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五七章 拐骗
    缥缈阁一声令下,以无上权威冻结天下战事!

    这是出乎许多人意料的事情,打断了不少人的图谋,冻结了许多人的计划,最后的结果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是喜是忧,谁也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是,缥缈阁根本不在乎相关方面的感受,只在乎缥缈阁指定的事情能不能顺利执行,一切以缥缈阁的意图为先决条件,任何人都无权反抗,这就是天下法则!

    天下所有的一切,都要在这法则下行事,违逆者诛!

    云涛之上,阁楼内一貌美侍女在一角安静抚琴,琴声优雅,莎如来独坐饮酒,看云卷云舒。

    “先生。”白玉楼来到,近前递上一叠纸张,“诸国重拟的名单到齐了,都在这里。”

    他本是摘星城邀月客栈的掌柜,考虑到这次的天都秘境有散修参加,而白玉楼在摘星城与各方修士打交道,无论是门派中人还是散修中人都有接触,对各方的情况应该比较熟悉,莎如来是本届缥缈阁主事的人,遂从女儿那边将他调了过来,临时听用。

    莎如来放下酒杯,拿了名单,随便翻了阵,问:“这次没什么问题吧?”

    白玉楼:“名单上的人都甄别过,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有点吞吞吐吐。

    莎如来目光扫来,“还有人阳奉阴违?”

    白玉楼:“小人不是这意思,只是觉得让这牛有道进入天都秘境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莎如来目光闪烁,“你们城主让你来帮牛有道说话了?”

    白玉楼欠身道:“和小姐无关,也不是帮牛有道说话,是下面关注到了一些情况,对牛有道有保有杀的,甚至出现了串联的情况,加上诸国战事冻结,牛有道的生死已经牵涉到了战事解冻后的态势。因此,牛有道一旦进入天都秘境,某种程度上,诸国战事便延伸进了天都秘境。”说罢小心观察着莎如来的反应。

    莎如来略显沉默,之后淡然道:“这重要吗?不重要!”

    既然他说不重要,“是!”白玉楼也只好点头应下。

    ……

    宋京,天牢大门咣当打开了。

    站在门口的罗照面无表情,内心里却是百感交集,没想到竟然把自己给带到了这里。

    因这场战事失利,影响到了太多人的利益,之前迫于形势,朝堂上下不得不暂时按捺下矛盾,一致对外,因此没对付他罗照。战事一冻结,朝堂上的矛盾便彻底爆发了,毫无意外的,他罗照成了矛盾的焦点。

    这次的责任不可能轻飘飘的抹去,也不可能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首先的攻击焦点也不可能是皇帝,更不可能是主张攻燕的三大派的责任,承担责任的人只有罗照最合适。

    这个时候,连皇帝和三大派都不好帮他罗照说什么。

    朝廷协商后,派了人去接手人马指挥权,罗照被押送回了京城,针对战事失利对他进行审讯,以确定责任。

    一趟审讯之后,罗照有点没想到,在未确定责任的情况下,竟然就要把他给直接关进天牢。

    他现在意识到了夫人冯官儿失踪后对他带来的影响,换了之前,冯官儿肯定要找凌霄阁去闹,冯官儿的身份会令凌霄阁头疼,不至于在责任未明确的情况下把他给关进天牢。

    唯一庆幸的是,并未给他戴上任何象征犯人身份的刑具。

    “大都督,不要让小人们为难,请吧!”一名官吏伸手请入。

    罗照脸颊绷了绷,一步步走进了天牢内。

    下台阶到底,行走在幽暗潮湿的夹道内,来到了一间单独的牢笼外停下,牢笼门打开,将其关入后,牢笼之门又丁零当啷锁上了。

    有“吱吱”叫的老鼠逃离,随着狱卒脚步声远去,周围一片安静。

    除了牢笼外墙壁上的昏暗油灯,牢笼内没有任何光线来源,油灯光影下的罗照脸色晦明晦暗,静静站在里面一动不动,闻到的尽是霉腐味。

    遥想当年意气风发,何曾想过会有今日。

    昨天还是统帅千军万马的大都督,今日便成了阶下囚。

    ……

    蝶梦幻界,奇幻瑰丽。

    树下溪流旁,银儿在牛有道的要求下,脱下了身上万兽门弟子的衣服,也撕下了脸上的伪装,目光闪烁地环顾四周。

    牛有道和袁罡在一旁看着她,两人身上也穿着万兽门弟子的衣服,脸上也戴了假面伪装。

    能进入到这里,自然是得了万兽门长老晁敬的帮助。

    三人易容后,晁敬把他们当做万兽门弟子带上了随行,以进入蝶梦幻界查看的名义,直接将他们带进了蝶梦幻界,顺利的很。

    “道道,哪里有好吃的?”明眸打量过四周后,银儿目光落在了牛有道脸上问道。

    牛有道手指一个方向笑道:“你顺这个方向一直走,会发现一处很大的院落,那里放了许多好吃的。”

    银儿笑了,笑的很开心,天真问道:“真的吗?”

