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七九章 贼心不死
    许复华喉结耸动,惊魂稍回,松了口气,看了眼皮开肉绽胸口的血淋淋,这时才感觉到了疼痛。

    他没有久留,捂住胸口迅速扭身而去。

    面对走回的牛有道,巫照行三人愣怔着,刚才那一幕,三人有点看不懂,情况转折让人云里雾里。

    不过有一点他们看明白了,那名天行宗弟子突然对同门下手,应该和牛有道有关。

    “他们身上应该有点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处理一下,免得那人回去不好交差。”回来的牛有道对云欢吩咐了一声。

    云欢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闪身过去了,处理那两具尸体。

    云姬试着问了句,“刚才那人什么情况?”

    牛有道:“我说了,七国势力中都有我的人。”

    云姬和巫照行难以置信的相视一眼,他们可以肯定,这三人的出现肯定不是牛有道事先安排的,这随便撞上的都能是他的人,这厮在七国势力中究竟安插了多少人?

    殊不知真没多少人,真是刚好撞上了。

    云姬又问:“刚才你们是?”

    向他们证明了自己的确有人,牛有道又开始有所保留了,没详说怎么回事,只说:“现在不用漫无目的乱跑了,跟着天行宗便可。”

    不过几人还是先回避了一下,先离开了事发现场,免得撞见前来核实搜查的天行宗人马。

    远离此地后,几人找了个地方躲藏,准备先等上一天。

    之所以先等上一天,首先是不想再撞见天行宗的人,其次是不宜跟的太近。

    不用担心跟不上,还是那句话,进来的人不是比谁跑的快的,是来寻找东西的,不像他们几个比较闲。

    别人是在找东西,他们是来找找东西的人……

    次日几人又再次回到事发之地,追踪天行宗的去向而去。

    追踪方式,牛有道之前与许复华约定好了,一个圆圈加一个箭头作为标记。

    箭头是指明去向,圆圈暗指晓月阁,圆圈弧线上还会加上一道刻痕,牛有道可以从刻痕在圆圈上的位置判断留下标记的时辰,以此来估算离许复华距离的远近。

    若是太近了,他就要适当的保持距离,太远了则要加快跟进的速度。

    这个指示方法是牛有道教许复华的,圆圈内加刻痕,牛有道借用了前世时钟的表达方式。

    至于标记会在什么地方遗留,则需要寻找,因为下一个标记会标在什么地方连许复华自己也不知道。

    许复华会尽量在途中留下有人经过的痕迹,标记会标在途中比较明显的地方。

    牛有道在途中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地貌,或有什么特征比较明显的地方,都可以过去查找看看。

    有什么特殊情况需要交代时,许复华会施法在叶子之类的东西上刮出字迹提醒,在留下标记位置的地方留心便能找到。

    虽说是要追踪天行宗的去向,牛有道却是紧跟许复华的去向,只要跟住了许复华,也就跟住了天行宗。

    道理很简单,这种地方联系不便,天行宗不可能把弟子撒出去了就不管,是要定期集合再行布置的,否则走散了在这天大地大的地方很难再碰见,也不安全。

    四人就这样一路跟在天行宗的后面,跟了几天后,在一座大山的顶峰大树底下,云欢从许复华留下的标记下面找出了一份树叶留言。

    抱着留言蹿上树梢的云欢禀报:“六个时辰前留下的,目标提醒,天行宗弟子在西北方向发现了燕国修士的踪迹。”

    牛有道:“寻找其他势力,燕国修士不用管他们,燕国那边我已经做了布置。”

    云姬狐疑,“布置?你在燕国那边做了什么布置?”

    牛有道:“我说了七国势力中都有我的人,明面上的人是背叛了我,暗底下的人应该还会听我的,我暗中留了后手,一旦我被逼离开,后手会自动启动,执行我的预留计划,所以那边不用管,继续寻找其他势力。”

    云姬诧异:“预留计划?你一开始就做了被燕国三大派逐出的准备?”

    牛有道微笑:“有备无患嘛。”

    巫照行不冷不热地来了句,“你还没看出来吗?这家伙比较阴险。”

    能说出这话,是对牛有道以他魔道的身份做要挟有所不满。

    云姬母子闻言相视一笑,似乎颇为赞同巫照行的说法。

    牛有道叹道:“巫前辈,这不叫阴险,这叫被逼无奈。自出茅庐以来,多少人想杀我,就凭我的修为这么一路走来,若不懂动动脑子,早就被高手给灭了,哪还能活到现在?实力不行,就得靠脑补!”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云欢又亮了亮手中树叶,“上面提到,天行宗撞见燕国势力后有所交涉,燕国那边提及,海外修士抢掠杀害了他们的人,向天行宗那边打听,有没有见到海外修士,似乎想找海外那帮人算账。”

    牛有道伸手要了树叶过来查看,看后,嘴角勾了勾。

    云姬倒是咦了声,“海外那帮人现在就开始抢了?”

    牛有道搓碎了手中树叶,淡然道:“这天都秘境内抢抢杀杀的不是很正常吗?”

