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六八章 这一家接一家的
    牛有道虽是燕国这群人的重点保护对象,但也只是燕国修士中的一部分,燕国三大派依然掌握着这里的话语权,主要事情轮不到他来做主。

    对于颜宝如的加入,牛有道不知是好是坏,谈不上什么意见。

    不过趁这边与颜宝如做最终确认前,他还是对身边人交代了一声,“不要让这个女人轻易靠近我身边。”

    云姬狐疑,“莫非有什么问题。”

    不是有什么问题,而是不知道有什么问题,之前刚见到卫国那边丹榜排名第一的西门晴空,现在又遇上个丹榜排名第二的颜宝如,虽是巧遇,颜宝如也说的有道理,可此时的他保持着高度警惕,稍有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的怀疑。

    这里,许多人想弄死他,而他想活着回去,他不得不小心。

    而聪明人就是这点不好,凡事都容易多想,譬如那个假‘苏照’也是巧遇,同样引起了牛有道的警惕。

    说白了,牛有道这种人,对任何巧遇之类的事情都会产生警惕怀疑。

    “帮我盯着。”牛有道没有解释自己的多疑原因,总之在不能消除他的疑虑之前,他都要保持一份小心。

    被牛有道这么一说,南州这边的人想不谨慎都难,看颜宝如都带了另一种眼光。

    一行中多了一人,继续前行。

    没多久,又有人拦住,这次拦路的不是漂亮女人,而是个男人,还是个背了支剑的老头。

    相同的是,这老头的来历也不小,丹榜排名第六的高手,巫照行!

    出面问话的还是逍遥宫的长老山海,“巫照行,何故拦路?”

    巫照行道:“这鬼地方一个人呆一年也不是个事,还是找上一些人一起的好,至少一些杂碎事不用自己动手。我在这里等着,遇上哪一帮就加入哪一帮,若不嫌弃的话,算我一个。你们放心,灵种这东西对我没什么用处。”

    此话一出,山海竟无言以对。

    燕国修士更是面面相觑,对方这话和颜宝如的话差不多一个意思,只是这未免也太巧了些,又都是名列丹榜的顶尖高手,这两人是商量好了的吗?

    别说他们,就连颜宝如都忍不住一脸的古怪,心里更是哭笑不得,自己心里都忍不住问自己,这叫什么事?

    牛有道嘴角却勾起了一抹戏谑笑意,趁着大多人不注意,他靠近了紫金洞长老严立身边,对严立耳语几句。

    严立有些意外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牛有道又不动声色地退开了。

    就在大家都觉得颜宝如和巫照行的接连来到蹊跷有问题时,严立出面说服了山海和褚风平接纳了巫照行加入。

    严立的理由是,巫照行是他朋友,是他请来的,不会有问题。

    既然有他做出了这种保证,大家还能有什么话说?

    当着众人的面,严立对巫照行道:“饮食起居方面的事情不用巫兄担心,此行巫兄帮忙保护好牛有道的安全便可。”

    巫照行目光瞥向牛有道,与牛有道的目光对上了,后者面露微微笑意。

    “好!”巫照行点头答应了下来,直接走向牛有道。

    前面有牛有道针对颜宝如的谨慎叮嘱,不知这巫照行是什么情况,总之两人的接连出现的确可疑,云姬等人心有疑虑,皆看向牛有道的反应,见牛有道微微点头,才让开路,放了巫照行到牛有道身边。

    见巫照行守在了牛有道身边,颜宝如眉头略微皱了一下。

    不少燕国修士见到此情此景,内心感慨不已,发现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就是好,什么都不用干,到了这地方还能有高手专司保护,不像他们只能卖命。

    继续前行,但一行的气氛却变得有些诡异,原因还是颜宝如和巫照行接连以同样的理由出现……

    这片森林的确够宽广,没个半天时间根本走不出去,也没赶着走出去,在走出这片森林之前,决定休整一下。

    因为这片森林中的树木实在是太过高大了,高大到了这片森林中没有其它树木可以成长起来,灵树无法在光阴被覆盖的情况下生长,只有出了这里才能找到灵树。

    因此杀戮在出了这里后才会开始,而一年之期满后的杀戮也将在这片森林中结束。

    目前来说,天都秘境之行才刚开始,大家都没有收获到灵种,这里暂时来说是相对安全的。

    大多人都会在这里养精蓄锐后,才会离开这片森林开始天都秘境的冒险征途,燕国修士也不例外。

    就在树干上挖洞,一群修士施法开凿。就一棵大树而已,树干上开凿出的洞窟便足以容纳下燕国千多名修士。

    这里的时间和外界不同,黑夜和白昼轮转一圈,是外界两天的时间。

    临近傍晚时分,灵剑山长老褚风平跑到了牛有道所在的树洞,有事找牛有道谈。

    树洞内,褚风平要屏退其他人,牛有道点了点头,待闲杂人等退下后,方问:“不知褚长老有何吩咐?”

