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七零章 行踪诡异
    衣服破虽破,却总比光着身子的好,这赤条条的未免也太不雅观了,人生在世没块遮羞布难以立足。

    男子恼怒之下将那小动物直接给掐死了,脏破衣服穿在了身上,又回到水潭边穿了鞋子,之后才再次寻找。

    到处找了遍,也不知衣服被那小动物给弄哪去了,最后没了办法,只好回去了。

    所回之地正是天谷进入这界的入口之处,一群缥缈阁修士正在那各行其事,他也是其中一员,大家进了这里,得一年后才能出去。

    突然冒出个光着大腿穿鞋子的人,身上只有一件里衫遮羞,众人注意到后愣了下,旋即爆发一阵大笑。

    有人指着问道:“崔不平,你这是对谁家的姑娘乱来了,被搞成了这样?我可告诉你,这个时候可不能乱来。”

    被称为崔不平的男子苦笑,手中捏死的小动物扔到了大家的面前,“正在水里泡澡,被这该死的东西把我衣服给叼走了,也不知被叼哪去了,只找回身上这件破的。帮我把这畜生烤了,不吃了它,难消我心头之恨。”

    有人用脚拨了拨地上已死的小动物,狐疑道:“这东西能从你眼皮子底下把你衣服给叼走?”

    崔不平抬手拍了拍额头:“也怪我,水里泡的舒服,放松了警惕,泡着泡着忍不住眯了会儿,让这小家伙钻了空子,若不是这小家伙咬破衣服卡了自己的脖子难以摆脱闹出了动静,被我发现了,我只怕要光着身子回来……”他把当时的情况讲了下。

    原来是这样!众人心中疑云这才散去。

    崔不平找了自己包裹,另取了衣服出来,边换穿,边说道:“咱们的衣服落别人手上去了不合适,被有心人利用就麻烦了,待会儿大家帮忙一起找找。”

    有人道:“衣服是死物,我们这么点人,这畜生若是把你衣服叼哪个犄角旮旯或窝里去了,这么大的地方怎么找?”

    另有人道:“你就不该杀它,应该放了它,它受惊之下跑回了老巢,你跟到它老巢说不定能把衣服给找到。”

    崔不平又拍了拍额头,“也是,我怎么没想到?”

    “一件衣服算了吧,谁敢在咱们缥缈阁身上做文章?咱们也观察过,各路人都远离了,都要去搜寻灵种,手上没有足够的灵种在秘境抗不过一年,应该也没人会回来。”

    话虽这样说,最终一群人还是跑到丢失衣服的地方到处找了找,还是没找到。

    一件衣服而已,不可能没完没了,之后也只能作罢,估计真是被叼哪个犄角旮旯去了,连他们这样找都找不到,其他人想必也不太可能无意中捡到……

    “巫照行,你想干什么?”

    站在树杈上的逍遥宫长老山海怒了,指着拦在洞口的巫照行怒斥。

    这边养精蓄锐好了要出发,牛有道却来了个闭关修炼,暂时不准备走了。

    这个时候闭关修炼,开什么玩笑?山海闪身上来要看看牛有道究竟在搞什么鬼,谁知巫照行却守着洞口不让进,山海怎能不怒?

    巫照行平静道:“没干什么。我这人答应的事情向来算数,我既然答应了严兄保护牛有道,就会做到。”

    山海指着他鼻子怒斥,“巫照行,我劝你别把什么丹榜太当回事,那些个什么狗屁排名都是我们不玩的东西,真要动起手来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别给自己找麻烦。”

    巫照行:“没你说的那么严重。牛有道说了,他要闭关五天好好考虑点事情,不想任何人打扰,我答应了帮他护法,我答应了就要尽量做到。”

    燕国一群人正看着这边的动静,听到所谓的闭关五天考虑点事情,灵剑山长老褚风平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紫金洞长老严立悄悄瞥了眼褚风平的反应。

    山海突然朝树洞内大声喊道:“牛有道,你给我滚出来,再不出来,休怪我们扔下你不管了。”

    树洞内没有任何反应,里面虽然有人,却不是牛有道,里面的人不敢吭声。

    山海意识到有什么蹊跷,沉声道:“巫照行,你给我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巫照行态度坚决,“山海长老,实话告诉你吧,牛有道在天谷时被万同福和明静暗中出手给打伤了,他现在正在疗伤的关键时刻,不容人打扰,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我答应了为他护法,你别为难他,也别为难我。”

    山海奇了怪了,低头看向树下,“严立,这是哪找来的狗?不是你朋友吗?怎么成了牛有道的看门狗?”

