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五五章 我答应你,等我回来!
    “散修名单看到了?”

    晋国皇宫内的阁楼上,邵平波来到太叔雄身后见礼,太叔雄背对着随口问了句。

    邵平波:“微臣看到了。”

    突然冒出个散修名单来,他也很意外,尤其是看到牛有道的名字时。

    以前还觉得自己败在牛有道的手上是吃了自己不是散修的亏,可如今看来,老天总有公平的地方。

    太叔雄:“牛有道也在名单上,这家伙得罪的人看来不少,缥缈阁提名时,有十二个人推荐了他。”

    邵平波目光略闪,平静道:“陛下若想招揽,此时正是机会。”

    所谓机会,是指天都秘境内晋国修士可以保牛有道平安,晋国的威慑力是具有延伸作用的。

    这话明着是为太叔雄求贤,实际上却是将牛有道推入深渊。

    他知道牛有道是不会答应的,牛有道目前经营出的局势也不可能答应,连面临死亡威胁都不答应,太叔雄便会彻底失望。有能力也是罪过,不能成为自己人,便是敌人,太叔雄一声令下,天都秘境内,晋国修士不会手软。

    太叔雄深以为然点头。

    邵平波继而又一句话撇开此事,“散修名单上,微臣最关心的不是牛有道,而是西门晴空。”

    “哦?”太叔雄转过身来,看着他。

    邵平波拱手道:“西门晴空就是玄薇身边的守护神,令宵小不敢轻举妄动,没有了西门晴空的震慑,许多事情玄薇不能再自如操作。西门晴空此去一年之久,卫国三大派不会坐失机会,一定会趁机加强对玄薇的掌控,微臣安插到卫国那边的钉子可以加快进度了。”

    “嗯!”太叔雄眯眼颔首。

    ……

    “有话说?”

    坐在案后的玄薇批阅完最后一份文书,交给手下送走后,瞅了眼边上数度欲言又止的唐仪。

    唐仪心中略有忐忑。

    笔直站在柱子下面抱臂,身背古拙阔剑的西门晴空冷眼扫去。

    玄薇:“妹妹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唐仪硬着头皮上前道:“牛有道也上了进入天都秘境的散修名单。”

    玄薇颔首,“我看到了,妹妹有什么说法不成?”

    唐仪:“相公不是想招揽牛有道吗?这次应该是个机会。”说话间还悄悄看了眼西门晴空。

    玄薇明眸狡黠闪烁,笑了,“妹妹的意思我懂了,怕他进入天都秘境有危险,想让卫国参与人员或者说是西门帮衬一二,看来妹妹对牛有道还是有感情的。”

    唐仪尴尬道:“不是相公想的那样,他毕竟还是帮了上清宗,上清宗不想欠他的人情。何况,他若真能帮上相公的话,相公又何乐而不为,这次的确是个招揽的机会。”

    玄薇略斟酌,最终颔首道:“好!我知道了,这事我回头会安排。你那边也要安排天都秘境之事,你先回去忙吧。”

    唐仪略欠身,告退了。

    目送唐仪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后,玄薇也起身离开了桌案,从后门离开了阁楼,漫步在亭台水榭中,目光不时左右扫过布置在天薇府内的法师护卫。

    进入自己屋内后,玄薇屏退了候命的侍女,在她示意下,侍女离开时同时把门给关上了。

    西门晴空看着关上的门,多少有点意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玄薇一直避免发生的,不愿坐实那些闲言闲语。

    玄薇已转身站在了他面前,螓首抬着,与他四目相对着,“唐仪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西门晴空:“你放心,那个牛有道我会尽力保护他。”

    玄薇忍不住伸手抓了他的手腕,“我不需要你保护他,你保护好你自己便可,只是要你自己不出事,比什么都强。唐仪的话听听就好,当不得真,明白吗?”

    感受到了来自她柔荑的温暖,也感受到了她话中发自肺腑的关心,西门晴空与她相视的目光中浮现柔情,也慢慢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玄薇,有些道理我明白,我再能打,也只是万人敌,牛有道的作用却能屠国灭城安邦。修行讲天赋,运筹帷幄也是一种天赋,和他比起来,我还是太简单了,他的能力是我比不上的,面对修行界的各种掣肘,你更需要他。你不是一直想招揽他吗?唐仪讲的没错,这的确是个机会。”

    玄薇眼中闪过莫名哀伤,“西门,你怎么还不明白?诸国争霸,牛有道已经卷入了天下利益纷争,十二家掌门推他入天都秘境,那是要置他于死地!三大派把你送入天都秘境本就是图谋不轨,他们没安好心,进了天都秘境你就是孤家寡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需小心提防他们,若再卷入牛有道的事情当中,后果不堪设想!”

