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六九章 三千万
    任谁都知道,现在要弄死牛有道的人太多了,就算他护着牛有道离开也未必能保证牛有道的安全,更何况是让牛有道一个人离开,他哪能答应。

    “危险?一年期满后,我的下场已经能预见,还有比龟缩着求安稳更危险的事吗?”牛有道反问一句。

    巫照行知道他指什么,一年后拿不到第一,莎如来就要弄死牛有道,这样龟缩着暂时是安全,但最多安全一年。遂语气松动了一些,“你一个人跑出去,要去干什么?”

    牛有道:“一年后的结果已经被人设定,我没了退路…”手中剑“呛”一声拔出半截,月蝶光辉照耀下半截剑身如水银流动,“当有所作为!至于干什么,你也不要多问,总之是为了保命,不会是为了找死!”

    巫照行沉默了,最终徐徐道:“小心点。”

    他走后不久,牛有道要的人,严立派过来了,一个身材和牛有道相似的弟子。

    那弟子进了树洞后,牛有道迅速与其调换了身上的衣裳,之后戴上了假面离去,留了那弟子在树洞内。

    巫照行站在树洞外的树杈上等着,出来后的牛有道嘀咕交代了几声,便借着夜色从严立安排好的方向悄悄遁离。

    而巫照行则守在了洞口,不许任何人进入打扰。

    ……

    信,袁罡收到了。

    一看字迹,袁罡便能确定是牛有道写的。阅读后,袁罡当着玉苍的面把信毁了。

    玉苍问了声,“牛有道的安排你都清楚了吧?”

    经由这次,他算是真正看出来了,这个红脸家伙才是牛有道真正信赖的心腹。

    袁罡:“钱在哪?”

    一问这个,玉苍便知牛有道果然交代了这边,偏头示意了一下,独孤静上前,拿出了三十张天下钱庄的票据。

    袁罡清点无误后收起,玉苍问:“秘方在哪?”

    袁罡:“秘方我一时间也写不清楚。”

    玉苍脸色一沉,“什么叫写不清楚?不需要你写,牛有道说秘方藏在了这,他信里没告诉你藏哪了吗?”

    袁罡:“跟我来。”

    阁楼上的管芳仪知道玉苍来了,见到几人进了牛有道的院子,又见几人出来了,居高观察着,不知道几人要干什么。

    只见袁罡领了玉苍师徒二人直奔酿酒之地的山洞,没多久圆方也跑去了酿酒之地。

    圆方是闻讯急的,获悉袁罡带了外人进酿酒的地方,赶紧跑去了。

    山洞内一见袁罡,圆方便急问:“袁爷,什么情况,你怎么带人进来了?”

    袁罡:“把酿酒过程详详细细告诉玉苍先生。”

    “啊!”圆方大吃一惊,在他看来,这是他的东西,哪能告诉别人,“道爷不在,您不能坏了规矩啊!”

    袁罡:“这就是道爷的意思。”

    圆方一副不答应的样子,“袁爷,您别糊弄我了,道爷人去了天都秘境,哪来的道爷的意思。”

    酒香浓郁,一旁的玉苍师徒观察着酿酒山洞内的情况,山洞内忙碌的和尚一见来了外人,也都停下了手中活。

    袁罡:“玉苍先生就是从缥缈阁那边过来的,快点,别拖拖拉拉。”

    圆方:“我怎么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袁爷,这事没有道爷点头,我不可能答应。”

    袁罡面无表情地盯了他一阵,缓缓抬手,抓握住了身后三吼刀的刀柄,缓缓拔刀。

    圆方吓得一哆嗦,以前这位只是动拳脚,这次居然要动刀,未免也太危险了点,连忙改口了,“袁爷的意思就是道爷的意思,懂了,懂了。”

    其实他也知道,酿酒的方法袁罡也清楚,袁罡真要外泄的话,他也拦不住,面对袁罡的武力威胁,他没有硬抗的底气,只能是屈服照办。

    这边要亲自教酿造的过程,比直接看什么秘方还详实,玉苍师徒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学,学的过程中详细询问,独孤静甚至找来了纸笔记录酿造要点。

    待把酿造方法详细弄清了,品尝过原浆,离开山洞时已是半天后。

    玉苍没打算久留,准备直接走,送行的袁罡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声,“道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他很了解牛有道,又不急需用钱,真要想出手秘方换钱,不会在这个时候,之前就可以做准备,现在更像是在准备后事,这说明道爷遇上了完全没把握的事,在为这边准备遣散费。

    玉苍默了一下,“他没在信里告诉你吗?”

