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七七章 第一天
    他很少轻易对人透露自己的底牌,挑明了告诉他们,还是为了稳定人心。

    刻意说自己还有人,也是为了给大家信心。

    三人将信将疑,说七国当中有他的人,他们信。

    可若说七国进入天都秘境的势力中都有他的人,那在天都秘境之外得经营有多大的势力才能让挑中进入的人里面刚好都有?

    云欢试着问道:“牛兄,你没开玩笑吧,你确认七国势力进来的人里都有你的人?”

    牛有道:“你们躲在渡云山,我在七国间角逐,本就不在同一个层次上,你们不理解也正常。别说七国,连魔教里都有我们的人手,你信不信?”目光若有若无地瞥了眼巫照行。

    云姬母子相视一眼,不太信。

    巫照行慢慢偏头一旁,他信,但是很无语。

    “说多了没用,先找人!”牛有道大手一挥。

    云姬环顾四周:“这漫无目的的,往哪找?”

    牛有道眺望天地间,似有一股豪气,“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致,落到这步田地未必是坏事,也许是个新的开始,路在前面看我们怎么走。找,随便找,随便什么人都行。”

    云姬斜睨道:“照你这样说,咱们回头好了,燕国的人我们知道方位,好找。”

    “你这是在和我抬杠。”牛有道手一摆,撇过不提,“随便什么人,先找个开始,揪住线头一直往下捋,顺藤摸瓜!”

    既如此,倒也好办,几人随便商量了个方向而去。

    这一动身,巫照行忽然发现有些不对,自己是来保护这厮的,怎么搞成了这厮手下似的,不知不觉无形中就听了这厮的指挥。

    有此意识,他不由多看了随行的牛有道两眼,察觉到牛有道身上似乎有一股领袖群伦的魅力。

    天高地阔,肆意横行,却是路漫漫,途中,牛有道叹了声:“要是能带飞禽进来就好了。”

    也只是说说,首先是带飞禽进来不方便,这个世界有攻击性凶猛的飞禽,一旦侵犯到了此地某些飞禽的领地,便会遭受成群结队的空中围攻,曾经有过先例,带进来的飞禽无一能逃脱。

    后来缥缈阁借机立了规矩,不让再带飞禽进来,说是为了竞争公平,免得那些没有飞禽坐骑的吃亏。

    反正缥缈阁正说反说都是有理。

    不过站在外界人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的确是个新世界,无论是景还是物,还有那五彩缤纷的奇异花草,组成了眼前这波澜壮阔的世界。

    比人还高还宽的草,比高楼还高的树木,像猪一样大的蚂蚁成群结队追杀猎食他们,像小山一样的凶兽冲撞而来。

    如风箱拉动般呼吸的巨兽在酣睡,他们从旁走过。

    成千上万没有羽毛的凶猛飞禽,犹如一群大型蝙蝠,俯冲袭击,把他们当兔子般猎食,悍不畏死,杀不完,不胜其扰,被逼得落荒而逃,找地方躲藏。

    试问这种情况下,外界的飞禽带进来如何能活?

    惹来这麻烦是因为牛有道异想天开,想弄只大飞禽当脚力,结果惹来铺天盖地穷追不舍的群殴,也惹得一起挤在一个山洞里藏身的云姬等人好气又好笑。

    那群大蝙蝠似的东西不但能在天上飞,还能在地上爬行,“呱呱”乱叫的聚集在洞口用爪子扒拉洞口,长长的尖嘴往里刺探,似乎非要把几人给刨出去不可,幸好岩石坚硬。

    几人又挪步往里再挤了挤,云姬一个女人,硬生生被挤的和巫照行贴在了一起,就差抱成一团了,很令人尴尬。

    一路逃窜的云姬气息未平,被铺天盖地的东西追了一路,累的够呛,喘着粗气道:“道爷,我喊你道爷行不行?你别瞎闹了行不行?”

    这一路上,牛有道总想弄个脚力,已经惹出了好几波麻烦,这次算是把麻烦给惹大了。

    几人就想不通了,不知这家伙什么毛病,不行就算了,总想着投机取巧。

    牛有道剑别在了腰上,双手摁着一只胡乱动弹的‘小蝙蝠’,一只大飞禽的幼崽,正在那呱呱乱叫个没完没完了,被抓了好久,小家伙嗓子好像快喊哑了。

    他本想抓只小的来要挟大的,谁知那群玩意压根不吃这套,除了攻击还是攻击,遮天蔽日而来,差点害得一群人没能逃脱。

    手里摁着小家伙,同时警惕着洞口的牛有道回头道:“你们也体会到了,整天飞来飞去,法力消耗太大,这飞上半天就要歇上半天的,一年下来都这样的话,实在是个大问题,必须想办法解决。”

    巫照行叹道:“道爷,我也喊你道爷,我喊你大爷行不行?你看到了,没用的,你放了它好不好?你不放了它们的幼崽,它们死追着不放啊!”

