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七八二章 正是要你回去给个交代
    次日大早,卫国人手重新布置后,动作了起来,准备展开新一天的搜寻任务。

    牛有道等人拖拖拉拉,明显不想离开卫国庇护的样子。

    “牛有道,师尊让提醒你一声,不用跟着我们,跟着我们也没用,惹恼了我们,一旦遇上你的仇家,下面人倘若管不住嘴,泄露了你的行踪,可别怨我们。”

    警告的话,也算是威胁,姚先定让手下弟子过来奉劝了一句。

    如此警告不算过分,能有这耐心,能好好和牛有道说话已经算是够可以的了。

    当然,和牛有道自己的震慑力也有关系,他在天谷大开杀戒,手中的天剑符不是亮出来好看的。

    加上巫照行在他身边,真要弄得太过的话,动起手来,卫国那边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这便是能让卫国那边好好说话的前提。

    总之,卫国三大派不想因为一个牛有道惹来太多势力向他们聚集,一旦有变会很麻烦,不希望牛有道跟着他们。

    牛有道等人目送卫国修士就此离去,眼巴巴的样子,惹来卫国不少修士的嘲笑。

    巫照行等人从他们的反应上看出来了,知道在鄙视牛有道,看牛有道就像是看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似的。

    云姬问了牛有道一句,“在南州呼风唤雨惯了,进了这里,落差如此之大,心里不好受吧?”

    牛有道平静道:“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个?”

    云姬:“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牛有道微微一笑,“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他目光盯的是何心儒的去向。

    之所以眼巴巴留下看人嘲笑,就是为了确定何心儒的去向,省的后面开头麻烦。

    等卫国的人都走了,牛有道暂时没有跟上去的意思,与三人进了卫国三大派中枢栖身的那个山谷。

    牛有道把山谷中留下的痕迹都仔细查看了一遍,希望能找到一些有利用价值的线索。

    最终并未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不过没关系,牛有道本就是要等等,现在就跟着不合适。

    约莫两个时辰后,牛有道才带着几人再次离开山谷,循着何心儒消失的方向去了。

    对巫照行等人来说,事实证明了卫国这边的确有牛有道的人,他们又看到了类似许复华留下的路标,一路跟踪路标指引而去。

    正午时分的样子,一行追上了何心儒。

    如同何心儒所言,他们这一组有五个人。

    双方遇见,何心儒的同门很不客气道:“牛有道,你跟着我们作甚?我劝你不要把我们卫国的警告当耳旁风,否则是自取其辱!”

    何心儒并非卫国三大派的弟子,卫国三大派进来的弟子中,没能有晓月阁的人。

    他的同门面对牛有道说话能有这口气,自然是因为之前的所见所闻助长了心态,已经有了俯视牛有道的感觉。

    牛有道没有理会,只观察着何心儒的反应。

    何心儒内心似乎也有几分挣扎,不过最终还是微微颔首。

    接收到了安全信号,确定了附近没有卫国其他修士,双手杵剑身前的牛有道淡定道:“动作快点,动手吧!”

    一听这话,对面几人立刻高度警惕了起来,也有些恐慌了起来,这边毕竟有巫照行。

    然突变在内,何心儒手中寒光闪过,带出飞溅的血花,以及两声惨叫。

    突然偷袭的何心儒一剑干翻两人,迅速闪身后撤,惊的其他同门猛然转身应对。

    确定了谁是自己人后,巫照行、云姬母子,三人迅速闪身而出,同时出手。

    三人一出手就是致命杀招,毫不留情,杀出一阵惊慌失措。

    如牛有道所言,动作要快,免得打斗动静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打斗的劲风席卷而来,牛有道衣衫猎猎飘荡,却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地杵剑站在那,冷眼旁观着,事不关己一般,同时冷目观察着四周是否有异常。