    云姬摇头:“按理说不应该,现在才刚开始,大家手上的灵种都不多,这个时候抢来抢去没必要,为此打打杀杀付出的代价可以说是得不偿失,所以大家都比较克制。按往届的说法惯例,真正打杀开抢的时候基本都在半年以后,折返的途中更甚,这帮海外修士现在就开始抢了,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牛有道莞尔,“是有点奇怪。”

    巫照行斜睨道:“你笑什么?你还要借海外修士的力量拿第一,他们现在若拼了个损失惨重对你没好处。”

    牛有道:“他们非要这样干,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又阻止不了。进了这里,死人的事情免不了,死多死少而已,希望海外那帮人自重,咱们也操心不上!燕国那边不管了,先继续跟着天行宗去。”

    云欢诧异,“你不是要找海外那帮人吗?现在燕国那边发现了,海外那帮人肯定也在那个方向,不去?不找了?”

    云姬和巫照行也诧异,费了这么大的劲,莫非又放弃了不成?

    牛有道随口就是理由,还说的挺像那么回事,“不是不找了,而是要审时度势,我是想找他们没错,可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知道了,燕国这边要找那群人算账,我现在跑到海外那帮人那边去,不是自找麻烦么?我可是刚被燕国赶出来的,咱们不说是规避风险,起码回头别误会是我在使坏。目前来说,燕国只是驱逐了我,还没有杀我的意图,没必要惹麻烦。”

    听他这么一说,三人略默,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

    于是一行继续不远不近地跟踪在天行宗的后面,保持相当的距离不被发现便可,而前面有天行宗的人开路,又有许复华及时留言提醒,倒也安全。

    途中,牛有道‘贼心不死’,还想找代步的坐骑。

    在一片平原上偶遇一群类似鸵鸟的食草动物,体型却是一般鸵鸟几倍,但似乎很胆小,见到人来,立刻成群结队逃跑,奔跑的速度很快。

    牛有道一见就眼睛发亮,二话不说闪身冲去,云姬等人叫喊都没用,眼睁睁看着牛有道飞身冲入群中接连打翻好几只。

    这次终于被他得逞了。

    等到几只类似鸵鸟的东西再站起奔跑,脑袋已经被藤蔓给栓住了,藤蔓扯在骑乘在背后的人手里。

    扯在手里的藤蔓控制方向,不听话就打,最终将这些‘鸵鸟’给驯服的乖乖的,扯着藤蔓让往哪跑就往哪跑。

    这样也行?云姬等人面面相觑,最终有样学样。

    没多久,四人全部跨骑在了‘鸵鸟’那毛绒绒的翅膀中。

    这‘鸵鸟’的翅膀是摆设,不过倒是能扑棱两下助力跳跃坑坑洼洼,上坡下坡利落的很,比外面的马匹跑的快多了。

    路上遇见一些猎食动物追逐,竟然追不上‘鸵鸟’,轻易被甩脱,可见这玩意极为擅长逃命奔跑。

    也能理解,脾气温顺的食草动物,能在这凶险环境中生存下来,肯定有其独到之处。

    夕阳下,坐在毛绒绒翅膀中的四人一路颠簸着,驾驭着鸵鸟在平原上迅疾如风驰骋,跑的好不痛快。

    “怎么样?速度快过马,耐力持久,蹦蹦跳跳起起落落不在话下,多好的坐骑,也不知道各派那些修士怎么想的,有这么好的东西居然不知道利用。”

    跑了一段时间,不见‘鸵鸟’体力有衰竭迹象,而且还很好用,牛有道忍不住洋洋得意自夸,因为大家之前都反对。

    云姬等人其实也挺意外的,发现这坐骑的确好用,骑这东西也挺新鲜,这一路在异域兜风的感觉还真是不错。

    巫照行回了句,“人家不用自然有人家不用的原因,遇上崇山峻岭地势险要的地方就没了用。”

    牛有道乐呵呵道:“弹跳还行,回头试试看便知。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绿绿的草原……”竟唱起了歌。

    歌唱的调子有些古怪,随行三人没听过,不过听着好像还有点味道。

    然而好景不长,突然,几骑陆续停下,一片浩大的蔚蓝湖泊横栏在了他们的眼前。

    三人面面相觑,刚还琢磨,不知牛有道鬼哭狼嚎个什么劲,蓝蓝的天空和绿绿的草原有,哪来的清清的湖水?当牛有道在信口瞎唱,谁想还真被牛有道给唱出来了。

    面对一望无际的湖泊,牛有道看了眼胯下坐骑,神情抽搐。

    追踪天行宗而来,天行宗显然是横跨过去了。

    这湖泊一眼看不到边,绕行不知要绕多久,扛着大块头飞过去也有点不现实,谁骑谁?

    最终,目送四只逃脱束缚的‘鸵鸟’狂奔逃命远去,回过头的牛有道叹了口气,向湖面飞掠而去。

    PS:花好,人好!谢“巴斗腰”小红花相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