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八零章 我压根不认识
    风吹日晒雨淋,转眼十几天过去,对天都秘境的新鲜感已经过去,终于又获得了一个好消息。

    许复华在路标下告知了一个新的情况,天行宗的人又遇见了卫国大乐山的人。

    七国势力,为了安全,各派基本上都是在一起联合行动的,先联手抢下排名,再根据贡献率来划分缥缈阁的赏赐。

    像天行宗那种中立门派是另一回事。

    这也就意味着,有大乐山修士的地方,离卫国势力的联盟中枢也不远了。

    “现在怎么办?”云欢问了声。

    都已经习惯了问牛有道的主意,不是喜欢听牛有道的,而是事已至此,牛有道其实一直控制着事态的发展方向,他本人应该是最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办的。

    若是一般的年轻人,他们哪能相信,讲什么道理他们都要质疑一下对方的年纪能不能行?

    关键是牛有道与一般的年轻人不一样,牛有道是已经获得了相当成就、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人,能力上是毋庸置疑的,三人知道在策略方面未必如他。

    这东西和年纪、和修为无关。

    “也就是说,天行宗的人刚集结后又分开了没多久。”牛有道审视着手上留有字迹的树叶,之后将之搓碎,“加快进度,先找到许复华?”

    找许复华?三人相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要找到许复华,不是保持距离跟踪吗?

    牛有道的判断没错,许复华的确是在天行宗集结时从同门口中获悉了那个消息,留下路标和信息后,天行宗的人又再次分散搜寻去了。

    循着路标找到许复华时,许复华身边又多了三个人,确切的说是他那个小组的人完蛋了,剩下他一个人被归入了其他小组。

    双方在一处山林中遭遇,再次见到牛有道,许复华惊疑不定,下意识打量了一下身边的三人,再让他同时干掉三个的话,他真的没把握。

    巫照行三人观察着,心里也在琢磨着,难道这个许复华又要对同门下手了?

    他们真的搞不懂牛有道是在干什么,人的逻辑思维能力是有差别的,如果换了是邵平波的话,也许已经推理出了牛有道的意图,但是他们三个真不行。

    天行宗弟子见到牛有道也有些意外,别人不认识,对这位大闹天谷的人却是印象深刻。

    当然,天行宗掌门夫人和那个齐京红娘之间的恩怨对天行宗弟子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

    虽与牛有道无仇,但是冲掌门夫人的面子,谁也不好跟牛有道亲近,而这种环境下对外人都保持着警惕,也实在是亲近不起来。

    牛有道当做不认识许复华,也当做是偶遇天行宗的弟子,客气打了个招呼,假意询问道:“牛某与燕国那边的人走散了,不知诸位可知燕国众人的去向?”

    “走散了?”一名天行宗弟子狐疑道:“燕国那边的说法,好像是将你驱逐了,说是你的死活不关他们的事。”

    妈的!牛有道暗中骂开了,肯定是燕国那边与天行宗碰面时提及了这事,十有八九是褚风平干的好事,这摆明了是要放出消息落井下石,让想对付他的人尽管出手。

    他自有回复的道理,“是把我驱逐了,他们驱逐他们的,我还是得跟着他们,跟着他们比较安全一点不是?”

    对方呵呵笑道:“之前倒是见过燕国的人,不过分开有些时日了,如今他们身在何方我们也不太清楚。”

    “哦,既然如此,那就不再打扰了。”牛有道拱了拱手告辞,说罢就此离去。

    许复华目送着,暗暗松了口气,发现牛有道办事还算地道。

    “你们说这个牛有道还能活着回去吗?”

    “如今连燕国那边也放弃他了,想活着离开天都秘境,不可能!”

    “进来时还见他们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嗨!他们那些人为了抢地盘,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无所不用其极,今天结盟明天翻脸的事不是很正常吗?”

    “回头把遇见牛有道的事禀报一下,看下上面怎么说。”

    三名天行宗弟子在那议论了起来,许复华没吭声,只是默默听着,心情有点沉重。

    心情沉重不是因为牛有道的不幸,而是不懂上面为什么要让他把身份暴露给牛有道。

    他也知道组织里的规矩,不该问的不能问,问了也没用,也许他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答案。

    只因许多事情他并不知晓,对晓月阁的高层来说,或者对玉苍来说,牛有道对晓月阁的作用太重大了,希望能尽一切力量让牛有道活着回去。

    从把进入天都秘境的晓月阁成员名单告诉牛有道的那一刻开始,就意味着这批人全部暴露了。

    但是,哪怕有一线保住牛有道的可能,晓月阁也会不惜代价,说白了就是不惜牺牲这批人!

