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七三章 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话砸出来,无异于公然撕破脸!

    没办法,牛有道不可能按对方的话去做,和一个连现在是谁都不知道的女人发生关系弄出个后代来给对方做要挟?他真若无底线到了这个地步,之后也必然要屈服于逍遥宫和紫金洞再把那女人给干掉。

    有些事情他可以去不择手段,但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没什么好商量的,也不可能答应!

    他不是那些帝王,可以为了权势地位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

    可对方欺人太甚,逼迫不放,他好说没用,只要不答应哪怕他姿态放的再低、话说的再客气,人家也要翻脸,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好客气的?没必要再委屈自己!

    褚风平神情抽搐,身上杀机浮现,有当场动手的意味。

    牛有道闪开,一张天剑符在手!

    紧盯这边的巫行者一个闪身过来,拦在了牛有道的前面,与褚风平对峙着。

    云姬也不例外,一个闪身过来,护在了牛有道的身边。

    一直在暗中留心牛有道的颜宝如正眼看来,什么情况?怎么感觉翻脸了?她眼中露出饶有兴趣的神情。

    灵剑山众人见状,迅速过来,尽管不明情况,却明显要助长褚风平的声势。

    早已暗中观察的逍遥宫长老山海和紫金洞长老严立亦闪来,两人居中,拦在对峙的双方中间,严立在那做和事佬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好好的,都是自己人,干嘛闹得剑拔弩张的。”

    “是啊!”山海也在那装糊涂,拍了拍手,两边劝和,“褚兄,牛有道,有话好好说,自己人不要闹内讧,都消消火。”

    “这种不知好歹的狗东西,我没办法相处!”褚风平抬手指着牛有道的鼻子骂了声,又挥手驱赶挡在前面的人,“你们给我让开,我今天非要扒下他的皮,让他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可。”

    说出这话,有点恼羞成怒的味道,也的确是恼羞成怒了,自己厚着脸皮送女弟子,对方居然不领情。

    山海和严立相视一眼,听到这话明白了,牛有道拒绝了褚风平的要求,没听他们的先稳住褚风平。

    两人心头皆一沉,尤其是严立,先劝褚风平,“褚兄,年轻人不懂事,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你也不要往心里去。”

    回头又喝斥牛有道,“牛有道,还不向褚长老赔礼道歉?”

    他是三伙人中最不愿意看到这一幕的人,内心有点急了。

    牛有道手掐天剑符,淡然道:“没那个必要吧?”

    严立厉声道:“不管谁对谁错,你,立刻先向褚长老赔礼道歉!”

    牛有道冷目一扫,“我说了,没那个必要!”

    严立哑了哑,有火却发布出来,因为察觉到牛有道较真了、强硬了,也领会到了牛有道眼神和语气中的意味,貌似在说,再敢逼老子,小心老子把私底下那点事给抖出来!

    逍遥宫长老山海皱着个眉头,他倒是没多话。

    司徒耀暗暗叫苦,昨个晚上牛有道还找他谈话过,他不希望牛有道说的那种事情发生,否则他会很为难。

    刚刚之前还一路同行的好好的,他还松了口气来着,谁想形势突然急转而下,真正是让他左右为难。

    这是闹哪样啊?云欢同样暗暗叫苦,不过他没得选择,只能是慢慢站在了自己母亲身边,除非他想跟自己母亲翻脸。

    “小畜生找死,你们让开!”褚风平勃然大怒。

    “你试试看,看我能不能从灵剑山拉几个垫背的!”牛有道强势反击,发脾气的话谁不会说,他料定打不起来,真要逼得他无路可走了,那他只有亮出事先准备的震慑先保住眼前再说。

    点名道姓到灵剑山头上了,灵剑山一群人自然要有所反应,唰唰拔剑。

    “都给我住手!”严立一声喝,迅速过去拉了褚风平的胳膊,强行将褚风平拖开到了一旁,低声道:“褚兄,不要冲动,这里人多眼杂,一旦杀了牛有道,回头消息难保不会传出去。你想过消息传回去的后果吗?战事只是暂时冻结,这家伙死在了我们的手上,让南州势力知道了,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他非要坚持的话,褚风平没办法不听他的劝,紫金洞非要介入,他不可能连紫金洞一块打。

    劝完了这边,严立又去劝牛有道,又将牛有道给拖到了一边,恨铁不成钢道:“牛有道,你搞什么搞,先前对你说的话都白说了吗?”

    牛有道:“严长老,我不可能答应他那种要求!”

