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七一章 不勉强
    帮忙的人手?严立追问:“谁?”

    牛有道摇了摇头,不想说的样子,岔开话题道:“我离开的事,没让人发现吧?你那边的人牢靠不牢靠?”

    严立:“你来回的方向我把人调开了,紫金洞这边也没什么人看到,知道的人不会乱说。”

    “那就好。”牛有道点了点头,又问:“褚风平那边,怎么应对,严长老可想好了办法?”

    说到这事,严立有点头疼,也盘腿坐在了他面前,“这臭不要脸的老家伙,为了这事居然直接把女弟子给带了进来,这是要在天都秘境内直接成了好事。如此一来,你根本没有退路!问题的关键是,想保你必须得到整个燕国此来力量的支持,尤其是莎如来针对你搞出的那个第一,不把这边所有人收集到的灵种归于你一人,你很难拿到第一,现在你若拒绝了褚风平,这事就砸了。唉,我想来想去,一时间也没什么好办法。”

    话刚落,洞口传来了逍遥宫长老山海的声音,“巫照行,你给我让开!我看到严立进去了,别再拿什么不宜打扰来糊弄老子!”

    和严立相视一眼,牛有道出声道:“巫前辈,让他进来吧。”

    很快,人影一闪,山海人影入内,站在了两人面前,他上下打量牛有道一阵,目光在两人脸上溜来溜去,“二位躲在这里密谋什么呢?”

    严立唉声叹气道:“山海,你想多了。”

    山海:“我想多了?若不是我发现你进来了,巫照行是你找来的人,恐怕还得一直拦着我吧?”

    牛有道:“严长老,事已至此,我看也没必要再瞒山海长老。”

    严立目光扫去,不知他这话什么意思。

    “看来还真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山海嘿嘿冷笑一声。

    牛有道伸手示意请坐,山海也不客气,长衫下摆一抖,也盘腿坐下了。

    “不瞒山海长老,我这里遇上了点麻烦,灵剑山的褚长老找了我一趟……”牛有道直接把褚风平胁迫他娶其女弟子的事抖了出来,说躲着不出去,是不知该如何给褚风平交代。

    褚风平想干什么,山海一听就明白,当即咒骂,“姓褚的还真是连脸都不要了!”

    骂归骂,可这事还真是个棘手的问题,不知道还罢了,知道后就不得不共同面对了,然而因牛有道面对的困境,此事近乎无解。

    三人商量来商量去也拿不出个确切的办法来,最终山海咬牙道:“要不这样,这事我们两家装糊涂,你干脆把那女人娶了算了。”

    牛有道有些傻眼,“你开什么玩笑?终身大事能这样玩吗?”

    严立若有所思,问山海,“你的意思是,先稳住灵剑山?”

    山海颔首:“褚风平到了这里才逼迫你这事,这是掐准了你牛有道的软肋,令你不得不从,可谓早有预谋,你躲不掉的。所以如今也只能是这样了,不这样的话,此事无解!你暂且娶了,先稳住,只要你跟那女人在一起了,不怕没机会…”他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严立眉头一挑,懂了他的意思,到时候把那女人给做掉。

    牛有道脸一沉,“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严立叹道:“事的确不光彩,可这个时候了,不得不承认的确是个办法。”

    山海也劝道:“是有些让你为难,可我们也是为你着想,不得已而为之。再说了,你年轻人血气方刚的,在这秘境有个女人白白送给你开怀不好吗?美事!当然,玩玩就行了,也别当真,这种为利而来的女人也当不得真,该舍的时候就该当机立断,老弟是做大事的人,为这种女人误了自己不值得。”

    牛有道直翻白眼,很是无奈地直摇头道:“褚风平直接把人给带进来撮合是什么意思,咱们都清楚,就是要逼得我没有退路。为了稳住你们两家,他不可能让我在这里公然迎娶,只要我一答应,他接下来会怎么做用屁股也能想到,红口白牙的承诺随时可以反悔,他根本不会相信,必然是要逼我拿出诚意来,必然是要逼我生米煮成熟饭,让我想反悔都难。一年的时间足以珠胎暗结,让我把那女人的肚子搞大是必然的事情!先稳住再下手?到时候我怎么下手?杀妻灭子吗?你们这是什么馊主意?”