    严立道:“山海,这个时候了,大家就别起内讧了,当团结一致。”

    山海:“不是我不想团结一致,而是事情蹊跷,我怀疑你是不是在背着我逍遥宫在搞什么事。”

    下面的褚风平干咳一声,闪身上来了,劝道:“山海兄,牛有道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在这等五天,他之前在天谷出手的确不正常,可能真的被打伤了,若真是疗伤的要紧关头,的确不宜被打扰,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走火入魔。真若是这般要紧的事,等就等等吧,一年的时间,也不差这五天。”

    山海指着树洞道:“咱们这么大声音说话,里面不可能听不到,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怀疑里面要么没人,要么就是出事了,肯定有什么问题…”

    他话还没说完,树洞内忽然有人施法打出一道劲风,吹的守在洞口的巫照行衣衫猎猎。

    褚风平立马指着说道:“你看,有人,死人还能施法不成,可能真在行功的关头说不了话。”

    还真有人?山海眉头皱起,褚风平已经拉了他胳膊将他强行拖了下来,拉到了严立面前,问道:“巫照行是你找来的,你朋友的话你也不信吗?”

    见他如此袒护!严立心中冷笑连连,暗骂,不要脸的老东西!

    不过表面上却顺着他话点了点头,道:“巫照行既然这样说了,应该不会有假。山海,算了,褚风平说的没错,也不在乎这五天,干脆趁这机会,咱们再好好商量下后面的行动吧。”

    在两家一起劝说下,山海也只能同意了,两家要留下,他一家离开不稳妥。

    可这事还是引起了他的疑心,牛有道牵涉到燕国的巨大利益,紫金洞和灵剑山想干的事,逍遥宫早就想干了,事情坏在出了商朝宗杀逍遥宫长老施升的事,引起了双方矛盾,被耽搁了。

    从两家的态度上,山海已经开始怀疑两家的企图。

    巫照行目光垂视着下方的一堆人,之前牛有道说只要照他的话去说,灵剑山和紫金洞的人会出面力挺他巫照行,他开始还有些将信将疑,现在看来似乎没错。

    颜宝如一直在冷眼旁观,巫照行守着那树洞不让开,也让她感到有些蹊跷,奈何有巫照行守着,谁也无法轻易闯入一探究竟……

    林中人影闪过,牛有道回来了。

    在指定地点负责接应的云姬与他碰头后,松了口气,“你一个人偷偷溜出去,到底干嘛去了?”

    牛有道呵呵道:“出去打探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云姬能信他这鬼话才怪了,三派这么多人手,还用得着他这个重点保护对象亲自冒险去打探四周的情况?

    对方离开时不肯说,回来后也依旧守口如瓶,知道问不出来了,她也就不问了,“快回去吧,大家的进度被你一个人拖住了,逍遥宫那边的反应很大。”

    牛有道抬头看了看天色,“等等吧,等天黑了我再回去,你先回去和严立确认好我回去的方向,不要让人发现我出来过。”

    已经回来了,还用得着这般小心翼翼吗?云姬心头疑云重重,不知道牛有道究竟出去了干什么,对行踪竟需要如此谨慎保密!

    心头猜疑暂且不提,她还是照话执行了。

    待到天黑,严立把某个方向的防守布置好了,云姬才再次返回接应了牛有道,两人一起从防守漏洞回来。

    易容后的牛有道依旧是紫金洞弟子的装扮进了树洞。

    一回树洞,牛有道撕下了脸上的假面,示意在树洞等候的紫金洞弟子换回两人的衣服。

    那弟子把自己身上穿的牛有道外套刚脱下来,牛有道又让他收了照明的月蝶,摸着黑脱下外套还给了那弟子。

    那弟子心中嘀咕,不知道牛有道搞什么鬼,弄他一头雾水。

    两人摸黑换好了外套,牛有道才让他走了,之后牛有道又放出了月蝶照明。

    高高的树枝之上,颜宝如藏身在上,一根手指拨开着巨大树叶,睁开着法眼观察着牛有道所住树洞的洞口情况,发现了紫金洞的一名弟子又进又出的,不知在弄什么。

    其实藏身在树上偷窥的不止她一人,还有逍遥宫的弟子,长老山海亦在暗中关注着。

    这夜幕下不知多少人心怀鬼胎。

    树洞内,牛有道刚盘腿坐下一会儿,严立便来了。

    这是牛有道意料之中的事情,那紫金洞弟子回去后,严立知道他回来了肯定要过来找他。

    严立闪身进来,一见便问:“你偷偷摸摸跑哪去了,究竟干什么去了?”

    牛有道微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去联系了一点帮忙的人手,不好让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