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七八章 我早已分不清自己是黑是白
    天亮了,继续前行,天大地大,想这样漫无目的撞见其他人,实在是有点靠撞运气的成分。

    当然,也不算是纯粹的碰运气,料想离开那片古老深林的人短时间内也不会离开太远,又不是比谁跑的快,大家是来搜寻灵种的。

    他们几个不务正业,应该算是跑的比较快的,按理说应该是赶到了一批人前面的,现在寻找应该有机会撞上。

    云欢比较倒霉,堂堂渡云山山主成了开路先锋,在几人所行方向的前面探路。

    半中午时分,前面探路的云欢飞掠而回,打了个手势,几人立刻闪身藏入了山林中。

    云姬问:“什么情况?”

    云欢:“有人,看样子是天行宗的人。”

    藏身树冠中的几人相视一眼,在这天都秘境内,天行宗的人是最不好惹的人,因为人家手上的符篆多,进来的每个弟子都有配备。没办法,谁叫人家整个宗门就是炼制符篆的,人家有这方面的资源。

    正常情况下,没人会招惹天行宗的人,而天行宗的人也不想抢这个第一名。

    符篆基本是一次性用品,而且很贵,使用符篆就是烧钱,所以平常买符篆的人不多,可每届天都秘境开启时,各方势力纷纷采购之下,天行宗都要大发一笔,所谓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大概就是指天行宗这类门派。

    这一次的赚取就让天行宗发了大财,再跑来赚天都秘境的钱,加上他们符篆多,对其他人威胁大,很容易引起众怒,搞不好会惹来各方势力的联手围剿,只怕不仅仅是在天都秘境内,事态会延伸至境外。

    所以,天行宗弟子进了天都秘境后一般不会与人争夺。

    不过天行宗弟子身上的符篆也容易惹人眼红,成群的天行宗弟子一般没人敢惹,可一旦落单,往往便是别人袭击抢掠的对象。

    还有万兽门和灵宗,这两家一家卖各种灵兽,一家卖灵丹,都是有钱的门派,和天行宗一样,只是进来走过场的,能找到灵种就找,只要能给缥缈阁交代便行,打打杀杀去抢的事会尽量避免。

    几个生意做的好的门派,唯独器云宗比较特殊点,手上掌握着俗世相当大的势力。

    可话又说回来,兵器这种东西算不上什么消耗品,一件兵器用一辈子都是有可能的,若是器云宗炼制的兵器容易损坏,估计大家也没必要非买器云宗的不可。

    几个做买卖的门派中,器云宗是最穷的,反倒从另一个方面找到了出路。

    若没这个缺陷,怕是也很难成为今天的器云宗,背后的原因不少人是心知肚明的。

    “天行宗?”牛有道嘀咕了一声。

    借着树木的掩饰,很快看到林木之上的树冠上有三条人影掠来,四处搜寻的样子,看穿着的门派服饰,正是天行宗的弟子。

    “随便找个人就行?”云姬偏头,轻轻问了牛有道一声,貌似在问,这三个行不行?

    牛有道反问:“你们有谁认识他们吗?”

    结果都摇头,表示不认识。

    不认识就好,那应该不是什么实力高强的大人物,牛有道心里有了数,一个闪身先飞到了树梢上,拦在了掠来三人的前方。

    云姬三人随后也扶摇直上,飞到了树梢上落脚。

    突见有人拦路,三名天行宗弟子迅速聚在了一起,手中有剑,另一手还摸出了符篆在手戒备。

    “牛有道?”一人诧异,三人面面相觑。

    原本都是不认识牛有道的,但牛有道在天谷那么一闹,此番进入天都秘境的人几乎是人人都认识了他。

    牛有道倒是谦虚,微笑着抬手捂在一只眼睛上貌似随意揉了三下,“没想到三位认识我,不知三位欲往何处…”说话间目光微闪,注意到了当中一人捏着符篆的手指勾出了一个动作,见到这个动作,他眉头略动了一下。

    对方一人道:“自然是搜寻灵种,你们拦住我们去路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痛快点而已…”牛有道说话间摸了摸自己脖子,那动作像是抹脖子。

    结果变故就在刹那,中间那名天行宗弟子腮帮子用力绷了绷后,整个人突然旋身一转,手中剑光跟着急转一圈,血花四溅。

    “啊……”当即两声惨叫接连。

    倒下,栽落下树的两名天行宗弟子做梦也没想到,身边的同门师兄弟居然会突然对自己下杀手,警惕着眼前的外人,却没防备到身边的同门会如此,无法想象!

