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六七章 这种傻子
    听他说的凄凉,牛有道的事如今也不是什么秘密,那修士略有同情,觉得这位怕是真没办法活着回去了。

    牛有道回到燕国修士那边道了声,“走吧。”

    “你跟那位真是熟人?”严立似有疑惑地问了声。

    别说他了,就连其他人也看出来了,牛有道和那修士谈话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熟人。

    牛有道呵呵道:“开个玩笑,想请人家帮忙而已,被拒绝了。”

    众人差点翻白眼,严立好气又好笑,正要招呼大家继续赶路,却发现身后又来了一帮人,卫国的修士。

    双方撞见,你看我,我看你,卫国修士那边有一人似乎有些喜出望外,闪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魏多。

    魏多如今是卫国修士,出发时是与卫国修士一起来的。

    在天谷的时候,魏多就想找牛有道,但是被人拦住了,被西门晴空拦住了。

    魏多是代表上清宗来的,不管魏多个人有什么想法,出发前唐仪还是找了西门晴空,希望西门晴空能帮忙照顾一二,魏多毕竟是他父亲的徒弟,于情于理都不想魏多出事。

    不管谁与玄薇的关系更亲近,两人毕竟都是玄薇身边的人,一个魏多牵扯不到什么利益,西门晴空答应了。

    牛有道一到天谷就出事了,西门晴空不希望魏多卷入,拦住了他。

    “道爷!”魏多一脸期盼地喊了牛有道一声。

    以前见了牛有道就喊‘掌门’,后来发现牛有道不喜欢那个称呼,于是改口了。

    然而牛有道一看到魏多就烦,碰上魏多这种人会让他这种人没脾气。

    朋友有朋友的对待方式,寻常人有寻常的对待方式,敌人也可以不择手段对付,魏多这种人算怎么回事?

    不是朋友,说是寻常人又和他有点关系,也不是敌人,又不是上下级关系,偏偏魏多却是一副忠心耿耿的狗态度。

    如果魏多愿意脱离上清宗,牛有道也许还可以考虑一下,关键魏多这一根筋不可能脱离上清宗。

    你一上清宗弟子把老子这个上清宗弃徒当掌门来对待,究竟是几个意思?你想我怎样?我又能怎样?

    可牛有道心里又清清楚楚的知道,魏多是真的对他好,你对人家发脾气也没用,打骂什么的都行,人家任由你处置,还一副毫无怨言的样子,这种人是不是有病?

    好烦!碰上这种人,烦死了,所以牛有道很讨厌魏多。

    “走!”牛有道招呼大家一声,巴不得快点甩开魏多,眼不见心不烦。

    谁知魏多却眼巴巴跟着走。

    牛有道似乎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猛然转身,指着魏多,大声一喝,声音大到了卫国那边修士也足以能听到,“这人若再跟着,立刻给我宰了他!”

    魏多傻眼在原地,眼巴巴看着牛有道等人飞掠而去。

    卫国一群人过来,灵虚府长老木应高出声道:“魏多,你是卫国修士,若想跟外人走,不想听卫国招呼,现在就可以离开。”说出这话,显然是对他刚才擅自离队的行为有所不满。

    魏多一脸尴尬,他倒是想跟牛有道,可牛有道不要他,跟上就要杀他,若独自脱离卫国这边,就凭他一人想在天都秘境活下去怕是艰难。“我…木…木长老…”

    他说话困难,迟迟难以表达清楚意思,这时背着古拙阔剑的西门晴空出来了,“他跟我走吧。”

    木应高哦了声道:“西门晴空,你莫非也要脱离卫国这边?”

    西门晴空:“你想多了。搜寻灵种,大家迟早要分散行事,一群人不可能一直聚在一起。灵种对我没什么意义,不管最后我能得到多少,我一粒都不会留,全部给你们。”

    木应高冷哼了一声,与卫国一群人就此离去,扔下了西门晴空和魏多二人。

    魏多目送他们离去,有点沮丧地低下了头。

    西门晴空慢步走到了他跟前,“你的行为已经惹得他们不满,就算跟着他们,他们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看,必会驱使你冒险,你的死活对他们来说不重要,和他们分道扬镳不是什么坏事。”

    魏多惭愧道:“连累…累…累了前辈。”

    西门晴空:“他们对我没安什么好心,跟他们在一起,我防不胜防,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他们一起,和你无关。这一年内,你就跟着我吧,希望结束时我们都能活着离开。”说罢转身不疾不徐走离。

    魏多没了其他选择,只能是黯然相随。

    西门晴空回头,见他情绪不高,“牛有道不让你跟着,你很失望?”

