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五六章 但愿不再相见
    他根本不在上清宗的考虑之内。

    不管是爱惜魏多也好,还是对魏多有意见,站在上清宗内部的立场来说,魏多毕竟是上任掌门唐牧的大弟子,名分在那。唐牧不在了,便把魏多给扔进天都秘境,此举对内对外都不太合适。

    所以上清宗拒绝了魏多的要求,然而魏多强烈争取,在宗门闹出了动静,令不少人都在看着。

    面对唐仪的当面询问,魏多结结巴巴道:“是!我去合适,宗门离…离不开…长…长老,长…长老之下…我身份最…最合适!”

    他这么说也没错,上清宗本就势弱,得力人手的确不宜再受损,他身为上任掌门的大弟子,身份地位上对卫国三大派都交代的过去。

    可这个理由唐仪不信,唐仪盯着他问道:“是不是因为牛有道上了进入天都秘境的散修名单?”

    一句话点破了心思,魏多略低下了头。

    旁站的罗元功和苏破皆不知该说什么好,不知是不是该说他愚忠。

    都已经这样了,还只认牛有道是上清宗掌门,放在平常,唐素素肯定要火冒三丈。

    但这次,人家不惜性命,也是在为上清宗其他人揽过了风险,她也说不出什么。

    唐仪道:“师兄,你知不知道牛有道如今牵涉到了多大的纷争,要对付他的高手如云,你去了也没用,帮不上他的。”

    魏多抬头,“至…至少多…多个人手挡…挡挡!”

    唐仪不知该说什么好,问:“你真的非去不可?”

    魏多用力点头:“是!请…请掌门成…成全!”

    唐仪犹豫了一阵,最终徐徐道:“好!”

    苏破突然出声道:“掌门,我觉得还是再考虑一下的好。”

    唐仪摆了摆手,“他既然坚持,那就让他去吧。”

    “谢…谢掌门。”魏多拱手行礼,之后告退。

    待他走了,苏破叹道:“何苦来着。”

    唐素素冷哼一声,“不是我等无情无义,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唐仪颇无奈道:“心不在这边,留下他,对他来说也是煎熬,由他去吧。”

    殿内几人散去后,苏破回了自己庭院,招了独眼瘸腿的图汉过来,将已经同意了魏多去天都秘境的事说了下。

    “唉!”图汉叹了声,“世间像这般忠义之人已是难得,不该落个凄惨下场,要不要我联系那位,那位开口了,牛有道应该会照顾一二。”

    苏破苦笑:“还是别的好,牛有道自身难保,还照顾他?真要这样的话,他反而更危险,还不如让他呆在卫国修士这边更安全。”

    图汉:“关键是他自己愿意呆在卫国修士这边吗?”

    苏破无语,魏多一旦进了天都秘境,铁定要去找牛有道,否则不会争着去。

    ……

    妖魔岭,魔宫后山,“吼!”崖壁上的金毛吼忽仰天一声咆哮。

    坐在陡峭崖壁边缘抱个酒葫芦的赵雄歌回头看了眼。

    漫天诡谲变化的乌云下,一人飘逸如仙飞来,落地大袖轻甩,如同收起了翅膀,弥张的黑白长发亦轻飘飘垂落,正是魔教左使南天无芳。

    “找我什么事?”南天无芳踱步站在了赵雄歌身边。

    两人一站一坐,眺望远处乌云覆盖下变化无常的光阴。

    “天都秘境的事。”赵雄歌灌了口酒道。

    南天无芳目光收回,偏头垂视着他,“莎如来不是已经把你名字划掉了吗?”

    赵雄歌:“他为什么划掉我,你我心知肚明,那位没拿到他想要的东西,暂时还不想让我死而已。”

    南天无芳:“莫非你还想进去?”

    赵雄歌:“我没那么无聊,牛有道传了消息给我,威胁上了我,不对,确切地说,是在威胁你。”

    南天无芳略有讶异,“威胁我?什么意思?”

    他不认为牛有道能有威胁到他的资格,若非说有的话…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女人的容貌,心弦略绷。

    放下酒葫芦的赵雄歌抬头笑眯眯看着他。

    南天无芳似乎会意到了,脸色略沉,“他怎么会知道我和管芳仪的关系?”

    赵雄歌乐了,笑的前俯后仰,好一阵后,摇头道:“什么叫做贼心虚?你这就叫做贼心虚,我有说是那女人吗?你紧张什么?”

    南天无芳:“你想多了。”

    赵雄歌收腿站了起来,一只胳膊肘搭在了他的肩头,懒散靠着他,“我一直很好奇,你怎么能放任她在齐京那么多年跟别的男人好?还有那个牛有道,谁都知道那女人已经成了牛有道的女人,你心里就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你这种人,我实在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真的很好奇,来,跟我说说,我好好请教一下。”

    南天无芳挥臂甩开肩膀上的胳膊肘,“酒鬼,说正事,他威胁我什么?”