    同样的一句话没说出来,我也不可能答应你们的要求,干出那杀妻灭子的事来。

    那种事情触碰到了他走马江湖的底线。

    严立:“我看你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在这关键时刻反而犯糊涂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区区小节不足以动摇,识时务者为俊杰,当以成败论英雄!这样,你若担心事后传出去名声不好听,待你归了我紫金洞后,我紫金洞为你平反,你就说是我紫金洞干的,怎么样?”

    牛有道能信这鬼话才怪了,事后真要加入了紫金洞,往紫金洞头上泼脏水的事是一个门派长老能干的事吗?真要做了,还怎么在紫金洞立足?还不得被紫金洞弟子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这是用来稳住他的话,真要到了那个时候,臭名声只能是他一个人来担,紫金洞不可能帮他扛这事。

    他自然是一口拒绝,“牛某走马江湖,风风雨雨无所畏惧,谈不上顶天立地,但有所为有所不为!严长老,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种事不是男人干的事,我真没办法答应!”

    严立脸色一沉,“你可要想清楚了,这里不是外面,大家都没有周旋的余地,你真若在这个地方和灵剑山闹僵了,你便不可能拿下那个第一,我也不可能因为看不到结果的事情让紫金洞弟子为你白白送死,我率领紫金洞弟子前来,我也有我的责任要承担,你懂我的意思吗?”

    懂!牛有道自然懂他的意思,不答应,惹恼了灵剑山的话,那眼前,紫金洞也只能是放弃他。

    “帮我拦住那两家,给我个自寻活路的机会。”牛有道提出了一个小小要求,这对对方来说,不算什么事,举手之劳而已。

    严立已经是很不高兴了,因为牛有道不听他的,来之前宗门再三交代布置,眼前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当即对牛有道施压道:“我若是不拦呢?”

    牛有道:“你不拦会后悔的!我既然敢和他翻脸,必然有所倚仗,我要走,你们谁也拦不住我!”

    严立冷笑一声,“是凭你手上的天剑符还是巫照行?好啊!我不插手,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从灵剑山众人的手下脱身,我倒要看看灵剑山能不能拦住你!”

    听他那话里的意思,颇有嘲讽意味,貌似在说,大话谁不会说,说出来闪了舌头就意思了。

    他貌似想看热闹,想看牛有道是怎么自取其辱的。

    牛有道眼中闪过怒意,他真想当场给这位点颜色看看,然而该忍的还是要忍,为一时之怒就算脱身了,后面也会惹来无穷的麻烦,有些东西不到走投无路就还不到动用的时候。

    他不得不强摁下心头怒意,语气放和缓了,“严长老,现在杀了我对紫金洞没任何好处。你给我个机会,只要我能活着离开,后面的路我自己想办法走。前几天我单独离开时,也跟你说过,我联系帮手去了,只要我现在能脱身,未必不能活着离开天都秘境。”

    “南州已经坐大了,有些事情必然要面对,三大派对南州的争夺已无法避免,我无法脚踏三条船,只能从一家!”

    “严长老,你给我个机会,也等于是给了紫金洞一个可能。万一我活着回去了呢?你现在帮了我,出去后我和紫金洞的约定依然有效,你现在帮了我,咱们依然是自己人!现在帮我离开了,你就给紫金洞留了一线掌握南州的机会,不管我后面是死是活,只要有一线机会,严长老为什么不试试?对你来说,不费什么事就能争取到的一线机会,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严立沉默了,牛有道关键时刻的说服很有效果,严立似乎没理由拒绝。

    之后,严立出面劝说另两家,将牛有道放逐!

    有紫金洞横在中间,另两家这个时候也不可能起内讧,褚风平不得不答应。

    至于逍遥宫长老山海,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保牛有道有保的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能稳定南州势力对外作战,也是因为另两家说要保,只是随从而已。

    坏处则是,保下了牛有道,南州就还在牛有道的手中,争夺反而有难度,南州和逍遥宫的关系闹得很僵,逍遥宫不指望南州还能投靠逍遥宫。

    所以对逍遥宫来说,保不保都无所谓的,这是宗门内部早有的决议。

    事已至此,山海袖手旁观。

    “滚!”褚风平出口一个字砸牛有道脸上,冷酷无情,也没什么情面好讲。

    对他来说,离开了燕国的庇护,牛有道就是一个将死之人,躲的过天都秘境之劫,也逃不过莎如来那一劫。

    之前还是好好的一伙人,还将牛有道视为重点保护对象,可一旦涉及利益之争,说翻脸就翻脸了。

    牛有道没有再激化矛盾,忍了,目光环顾从南州跟他来的一伙人,不知有多少人愿意跟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