    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严立和山海面面相觑。

    然而为难的不是他们,山海站了起来,“修行中人,难免面临生死抉择,怎么选择在你自己,我不勉强。”说罢走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树洞内安静了一阵,牛有道目送了山海离去,又盯着严立的反应,不说话。

    最终还是严立打破了平静,徐徐道:“老弟,有件事情你必须明白,倘若没有了灵剑山和逍遥宫的支持,仅剩紫金洞一家支持你的话,越是势弱,越容易引来外敌的攻击。紫金洞这边由我带队进来,我得为紫金洞弟子们的生死负责任。他们两家若放弃你的话,紫金洞也只能是规避风险。我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的生死而置众多弟子的生死不顾,我的难处你懂的。当然,我也不会逼你,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说罢也起身离开了。

    盘坐不动的牛有道目送,嘴角泛起冷笑,不逼?这不是逼是什么?

    这两位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他和灵剑山那边假戏真做,已经知道了底细,自然不用担心,到时候他不杀那女的,届时两家就要对付他了。

    他早就知道这些人不可靠,把这事摆出来一试,果然立马就把他架在了火上烤。

    归根结底,还是缥缈阁那边太扯淡,一国弄出个三大派。

    “来人!”牛有道朗声招呼了一声,一名留仙宗弟子来到,拱手领命,“道爷!”

    牛有道吩咐道:“请万洞天府掌门司徒耀过来一趟。”

    “是!”那弟子领命而去。

    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派来的也是三名女弟子,而且姿色尚可,用意不可捅破。

    三派承了牛有道的光,燕国那边只让他们每家出了一人,也算是让三派避免了遭受更大损失。

    三派也知道,凭他们派出的人在天都秘境也难发挥什么作用,派出的三人其实是派来伺候牛有道的,只要牛有道愿意,怎么伺候都行。算不算是报答牛有道不提,也算是下注,年轻男女在一起久了难免出事,一旦牛有道能安全回来,也算是拉近了和牛有道的关系。

    若是不能安全回来,一个门派牺牲个把人不算什么,这笔账左右算都稳当。

    三名女弟子也能领会门派的意思,而她们没那格局,不知上面争斗的凶险,只知牛有道这位‘道爷’很威风,平常在她们眼里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连本派掌门都要恭恭敬敬,能成为道爷的女人还是挺期待的,被门派随便糊弄两句就抱着期待来了。

    只是目前看来,道爷似乎对她们没什么意思,几乎没正眼看过她们,只是把她们当打杂的对待,挺让人失望。

    不过时间还长,来的时间尚短,她们依然对将来抱有期待。

    稍候,司徒耀来到。

    不得不说,如今的牛有道的确不一样了,堂堂万洞天府的掌门,牛有道亦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司徒耀自己也不认为有什么不妥。

    “老弟有事?”司徒耀盘腿坐在了他对面。

    牛有道沉默了一阵,也没跟他绕,直接问道:“若是我和燕国三大派分道扬镳了,万洞天府的人跟不跟我走?”

    司徒耀愣了一下,旋即摆手道:“老弟,这样挺好的,至少对你没坏处,不要瞎琢磨了。”

    牛有道:“司徒掌门,我没跟你开玩笑。”

    司徒耀神情凝重,“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言难尽!”牛有道盯着他的反应。

    司徒耀双手放在了盘着的大腿上,来回搓着,似乎很难做出抉择,最终说道:“咱们交往这么久,我是站在老弟这一边的,若是在外界不用多说,肯定跟老弟走一路,然而事情一码归一码…万洞天府这次被赵国三大派给坑惨了,我们这些人事关万洞天府生死存亡,若是不能回去,万洞天府的下场,要么被人吞并,要么被人抹去。”

    牛有道:“赵国那边此来的骨干被我在天谷给打杀的差不多了,赵国修士必然要想办法自保,不太可能再找万洞天府的麻烦,我也算是帮了你们大忙,解决了你们的大患!”

    司徒耀:“可对老弟不善的人太多了,我万洞天府若是跟你走的话,下场可想而知。”

    牛有道颔首,“司徒掌门的意思,我明白了,好,不勉强!”伸手做了个请回的手势。

    司徒耀一脸为难道:“好好的为何要分道扬镳,不至于走到这一步,不能挽回吗?老弟三思啊!”

    牛有道微笑点头。

    “唉!”司徒耀叹了声,起身走了。

    月蝶光辉下,牛有道孤零零坐了一阵,本想再招大禅山的人来问问。

    然而一想,觉得没那必要,谈也是白谈,连万洞天府都不愿跟他走,大禅山就更不用提了。

    身上自己给自己造成的内伤还没痊愈,摸出了伤药服下,先安心调息养伤,他不可能一直躲在树洞不走,明天天一亮,是非恩怨难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