

    “你是看不得我好吧?”管芳仪白了他一眼,旋即又自嘲道:“在你身边又怎样,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你身边的花瓶而已,你当我还是当年那个容易招人争风吃醋的齐京红娘吗?人老珠黄过气了,若是当年,保不准还就真如你愿了。”

    “话又说回来,当年能为我争风吃醋的人也没资格在缥缈阁提名。能位列缥缈阁的都是些什么人?我什么样的名声我自己知道,不需要别人提醒,在不能确认自己提名不会暴露的情况下,都是高高在上的掌门大人,羽毛珍贵着呢,犯得着因为个我惹一身骚吗?和想占我便宜是两码事。女掌门也得摆出一副无视我的样子不是?我不是你,我就是个跟班花瓶,没人跟我计较的。”

    “你倒是看得通透。”牛有道哈哈一笑,复又调侃道:“别人会不会提名你我不知道,至少那个杜云桑,我敢保证他肯定不会提名你。”

    提到杜云桑,管芳仪多少有点受刺激,脸一沉,“牛有道,你闲得没事想吵架是不是?”

    换平常早就翻脸吵上了,这次她不想跟牛有道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