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七四章 不想成为道爷的累赘
    可他还是想争取一下,他目前的处境,自然是帮手越多越能抵御风险。

    于是无视了褚风平的无情羞辱,对严立微笑,“严长老,巫照行巫前辈是你的朋友,能不能让巫前辈跟我走?”

    先点到巫照行的头上,是希望其他人看到,他这边还是有高手的,想给大家一点信心,想以点带面,能争取多少算多少。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说明他对自己带来的那些人没信心,否则直接招呼上走人便可,没必要这样弯弯绕。

    明明是你自己的人!严立闻言有翻白眼的冲动,可是没办法,还得配合着把戏给演完,不好自己捅破自己的窗户纸。

    褚风平已经是冷眼瞅向严立,我给了你面子,莫非你想拆我的台?

    严立懂他的意思,面无表情道:“朋友归朋友,我也不能呼来喝去,我不会勉强他干什么,他愿不愿意跟你走,不由我决定,你问他自己。”

    牛有道转身对巫照行拱了拱手,“巫前辈,我给的承诺会兑现,还望助我一臂之力。”

    承诺?巫照行很想问问他在瞎扯什么,你给了我什么承诺?

    褚风平立刻盯着巫照行,貌似发出了无声警告。

    然而巫照行当做没看见,淡淡点头道:“好!我跟你走。”

    褚风平脸色一沉,看向巫照行的目光中明显不怀好意,后者依旧当做没看到。

    牛有道又看向了司徒耀,“司徒掌门,希望贵派能与我一路同行。”

    尽管早已说清,他还是不想放弃,还是想再争取一下。

    万洞天府这次来的人,都是万洞天府中真正的顶尖高手,而且人数也不少,足足五十人,若能拉拢到万洞天府,将是一个巨大的助力。

    眉头一挑的褚风平出声干预,“司徒耀,贵为一派掌门,当以大局为重,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自己要有分寸,别给自己找不痛快。有些事情感情用事不好,否则后果承担不起!”

    什么叫架在火上烤?此时一脸为难的司徒耀就是这感觉。

    一边是合作多年的盟友,对金州言而有信,屡屡帮了他万洞天府的大忙。

    不说别的,就说金州面临朝廷大军攻势,是牛有道冒着赵国大军压境的威胁放了他们进南州避祸,又是牛有道以南州势力相助,不惜代价与金州联军共同血拼赵国大军。

    于情于理,万洞天府都不该在这个时候背弃牛有道。

    可是现实很残酷,天都秘境内许多势力要对付牛有道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跟牛有道走的话,无异于自寻死路,而且还得罪了灵剑山,将更加麻烦。外面,燕国和金州的联军,灵剑山也是掌握有很大话语权的,就算能回去,灵剑山不好对燕国自己人动手,收拾他万洞天府一个外人很困难吗?

    生死存亡的事情已经很难抉择,收复金州后,会不会把金州还给万洞天府,灵剑山依旧掌握着很大话语权,灵剑山若作梗,万洞天府的处境会很艰难,事关多少弟子的身家性命?

    若是牛有道能活着回去,凭牛有道的影响力自然能帮忙周旋,可关键是牛有道能活着回去吗?

    机会很渺茫,这次又被燕国势力给放弃了,没了燕国势力的庇护,牛有道可以说已经是彻底没了活着回去的希望。

    司徒耀一脸尴尬,“老弟,不至于如此,都是自己人…”

    褚风平一句话砸了过去,“我们是自己人吗?是不是自己人得看万洞天府如何抉择!”

    严立和山海相视一眼,二人心知肚明,褚风平这次是恼羞成怒了。

    不过将心比心,二人也能理解褚风平的恼羞何来,把女弟子相送,不是什么光彩事,得厚着脸皮才能干出来,谁知牛有道不识相,换谁都得恼羞成怒,若不是有人阻拦,估计巴不得将牛有道给灭口了才好!

    司徒耀很尴尬,可还是帮着说情道:“褚长老,有什么事情好商量,有什么矛盾可以摊出来商量解决,有什么事是不能商量的?我看大家可以再好好谈一谈…”

    褚风平又一句话硬邦邦打断,“问你跟哪边,不是让你来做和事佬的,是去是留,当机立断,我没工夫听你啰嗦!”

    “老弟!”司徒耀没了办法,一脸为难地朝牛有道拱了拱手,“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我的苦衷你理解,实在是对不住了!”

    此话一出,态度已经很明确了,万洞天府一群高层也很尴尬,皆有些羞愧地避开牛有道的目光。

    牛有道帮了万洞天府那么多忙,又是盟友,这个时候见死不救和落井下石没什么区别。

    尤其是长老黎无花,更是一脸羞愧,牛有道可以说是救了他儿子的命啊!

    褚风平心情似乎愉悦了不少,面有得色,略有带嘲讽意味地瞅着牛有道,貌似在说,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牛有道笑了,嘴角勾起微微笑意,“司徒掌门言重了,理解,不勉强!”

