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八一章 苦苦哀求
    不认识?三人一阵无语,不认识你说的跟真的似的?

    刚才连他们都信了,还以为上清宗能被卫国女相玄薇接受真的是姚先定帮的忙,敢情是在胡说八道。

    说谎也要见姚先定,巫照行不禁怀疑道:“莫非姚先定也是你的人?”

    云姬母子不由看了巫照行一眼,牛有道已经说了压根不认识姚先定,这位居然还能问出这样的话来,看来这位丹榜排名第六的高手,智商也不怎么样。

    殊不知这想法真正是冤枉了巫照行,因为巫照行自己之前就不认识牛有道,他是由自己身上想到了姚先定的身上,若连姚先定那个守正阁的主事长老也是牛有道的人,那真的是能帮上大忙。

    牛有道边掠行边回道:“不是。”

    得了这回复,云姬母子‘果然’的样子瞥了巫照行一眼。

    巫照行疑惑,“那你非要见他干什么?”

    牛有道:“见他不是目的,目的是借由见他找到我的人。他们刚才给我指的地方,应该是卫国势力下一个集结地,找到了姚先定,自然就找到了我的人。”

    此话一出,几人恍然大悟,明白了。

    各国势力在秘境搜寻灵种的方式是分散寻找,大范围整体推进,卫国领队的中枢不会固定在一个地方令搜寻修士来回跑浪费时间,一定也是跟着大致方向推进的,运动中集结,集结布置后再散开推进。

    姚先定在运动中,守正阁弟子也无法确定姚先定在哪,所指的地方一定是卫国势力下一个集结碰头地点。

    明白了这一点,三人发现牛有道的头脑判断能力的确很清晰,由不相干的旁枝末节锁定了主要关键去破解问题,借由去找姚先定还能掩饰自己的意图。

    云姬问:“你以这种欺骗的方式去见姚先定,不怕惹怒他们那边?咱们就这几个人,那边可是高手如云!”

    牛有道:“诸国当中,我南州人马压制着赵国的野心,摁住赵国后还有可能再去遏制韩国,所以在外面战事明朗前,卫国最不可能动我……”

    搜寻灵种,可以用早出晚归来形容,一大早出发,天黑前集结休整,抱团防护。

    主要是晚上搜寻灵种的确不方便,奔波一天也需恢复法力。

    前路是个什么情况谁也不清楚,指定的集结地点也只是大概的区域范畴,相关区域地貌特征显著的地方。

    牛有道没有急着赶路,慢慢耗到了临近天黑前才到,也是想拖到卫国修士基本上都集结了后再露面,因为他也不认识这边的自己人,只能是让对方来辨认自己。

    抵达相关区域后,再找到姚先定不难,卫国修士在相关区域已做布防警戒,也是为了指引归来的本国修士便于集结,牛有道一行到了后很容易被发现,然后被带到了卫国一行的中枢。

    一座山谷中,获悉牛有道来了,灵虚府长老木应高、守正阁长老姚先定、大乐山长老曹兵,一起露面了。

    姚先定更是在这里等着牛有道。

    牛有道虽然是先过来,却因拖延着慢慢来到,还是落后在了之前守正阁指路弟子的后面,后者回来后已经上报了牛有道求见的事情。

    因此一见牛有道,姚先定便冷笑连连,“牛有道,你我是初次相见吧?我实在是想不起咱们什么时候就有了交情,又什么时候帮上清宗牵线搭桥了?”

    山谷中一群人皆在打量着牛有道,神色各异,有好奇,有不屑,有怜悯。

    牛有道不慌不忙道:“实在是惭愧!是在下妄言。偶遇守正阁弟子,求其指路拜见时,贵派弟子颇为不屑,在下不得已之下只好谎报。谎报的确有错,不过在下求见之心却是诚恳。”

    姚先定:“诚恳?见我作甚?”

    牛有道:“求见姚长老是因刚好遇见了守正阁弟子,趁机找了个由头。不仅仅是求见姚长老,还有木长老和曹长老。实不相瞒,燕国三大派为争夺南州掌控权,与在下翻了脸,将在下从燕国势力中驱逐。如今我可谓是走投无路,想加入卫国阵营,恳请卫国力量庇护。”

    木、姚、曹三人相视一眼,三人能理解牛有道的话,如今的南州对燕国影响太大了,燕国三大派争夺掌控权是必然的,在这地方趁机逼迫牛有道可以想象,换了他们的话,怕是也会这样做。

    而牛有道在这地方投靠哪一派都不合适,都是得罪另两家,这家伙被驱逐也可以想象。

    不需要多说什么,简单明了的事情,三人眼神一碰就已经有了决定。

    没有追究牛有道哄骗的事,姚先定道:“这是你们燕国内部的家事,我们插手不合适,你还是另想办法吧。”

    牛有道:“我若死,燕国三大派对南州的争夺很有可能影响对赵国的战事,燕赵之战是赵国先挑起的,赵国野心人尽皆知,难道卫国愿意看着赵国坐大?赵国一旦坐大,东有赵国,西有虎狼之晋,卫国将腹背受敌,诸位能视而不见?”