    袁罡:“没有。”

    玉苍略摇头:“既然他没说,我也不好多说,安心等他回来吧,到时候你们自然会清楚。”

    缥缈阁的事情他不好往外乱传,天谷的状况是被封锁的,严禁外人进出,因此天谷发生的事情外界并不知晓,而他目前是除了缥缈阁之外的唯一外界知情人,消息一旦传出去,缥缈阁第一个便会怀疑是他多嘴。

    还有一点是他顾虑的,一旦让外界知道莎如来将牛有道给逼上了绝境,南州这边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人心难测,知道牛有道回不来了,南州这边的人会不会为谋后路另投他人呢?

    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但凡牛有道还有一点回来的可能,事关晓月阁大业,他就不希望南州大乱。

    袁罡:“也就是说,道爷真的出事了?”

    玉苍:“不要想多了,是出了点事,不过已经过去了,他目前是安全的,就看天都秘境内能否顺利。对了,听说你能化解苦神丹?”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

    袁罡:“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事实上我从未服用过苦神丹。”

    这个他不会承认,牛有道也再三交代过他,事情非同小可,苦神丹可是晓月阁的倚仗,有人能破解就是犯了晓月阁的大忌。

    玉苍皱眉,这事他旁敲侧问过牛有道,牛有道也是这样说的。

    这事也成了疑团,当初据齐京那边报,的确是给袁罡服用了苦神丹的,可出了苏照和袁罡私奔的事之后,又不好确认了,苏照为了帮袁罡,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苏照既然爱上了袁罡,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袁罡受那份罪。

    玉苍对这事也没有确切的把握,最好的确认办法就是让袁罡再服用一次苦神丹,能不能化解自然知晓。

    然而自从与牛有道有了合作后,尤其是现在这种关头,他也不敢对袁罡乱来,一旦袁罡无法化解,对牛有道的心腹下这种毒手,牛有道非翻脸不可。

    与牛有道多次来往后,他已经领教了牛有道的难缠。譬如这次,到了现在算是明白了,哪是什么牛有道写不出秘方,哪有牛有道说的那么复杂,分明就是想榨取他手上的钱财……

    客人走了,管芳仪来了,走到了袁罡边上,问:“道爷不在,他跑来干什么?”

    袁罡:“道爷让他来的。”

    管芳仪狐疑,“道爷去了天都秘境,他怎么跟道爷联系的?”

    “他去了缥缈阁,道爷进天都秘境前与道爷见了面。”袁罡说罢掏出了那一沓天下钱庄的票据,当着管芳仪的面清点了二十张出来,递给她,“道爷给你的。”

    管芳仪接到手翻看了下,发现每张票据都能兑换百万金币,也就是说一次给了自己两千万。

    再看了看袁罡手上的,估摸着还有十张,疑惑道:“哪来这么多钱?”

    袁罡:“道爷把酿酒秘方卖给了玉苍。信里说,从你这拿了两张天剑符,让把钱给你补上。”

    管芳仪瞬间瞪大了双眼,当场有了与袁罡一样的判断,急问:“道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袁罡:“不知道,应该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连老本都出手了,说什么天剑符的钱纯粹是借口,那厮花她的钱会客气吗?这真正是在预先安排后事了,这是真的有可能回不来了!管芳仪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钱庄票据,眼眶红了,当场湿润了,想哭!

    她心里很难受,连死都要帮她把后路安排好的男人,并且不是因为爱慕她的姿色,这辈子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却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袁罡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等等!”管芳仪喊住他,问:“那个假苏照你准备怎么处置?”

    袁罡停步,冷冷道:“该怎么处置我心里有数,用不着你来管!”说罢走了。

    的确,牛有道走了后,这里确实没人再能管到他。

    管芳仪抬头深吸了口气,她下定了决心,牛有道走前交代的事,她这次会不择手段尽力完成好。

    ……

    参天巨木下的水潭中,赤条条的男子浸泡在水里,背靠在水中石头上,一脸舒坦。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舒服了,整个人有点昏昏欲睡,突然,不远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猛然将其惊醒。

    迅速坐起,却发现放在水潭边的衣服不见了,只见鞋袜。

    男子大吃一惊,一个闪身而起,朝声音窸窸窣窣处掠去,入眼见到一只长有鳞甲类似小猪大小的动物,正扯着一件白色里衫在那闹腾。

    见到人来,那类似小猪的动物立刻就跑,可却被自己拉扯的衣服给连连绊倒。

    男子如老鹰捉小鸡般凌空扑来,一把抓了那动物,提起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那动物折腾的里衫正是他的衣服,因把衣服弄了个洞出来,脑袋钻了进去套在了脖子上,卡住了,一时间弄不下来,故而闹腾出了动静。

    环顾四周,只有手上弄破的里衫,外套不见了,也不知被那小动物给叼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