    赵雄歌呵呵一阵,问:“那个丹榜排名第六的巫照行,到底是不是魔教的人?”

    南天无芳:“是不是魔教的人和牛有道有什么关系吗?”

    赵雄歌:“巫照行也在进入天都秘境的散修名单中,你说和牛有道有没有关系?牛有道别的没说,只提醒了一句,说他若是不能活着从天都秘境回来,巫照行的魔教身份就会人尽皆知!”

    南天无芳皱眉。

    赵雄歌:“我开始看了有点纳闷,不知那小子是玩的哪一出,后来明白了,这话不是对我说的,是对魔教说的。”

    南天无芳嘀咕自语着:“牛有道怎么会知道的?”

    这是承认了,赵雄歌乐了,发现牛有道那小子可以啊,居然不知什么时候就悄悄掌握了魔教的秘密,不由调侃道:“巫照行还真是魔教的人啊?”

    南天无芳:“巫照行隐藏的很深,身份从未暴露过,他怎么会知道巫照行的背景?难道是上次巫照行去万兽门为你那个上清宗出头露了马脚?那次很缜密,不应该啊!”

    赵雄歌:“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总之那小子奸猾的很。话我已经带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不关我的事。”

    他比谁都清楚,巫照行的身份一旦暴露就是个死,掐着魔教脖子不放的那位是不会允许魔教还有巫照行这种实力的人在他控制之外的。若不是魔教的上任教主是那位的义父,令那位需要块遮羞布,以证明他没有杀自己的义父,那位早就对魔教大开杀戒了,哪能让暗怀二心的魔教苟延残喘至今。

    ……

    茅庐山庄,牛有道回来了。

    战事冻结,他的名字又上了进入天都秘境的名单,现在已经没人会动他,否则就是搅缥缈阁的事,所以现在回来是安全的。

    “南州这边你放心,谁敢对南州乱伸手,我不会坐视。”

    扔下话后,转身与独孤静跳上了大型飞禽腾空而去的玉苍,回头看了眼下方山庄门口送行的牛有道,叹了声,“即刻联系与我有交情的各派掌门,我要尽快与他们见面。”

    “是!”独孤静应下。

    山林中目送的牛有道杵剑沉默着,玉苍要保他是好事,可他不认为玉苍能说服各派对他手下留情,其他事情玉苍的面子也许管用,可牵涉到诸国利益之争的事情,对同门下毒手都不会手软,玉苍那点面子怕是没什么屁用。

    不过玉苍既然要尽力一试,他也不会阻拦,试试也无妨,反正他又不损失什么。

    “道爷。”从五梁山那边回来的袁罡上前打了声招呼,看了看四周,又低声问道:“要不要在公孙布身上做做文章,兴许能让缥缈阁将你的名字出从榜单上剔除。”

    牛有道当即警告,“不要乱来,没有万全的把握,不要去捅那个马蜂窝,否则没办法收场,那边可比天都秘境危险的多,若要弄死咱们,咱们连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袁罡微微点头,眼中有担忧。

    牛有道:“赵雄歌那边若有了消息回复,立刻告诉我。”

    对于巫照行的事情,他也只是有所怀疑,并无任何证据,但却一口咬到了魔教的头上,要看看魔教的反应。

    回到山庄内,见到了阁楼上一脸忧愁眺望远方的‘苏照’,牛有道又瞥了眼袁罡,没说什么,却令袁罡倍感压力。

    入内与管芳仪一碰面,牛有道又吩咐道:“再联系一下晁敬,告诉他,我要去万兽门那边找他面谈。”

    管芳仪讶异,“用得着大老远跑去吗?”

    牛有道:“一走就是一年,时间久了,银儿是个大麻烦。”

    管芳仪神情一凛,那妖王一旦发作起来失去了控制,怕是要天下大乱,连九大至尊也得被全部惊动,那这茅庐山庄可就完蛋了。当即提醒,“要不要把郡主请来,银儿听她的话。”

    “没用,我离开久了的话,这边谁都压制不住她,郡主在也没用。”牛有道没有解释化解银儿体内异种妖气的事,“天都秘境又不能带人进去,否则我倒是可以把她带上,如今没别的办法,只能是把她送回蝶梦幻界去。”

    管芳仪明白了他的意思,如今蝶梦幻界虽长期开启着,却有万兽门的人把守,想偷偷溜进去不被发现是不可能的事情,那边也只有晁敬有能力帮这个忙。点了点头,又试着问道:“送走了,以后还接回来吗?”

    相处久了,多少都有了点感情,否则最稳妥的办法是将银儿给杀了,所以这个问题令牛有道略显惆怅,“能不麻烦,还是省点麻烦吧,但愿不再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