    “西门,该怎么做,我自有分寸,没有牛有道天塌不了,这次你必须听我的,你必须答应我!西门,你说过要保护我一辈子的,你不能食言,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回来,其他的不需要你管,听见了没有,我…”

    话未说完,一声嘤咛,嘴已经被西门晴空猛一下用嘴堵住了。

    西门晴空突然间紧紧搂抱住了她,饥渴地在她唇上索取,一双手除了无尽抚摸没有别的方式表达心情。

    玄薇下意识抗拒地推了两下,没能推开,最终也把自己给点燃了,也搂住了他,似乎怕他一去不回,激烈给予回应。

    似乎只有彻底融合在一起才能表达彼此此时的感受,两人最终倒在了榻上,屋内的气氛浓烈到连上天也要嫉妒。

    当雪白的胸脯遭受侵袭颤微微暴露在了空气中时,感受到了凉意,眯眼喘息中的玄薇猛然睁开了双眼,似乎清醒了过来,突然拼尽力气将西门晴空掀翻到了一旁。

    霞飞双颊的玄薇慌忙爬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那已经被拉扯开了的凌乱衣裳,“西门,我们不能这样。”

    西门晴空又来到了她的身后,环臂搂住了她,亲吻着她的白皙颈项,呼吸急促,“玄薇,你知道我留在这里是为什么,也知道我是为了谁?天下人都知道,我可以为了你去死!”

    玄薇奋力拉开了他纠缠的双臂,转身脱离了他的怀抱,迅速整理了一下衣裳,抬手扶了扶头上的发簪,继而快步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门一开,似乎见不得光一般,西门晴空迅速从意乱情迷中清醒了过来,脸上闪过羞愧。

    玄薇没有离开,而是静静站在了屋檐下等他,目光中有苦楚闪过。

    西门晴空慢步出来了,站在了她身边,轻声道:“对不起,我刚才…”

    玄薇摇头:“没有什么对不起,对不起的是我,你本该翱翔九天、笑看风云,是我太过自私,利用你对我的感情,把你栓在了这里,你对我做任何事情,我都是心甘情愿的,可现在不行,我是有夫之妇。”

    西门晴空:“没有利用,是我情愿的,他已经死了那么多年。”

    玄薇:“正因为如此,才更加不能,我是个寡妇,你是丹榜第一高手,我不能让你背负与寡妇通奸的污名。”

    西门晴空:“丹榜就是个笑话!”

    玄薇:“可在我心中,你永远是那个第一!已经很委屈你了,我不能再让你承担那些不该承担的。西门,有些底线不能逾越,一旦越界了,就变成了苟且。西门,我的心意还有我肩负的责任,你应该知道,现在还不行,否则让卫国上下臣民如何看待你我?受尽千夫所指在一起能好吗?”

    西门晴空:“你已经肩负太多,你已经尽力了,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有些东西不需要你一个女人去承担,你放下了自然会有人去承担。跟我走,跟我远离这里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

    玄薇转身面对他,“答应我,进了天都秘境不要管其他的,你要做的就是保护好你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回来,我玄薇在这里等你回来!我玄薇也在此对你许诺,只要你能安全回来,我立刻着手将手上事情进行妥当交接,此间事了便再也不欠谁的,我便与你远走高飞,做你的女人!你我之间堂堂正正,不需要偷偷摸摸!”

    西门晴空精神一振,两眼放光,内心狂喜,不但不怨被人搞进天都秘境,反而感谢那些人。

    这么多年了,终于等到这女人松口了,终于等到了这女人的承诺,掷地有声道:“好!我答应你,等我回来!”

    ……

    “你真的要进天都秘境?”

    唐仪皱着眉头,面对下站的魏多问了声。

    她从天薇府回到了宗门,宗门内推举的参加天都秘境的人选也出来了,人人保持沉默的事情,魏多却自愿去参加。

    本来看玄薇的面子,卫国上一次上报的名单中是没上清宗什么事的,然而上次的名单被缥缈阁给否了。

    卫国上报的名单要重拟,这次不能再糊弄了,必须上报一批精锐修士。

    卫国三大派也不可能把本派的精锐弟子全部扔进天都秘境,上报的名额自然是要整个卫国的修行门派共同承担。

    同样是看玄薇的面子,只让上清宗给一人,让上清宗自己选派上报。

    天都秘境的残酷凶险人尽皆知,上清宗根本没那势力在天都秘境内保本门弟子安全,让谁去和让谁送死没什么区别,究竟选派什么人参加,是个艰难抉择。

    可就在这左右为难之际,魏多主动站了出来,表示自己愿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