    就像他平常说的那样,他不喜欢打打杀杀。

    有人动手,有人代劳,他就不会轻易出手。

    能动嘴解决的问题,他就不会动手。

    能动脑子解决的问题,他也不会动手,兴许连嘴都懒得动。

    他一贯认为打打杀杀太危险,再能打也没用!江湖行走多年的经验告诉他,马总有失蹄的时候,谁知会不会碰上个扮猪吃老虎的,譬如遇上个类似他这种深藏不露的。

    轰隆声骤响,打斗起的突然,结束的也快,这边有巫照行这种人出手,打斗的结果也可想而知。

    速战速决的结果,何心儒的同门都倒在了血泊中,那边只剩脸色不太好看的何心儒一人还站着。

    “周围警戒一下。”牛有道搭在剑柄上的手抬起一只招呼了一声,语气平静安宁。

    目睹几人倒下,一脸冷漠的他连眼都没有眨一下,就好像倒下的是草芥一般,至少没见他表面上有任何表情变化。

    打完收手的巫照行三人相视一眼,懂他的意思,是让他们回避一下,听了他的,闪开到了附近警戒四周。

    目光来回扫了几次同门的尸体,一抬眼见牛有道冷冷盯着自己,何心儒察觉到了对方内敛的心狠手辣,内心有点发寒,不过还是走了过来。

    牛有道冷眼盯着他不说话。

    何心儒嘴唇嚅嗫了几下,干咽着口水问道:“为什么要杀他们?杀了他们,我就暴露了,回去无法交代。”

    牛有道出声了,“正是要你回去给个交代,所以杀他们。现在就可以回去禀报,就说遇上了海外那帮人的抢掠、截杀。”

    何心儒不解,“我总得知道是为什么吧,否则应对起来不知如何作答,很容易露馅。”

    事关重大,牛有道不会,也不可能告诉他真相,否则一旦这里出了什么漏子就有可能牵连到许复华那边,很有可能将他的全盘计划给搞砸了,有些事是经不起连片比对的。

    对方人怎么样,他初次接触,一点都不清楚,哪怕是冷静观察也无法确认。

    所以他只需要施压逼迫对方执行,不需要对方知道的太多。

    对方知道的再多对他的计划也没有任何帮助,因此摇头道:“没那么复杂,你也不需要想的太复杂了,也不会让你做复杂的事。就是栽赃到海外修士的头上,多的一问三不知,往他们头上推就行,很简单的事情。这点小事,不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吧?”

    话说到这种地步,何心儒纵然很想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也没必要再问了,默默点了点头。

    又交代了一番联系方式后,牛有道提醒了一句,“你干净利落的回去不合适,打扮一下,剑一用!”伸手要他手中剑。

    何心儒大概懂他的意思,剑柄倒转递给了他。

    牛有道挥剑一扫,何心儒闭上了双眼,感觉头顶一松,手中剑鞘一震。

    没有任何痛感,再开眼,发现自己的剑已归鞘,自己的头发纷纷扬扬飘落。

    抬手摸了摸头,才知道牛有道只是挥剑斩了他的发髻,不由松了口气,还以为要受点皮肉之苦。

    “差不多意思一下就行了。”牛有道语气平静着颔首送客,“辛苦了,你可以走了。”

    “回报后,他们可能会过来查证,我处置一下。”何心儒指了指地上的尸体,想伪装一下现场。

    牛有道:“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区区小事不用你操劳,会有人处理。”

    披头散发的何心儒点了点头,拱手告辞后迅速闪身而去。

    牛有道转身招手,巫照行等人回来,打杂收拾现场的又是云欢。

    什么结拜兄弟?就让结拜兄弟干这个?有这样把结拜兄弟当跑腿下人使唤的吗?

    云欢心中嘀咕,然而自从牛有道和他母亲有了来往后,与牛有道结拜的事,他是绝口不再提了,说出来腻味人,辈分有点乱,闹心。

    将打斗之地收拾妥当了,牛有道等人立刻回避现场,远离躲藏。

    巫照行三人依然搞不懂他在干什么,前面让许复华杀了同门,这次又如出一辙。

    前后两次事后,牛有道都让他们回避了,他们并未听到牛有道与暗线的交谈内容,否则定能判断出牛有道想干什么。

    此时,他们最大的怀疑是,牛有道想挑起诸国势力内部的内讧,想把水搅浑了好浑水摸鱼之类的。

    问了,牛有道不愿吐露真相,多问也没用,也就不再多问了。

    一开始,一些事情牛有道还会对他们吐露清楚,随着事情的进展,将人心稳住后,他又恢复了他不轻易暴露底牌的风格,事态的进度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不想被外人轻易左右。

    人的想法各异,面对同一件事情会有不同的理解,这个觉得这样做好,那个觉得那样做好,谁蠢谁笨计较不清,越蠢的人越觉得自己聪明。

    牛有道觉得没必要对比出谁的智商高低差别,他不想因此浪费精力去说服、去与大家争执什么,容易争执出间隙来,自己能掌控住的就尽量自己掌控。

    节奏方面,他进退有度,控制的很好,哪怕不说清楚,也令随行的巫照行三人生不出什么怨言来。

    这一躲又是一天,几人再现身,如同追踪许复华一样,又一路追着何心儒留下的路标而去。