    魏多:“我对…对不起他。”

    西门晴空:“上清宗的决定,和你有什么关系?许多事情又不是你能做主的。他现在很麻烦,你跟着他很危险,顺其自然,不要想多了,也不用担心他,他这种聪明人有自己处事的方法,祸福自取,轮不到你来保护。”

    他很少对一个不熟悉的人这么多话,更不用说这般关照,因为这个世界冷酷无情,但对魏多却是个例外。

    他和魏多并不熟悉,来天谷之前甚至是一点都不了解,答应唐仪关照一二只是看玄薇的面子,而答应归答应,具体怎么做还是要看情况的,唐仪的面子并不值得他冒险,玄薇在等着他。

    和魏多接触后,发现是个结巴,修为也不是很好,有点奇怪上清宗怎么会让他来参加,难道是废物利用?如果唐仪能干出这种事来,他身为玄薇的守护人必须小心点,遂多问了一句。

    这一问才知道,并不是上清宗让他来的,上清宗甚至反对他来,要安排别人来,是他自己非要来的。

    西门晴空就越发奇怪了,问他为什么?魏多这才说出是因为牛有道,他不能看牛有道一个人来冒险。

    魏多也知道唐仪托了西门晴空照顾他,唐仪跟他说了。

    魏多问西门晴空,能不能帮他保护牛有道,西门晴空没有答应。

    于是魏多谢过西门晴空的好意,说到了天都秘境后自己是要跟牛有道走的。

    西门晴空当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天谷的时候阻拦了魏多与牛有道见面,天谷关注牛有道的人太多了,让太多人知道魏多与牛有道有关系不是什么好事。

    而此时见魏多被牛有道给甩了,他又站了出来,主动带上了魏多。

    对西门晴空来说,凭他的实力,他一个人自在许多,带上魏多是带了个累赘。

    只是这个魏多有点傻,但是这种傻子不多了,西门晴空喜欢这种傻子,觉得这种傻子越少,这世界就越没有意义,这种傻子还是活下去的好,所以带上了魏多这傻子。

    西门晴空背剑的身影笔直挺拔,不疾不徐的步伐从容不迫,跟着的魏多则垂头丧气。

    附近溪畔的缥缈阁修士冷眼旁观着,亲眼见证了一群人的散场,之后自己也闪身离开了……

    这片巨木参天的森林很大,林木下的沟壑山石奇峻,风情别样。

    燕国一群人的去向在牛有道的坚持下受了影响,沿着溪流方向而行。

    途中,一群人再次停下,前面有人,一妖娆妩媚的华衣女人独自站在一块山石上,风情万种的等着他们。

    这种女人在人群中很显眼,在天谷的时候牛有道就注意到了,询问过他人,知道这人便是丹榜排名第二的高手颜宝如。

    逍遥宫长老山海出面了,喊话道:“颜宝如,你挡着我们去路是什么意思?”

    颜宝如挥袖向天抛洒了一下,巧笑倩兮,“天大地大,往哪走都行,我站在这里怎么就挡了你们的去路?不要太霸道!”

    山海警告道:“最好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颜宝如张臂挥袖,飘然而来,裙袂飘飘落地,站在了山海面前,“也可以说我是在这里等你们。”

    逍遥宫迅速有两名高手闪到了山海身边戒备,山海沉声道:“等我们?为何要在这里等我们?”

    颜宝如:“开玩笑的,我没必要等你们。”

    这话绕来绕去的,像是在耍人,山海很不高兴,“你什么意思?”

    颜宝如:“别急,我是在等人,不过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人,只能说是在等有缘人。要在这鬼地方呆一年,一个人实在是无聊,想找些伴。一整年的衣食住行,亲自动手操劳太麻烦,也可以说是找点打杂的帮手。于是我在这等着,看谁与我有缘,先撞见谁,我就与谁结伴。”说着呵呵一笑,“看来我与你们有缘。”

    山海:“你的意思是,你想投靠我们?”

    “投靠?”颜宝如摇头,“别说那么难听,你们这些门派中人,总是自以为高高在上,对上缥缈阁还不是像条狗似的。我谁也不投靠,我只是找个打杂的,照顾我的衣食起居。当然,也不让你们白忙,结伴了,若有人打扰我们,我也不会袖手旁观,你觉得如何?”

    山海:“你觉得我们会信吗?”

    颜宝如:“灵种对我来说,没任何意义。”

    山海目光闪烁一阵,颇为心动,有这么个高手助力,在这天都秘境的确不是什么坏事,何况这颜宝如整个修行界都知道,独来独往的,不属于任何势力,人家也的确犯不着抢灵种惹麻烦。

    山海返回人群,与紫金洞的严立和灵剑山的褚风平打起了商量。

    三人的意思都差不多,最终接纳了颜宝如加入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