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七五章 落井下石
    见牛有道灰溜溜夹着尾巴滚蛋,褚风平一脸痛快,似乎出了口恶气,但心中羞恼依然难平,此来最重要的目的没有达到,很难真正高兴起来。

    他也没想到,本以为掐准了牛有道的软肋,本以为在这个时候下手牛有道不得不屈服,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情,谁知牛有道竟然会拒绝他的要求,让他情何以堪?

    同样的,他也知道这样把女弟子给送出去实在不是什么光彩事,事情若成了可以说是一段良缘,不光彩也就过去了,事情没成他这辈子都要因为这事感到丢脸,如何能不羞恼?

    这又岂是将牛有道放逐、将牛有道逼上了绝路就能雪耻的?

    “站住!”他身边突然有人娇声一喝,是个女人声音。

    他回头一看,不由皱眉,正是自己的女弟子萧如樱,也是他准备嫁给牛有道的那位,此时冒了出来,似乎也难耐什么,当即沉声警告了一句,“如樱!”

    萧如樱这次却没理会自己的师傅。

    牛有道闻声停步,回头见是一位姿色还算不错的女子,只是那粉面含煞的样子一看就知是来者不善。

    他不认识这女人,但是见过,知道是燕国此来修士中的一员,看服饰是灵剑山的弟子。

    牛有道慢慢转身了,“姑娘有何指教?”

    萧如樱慢步走来,走到了他面前站定了,明眸中泛着刻骨寒意,冷冷盯着牛有道,一字一句道:“牛有道,你记住我的名字,我,萧如樱!”

    严立和山海相视一眼,一个挤眉弄眼,一个挑了挑眉头,两人似乎猜到了点什么。

    牛有道看了眼褚风平的反应,大概也猜到了这女人是什么人,淡淡一笑,“为何要记住你的名字?”

    萧如樱:“你最好给我好好活着!”

    牛有道耸耸肩,“不劳萧姑娘挂念,也不劳萧姑娘叮嘱,蝼蚁尚且贪生,我自然会想尽办法好好活着。”

    萧如樱语气寒彻,“你今天给于我的羞辱,他日我必加倍偿还!”

    其他人也许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事实上就算是灵剑山那边,此事也只有褚风平和她才知道。

    还是那句话,这不是什么光彩事,加之又牵涉到三大派之间的竞争,不会大肆张扬。

    其实一直以来,她在灵剑山也是个挺清高的人,一般男人她还真看不上眼。

    所以一开始,她是不答应这事的,后来经过褚风平的说服,她也搜集了牛有道的情况仔细了解了一下。

    以前只是听闻牛有道这人,并未详细了解过,这一了解才发现是个真正的人物,而且是修行界少有的俊杰,发现倒也配的上她,嫁给此人成为茅庐山庄的女主人不会辱没自己。

    考虑到门派利益,还有师傅的再三劝说,她没答应也没拒绝,但是却跟师傅来了天都秘境。

    这等于是答应了,褚风平心知肚明,也没用捅破,免得难堪,照计划去做就行了。

    萧如樱自然是要看看牛有道长什么样的,天谷初见,牛有道无视缥缈阁大开杀戒,真正是令她惊艳!

    头回初见,牛有道的壮举便令她傻眼了,便把她给震撼了,灵剑山上下谁敢、谁有这胆子?

    有了前因,再见那一幕,她怦然心动,觉得这才是她萧如樱要找的男人!

    之后萧如樱一直在悄悄观察牛有道。

    牛有道的长相谈不上多好,但绝对不会差,身上还有一种别样气质,有一种一般人身上看不到的味道。

    有了那个心,越看越满意,她不得不承认,灵剑山的同辈弟子中无人能及这位

    再后来,褚风平找到牛有道把事情给挑破了,牛有道说要考虑,褚风平让他考虑。

    褚风平认为这事是板上钉钉的事,牛有道这种人不可能不识相,必然会答应。总之就是不认为牛有道会拒绝,因此对牛有道挑破后,又立马找到了萧如樱,希望萧如樱给个确切答复,不能再遮遮掩掩了,别到时候牛有道同意了,这位又开始闹别扭。

    再次被问到头上,萧如樱也有点难以启齿,只问句牛有道会同意吗?褚风平还能怎么说?结果可想而知。

    那天后,萧如樱顺其自然就认为了,自己和牛有道注定是要成为夫妻的。

    她开始想今后该怎么和牛有道相处,肚子里有了后出去了是回灵剑山还是跟牛有道回茅庐山庄?在想成为茅庐山庄女主人后该怎么和那个齐京红娘打交道,通过了解她知道牛有道身边有个叫红娘的女人存在,两人关系人尽皆知。

    总之她想了许多,谁知今天,倒成了她一厢情愿,倒成了她热脸贴冷屁股。

    亏她还答应了师傅,为了门派的利益,事成后尽快为牛有道珠胎暗结。

    现在想来,自己居然能松那样的口,让她情何以堪?