    跟着牛有道的巫照行三人却是糊涂了,越发看不懂牛有道在干什么。

    他们跟着牛有道快速赶了一趟路,跑来见了趟许复华,还以为牛有道有什么事,谁知还真的只是见见许复华而已。

    三人不明白,这么奇怪的事情,哪忍得住不问,你总不能带着我们瞎跑着玩吧?

    一脱离天行宗弟子那边,巫照行立刻问道:“牛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特意跑一趟,又什么都不干,你闲得无聊,没必要把我们也带着溜来溜去吧?”

    牛有道:“什么都没干?我特意跑来通知许复华一声,让他停止行动,不要再留信和路标。我刚才已经暗示了他。”

    三人有点不信,云姬狐疑道:“跑一趟就为这个?”

    牛有道:“不为这个还为哪个?现在已经不需要他再留暗号,自然要让他终止行动,否则时间久了难免不会露出马脚,万一被人发现,他就麻烦了。”

    “……”三人相视无语,特意跑一趟仅为这个,都有些意外,没想到牛有道如此仗义。

    在道义上占了上风,三人倒是不好再指责牛有道拉着他们瞎跑了。

    道义不道义其实可以另说,牛有道着急找到许复华的确是不想让他暴露,一旦暴露,一旦让天行宗发现这个许复华有问题,那天行宗将会怀疑许复华之前的一切言行,许复华前面杀两个同门的事就有可能露馅,那他密谋之事就有可能出岔子,所以他必须及时终止许复华的行动。

    “不跟天行宗,现在去哪?”云欢又问了声。

    “按照许复华指引的方向,去找卫国修士。”牛有道语气果断,目标清晰明确。

    对事态的推进方式他心中已有决断,从褚风平第一次找到他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抉择将会令自己面临何种困境,他不会坐以待毙,必须随机应变。

    将褚风平拖延住就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让自己有时间充分考虑。

    从那时,他就已经暗暗谋划好了绝境求生的全盘计划。

    不管前路是如何的让人绝望,他也不会轻言放弃,势必要从这绝境中硬生生杀出一条活路来。

    希望再渺小,他也要尽力去争取,想办法让希望渐渐变大,力争在困境中一点点打开局面,最终将局面给掌控住!

    至于后事,他已经安排好了,已经做了不能活着离开的准备,已经没了后顾之忧,只需集中精力做好眼前!

    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尽办法执行好自己的计划,不让自己的既定计划偏离方向,最终目标达成!

    巫照行等人跟着他跑来跑去,心头疑云重重。

    尽管牛有道之前说了要联合海外修士的力量,可目前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三人真的搞不懂牛有道在干什么,问又问不出来。

    不过三人都看出来了,牛有道的行事看似有些不着调,可目的性似乎很明确,这说明牛有道不是乱来,思路一直很清晰,是冲着解决问题去的。

    许复华指引的大概方向没错,一天后,终于遇见了卫国修士。

    不过却不是大乐山的修士,而是几名守正阁的弟子!

    见到牛有道,对方也很意外,不过那看向牛有道的眼神似乎都在看个死人,显然都知道了牛有道被莎如来逼入绝境的事。

    莎如来既然代表缥缈阁开口了,是具备权威性的,不会说话不算话,不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任谁都觉得牛有道活不下去了。集结进来的一国修士之力尚不敢保证能拿下第一,牛有道怎么可能拿下第一,不是将死之人还能是什么?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对牛有道保持着警惕,防备牛有道为了夺第一不折手段狗急跳墙,何况牛有道身边还跟着巫照行这样的高手,令他们压力很大。

    牛有道却很客气,拱手道:“敢问一声,守正阁姚先定姚长老何在?”

    姚先定正是守正阁这次进天都秘境的主事长老。

    对面一人满脸警惕道:“不知道!”

    牛有道放下了双手,“朋友,这样说话就没意思了,守正阁人多势众,姚长老身边高手如云,凭我们几个莫非还能对他不利不成?我实话实说了吧,我与姚长老私下关系不错,上清宗能被卫国女相玄薇接受,还是姚长老暗中帮忙牵线搭桥的。刚好遇见了你们,于情于理我都要去向姚长老打个招呼。莫非你们能帮姚长老做主?”

    听他这么一说,几人有些犹豫了,考虑到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最终还是给牛有道指了一条路。

    牛有道拱手谢过告辞,领着巫照行等人朝对方指引的地方而去。

    途中,云姬问了声,“你和姚先定还有这么深的交情?”

    牛有道:“没有,我压根不认识姚先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