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六四章 卖秘方
    牛有道一怔,旋即装糊涂道:“唉,我先回天谷抓紧时间养伤,回晚了还不知道要给我按什么罪名。”转身就走。

    玉苍有点傻眼,抢步一把拽住了他胳膊,很想说他一句,你修为都被限制了,还想往哪跑,你跑的掉吗?

    话到嘴边又改口了,“牛有道,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若无其事道:“没什么意思,回去呀!不回去又等着缥缈阁找茬不成?”

    玉苍拉着不放道:“你回去可以,酒水秘方给我。”

    牛有道继续装糊涂:“哪来的什么酒水秘方,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玉苍先生,放手吧,我真没时间拖延,真得回去了。”

    他哪能不知对方指的是什么,之前对方提及此来缥缈阁的目的时,已经说了和莎如来提及过赠送酒水秘方的事。

    可是他不想给,若是莎如来领情放过他,酒水秘方给也就给了,关键是莎如来分明是想逼死他。

    人家要害死他,他还给人家送份大礼,这得贱到何等地步,有这样的道理吗?他凭什么把酒水秘方给莎如来?

    玉苍:“你别跟我装糊涂,你不把秘方交出来,我没办法跟人家交代,话已经说出去了,我收不回来,秘方给我!”

    见他死缠不放,牛有道奇了怪了,“我说玉苍先生,我的东西,你事先也没有跟我打招呼,没征得我的任何同意,你凭什么跟人家说要送给人家?”

    玉苍:“是,你这样说的确是我的不是,可凡事得分情况,我这样做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好吗?”

    牛有道:“玉苍先生,你明明是为了你们晓月阁的大业好,退一万步说,保我也还是为了晓月阁好,怎么就成了单单为我好?”

    玉苍唉声叹气道:“好,我承认也是为了我晓月阁好行不行?别闹了,秘方交出来。”

    牛有道:“所以啊,你晓月阁得好的事,凭什么让我一个人掏东西去填,事了还要给我戴帽子,说是为我好?把我卖了,我还得帮你数钱,世上有这样的道理吗?我说玉苍先生,你未免也太老奸巨猾了吧?”

    “……”玉苍愣了愣,发现不对,怎么绕这坑里来了?

    他今天算是领教了这位的口才,开始有点怀疑了,怀疑这位之前与赵国修士争锋相对辩驳时的幕后真相,他亲眼见证了这位将赵国修士给说的百口莫辩的模样。

    “别扯远了,他让我来送你,是什么意思还要多说吗?就是让我来拿秘方的。”玉苍直接把话讲明白了。

    牛有道也直接把话挑明了,低声道:“他要弄死我,我还要给他秘方,你傻还是我傻?我反正都要死了,管他作甚?”

    玉苍急了,“你倒是说的轻巧,关键是我怎么办?我空手回去怎么交代?”

    牛有道:“还能怎么交代?我不给,你就这样原话告诉他去!”

    我去!玉苍快被他逼疯了,交代?能那样交代吗?人家莎如来又没直接说要秘方,跑去这样一交代,倒显得人家死要,这家伙是自己要死了想拖个垫背的还是怎的?

    玉苍算是服了他,苦口婆心道:“老弟,你醒醒吧,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守着一个酒水秘方不放有屁用?你放心,酒水秘方我不私藏,真的是交给他的,你若是不放心,我带你过去,你自己写,写好后直接交给对方,这样总可以吧?而且你大可以放心,人家得到秘方不会跟你抢生意的,人家的脸面不在乎这点钱。”

    任他说的天花乱坠,牛有道就一句话,“不给!”

    玉苍脸色一沉,“我可告诉你了,进去后,想保命,你还得靠我晓月阁的人当你的助力!”

    牛有道反问他,“不用威胁我,你那些人都关在里面,之前你自己都说了,天谷你连进都进不去,你现在想改变主意也晚了,你怎么通知他们?除非你在骗我!”

    若不是在这里不敢动他,玉苍有活活掐死他的冲动,没见过这样油盐不进的人,摆了摆手道:“你到底想怎样?你难道就没想过,你把秘方给他了,万一他高兴了,说不定就能给你条活路。”

    牛有道:“玉苍先生,你想多了,这种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人,人家从不认为你能跟他对等,你给人家什么,人家都认为是应该的,你就算把心掏出来,也别指望给了人家什么能让人家为你做什么。”

    玉苍:“你别逼我,人家知道我晓月阁的底,我得罪不起他。我答应了给他,若爽约,倒显得我在戏弄他,他随便使点绊子我晓月阁就要吃不了兜着走,还谈什么起事?”