    木应高扔出一句,“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天都秘境不成?天谷放肆,自作孽不可活,谁都帮不了你!”

    牛有道:“那我也不能自暴自弃,蝼蚁尚且贪生,否则又何苦在诸位面前苦苦哀求?”

    大乐山长老曹兵,“你求我们也没用!咱们也没必要绕弯子,明知不帮你,你是死路一条,帮你,你也是死路一条,那么多人要置你于死地,我们没必要自找麻烦。”

    姚先定:“牛有道,你哄骗的事我宽宏大量不追究,这里帮不了你,你还是去自寻它路吧。”

    一旁的云姬等人虽不知牛有道跑来究竟要干什么,但眼前见牛有道如此低三下四求人,一个个心中皆是唏嘘不已,能体会到牛有道的处境艰难,真正是在困境中苦苦求生。

    再三相求也没用,牛有道看了眼天色,“诸位的态度我已知晓,既如此也不勉强,在下也无力勉强。只是天色已晚,外界恐有追杀,庇护我过今晚,天一亮我便走,便去另想办法,如何?”

    这个要求不算什么,这边答应了,让人把他们几个带下去了。

    目送其离去,姚先定呵呵摇头,“在外面也算是个搅动风云的人物,竟落得如此田地。”

    曹兵道:“树敌太多,终究还是年轻呐。”

    木应高:“自作自受!”

    天黑了,除了外部隐藏在暗中的防御人手,这边内部陆续点燃篝火,驱散虫蚁之类的骚扰。

    牛有道表示也可以烧上一堆篝火。

    云姬立刻示意云欢去附近山林收集干柴,谁知牛有道阻止了一声,“你们等着,这种打杂的活还是我来干吧。”

    云欢苦笑,什么叫打杂的活你来干,这一路明明都是我在干好不好?低声给了一句,“别说那么好听,你这是想趁机与人接头吧?”

    不仅仅是如此,盘坐在地观察四周的牛有道边起身边低声回道:“在他们眼里,我修为低弱,你们才是高手。你们留在这里被他们盯住,能减轻他们的防备,便于我行事。”

    三人交换了个眼色,的确如此,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位一路上不正常的举动里必然藏有玄机,颇有几分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味道,遇事总有办法去应对。

    目送他离去后,巫照行嘀咕了一声,“这厮能活到现在不是没原因的。”

    云姬母子皆颔首,表示赞同。

    附近山林中有卫国修士在收集干柴,牛有道也混了进去做同样的事情。

    “尊姓大名?”

    “何心儒。”

    “明天出发后,帮我做点事情,把你同行的人全部做掉。”

    “这…为什么?”

    “不需要知道为什么,现在也没时间跟你废话,行还是不行?”

    “不是我不从命,而是我根本没办法做到,分散搜寻时,我们五人一组同行,我的实力没办法做掉另四人,一旦动手必然要暴露。”

    “那好,留下路标记号,指引我找到你,剩下的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这是牛有道拾取干柴时,与同样来捡取干柴、前来与之碰头的晓月阁暗桩之间的不动声色的交谈。

    陆续与之碰头的不止何心儒,还有一个,晓月阁在卫国这边安插布置的两个人手,牛有道都认识了。

    他知道自己一来,必然会引起晓月阁暗桩的关注,也知道自己一发出接头信号只要自己创造出了碰面的条件,对方就会想办法过来与自己接头。

    两个人,一个是散修,牛有道想接头的不是这位散修,他更中意的是何心儒这个门派中人,因为散修的影响力不如门派中人的影响力大。

    奈何接头信号无法明确是找哪个,两人见到信号自然都找来了,牛有道纯当是认识了一下,具体执行的事物还是交给了何心儒。

    事情办妥,牛有道也扛了一大堆足以烧上一晚的干柴回来了,掀倒在了几人身边。

    引燃篝火时,云姬问了声,“联系上了?”

    牛有道就两个字,“妥了!”

    之后又从卫国那边要了一块猎杀的肉食过来,架在火上烤了分食。

    食后围在火堆旁盘膝打坐,一夜相安无事,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