    褚风平似乎想要把他的反应看清楚一点,也在树洞内放出了月蝶。

    事实上月蝶在这都活不久,若想要自己的月蝶存活,也得为月蝶消耗灵种,弄成粉末混入月蝶的饮食当中。

    借着月蝶光辉盯着牛有道审视了一阵,褚风平徐徐道:“我有一个女弟子,长的还不错,给你带来了。”

    牛有道心中苦笑,大概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这一家接一家的,好像一个个不同意还不行,叹道:“然后呢?”

    褚风平:“虽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但与你挺般配的,娶了吧。你是聪明人,应该懂我的意思。”

    牛有道:“我好像听明白了,只是,你那弟子心甘情愿吗?我不想娶一个并不想嫁给我的人。”

    褚风平:“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回不了头了,到了这个层次若还感情用事,对不住自己,也对不住那些追随你的人。人到了什么位置,就要肩负什么样的责任。同样的,她是不是心甘情愿,重要吗?”

    牛有道:“她活生生一个人,你这做师傅的难道就一点都不考虑考虑她的想法?”

    褚风平:“年轻人有些时候的想法太天真,不现实。何况她也同意了,就算心里还有一些不情愿,只要你们两个以后相处久了,自然就会有感情。你也不要多想,我没你想的那么卑鄙无耻,正因为我是她师傅,所以我要为她着想,她与你结合后,所获得的好处,也许是她在宗门辛苦一辈子也换不来的,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的好?我这颗心对待她,和她亲生父母是一样的。她会得到什么,她心里也清楚,否则不会答应。”

    牛有道:“真的只是为了她好,褚长老就一点都不为自己?”

    褚风平:“她好,我这个做师傅的自然就好,我好,她这个做徒弟的自然也好。本来我是不愿来这里的,宗门许诺了这件事由我来主导,我才勉为其难答应了。你放心,不会随便挑个乱七八糟的人嫁给你的,人还是不错的,你不需要因为和利益挂钩了而介怀。”

    牛有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褚风平:“你不答应,我若拿不到对南州的掌控权,我还有让灵剑山付出牺牲代价保护你的必要吗?不保护你是轻的,我若扯你后腿,你的处境将更加危险,我劝你还是不要冲动的好。”

    他早不说,偏偏进了天都秘境才说,显然早就预谋好了。

    牛有道:“我的处境你也知道,莎如来的要求太苛刻了,我几乎没有活路,你忍心让你徒弟嫁给一个死人?”

    褚风平:“一开始,你惹出这事,我是终止了这个想法的,自认倒霉。后来我观察之下发现,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你这家伙的能耐,我灵剑山多少知道一些,确实不简单,加上巫照行的出现,促使我决定赌一把!”

    牛有道调侃道:“反正只是牺牲一个女弟子而已,或者还谈不上牺牲,顶多陪我睡睡而已,并不损失什么,是吧?”

    褚风平:“要拿到第一,需要燕国此行所有人的灵种集合在一起才有可能完成,少了灵剑山的人不行,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牛有道颔首:“褚长老是个实在人,好,这事我会认真考虑,给我点时间。”

    褚风平:“我的耐心有限,你准备考虑多久?”

    牛有道伸出手,亮出五根手指道:“五天!按这里的五天计算,五天之内,我必给褚长老一个确切的答复!”

    “好,就五天!”褚风平应下,没多话,立刻转身走了。

    牛有道随后也出了树洞,去了严立的树洞,直接将褚风平给卖了。

    获悉褚风平的暗中行为后,严立冷笑连连,“好个卑鄙无耻的家伙,还真是不要脸了。”

    牛有道:“严长老,我听你的安排,你说不行,我立刻拒绝他。”

    “当然…”严立话刚开头,便抬手打住,琢磨了一下后,摇头道:“老弟能坦白这事,足见老弟心意,我很欣慰,不过暂时不宜拒绝,否则那老家伙拖后腿是个麻烦事。该怎么应付,你容我好好想想办法。”

    牛有道:“好,这事交给严长老安排。对了,我有点事,要离开一趟,希望严长老这边配合一下……”

    回到自己树洞后,牛有道又找了巫照行来。

    交流之后,获悉牛有道要单独离开,并让自己配合掩护,巫照行一口拒绝了,“不行,你一个人离开太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