    云欢唉声叹气道:“牛兄,放了吧。”

    牛有道:“一群畜生,再不退,信不信我宰了它!”他一把揪了小家伙的脖子,作势要拧断,欲恐吓外面一群大家伙。

    巫行者伸手,一把抓住了他肩膀,制止道:“你别乱来,你根本不通它们的习性,你杀了小的,惹的它们不死不休就麻烦了。”

    云姬也警告道:“牛有道,你再乱来,别怪我遁地脱身不管你了。”要不是为了顾及死不悔改非要乱来的这位,她早就遁地跑了,哪能被追杀的这么狼狈。

    牛有道看了看脚下,意外道:“这石头地面你也能遁走?”

    云姬:“我杀出去再遁行不行?”

    看三人那反应,似乎要惹出众怒了,废了这么大工夫,逃了这么久,累成狗一样,牛有道实在是有点不甘心,不过最终还是将手中小家伙抛了出去。

    小家伙扑腾着翅膀,拼命爬了出去,洞口外面的大家伙让出了路,呱呱叫的迎接着。

    待小家伙一脱身,大家伙又在洞口倒腾了一阵,最后见实在是刨不开这洞口,最终还是放弃了,陆续振翅腾空而去,还飞不起来的小家伙被一双爪子给提走了。

    外面安静了,牛有道从腰间抽了剑在手,鬼鬼祟祟摸到了洞口,伸出个脑袋往外到处瞅了瞅。

    确认没问题了,他才放心走了出来,警惕着四周。

    颇为狼狈的云姬等人也出来了,见追杀他们的大家伙都走了,终于都松了口气。

    “我就不信了,这么大地方、这么多东西就找不到一个代步的脚力?”牛有道犹不甘心地嘀咕了一声。

    云姬整了整身上衣服,“我警告你,不要再乱来了,我没跟你开玩笑!”

    话刚落,几人忽回头看向一侧,隐隐有沉重脚步声传来,稍候一只尖牙利爪的凶兽现身。

    几人二话不说,闪身就走。

    那凶兽倒也没有再追他们,而是停步在死去的飞禽前撕咬尸体。

    这地方往往就是如此,血腥味会引来其他嗅觉灵敏的猛兽突突跑来。

    总之会出现各种意外情况。

    河面凌波微步而过时,突然间会冒出一张血盆大口突袭。

    纵身飞脱时,回头一看,浪花轰隆,水中有巨大身影在搅动波澜,也不知是什么怪物,看得人心惊肉跳。

    经过一座峡谷时,牛有道的好奇心又惹出了麻烦。

    见到凝结在山壁上的巨大土包,土包上布满了孔眼,他就随手提剑捅了一下而已,谁知真正是捅了“马蜂窝”,又惊动一群拳头般大的蜂群追击,很大很大的一群,源源不断从土包中钻出。

    逃窜中,巫行者和云姬对某人一顿臭骂,牛有道劝他们息怒,说现在不是起内讧的时候……

    几人对这个世界的感觉,既新鲜,又刺激,凭他们修士的实力,应对起来也许不至于致命,但却是防不胜防,疏忽大意的话还真有可能会丢了性命。

    恐龙?凭牛有道前世有限的所知,能认识的动物实在是有限,这个世界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实在是太多了。

    他们人不多,但还算幸运,在一处山林中,他们恰好遇见了一颗灵树,既然遇见了就没理由放过,至少多点灵种在身上也能预防万一,可以在这世界多坚持一些日子。

    灵树轰然崩溃,云欢摘了灵树的果子剥取灵种。

    一旁的牛有道站在树梢上,眺望远处地平线红融融的落日,渲染天地的光华亦将他染红。

    天黑了,漫天繁星,夜幕上却有两个月亮悬挂,还有一个巨大的球体,肉眼能看到上面的坑坑洼洼。

    仰望星辰的牛有道在暗暗感慨,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也不知在这宇宙中的哪个角落,不管凡人也好还是修士,面对这浩瀚莫测的神秘宇宙,永远是如此的渺小。

    他穷尽目力,想寻找一颗蔚蓝色的星球,找不到,永远找不到,最终,被一股莫名孤独感所包围。

    夜幕下,几人躲在了树上休息,在地面休息实在是有点危险,哪怕躲在树上也得防备那些毒虫鼠蚁之类的东西,在入口的古老森林倒不见这方面的骚扰。

    几人轮流守夜,牛有道也不例外,静默在这黑夜的树上,不敢放出月蝶招来麻烦。

    被放逐的一行,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