    牛有道:“我们在这里等你,找到了好吃的,记得带些给我们。”

    银儿噘了噘嘴,不喜欢跟人分享她的好吃的,不过考虑到提出要求的是牛有道,用力点头道:“好!”说完扭头就跑了,很欢快的样子。

    两个男人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后,袁罡目光复杂地看向牛有道,“道爷,就这样将她放归吗?”

    毕竟相处这么久了,这妖王其实很单纯,没任何坏心眼,如今骗傻子似的把这妖王拐来扔掉,袁罡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这人就这样,做不到牛有道那般的冷酷无情。

    牛有道轻叹道:“当年若早知她这么好糊弄,压根就不会带她出去。”

    袁罡:“道爷,不是她好糊弄,是她相信你,她从不轻易相信其他人。”

    牛有道:“她不是谁都能养的,我们没那资格让她留在身边,说来,也只有商颂有资格收她做灵宠。我不知道商颂夫妇当年为何把她留在这里,也许她本就该属于这里。不说了,走吧!”

    袁罡沉默着,和他一起转身而去。

    此地离出口很远,带他们回到出口附近时,又见到了一群忙碌的万兽门弟子。

    如今的万兽门正在蝶梦幻界内大肆种植驱光草,扩张修士的地盘,压缩蝶罗刹的地盘。

    晁敬一直在约定的地点等他们,也一直在提心吊胆,不知牛有道来此到底想干什么。

    见到两人回来,晁敬松了口气,低声问牛有道:“怎么就你们两个,还有个呢?”

    牛有道淡然道:“事情没谈拢,起了点争执,灭口了。”

    晁敬无语,最终只能是挥手道:“此地不宜久留,走吧。”说罢带了两人离去……

    银儿走了好久,一直在找牛有道说的大院落,忽然,她眼睛一亮,看到了一处瑰丽夜景中的宫殿,伸手指去。

    携带着她的一只血罗刹立刻朝那飞去,飞落到了那座空旷的宫城中。

    落地后的银儿满脸疑惑,这个地方她似曾相识,她在回想。

    不过念头很快被‘好吃的’念头给盖过了,她提起裙子就跑,在宫殿内的一座座房屋内寻找。

    可是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她想要的好吃的。

    直到进入一座圆筒状的殿宇内,看到一座由铜柱围着的敞开铁板的怪异八角亭时,银儿沉默了,凝视着那八角亭凝视了许久。莫名的,她眼中有泪珠滑落,抬手抹了把泪,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流泪。

    她转身离开了这里,在浩大宫城内孤独游荡着,眼中流着泪,口中念念有词着,“道道,找不到。道道,我找不到……”

    后来,她不找了,离开了这座宫殿,想返回去找牛有道。

    可牛有道非寻常人,早有谋划,之前故意在幻界里兜了圈,将方向搞了个乱七八糟。

    “道道,你在哪?道道,我找不到你……”她站在巨大的树木之巅念念有词,眺望这片瑰丽的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后来,她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自己手指已慢慢变的尖锐。

    她的脸上已浮现银纹,抬手掠去脸上泪珠,她不知道自己眼中为什么常含着泪水……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天都秘境开启的日子临近了。

    茅庐山庄,牛有道与众人辞行,商朝宗和商淑清都赶来了相送,冻结的战场那边需要有人坐镇,蒙山鸣留守。

    该说的都说了,临走前,管芳仪拉了牛有道到黑牡丹的墓前。

    静默许久后,牛有道叹了声,“此去不知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管芳仪笑了,笑的很牵强,“别说丧气话,别人我不知道,你?想弄死你怕是没那么容易。给!”她掏出了一叠金票。

    牛有道奇怪,“干嘛?”

    管芳仪笑吟吟道:“你就一穷鬼,身上没有分文,这钱你留在身上,也许能派上用场。”

    牛有道单掌推了回去,“那里面没有花钱的地方,带多了财物反而容易给自己惹麻烦,不用了。”

    他既然这样说了,管芳仪也没勉强,不过转手又掏出了两张天剑符递给,“留着防身吧。”

    牛有道讶异,“你不是说你就剩最后一张了吗?”

    管芳仪:“让许老六去买的。”

    牛有道呵呵一笑,这个,他收下了,同时叮嘱道:“我不在,那个‘苏照’,不要拖拉了,成不了自己人,就直接做掉。猴子若有什么意见,你就说是我交代的。”

    “好!”管芳仪点头。

    牛有道凝视着她双眼,“记住,我若回不来,你就去妖魔岭找赵雄歌,那边应该会有人对你进行妥善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