    她是个很清高的女人,能松这样的口真不容易,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个莫大的羞辱,于是有了眼前的一幕。

    “……”牛有道无语,他不知事情经过,想不通了,这怎么就成了羞辱?

    愣了一下,平静道:“萧姑娘,你想多了,不管你信不信,我这也是为你好!”

    有关于严立和山海的图谋,他现在不好挑破。

    跟这种女人也没什么好说的,牛有道扔下话便转身走了。

    司徒耀喊了声,“老弟,一路珍重啊!”

    牛有道没有再回头,只有巫照行和云姬母子三人跟随而去。

    司徒耀心情很复杂,万洞天府一群人同样心情复杂,都知道这回这事做的实在是对不住人家牛有道,若不是在天都秘境内,凭牛有道手中掌握的南州势力能左右万洞天府的生死,他们根本不敢这样做,这也算是在这里见牛有道好欺。

    大禅山一群人有点幸灾乐祸,琢磨着一旦牛有道死在了这里,南州那边也许大有可为。

    颜宝如目光闪烁。

    萧如樱寒着一张脸目送,眼神中的怨恨难以掩饰。

    褚风平也很无语,从头到尾一直没把这弟子给直接暴露出来,就是想给这弟子留点脸面,没想到这弟子自己主动冒了出来。

    “唉!”严立叹了声,一回头,见到战战兢兢挤在一块的三个女人,忍不住问了句,“你们三个不是牛有道的手下吗?”

    董金环、安妙儿、林飞燕三人相视一眼,这个问题让人尴尬。

    不过对严立来说,她们三个尴尬不尴尬需要在乎吗?

    又是董金环出声作答,“我们不是他的手下,我们三个是留仙宗、灵秀山和浮云宗的弟子。”

    严立挑眉道:“留仙宗、灵秀山和浮云宗难道不是牛有道手下的人马吗?你们现在背叛他,不怕回去没办法向宗门交代?”

    董金环吱吱呜呜一句,“我们三个的修为实在是难当大任,本轮不到我们来的,是牛有道点了我们三个来的。”这话是偏头对另两位说的,貌似在问两人是不是。

    安妙儿连忙点头,还补了一句,“牛有道在茅庐山庄的时候就对我们三个图谋不轨,我们一直在躲避他。”

    董金环又接话道:“牛有道这次点我们三个来,我们无法拒绝,其实我们很害怕,怕难逃他毒手,没想到能有机会摆脱他。”

    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傻的人都知道。

    她们现在很惶恐,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地道,又怕一群人因此而厌恶她们,不惜无中生有践踏毁坏牛有道的声誉,以证明自己不是背叛,为求自保而泼牛有道脏水。

    这就是所谓的落井下石、破鼓乱人捶、墙倒众人推,一见牛有道失势,立刻急于和牛有道划清关系,最毒妇人心真不是说说的。

    事情真相如何,林飞燕心知肚明,但也没说什么,只是低下了头。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留仙宗三派会派出三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来,原来牛有道是藏了这龌蹉心思,自然惹来一些人的不耻,进而同情这三个女人……

    远离了燕国这边的人,牛有道等人停留在了一座山头,不能盲目乱跑,准备重新规划。

    看看身边的人,只剩云姬母子和巫行者。

    对此,牛有道心中若说没点感慨是不可能的。

    眼前,云姬母子是因为死穴掌握在他的手中,不敢背叛。

    而巫行者也是逼不得已,他威胁过魔教那边,一旦他不能活着回去,巫行者隐藏的身份就要曝光。

    所以他很清楚,若不是有这些原因在,这三人也不会跟他走,云欢与他所谓的结拜关系面对这种局势根本不靠谱。

    他忽然想到了魏多,那个结巴真是让人心烦,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为什么要跟褚风平翻脸?”

    这个问题他们一直想不通,他们不信牛有道不清楚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此时停下,云姬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刚才那个萧如樱,你们都看到了,褚风平要我娶她……”牛有道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他身边就这几个人了,不好再互相猜忌,为了团结一致,牛有道没瞒他们,说出了原因。

    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

    哪怕云姬是女人,对此也有些意外,沉吟道:“这个世道对女人不公平,答应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何必让自己陷入绝境,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