    关键也勉强不了,不坦然面对还能怎样?

    牛有道又看向了大禅山那群人,结果那群人见牛有道目光瞅来,一个个或扭头看向一旁欣赏风景,或抬头看天,或低头找蚂蚁似的。

    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牛有道到嘴的话咽了回去,连与他关系如此深厚的万洞天府都做出了那般抉择,与他有竞争关系的大禅山就更不用说了。

    说了没用,也不用说,说出来是自找没趣。

    牛有道又看向了人群中的颜宝如,笑问道:“颜大美人,有没有兴趣跟我走?”

    “……”颜宝如愣住,没想到牛有道居然会点到她头上来,很是意外,有点懵,咱们有交情吗?貌似没有过任何接触,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霎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

    牛有道也笑眯眯看着她,在等她的答复。

    云姬母子也有点意外,还有司徒耀等人,之前牛有道可是交代过的,让他们小心着点颜宝如,不让近牛有道的身,牛有道现在又拉颜宝如走是几个意思,难道真是穷途末路了是根救命稻草就抓?

    褚风平又出声了,“颜宝如,花枝招展的,眼睛可别瞎了,那样就不好看了。”

    “褚长老,你也别吓唬我,我不吃那套!”颜宝如不疼不痒地回了句,她倒是想跟牛有道走,只是牛有道一招呼就跟去的话,是不是太轻巧了一点,遂问:“牛有道,想让我跟你走可以,理由呢?”

    牛有道一手扶剑,一手上下表扬自己,“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而且你看,玉树临风,身强体壮的,这个理由满意吗?”

    这理由够让人无语的,不少人相视一眼,发现这厮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咯咯……”妩媚妖娆的颜宝如却是笑的花枝乱颤,一阵前俯后仰后,指点了牛有道一下,“好!就凭你这个理由,我跟你走了。”

    “算了吧!”牛有道笑眯眯拒绝了,朝褚风平抬了抬下巴,“褚长老一脸不高兴,我还是不连累你的好,刚才的话算我没说,我收回!”

    “……”颜宝如愣住,注意到了牛有道眼中一闪而过的深刻,顿时醒悟了过来,可谓恨的牙痒痒。

    之前她也以为牛有道是想多抓一根救命稻草是一根,直到牛有道突然又反悔拒绝,她才明白了过来,一不小心着了牛有道的道,牛有道在趁机拿话试探她。

    别人不知道什么意思,她自己却是最清楚自己来意的,因此也能敏感察觉到事态端倪,牛有道翻手间便摸清了她是冲谁来的!

    众人很诧异,颜宝如答应了跟他走,牛有道竟然拒绝了?

    牛有道朝留仙宗那三名女弟子招了下手,“走吧!”

    说罢转身而去。

    没走几步,云欢轻声喊了喊,“牛兄。”

    牛有道闻声回头,只见那三名女弟子并未跟他走,而是一脸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

    褚风平瞥了眼,脸上露出戏谑笑意。

    牛有道慢慢转身,徐徐问道:“你们三个也要留下吗?”

    三女分别名叫董金环、安妙儿、林飞燕,被牛有道问及,很尴尬,也很是局促不安。

    没错,三人进来此地最大的目的就是想做牛有道的女人,可三人真的没想到局势会变成这样。

    在她们心目中高高在上的牛有道,居然转瞬间就变成了丧家之犬,高枝变成了即将腐朽的干枝,承受不住任何风吹雨打,再跟着牛有道的话就是找死,三人不想死。

    三人现在也有理由安慰自己,从头到尾并未得牛有道任何好处,牛有道甚至没有正眼看过她们,她们年轻貌美,还有大好前程和风光没有享受过,凭什么跟着一个不把她们当回事的牛有道去送死?

    可牛有道的威慑力在茅庐山庄毕竟浸淫已久,面对牛有道的问话,三人极为不安地相视一眼,不敢作声。

    “有意思。”褚风平哈哈大笑一声,继而出声给三人壮胆道:“放心,都是燕国修士,有我在,有话直说,不用怕他。”

    有人撑腰了,董金珠弱弱回道:“道爷,我们三人能力有限,怕是帮不上道爷什么,不想成为道爷的累赘。”

    另两位也跟着弱弱点头,表示赞同。

    刹那间,众人皆以怜悯的目光盯着牛有道,“唉!”司徒耀低头轻叹了声。

    牛有道很意外,这三人可以说就是他的手下,而且三人的师门也反复叮嘱过三人要听他的,他真没想到这三人也会当众背叛他!

    这一刻,世态炎凉,人心冷暖,给人的冲击力是如此的巨大!

    牛有道的目光陡然变得异常明亮,微微颔首道:“好!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们愿意留下就留下吧,我不怪你们!”说罢转身,不再有任何留恋,毅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