    牛有道:“现在承认了是为你晓月阁?”

    玉苍:“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我给你,但不能白给!”

    玉苍凝噎无语一阵,问:“你想要什么?”

    牛有道伸出三根手指,“三千万金币!”

    之前从晓月阁手上弄来的两千万给了管芳仪,结果管芳仪不惜血本给他买了天剑符,他得趁这机会连本带利把这钱弄回来。

    玉苍怒了,“你别过分了!”

    “过分?我说玉苍先生,你千万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我那秘方的价值,你以为三千万能买到吗?我做人已经够厚道了,从不让朋友吃亏?”

    “你这叫不让我吃亏?”

    “秘方给了你,任由你处置,你送人也好,自己复制一份酿酒贩卖也好,我这将死之人不管,贱卖给了你,我还不厚道?”

    “……”玉苍哑住了,三千万卖给他?

    这个帐很容易算,茅庐山庄那酒水的利润肯定很高,就是产量低了点,凭晓月阁的势力搜罗到配料提高产量应该不成问题,真要是买到手酿造酒水贩卖的话,的确是笔非常划算的买卖。

    就算牛有道不能活着回来,晓月阁不能顺利起事,手上有了一条新的财路积蓄实力也不是坏事。

    略加琢磨后,玉苍试着问道:“你真舍得卖给我?”

    牛有道伸手拍着他胸口,“我若把秘方给了你,秘方就在你手上,任由你处置,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玉苍抬手捋了捋胡须,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没让他吃亏,沉吟道:“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被你这么一折腾,天都秘境离开启的时间也不远了,我现在根本没办法在这时间内筹到钱给你。”

    牛有道:“我一将死之人,带钱进去也没用,不用你现在给钱给我,我相信你玉苍先生。”

    话说到这种地步了,这是准备先给东西后付账的了,玉苍唏嘘感叹,抬手拍着他肩膀道:“老弟,不用说丧气话,未必没有机会活着离开这里。这样,你先把秘方给我,我拿着秘方给那位,看能不能再找机会为你说说情。”

    牛有道:“秘方我现在拿不出来。”

    玉苍两眼一瞪,“你什么意思?”

    牛有道:“我总不能随身带着秘方吧?秘方很复杂,脑子也记不住,我都写在一张纸上了。你去茅庐山庄找袁罡,我写封信给你,你带信去,把钱给了他,他自然会交给你。”

    玉苍差点没被这话给噎死,亏他刚才还当真了,还真当这位做事仗义,还小小感动了一把,闹了半天,还是要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他指着牛有道的鼻子,“你别闹了,我现在就得给人家!”

    牛有道:“我现在的确交不出来,你让我怎么给?你打死我也没用。你不知道跟人家好好说吗?就说告诉了你地方,让你去取,这秘方又不是拿到就立刻能酿出酒来喝的,事先还得有所准备,用得着在乎这来回两三天的时间吗?”

    现在就交给对方,想都别想,他肯定要先拿到钱再说。

    当然,他也知道莎如来想要这秘方他就保不住了。

    一旦秘方到了人家手上,人家会不会做这方面的买卖鬼知道,就凭人家那强势地位,真要给谁做起了买卖,他连讲道理的地方也没有。

    他若是不能活着回去,圆方他们也保不住秘方,迟早要被别人夺去。

    他若能活着回去,已经做好了加入紫金洞的准备,身为门派中人,手上拎着一块肥肉不放是给自己找麻烦,秘方他早就另有打算。

    既然左右都要公开,他就必须将利益最大化,真要是回不去了,真要是死在了这,留点财物给茅庐山庄的人,也算是不负大家跟自己一场。

    打又打不得,骂又没用,玉苍真的是拿他没脾气了,只能是妥协。

    最终,牛有道写了一封只有袁罡能看懂的信,袁罡看到信自然会做出安排。

    气归气,还是大局为重,得到信的玉苍还是叮嘱他进入天都秘境后要多加小心。

    之后两人就此分别。

    ……

    赵国修士和司徒耀等人已经先行回到了天谷内。

    他们一回来,立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不少人正焦急等待着,譬如紫金洞此来的主事长老严立。

    山谷洞口上的人,山谷中等待的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他们。

    目光遍寻回来的诸人,却是少一人,也正是大家想知道下场如何的那人。

    少了牛有道,牛有道不见了,没回来。

    议论纷纷声起,似乎都想到了牛有道此时的下场。

    站在洞口的丹榜第二高手颜宝如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嘀咕自语了一声,“倒是省了我麻烦。”

    PS:好汉坡上又一人,谢新盟主“夜猫kull”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