    别说他们,巫照行、云姬母子,三人也惊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那痛下杀手的天行宗弟子身形坠落,穿过树冠追着两个倒下坠落的人去了。

    牛有道身形一闪,也直接从树冠中坠落了下去。

    巫照行三人相视一眼,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跟着从树冠中坠落了下去。

    树下,陡下杀手的天行宗弟子提剑找到了两个同门,再次出手补剑,似乎要确认两个同门死透了才能放心。

    再下杀手确认无误后,那天行宗弟子似乎才松了口气,又似乎是不堪重负,身子摇晃了一下,伸手扶住了一旁的树干,单剑杵地,慢慢抬头看着牛有道,眼神中满是不堪,脸色惨白!

    目睹这一幕的牛有道沉默了一阵,之后慢慢走了过去,忽又伸手向后做了个推手阻止的动作。

    正欲跟上的巫照行三人停步,又再次面面相觑,心头依然是疑云重重,什么情况?

    牛有道站在了那人面前,双手扶剑杵地,问道:“许复华?”

    那人黯然点头,“是我!你给我个暗示,我自然会想办法与你碰面,为什么非要杀他们?”眼神中浮现出了痛苦。

    牛有道:“你不觉得这是很好的一个确认你身份的办法吗?”

    他也很意外!

    晓月阁在各大派中安插了多少眼线他不知道,但知道各大派中来此的晓月阁的人屈指可数,没几个,由此可见想在那些门派中安插人手没那么容易。倒是被点名的散修中稍微多一些,玉苍为了帮他渡过难关,事先对那些散修做了安排。

    各国势力在进入天都秘境前,招揽那些散修为伍,在玉苍的安排下,那些散修拒绝了一些人的邀请,也接受了一些人的邀请,这样就把人给散开到了各方势力当中,方便充当牛有道的耳目。

    这也是牛有道的意思,玉苍一开始是想集中人手帮他的,可牛有道宁愿保持消息灵通,牛有道更希望自己面对复杂情况时能做出准确判断,玉苍遂顺了他的意思做安排。

    玉苍告诉他的那些人,牛有道一个都不认识,缥缈阁的名单临时有变化,描摹画像也来不及,不过没关系。

    玉苍告诉牛有道,会帮他做好安排,那些人见到他后,只要他给出需要帮助的信号,对方便会回复他信号。

    就在刚刚,牛有道看到了那个信号,眼前的这位许复华勾出了一个弯月的手势回复他。

    刚才获悉有天行宗的人时,他之所以冒出来见面,也是想打听联系上这个许复华,自己给出信号只是试试看。

    确切地说,此时他急需人帮忙,见到任何一个天行宗弟子都会打出信号试试,谁想见到的第一批天行宗弟子中就有这个许复华,确实意外。

    许复华略显悲愤道:“我已经给了你信号,还需要再确认吗?”

    牛有道冷酷无情道:“至少我现在确信无疑了!不过我有点看不懂你,你现在的反应,想让我怎么理解?是责怪我做错了,还是说你已经不值得我信任了?”

    每当他展现出这冷酷无情一面的时候,也是袁罡最不喜欢的时候。

    许复华痛苦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没必要杀他们。”

    牛有道:“我明白了,也许是你相处多年的同门,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然而有些路一旦做出了抉择便没有回头路,你迟早都是要面对的。江湖走马,陷于是是非非之中,我早已分不清自己是黑是白,你能分清吗?既然出手了,对错已经不重要,还是看结果吧!我,现在也没有了退路,我现在就要启用你,你给我个确切答复,行还是不行?”

    许复华一脸惨然道:“我已经出手了,还有得选择吗?说吧,要我做什么?”

    牛有道:“帮我打探各方势力的所在位置,尤其是海外修士的下落,我要找到他们。”

    许复华:“你这未免也太为难我了,就凭我一个人,做不到你说的这些事。”

    牛有道冷漠道:“只要人没死,办法就是活的,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杀他们两个?”

    许复华抬头,有些意外道:“不是想确认我的身份吗?”

    牛有道:“确认你身份只是其一,你现在要做的是,回去告诉天行宗主事的人,说你们遭到了海外修士的抢掠截杀,两名同门惨遭毒手!你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可以借助整个天行宗的力量去做,明白了吗?”

    许复华无奈点头,“明白了。”

    两人又一阵秘密交涉后,呛!牛有道手中剑突然出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许复华胸口带出一道血花。

    许复华惊的向后一闪。

    呛!牛有道手中剑如惊鸿一瞥,已归鞘,人已转身而去,背对着扔下了一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话,“不用紧张,挂点彩回去好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